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八 楊維楨集
卷二十九
作者:楊維楨 元
卷三十

目录

卷二十九编辑

编辑

送薛推官詩(四言三章,有序)编辑

吾友姑胥富子明來言杭州推官鄆城薛公之人,曰:「薛公起身國子伴讀,負特名公卿間,連歷縣尹掖城、寧晉,得民譽甚,三命為今職。惟杭實江以南大府也,其俗囂薄、喜訐爭,獄市滋起,大家事關節、遷變事情,奸偽百方出奇,獄訟有他比所不傳,雖老財察者病弗遑理。推官號難職,而於杭號尤難者。薛公之來也,斷某獄,平亭疑,法咸一一當。蓋廉為治本,又明德之恕,以出之惟廉不淫,明不惑而恕,無文深之過,故臬不頗,民用不冤。自時府中事,無問大小,咸谘薛公,府長吏接之如賓師。事有隔其省閱,必舛差顛僨。一時僚友有坐畔法者,而薛公獨歌休聲於民,此其賢否優劣之較然者也。今將代去,丞相府與御史章交上,其陟清署以耳目於天朝者必矣。杭士歌詩鄙腐,不足以侈而餞也,願邀於詩。」予審子明言不誣,為賦詩三章,一章述其善於職也,二章惜其去,三章期揚清要,以副杭人士之望也。詩曰(第四句五言):

有淵有清,又靜且平,有照斯應,孰有撓有澄。我有疑臬,伊誰質之?我有枉罰,伊誰出之?孰奪我美,心如失之。雖奪我美,其用則邇。何以用之,驄馬御史。維驄馬史,群吏之師,四方之紀。

壽豈詩(四言二章,有序)编辑

人情莫不欲壽,而富貴人得之者少,賤且窶者多得焉,何也?天之授人以五福,固不兩完也;然賤窶者之壽而樂,抑又少矣。古之賤窶壽而樂者,吾聞榮啟期而樂之以三,固未知所樂也,此壽而豈之不易易也。中吳瞿惠夫氏,家昆之韓涇,至惠夫益斥大其門閭,而名其事親之堂曰「壽豈」。《蓼蕭》之詩,人敬祝頌之詞,曰「令德壽豈」,蓋代之壽者不難,而壽而豈者之為難也。壽而豈者,非令德之人,曷及爾哉?謂夫世德之家也,有華宅可以居,有負郭之田可以食,二親皆具享遐耄。惠夫朝夕率其仲上食堂上,既有以樂之壽,而又有以自樂焉,豈之樂,固非榮期之賤而窶得之賤者比矣。夫惠夫之所得惠者,豈非詩人所謂令德者歟?惠夫求予詩,故予序之,而係之詩二章,曰《有橋》《有諼》云。

有橋洋洋,在堂之陽。豈弟君子,令德不爽。文文如,怱衡其鏘。酌以旨酒,以燕樂我父兄,瞿叔孝友,壽豈孔臧。

有諼奕奕,在堂之北。豈弟君子,令德有赫。飲禦我族,以及我賓客。瞿叔豈弟,班裳赤,壽且樂康,由爾令德。

送康司業詩(四言五章,有序)编辑

至正七年秋,天子以成均司業之乏,山東康公若泰以憲僉事轉是職,未幾台評奪職,副庸田司使,不三月轉湖南憲使。未行,而中書以國學公論,又立挽於司業。其行也,吳之士大夫咸贈以言,有諗於維楨者曰:「廉訪使,天子執法之臣也。司業,文墨官,亡益殿最者也。天下執法臣得一人焉,勝百什守令。文墨官得百什焉,亡愈執法臣一人。今康公累遷廉訪使者,執法之得其人者也,而成均徒以文墨伎官,使其人,無乃非天下利乎?」維楨曰:「不然。惟我世祖皇帝屬統,垂業於後之人,不在吏持文法,而在傅臣之扶植倫理也,故設官分職,司業為國子師民氏,天子內長之,非天下不居,故其人得侍間於天子,時賜清宴以問道,即有所建白,澤流四海,非尺寸之細也。國有不是,師弟子得徑上聞,捷於執法、移文符以關說。差次者,其育才養能,一適而賢賢,皋陶、伊尹之徒往往發跡於是,其為國利也厚矣。簿其功,豈在執法左哉?嗚呼!司業之人也,又豈徒取具官、亡益殿最哉!今天子承明經成,尊師氏之位不卑於執法臣,故康公之屢繇風紀以移是職也,良有以也哉。故余裒次吳士大夫之詩帙以送之,而又序之如此。復自繫詩凡五章。詩曰:

赫赫胄監,禮樂攸司。祭酒長之,師氏貳之。明明天子,作我民極。何以播教,師氏有職。惟明天子,惟烈祖是。因烈祖始受命,肇立成均。天子戾止,作爾多士。多士濟濟,惟天子使。曰若康公,穆穆雍雍。多士濟濟。惟言來從。天子問道,其言如鍾。天子廣化,其德如風。維楨作頌,配於樂工。

題逸樂子卷(五言律)编辑

煙水風塵外,先生一草堂。千時無戰策,卻老有丹方。蒲葉鈔書短,松花釀酒香。有時歌《欸乃》,小艇在滄浪。

夜坐一首(五言律)编辑

日落群動息,張燈坐草堂。浮生百年事,清坐一爐香。謀拙鄰人歎,幽棲世慮忘。吟詩不知寐,華月自流光。

舟過黃店(五言律)编辑

水會魚鹽市,霜清蟹稻天。高橋十字港,新刹四邊田。樹老烏銀莢,花開白玉顏。老翁誇樂歲,斗米直三錢。

綠陰亭詩(五言十二句)编辑

公子邁流俗,淡然薄世榮。華亭入幽邃,永日有餘清。高梧羅前庭,修竹被兩楹。重陰秘清畫,好鳥時一鳴。佳辰展芳燕,良會欣合並。清歌發綺席,鼓瑟更吹笙。群公盡詞客,列座敬塵纓。言笑遂真性,觴詠暢幽情。清陰與日轉,不知月東生。

送趙季文都水書吏考滿詩(五言二十句,有序)编辑

江浙糧賦居天下中九,而蘇一都又居浙十五。然蘇國也,田皆枕湖藉江,因水進退為凶慶。使歲而恒陽,則窪下皆以鍾畝之利告。一有淫澇之虞,揚風猝作,挾波浪破堤防,連阡接町,淪為巨浸,此朝廷都水庸田之所由立也。其職專以水利為務,遴選重臣有才幹者居之,而所調官吏遂與台、省相參,蓋朝廷視水利為重,故待其官守重,宜也。異時官守或非其人,其貽民害覆有暴於水,而民益困者。然則居是職者,其不可不慎選其人也必矣。書史者,其官之讚也。吏不得人,而欲其官之得職也,亦難矣。真定趙君季文,蓋才而有風操者也,往嘗為浙中司臬吏,有能稱,故今都水使府點函,以書史辟於沙河尉次,宜其克相其官以有成也。君自奉職來,堤塍益修,溝渠益浚,水還故道,而民受庸田之惠者,君之功為多。書滿,例增秩七品,佐二郡縣,為近民之官矣。以君興除水利害之心推之吾民,撫字之日,民其有不受賜者乎?其行也,吳人士咸歌詩以餞之,推予為序首。而復繫以詩云:

勾吳水為國,桑田水相爭。水大連陂湖,水小吞泖涇。高廬或汎墊,下土孰容耕。吳萌罹患久,都水置司平。治水亦多術,害去利始興。侃侃趙公子,為吏有能聲。棄流截高岸,蕪塞開通塍。都府資治畫,課最上農鄉。遷官到州縣,穡事話田更。推此澤物志,聖化相流行。

送謝太守(五言排律四十句)编辑

湖秀今曰郡,循良第一人。武林非復舊,文化要圖新。海嶽東南會,湖江左右鄰。曾開天水穀,直問尾箕津。府大同京尹,居崇異國賓。提封家萬戶,易俗力千鈞。惜也承平久,於焉值亂頻。煙華餘故市,風物感殘民。今日懷匡濟,乘時好拊循。念君多意氣,滿腹貯精神。別地梅凝曙,寒江柳孕春。過船沙沒屐,駐旆雪埋輪。黽勉猶無及,窮愁不敢嗔。贈言知面赧,取醉寄情真。勿袖烹鮮手,須閑牧犢身。推誠歸簡妙,植善息頑嚚。亂後無家世,漁中有隱淪。千年黃鶴返,萬里白鷗親。莫學張京兆,應如召信臣。貂蟬從嶽牧,圖畫可麒麟。

賦春夢婆编辑

(七言絕句。楚香雖老,尚能歌聽夢道人樂府,予因呼為春夢婆)

黃柳城邊風雨多,白頭宮女有遺歌。東坡哨遍無知己,賴有人間春夢婆。

小香编辑

(七言絕。明日,履齋買姬,年又大小,予名為小香,傳秋於春夢婆者白)

一場春夢不須忙,剩買春風又幾場。一丈花開紅玉蝶,小香何日比花長。

寄沈秋淵四絕句编辑

大將軍誥入酒市,貴公主鏡落田家。不知有客琅玕所,獨自吹笙醉碧霞。

句曲已無張外史,道士今有沈東陽。裁雲剪月三千首,獨虎仙官不取將。

鹿皮之冠鶴氅裾,軍前不肯帶銅魚。花貓望鹿拜履下,知有枕中黃石書。

鸚鵡水深蓮葉航,書來約過百花莊。醉披錦袍上船去,倩得小姬連笛床。

送貢尚書入閩(以後總十二首皆七言律)编辑

繡衣經略南來後,漕運尚書又入閩。萬里銅鹽開越嶠,千艘升斗貿蕃人。香薰茉莉春酲重,葉卷檳榔曉饌頻。海道東歸閑未得,法冠重戴髮如銀。

八月初四日,雪坡太守周門招入雲居山中,復度嶺飲於水月尼寺,賦詩書似太守及蘇州刺史周義卿编辑

文章太守早休牙,五馬傳呼處士家。好客新分朱露酒,題詩近在白雲窩。山中子落千年桂,海上人歸八月槎。水月樓頭橫玉笛,誤猜萼綠是韶華。

用顧松江韻,復理貳守並柬雪坡刺史编辑

仙客歸來隘九州,身騎黃鶴記南遊。烏衣故國江山在,銅柱荒台草木秋。起舞劉琨空有志,登高王粲不勝愁。問君蔗境今何在?祗憶當年顧虎頭。

送謝太守编辑

朝廷遣使航東海,萬里南來送璽書。著屐登山良不惡,分符典郡復何如。白蘇事業千年後,吳楚封疆百戰餘。今日養民方急務,肯將征算及舟車。

答倪生德中來韻编辑

綺川才子才庯峭,素色成文似泖綾。待詔歸來金馬客,題詩寄去碧桃僧。畫眉誰問張京兆,多病深憐馬茂陵。昨夜西堂安夢好,惠連春思又新增(庯峭,齊魏間以人有儀規可喜者,謂之庯峭)。

八月五日,偕錢唐王觀、海昌李勳、大梁滑人過湖,赴瑪瑙山主之招,題詩雙松亭编辑

十年不踏瑪瑙石,今日重登巾子峰。外湖水繞玉螮蝀,裏湖水浸金芙蓉。崔老題詩欲招鶴,生公說法善降龍。浮雲富貴眼前見,從此道人輕萬鍾。

感時一首编辑

壯志淩雲氣食牛,少年何事若淹留。狂歌鳴鳳聊自慰,舊學屠尨良已休。台閣故人俱屏跡,閭閻小子盡封侯。愁來按劍南樓坐,寥落江山萬里愁。

至正庚子重陽後五日,再飲謝履齋光漾亭,履齋出老姬楚香者侍酒之餘,與紫霄生賦詩编辑

滿城風雨送重陽,雨後花開重舉觴。仙客新來殷七七,佳人老出楚香香。幹時懶上平蠻策,度世惟求辟穀方。光漾亭中詩易老,不須春夢到西堂。

與薑羽儀詩编辑

六韜人去無家學,獨說吾鄉有羽儀。太尉府中招處士,湖州幕裏看賓師。座分雨露黃封酒,門護風雲赤羽旗。湖上老夫詢出處,扁舟一葉似鴟夷。

主之約詩用宇文韻编辑

我尋三十高僧閣,還有支郎第一流。湖上風煙留晚照,山中草木帶邊秋。水晶宮開碧菡蓞,金粟堆呼黃栗留。下馬題詩鄂王寺,行人有比峴山遊。

寄秋淵沈煉師(所居號琅玕所)编辑

琅玕種得三千個,個個瓊台玉樹齊。秋靜雙鳧青泖南,夜寒一虎大茆西。長茸不著花貓獵,深竹時聞翠羽啼。老我所須惟鐵杖,不須太乙乞青藜。

十月六日席上,與同座客陸宅之、夏士文,及主人呂希尚、希遠聯句编辑

新潑葡萄琥珀濃,酒逢知己量千鍾。犀柈箸落眠金鹿,雁柱弦鳴應玉龍。紫蟹研膏紅似橘,青蝦剝尾綠如蔥。彩雲吹散陽台雨,知在巫山第幾重。

八月五日喜雨,初陽台上作(已後總六首,皆七言古風)编辑

敲門空迥太史宅,曳杖卻上初陽台。雷從葛仙井底起,雨自黃妃塔上來。官軍捷報銅鉈陌,山人酒瀉白螺杯。憑誰得知詩句好,山東李勳今有才。

十七日,過無住庵,因留題鑒上人半雲軒编辑

我訪東山丞相譜,因過南墅半雲寮。雉棲薜荔都蒼墓,鼇補天客大士橋。萬歲藤枝神蛻杖,三花樹子癭為瓢。老僧好事兼好客,時作遠公蓮社招。

用蘇昌齡韻,賦李紫抃白雲窗编辑

紫抃之抃抃滿林,白雲之雲雲復深。忽見南山有深意,時聞好鳥流清音。盆翻玉女當窗雪,棋款仙樵石幾陰。為子朗歌成古調,寫以老鐵斛盧琴。

題夏氏槐夢軒编辑

何人覓得大槐國,國在人間人不識。五馬既赴南柯侯,千金更選東床客。金雞一聲叫東方,蝴蝶飛來春一場。君不見綠林銅虎郎,匍匐尚拜蚍蜉王。

寄兩道原詩二首编辑

信公今住竹林寺,曾寄吳鹽道起居。戴家泊上收秫米,淩湖門外好鱸魚。緇衣宰相日給告,清客道人新著書。若問西湖湖上伴,竹枝零落柳枝疏。

老人畸町延何如,聞君移車霅上居。甕口新包竹葉酒,船頭學釣桃花魚。雄文曾佩六國印,綺語更著三家書。兩家道郎我所愛,何啻林間見二疏。

聯句書桂隱主人齋壁(七言十八句,有序)编辑

至正己亥冬十月四日,予偕吳興姚庭美、義興高玉窗夏長祐、吳郡張學、河西張吉、富春吳毅、東海徐子貞、陽羨高瑛、雲間謝思盛,同遊淞之顧莊,酹橘隱老仙墓,因過鬱聚學聚齋,見桂隱主人,供茶設醴,席上與諸客聯七字句,成一十韻十有八句,書於齋之壁。予為會稽抱遺叟楊某也。

九鳳山陽漂瀆陰,十年曾記此登臨。仙人一去橘破鬥,小山重招花作金。勺水研池圓洗膽,老蕉書葉倒抽心。瞿曇像現雲生壁,木客詩成風滿林。白馬胡僧經寫貝,青烏方士石旋針。六花雪舞昆吾劍,一索珠縣斛律琴。出柙怒號斑額獸,鎮龍解語雪衣禽。掀髯自作蘇門嘯,抱膝誰歌梁甫吟。聯得彌明詩句就,內中韶有遺音。

題朱蓮峰《夢遊仙宮殿》,明日偕見西辨章,進《凝香閣》詩编辑

青蓮老人青珮環,自言昨夜夢遊海上天梯山。天梯之山三萬八千丈,瓊台雙闕開天關,赤藤飛上最絕頂,千樹琪花散晴影,通明前殿上覲玉虛翁左面,長眉瞳炯炯。玉翁元是太極仙,手弄兩丸日月旋,天扃地戶司啟閉。玄牝一鑰開天光。青蓮老人南極裔,泰華開花一千歲。大人賦奏馬文園,玉藕如船澆渴肺。殿前作詩明月光,光彩下徹下土中。書堂明朝寫得凝香章,蝴蝶飛來七寶床。(右七言長短二十句。)

凝香閣詩(七言長短二十四句,有序)编辑

凝香閣者,光祿大夫、平章政事張公辟之,以待四方賢士,即漢平津侯之東閣也。客卿鐵崖楊子名之曰凝香,本韋蘇州語。予讚楊子記,云休兵息民,又云厭兵圖治,引周公、仲山甫為辭。夫兵不為攻城,乃森戟於左右者,詎非休兵乎?燕寢凝香,與賢者共之,豈非圖治乎?周公東征,成王迎歸,天乃反風起禾,此休兵效也。仲山甫徂,齊宣王賴其補袞、出納王命,此圖治效也。楊子之進規者至矣,杭庠典教朱庭規敷楊子之記,復為歌以頌云。

有兵不若森於庭,發矢不若莊於棚,汗馬不若繫於營。休兵要待民力生,平章政事光祿卿,閣下萬卷清香凝。書生香,德生馨,況復熱鼎相熏蒸,綠煙一縷風度欞。光祿燕寢寢不驚,蝴蝶飛來窺枕屏。周公入夢話東征,山甫依稀亦言並。天既反風禾稼登,告以補袞垂鴻名。楊子進規為座銘,有客如此真賢卿。廩人飽粟,庖人饋鯖,燕昭台上千金輕,錢唐博士起相慶,有如十八學士登蓬瀛。

 卷二十八 ↑返回頂部 卷三十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