卷三十 楊維楨集
卷三十一 元
楊維楨之門生、故舊,及他人贊揚之作

卷三十一

附錄Edit

琅玕子來詩(六絕句)Edit

李杜文章萬丈光,並驅今見會稽楊。幾時過我華陽洞,鐵笛一聲吹鳳凰。

句曲山中張外史,與君湖海結詩盟。可憐遺劍隨長夜,今日誰同並世名。

義熙處士歸來早,千古高風今尚存。夫子風期正相似,東山花下醉清尊。

問奇未到楊雄宅,羽馭飆車總不靈。會向山陰具舟楫,載將肴酒過華亭。

嵇公蕭散七不堪,彭澤歸來雪滿簪。見說枋頭無直筆,董狐太史在江南。

草罷玄經不美新,萬言書已上楓宸。新詩題遍琅玕所,亦念丹丘有羽人。

學生徐固次韻Edit

新詩隨手寫銀光,遠寄江南鐵史楊。自說蕭郎善吹笛,不知孰與驂鸞凰。

徐固又次四絕Edit

一溪流水碧桃花,云是茅山道士家。我欲相從問丹訣,赤城五色茹朝霞。

道人曉起天鼓罷,石盆換水種菖陽。詩成寫滿白籙紙,春江人來能寄將(春江陳曉山也)。

不向王門曳我裾,秋風江上釣鱸魚。仙官乞與青藜杖,夜照龜文綠字書。

鸚湖湖上琅玕所,渾似浣花溪上莊。風前起舞鐵如意,雙鶴飛來秋滿床。

學生吳毅次韻四絕Edit

三茅兄弟舊遊處,萬個琅玕隱者家。雲氣團空圓似蓋,丹光井出赤於霞。

與君別來十日強,日日憶爾鳳山陽。霜林橘子大如斗,書尾須君遠寄將。

雪色吳綾裁道裾,鵝黃美酒換金魚。詩成連過沈東老,不惜榴皮醉後書。

南泖津頭買野航,鸚湖便似瀼西庄。琅玕主者雅好客,應遣麻姑掃石床。

羽儀和韻Edit

蠟色濤箋寫寄詩,玉壺冰鑒識容儀。法言願卒諸生業,家學深慚帝者師。

江月夜涼聞鐵笛,海雲秋靜卷朱旗。文章絕似相如筆,好為題詩諭遠夷。

玄霜子作Edit

道人苦寒不可出,焚香白晝高齋眠。繁華過眼不足惜,造物戲人真可憐。

何如適興飲美酒,未信服藥能長年。人生天地一逆旅,流光瞬息難留連。

魯陰饒介Edit

錢王城,亂山青,惟有江聲繞驛亭。萬姓瘡痍勞撫字,諸侯風化在儀刑。圍棋別墅花連屋,覔句芳池草滿汀。座是東南待君久,翩翩五馬不須停。

淮海秦約(宛丘陳肅賦)Edit

東南帝者之所都,山川龍鳳相縈紆,離宮別館三百區,紫金鬱鬱今有無?

府中逶迤謝太守,少年玉節黃金符。民食在簞漿在壺,饑餔渴飲歌咿嗚。華車細馬左右趨,使君歸來香滿途。

鐵鷂子一解Edit

(鐵厓先生作《黃將軍歌》,殆絕唱也。絕唱不可和,門生徐固賦《鐵鷂子》一解,先生讀之曰「可續吾貂」,僭書於卷。)

鐵鷂飛,犵猿披。鐵鷂鳴,牧犢平。鷂棲在長城,長城鎮南國,渴飲長城水,饑食長城粟,獬豸不敢觸,貔貅不敢蹴。毒蟒何來吹黑風,南國長城一朝覆。鐵鷂怒裂眥,毒蟒拆骨死。朝食毒蟒心,暮食毒莽髓。嗚呼!食蟒之髓心始已,東海大銜宿恥。

華陽巾歌Edit

(鐵厓老仙冠華陽巾,製作奇古,喜而為之歌(吳東野揭,陸居仁賦)。)

鐵厓頭骨如鐵堅,高冠不肯著進賢。華陽新巾製作古,倒垂一幅披兩肩。醉來箕踞松下眠,白眼不受天子宣,自稱臣是詩中仙。掉頭乘風頂忽露,墊角得兩人爭傳,有時錦袍淋墨涴鶴氅,冷看兜鍪帶血汙。貂蟬賦歸來,占叢竹下索,笑長岸梅花邊。狂歌擊節自有鐵如意,何須白羽指使三軍前。老夫緇撮上戴天,與爾老仙相周旋。

學生徐章次《華陽巾歌》Edit

鐵史文章金石堅,鐵史法書草聖賢。談遷父子未可稱筆削,枋頭直筆當齊肩。草玄亭上枕書眠,不貴世間玉堂供奉之皇宣。世人識不識,盡呼鐵笛仙。烏紗新製華陽傳,七客聯翩冠似蟬,或攜妓東山下,或駕大舫西湖邊,百年三萬六千日,日日玉山醉倒春風前。不知鶴書在青天,黃麻一道昨夜天東旋。

學生謝思順賦Edit

黑鐵龍,氣如虎,光如虹,黃金意氣結國士,句踐台上長城公。黑鐵龍,心何雄,誓為國掃煙塵空。長城何巍巍,砥柱東南維。龍兮龍兮長城歸,饑推食兮寒解衣,日日龍繞長城飛,光抱日月聯清輝。維南有貓虓最怒,夜冗長城翻赤土,龍兮食貓如食鼠。維東有犢以奔,日觸長城噓大雲,龍兮食犢如食豚。肓老烏,啄人屋,賣我長城殲我屬。烏乎!長城覆,不可復,黑鐵龍誓三為長城滅仇族。玉笥山為我樹長城碑,鑒湖水為我洗長城恥,直欲聞之聖天子,會稽先生楊鐵史。

跋忠勇西夏侯邁公墓銘Edit

跋曰:《春秋》引天下之譽,褒之賢者,不敢私;引天下之義,貶之奸人,不敢亂。余讀鐵史《邁古裏思傳》,信民之以為賢賢之,民以為奸奸之,此鐵史之《春秋》也。台憲者,天子之法臣也,法臣不立法,而鐵史立之。嗚呼!悕矣。至正乙亥秋,程文謹識。

跋《東維子集》後Edit

余嘗結廬城南,日與柳風梧月竹韻松濤挈為良友,陶然長嘯,若不知有人間者。雅好吟詠,尤耆袁景文詩,業已刻而新之矣。而楊廉夫又羨景文《白燕》諸作,自以為不及。今讀其集,博極群書,自成一家言,想不在袁下。第篇章零脫,未鏡其全,誠竊恨之。辱承太衝袁老,素號藏書,工於製作,一言相慨然見投,慰我夢寐,如獲珍寶。維汗雨淫淫,不妨校勘。蓋清時暇日,與先輩表揚風雅,自是樂事,遂忘其勞也。雖然摛辭吐句,精會神流,白雪陽春,商彝周鼎,作者苦心,識者具眼。倘遇知音,千古一快哉!茲因完刻,以廣其傳,漫識於此。後學王俞書。

萬曆十七年己丑孟秋既望

 卷三十 ↑返回頂部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