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維楨集/30

卷三十编辑

编辑

盤所歌(並序)编辑

孟子稱大丈夫曰:「居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李願稱大丈夫曰:「坐廟堂則進退百官,在外則武夫前嗬、從者夾道。喜有賞,怒有刑,材俊者譽其德,粉白黛綠者爭寵妍。」孟子之所謂大丈夫者也,李願氏之所謂大丈夫,人之稱大丈夫也,其賢不肖固有間矣。及願稱大丈夫之所不遇者,又曰:「與其有譽,孰若無毀。與其有樂,孰若無憂。車服不維,刀鋸不加,理亂不知,黜陟不聞,此我之所行。」願蓋亦潔身而往之流也,亦豈得稱大丈夫哉?然比於處穢汙、觸刑辟、徼幸於萬一,老死而後止者,則猶賢耳。故昌黎韓子之未遇也,亦欲膏車秣馬,以從願於盤之樂也。去之六百餘年,而猶有裔孫,曰秀之南窗公某,為宋和公之七世孫也。宋革不言仕,國朝以名節強起之,辭以疾,歸隱於淡滄之上,名其居曰盤所。盤在太行,去淡滄不知其若干道里,而南窗名之,蓋所同其隱,而不必同其地也。南窗克己風節,重其所則,愈於願之徒以不遇而樂其所者也。南窗諸孫為恕,又能復盤所於先廬壞棄之餘,遷其所於海甸之東丘,而南窗之故扁在焉,固賢矣。吾聞恕自幼有大志,唯用力於當世者又自知不可為,則為不遇於時者之為,而不為處穢汙、觸刑辟、幸於老死而後止者也。於願之賢,亦庶乎其近之。昌黎氏賢願而為序,餘亦賢恕,而為昌黎之歌以歌之曰:

盤之宮,東丘之樂。盤之土,耕者讓畝(葉)。盤之泉,漁不渴淵。盤之阻,外禦其侮。盤之,內潛我心。盤之禳,實繁我族。嗟!盤之樂兮樂而安,風雨不震兮燹澇弗奸。孝以致其養兮,義以廣。夫急難居饒安兮,體愈胖。心無憂兮奚有患(葉)。歌兮樂女盤,女將和兮考吾槃。

杵歌七首编辑

杭築長城,賴辨章仁、令兩郡將美政,洽於眾心,以底不日之成。然役夫之記,有不免淒苦者,東維子錄其辭為《杵歌》。

亟亟城城城亟成,小兒齊唱杵歌聲。杵歌傳作雎陽曲,中有哭聲能陷城。

自古眾心能作城,五方取土不須蒸。蒸土作城城可破,眾心作城城可憑。

疊疊石石石嶅嶆,立竿作表齊竿旄。阿誰造得雲梯子,剗地過城百尺高。

羅城一百廿里長,東藩恃此作金湯。舊基更展三十里,莫剩西門一樹樟。

蘇州刺史新令好,不用西山取石勞。拆得鳳山楊漣塔,南城不日似雲高。

南城不日似雲高,城腳愁侵八月濤。射得潮頭向西去,錢王鐵箭泰山牢。

攻城不怕齊神武,玉璧堪支百萬兵。不是南朝誇玉壁,關西南子是長城。

江西鐃歌二章编辑

陳友諒起兵殺倪蠻子,據龍興,辨章阿裏溫沙公、憲僉察伋公合兵破之,龍興始平,江右諸郡無不款附,至此而武功成,作《龍興平》。

繄龍興,藩西江,二皈章,國駿厖。江有砥柱,胡為鴻流,降剿蠻效尤,蟊賊內訌,三台映太微,國士俱無雙。王旅皛鉦鼓摐,天威震赫群凶,八郡望風咸來降。武功既成毋從從,聖人南面殿萬邦。

右《龍興平》十五句

龍興陷日,憲史劉夔懷印埋土中,土生瑞木一本。察伋被命為僉憲丞,購印於瑞木下,掘得印來歸。伋得印,施諸移文,遂成恢復功,為《銀章復》。

維白金,有章維,國之光。九鼎既峙翕,元化以張大,冶範金吐景,耀铓蟠螭紐,龜鸞翥鳳翔,官臣實司之。植我皇綱,孰至且藏,啟發禎祥,操絜係政柄,繄德是將,符節允合。人文昌,蕩攘凶頑,時乃康,與國咸休,萬年膺天慶。

右《銀章復》二十句

用韻復雲松老人《華陽巾歌》编辑

君不見,獬豸不識字,高柱削鐵堅,白簡孰辨賢不賢。又不見,蕣偏尚武,高屋壓虎肩,五兵不理長酣眠。鐵崖老狂者,強項如董宣,小巾製子夏正安,江東傳人間。緋紫揎已蛻,風中蟬脫巾,漉酒東籬邊。吳淞老褐來賀我,倒冠共醉春風前。我歌此歌君拍手,東壺西閬開洞天,洞天之鶴為我雙回旋。

次韻省郎蔡彥文《觀潮長歌》,錄呈吳興二守雲間先生编辑

舞海鳳跳天,吳八月十八,壯觀天下無。篷婆之山突兀眼前見,有如祖龍萬鋒來,東驅婆留一箭氣,相敵強努不用三千夫。雲蜃成樓不可斬,大鐵搖幟誰能屠。招潮小兒不畏死,面螯蹋浪心何粗,榑桑爛若木枯草,瓢古憤無時。蘇東維子驚相呼,長風破浪未歸去,一葉欲事寰瀛圖,馮誰之。一疋素中有萬里,河漢乘吾桴。

題《清掞堂雪蕉圖》编辑

洛陽城中雪冥冥,袁家竹屋如笄篁。老人僵臥木偶形,不知太守來扣扃。輞川畫得洛陽亭,千載好事圖方屏。寒林脫葉風冷,胡見為此芭蕉青。花房倒抽玉膽瓶,鹽華亂點青鸞翎。階前老石如禿丁,銀瘤玉癭鯊星星。嗚呼妙筆主右丞,隕霜不殺譏麟經。右丞執政身彤庭,燮理無乃迷天刑。胡笳一聲吹羯腥,血瀝勁草啼精靈。嗚呼!爾身如蕉不如蓂,凝碧沱上先秋零。

《大樹歌》為馮淵如賦编辑

東柯溪頭三大樹,水深土厚厓石牢。一株古茶粲冬花,紅若火鏡熔冰濤。兩株老檜挺霜幹,青如蓮弁翹雙鼇。不知人間富貴楦青紫,草亡木卒紛如毛。漢家根株歷千歲,當時大將誇人豪。斗今子孫仗大義,昧始尚薄巾車勞。三槐風雲慶有待,三荊湯火死已逃。金鴉倒立海底景,白鳳夜焰風中膏。蟠柯骨露黑石虎,奇幹手接蒼山猱。惡氛西起白日翳,恍惚大將排旌旄。東柯東柯濟時具,豈無兵家文武韜。摩娑大樹日酣臥,不肯即偽從橐。始知後皇受命乞,獨正神明扶植冰霜操。我來飲我山中醪,脫巾掛樹三花高。大槐太守夢楚國,大梅美人臨漢皋。大檞老雄待我酒,長箏亦即金絲槽。醉歌寫入嘉樹傳,切比橘頌騷人騷。

编辑

《桂軒辭》(有序)编辑

桂生於秋,依於岩,蓋隱之花也,故小山之招者托焉。代之誇郤林、美燕山者,非桂本志也。包陽有桂軒者,為馮君無卿之所築。馮君有文學,且有志於當世,而不屑於仕進。今老矣,遂築是軒之所,將以終隱云。夫古之君子,不必以仕為賢,亦不必以不仕為高,仕而不得行其志之為患耳。仕而不得行其志,苟非時之弗遇,則材之弗良也。方今明天子在上,側席求人如不及,馮君幸生逢其時,其材又非可以無用於世者,方且惴焉深藏遠遁分,甘與小山之招者同群焉,蓋與夫代之誇郤林、美燕山之為榮者異日道也。使彼揚揚露林,竊一名以自哆,夫又不足,不致中踣而貽。故林之羞則不止者,聞其風亦可少愧矣。嘻!桂之軒,人人得有也,而有若馮君者之不愧於桂則少矣,是則馮君之才之號,實世教之所繫也。因其友程生之請,為作《桂軒辭》二章。其辭曰:

桂樹叢生兮軒之陽,沐雨露兮含風霜。王孫不歸兮,春草歇而不芳。軒中之人兮壽而康,折瓊枝以為佩兮,餐金粟以為糧。軒中之樂兮,樂無央。

桂樹叢生兮軒之陰,虯龍盤兮猿狖笑吟。王孫不歸兮,實勞我心。

送史才叟遷上饒吏,代馮元贈编辑

一門三相兩封王,見說郎,美文章,收拾長才,青眼是黃堂。柏府槐廳朝暮直,披玉雪,倚冰霜,靈山懷玉鬱蒼蒼。古城隍,帶仙房,瑤草紫芝隨處發天香,盡道如今方外好。斗今朝風送,玉琳琅,金縷唱,錦帆張。

調编辑

《雙飛燕》調编辑

十月六日雲窩主者設燕於清香亭,侑卮者東平玉無瑕張氏也。酒半,張氏乞予樂章,為賦《雙飛燕》調,俾度腔行酒,以佐主賓之歡。

玉無瑕,春無價。清歌一曲,俐齒伶牙。斜簪髻花緊嵌,淩波襪,玉手琵琶彈初罷,怎教他流落天涯。抱來帳下,梨園弟子,學士人家。

雜文编辑

《陣圖新語》敘编辑

孫子論兵,謂廟算者勝,無算者不勝且敗。又謂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此全勝道也。余猶怪今之主兵者,類皆無算之兵,攻者直撞,守者急追耳,比之田舍摶兒,三進三退不翅也。余觀奉先趙信所著《陣圖新語》,得軒轅氏屈機之法,而深中今日主兵者之弊。信嘗從余遊於睦州,抱文武才略,而未遇知己者。江浙樞府曾官授,其入言不聽則棄官去。耶律氏有禮羅其人,計不用亦拂衣行。余號知己,而余在澤,雖奇其才而無所以用。近聞中吳痛懲主兵之弊,旁求天下之善兵算者,有以信姓氏達薦書者,而信勿應,獨與余乃居草堂,看古莫耶,譚瑤水青黃虯,人莫識其胸中也。予令其同遊者張憲,上其圖於淮吳幕府,幕府若詢曰:「汝師東維子,曾上皇帝書,淮吳府聘而未起,何如?」憲其對曰:「欲招東維子,請從信始。」

鬻茶夢编辑

鐵龍道人臥石床,二更月微明及紙帳,梅影亦及半窗,鶴孤立不鳴,命小雲童汲白蓮泉,燃槁湘竹,授以淩霄芽為飲,供道人及遊心太虛。雍雍涼涼若鴻蒙,若皇茫,會天地之未生,適陰陽之若亡,恍兮勿知入夢,遂坐於青圓銀輝之堂。堂上香雲簾拂地,中著紫桂榻、綠瓊幾,有《太初易》一集,集內悉星斗文,煥燁爚熠、金流玉錯,莫辨艾畫,若煙雲日月交麗乎青天。玉露涼目,冷香冰入齒者,易刻困作《太虛吟》,吟曰:「道無形兮兆無聲,妙天心兮一以真,百家斯融太乙以。」清歌已,光焱起林末,激華氛鬱鬱霏霏,絢爛淫豔,乃有扈綠衣若仙子者從客來謁,雲名淡香,小字綠華,乃奉太玄杯,酌太清神明之髓以壽。余侑以辭曰:「心不形,神以行,無而為,萬化清。」壽畢紓徐而退。復令小玉環侍筆櫝,遂書歌遺之曰:「道可受兮不可以傳,天不刑兮四時以言,眇乎天兮天之先,天之先兮復何仙。」移間,白雲微銷,綠衣化煙,月反明。余內淵,余亦誤矣,遂冥神合玄,目光尚隱於梅花間也。小雲呼曰:「淩霄芽熟矣。」

四十五日約编辑

《漢志》有曰冬事既入,婦人紡績,女子所得日四十五。何為日四十五?一月三十日,三十之夜分不息,是一月之中恒得十五日也,故四十五。余觀古豳民,男於宵索,女於宵紡績,則豳男女皆得日四十五者也。嘻!豈惟豳民哉?宣王之庭燎曰:「夜如何其,夜未央。夜如何其,夜向晨。」則王者勤政,亦繼燎於夜也。豈惟宣王哉?姬公聖廑於忠,則曰坐以待旦。孔父至聖勤於學,則曰吾嘗終夜不寢。見古之聖賢,未嘗不競晷於四十五日也。錢唐諸生,有以年過冠室而失師承者,及其直賢師友也,遂有失時之歎,而不知力扶補人之功。故為作四十五日約,以策其力,而程其功,日讀某經若干卷、寫某書若干板,夜讀某史若干卷、評某史若干件、著某文若干道,朔望講某文義若干件。遵要束為餘力者有慶,違要束而力不及者有讓云。

毗陵行(記十月七日事)编辑

孟冬四將發勾吳,彎弓誓落斗虎顱。智謀無過史萬葉,嫖姚無加李金吾。前弟已作破竹刃,三覆乃裹含沙徂。常山長蛇一斷尾,即墨怒牯齊奔甫。玉蕊孤軍呼庚癸,皂鴉萬甲迷莫糊。江南長技江北無,蒲牢一吼千鯨呼。赤杜卓入鐵甕戶,鐵翅橫截丹陽湖。搗虛之策不出此,赤子可縛生於菟。當時上將陷江都,至今莫贖千金軀。後來飛將慎勿疏,襄王城頭啼白烏。如何臨期易將犯兵器,何必不讀《孫吳書》!烏乎!臨期易將犯兵器,何必不讀《孫吳書》!

題趙子昂《五花馬圖》(賓月軒家藏)编辑

趙公馬癖如鄧公,曾騎賜馬真龍驄。漚波亭上風日靜,想像天廄圖真龍。烏雲滿身雲滿足,紫焰珠光奪雙目。九花風細虯欲飛,五色波清錦初浴。祗今買骨黃金台,圉家豢牧皆駑材。將軍臨陣托生死,昭陵石馬空遺哀。此圖年深神亦化,後來何人誇筆亞。不見真龍空見畫,猶得千金索高價。

題謝氏一勺軒编辑

一勺水,不滿斗,我吸之。勺在手,上連天津,尾下泄海,焦口主人飲。小池鑿,吾蔀青天納吾牖。鐵厓道人韙之曰:「有人悟此環,雲夢吞八九。」

 卷二十九 ↑返回頂部 卷三十一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