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15卷

 卷十四 樂府詩集
卷十五 燕射歌辭三
卷十六 

卷十五•燕射歌辭三编辑

周五聲調曲(庾信)编辑

曲序曰:「元正饗會大禮,賓至食舉,稱觴薦玉。六律既從,八風斯暢。以歌大業,以舞成功。」

宮調曲五首编辑

氣離清濁割,元開天地分。三才初辨正,六位始成文。繼天爰立長,安民乃樹君。其明廣如日,其澤厚如雲。惟昔我文祖,撥亂拒謳歌。三分未撫運,八百不陵河。禮敷天下信,樂正神人和。風塵行息警,江海欲無波。

我皇承下武,革命在君臨。膺圖當舜玉,嗣德受堯琴。沈首多推運,陽城有讓心。就日先知遠,觀淵早見深。玄精實委御,蒼正乃皆平。履端朝萬國,年祥慶百靈。玉帛咸觀禮,華戎各在庭。鳳響中夷則,天文正玉衡。皇基自天保,萬物乃由庚。

握衡平地紀,觀象正天樞。祺祥鍾赤縣,靈瑞炳皇都。更受昭華玉,還披蘭葉圖。金波來白兔,弱木下蒼烏。玉鬥調元協,金沙富國租。青丘還擾圃,丹穴更巢梧。安樂新咸慶,長生百福符。

明明九族序,穆穆四門賓。陰陵朝北附,蟠木引東臣。澗途求板築,溪源取釣綸。多士歸賢戚,維城屬茂親。貴位連南斗,高榮據北辰。迎時乃推策,司職且班神。日月之所照,霜露之所均,永從文軌一,長無外戶人。

鬱盤舒棟宇,崢嶸侔大壯。拱木詔林衡,全模徵梓匠。千櫨綺翼浮,百栱長虹抗。北去邯鄲道,南來偃師望。龍首載文,雲楣承武帳。居者非求隘,卑宮豈難尚。壯麗天下觀,是以從蕭相。

變宮調曲二首编辑

帝遊光出震,君明擅在離。岩廊惟眷顧,欽若尚無為。龍穴非難附,鸞巢欲可窺。具茨應不遠,汾陽寧足隨。烝民播殖重,溝洫劬勞多。桑林還注雨,積石遂開河。明徵逢永命,平秩值年和。更有《薰風曲》,方聞《晨露歌》。

移風廣軒曆,崇德盛唐年。成文興大雅,出豫動鈞天。黃鍾六律正,閶闔八風宣。孤竹調陽管,空桑節雅弦。舞林鸞更下,歌山鳳欲前。聞音能辨俗,聽曲乃思賢。感物觀治亂,治心防未然。君子得其道,太平何有焉。

商調曲四首编辑

君以宮唱,寬大而謨明;臣以商應,聞義則可行。有熊為政,訪道於容成;殷湯受命,委任於阿衡。忠其敬事,有罪不逃刑;誦其箴諫,言之無隱情。有剛有斷,四方可以寧;既頌既雅,天下乃升平。專精一致,金石為之開;動有兩心,妻子恩情乖。苟利社稷,無有不盡懷;昊天降祐,元首惟康哉。

百川俱會,大海所以深;群材既聚,故能成鄧林。猛虎在山,百獸莫敢侵;忠臣處國,天下無異心。昔我文祖,執心且危慮;驅翦豺狼,經營此天步。今我受命,又無敢逸豫;惟爾弼諧,各可知競懼。

禮樂既正,人神所以和。玉帛有序,志欲靜干戈。各分符瑞,俱誓裂山河。今日相樂,對酒且當歌。道德以喻,聽撞鍾之聲;神奸不若,觀鑄鼎之形。酆宮既朝,諸侯於是穆;岐陽或狩,淮夷自此平。若涉大川,言憑於舟楫;如和鼎實,有寄於鹽梅。君臣一體,可以靜氛埃。得人則治,何世無奇才。

風力是舉,而台階序平。重黎既登,而天地位成。功無與讓,銘太常之旌;世不失職,受騂毛之盟。輯瑞班瑞,穆穆於堯門;惟翰惟屏,膴々於周原。功成而治定,禮樂斯存,復子而明辟,姬旦何言。

角調曲二首编辑

止戈見於絕轡之野,稱伐聞於丹水之征。信義俱存,乃先忘食;五材並用,誰能去兵。雖聖人之大寶曰位,實天地之大德曰生。涇渭同流,清濁異能;琴瑟並御,雅鄭殊聲。擾擾烝人,聲教不一;茫茫禹跡,車軌未並。志在四海而尚恭儉,心包宇宙而無驕盈。言而無文,行之不遠;義而無立,勤則無成。惻隱其心,訓以慈惠;流宥其過,哀矜典刑。

匡讚之士,或從漁釣;雲雨之才,乍歎幽谷。尋芳者追深逕之蘭,識韻者探窮山之竹。克明其德,貢以三事;樹之風聲,言於九牧。協用五紀,風若從時;農用八政,甘作其穀。殊風共軌,見之周南;異畝同穎,聞之康叔。祁寒暑雨,是無胥怨;天覆雲油,滋焉滲漉。幸無謝上古之淳人,庶可以封之於比屋。

徵調曲六首编辑

乾坤以含養覆載,日月以貞明照臨。達人以四海為務,明君以百姓為心。水波瀾者源必遠,樹扶疏者根必深。雲雨取施無不洽,廊廟求才多所任。

淳風布政常無欲,至道防人能變俗。求仁義急於水火,用禮讓多於菽粟。屈軼無佞人可指,獬豸無繁刑可觸。王道蕩蕩用無為,天下四人誰不足。

聖人千年始一生,黃河千年始一清。攝提以之而從紀,玉燭於是而文明。東南可以補地缺,西北可以正天傾。浮黿則東海可厲,運鍤則南山可平。眾仙就朝於瑤水,群帝受享於明庭。懷和則韎任並奏,功烈則鍾鼎俱銘。

三光以記物呈形,四時以裁成正位。雷風大山嶽之響,寒暑通陰陽之氣。武功則六合攸同,文教則二儀經緯。有道則咸浴其德,好生則各繁其類。白日經天中則移,明月橫漢滿而虧。能虧能缺既無為,雖盈雖滿則不危。開信義以為苑囿,立道德以為城池。周監二代所損益,鬱鬱乎文其可知。庖犧之親臨佃漁,神農之躬秉耕稼。湯則救旱而憂勤,禹則正冠而無暇。草上之風無不偃,君子之亡知可化。將欲比德於三皇,未始追蹤於五霸。

纖纖不絕林薄成,涓涓不止江河生。事之毫髮無謂輕,慮遠防微乃不傾。雲官乃垂拱大君,鳳曆惟欽明元首。類上帝而禋六宗,望山川而朝群後。地鏡則山澤俱開,河圖則魚龍合負。我之天網莫不該,閶闔九關天門開。卿相則風雲玄感,匡讚則星辰下來。既興周室之三聖,乃舉唐朝之八才。莘臣參謀於左相,天老教政於中台。其宜作則於明哲,故無崇信於奸回。

正陽和氣萬類繁,君王道合天地尊。黎人耕植於義圃,君子翱翔於禮園。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懷其源。咎繇為謀不仁遠,士會為政群盜奔。克寬則昆蟲內向,彰信則殊俗宅心。浮橋有月支抱馬,上苑有烏孫學琴。赤玉則南海輸贐,白環則西山獻琛。無勞鑿空於大夏,不待蹶角於蹛林。

羽調曲五首编辑

樹君所以牧人,立法所以靜亂。首惡既其南巢,元凶於是北竄。居休氣而四塞,在光華而兩旦。是以雨施作解,是以風行惟渙。周之文武洪基,光宅天下文思。千載克聖咸熙,七百在我應期。實昊天有成命,惟四方其訓之。

運平後親之俗,時亂先疏之雄。逾桂林而驅象,濟弱水而承鴻。既浮幹呂之氣,還吹入律之風。錢則都內貫朽,倉則常平粟紅。火中乃寒乃暑,年和一風一雨。聽鍾磬,念封疆。聞笙竽,思畜聚。瑤琨筱簜既從,怪石鉛松即序。長樂善馬成廄,水衡黃金為府。

百川乃宗巨海,眾星是仰北辰。九州攸同禹跡,四海合德堯臣。朝陽棲於鳴鳳,靈畤牧於般麟。雲玉葉而五色,月金波而兩輪。涼風迎時北狩,小暑戒節南巡。山無藏於紫玉,地不愛於黃銀。雖南征而北怨,實西略而東賓。既永清於四海,終有慶於一人。

定律零陵玉管,調鍾始平銅尺。龍門之下孤桐,泗水之濱鳴石。河靈於是讓珪,山精所以奉璧。滌九川而賦稅,刊三危而納錫。北里之禾六穗,江淮之茅三脊。可以玉檢封禪,可以金繩探冊。終永保於鴻名,足揚光於載籍。

太上之有立德,其次之謂立言。樹善滋於務本,除惡窮於塞源。衝深其智則厚,昭明其道乃尊。仁義之財不匱,忠信之禮無繁。動天無有不屆,惟時無幽不徹。作德心逸日休,作偽心勞日拙。自非剛克掩義,無所離於剿絕。

隋元會大饗歌编辑

《隋書•樂志》曰:「元會,皇帝出入殿庭奏《皇夏》,郊丘、社、廟同用,皇太子出入奏《肆夏》,食舉奏食舉歌,上壽酒奏上壽歌。」

皇夏编辑

深哉皇度,粹矣天儀。司陛整蹕,式道先馳。八屯霧擁,七萃雲披。退揚進揖,步矩行規。句陳乍轉,華蓋徐移。羽旗照耀,珪組陸離。居高念下,處安思危。照臨有度,紀律無虧。

肆夏编辑

惟熙帝載,式固王猷。體乾建本,是曰孟侯。馳道美漢,寢門稱周。德心既廣,道業惟優。傅保斯導,賢才與遊。瑜玉發響,畫輪停輈。皇基方峻,匕鬯恒休。

食舉歌八首编辑

燔黍設教禮之始,五味相資火為紀。平心和德在甘旨,牢羞既陳鍾石俟,以斯而御揚盛軌。

養身必敬禮食昭,時和歲阜庶物饒。鹽梅既濟鼎鉉調,特以膚臘加臐膮,威儀濟濟懋皇朝。

饔人進羞樂侑作,川潛之膾雲飛臛。甘酸有宜芬勺藥,金敦玉豆盛交錯,御鼓既聲安以樂。

玉食惟後膳必珍,芳菰既絜重秬新。是能安體又調神,荊包畢至海貢陳,用之有節德無垠。

嘉羞入饋猶化謐,沃土名滋帝台實。陽華之菜雕陵栗,鼎俎芬芳豆籩溢,通幽致遠車書一。

道高物備食多方,山膚既善水豢良。桓蒲在位簨業張,加籩折俎爛成行,恩風下濟道化光。禮以安國仁為政,具物必陳饔牢盛。罝罘斤斧順時令,懷生熙熙皆得性,於茲宴喜流嘉慶。

皇道四達禮樂成,臨朝日舉表時平。甘芳既飫醑以清,揚休玉卮正性情,隆我帝載永明明。

上壽歌编辑

俗已乂,時又良。朝玉帛,會衣裳。基同北辰久,壽共南山長。黎元鼓腹樂未央。

隋宴群臣登歌编辑

皇明馭曆,仁深海縣。載擇良辰,式陳高宴。顒顒卿士,昂昂侯甸。車旗煜爚,衣纓蔥蒨。樂正展懸,司宮飾殿。三揖稱禮,九賓為傳。圓鼎臨碑,方壺在面。《鹿鳴》成曲,《嘉魚》入薦。筐篚相輝,獻酬交遍。飲和飽德,恩風長扇。

隋皇后房內歌编辑

《儀禮》曰:「燕歌,鄉樂:《周南》,《關雎》、《葛覃》、《卷耳》;《召南》,《鵲巢》、《采蘩》、《采蘋》。」鄭康成云:「王後、國君、夫人房中之樂歌也。《周南》、《召南》風化之本,故謂之鄉樂,用之房中以及朝廷饗燕、鄉射、飲酒也。」《周官、磬師》:「掌教燕樂之鍾磬。」《傳》云:「燕樂,房中之樂,所謂陰聲也。」《詩•傳》曰:「國君有房中之樂,天子以《周南》,諸侯以《召南》。」《隋書•樂志》曰:「高祖龍潛時,頗好音樂,嘗倚琵琶作歌二章,名曰《地厚》、《天高》,讬言夫婦之義。牛弘修皇后房內之樂,因取之為房內曲。命婦入,並登歌上壽並用之。煬帝大業初,柳顧言議,以為房內樂者,主為王後弦歌諷誦以事君子,故以房室為名,其樂必有鍾磬。乃益歌鍾歌磬,土革絲竹副之,並升歌下管,總名房內之樂。女奴肄習,朝燕用焉。」

至順垂典,正內弘風。母儀萬國,訓範六宮。求賢啟化,進善宣功。家邦載序,道業斯融。

晉朝饗樂章编辑

(《五代會要》曰:「晉天福四年十二月,太常奏:正至王公上壽、皇帝舉酒奏《玄同之樂》,皇帝三飲皆奏《文同之樂》,食舉奏《昭德之舞》,次奏《成功之舞》,皇帝降坐奏《大同之樂》。其辭並崔棁等造。」《唐餘錄》曰:「天福五年十一月冬至,朝群臣,舉觴奏《玄同》,三爵登歌奏《文同》,四爵登歌作,群臣飲宮懸樂作,又奏龜茲及《霓棠法曲》,以須食畢。於時眾聞龜茲、法曲,雅鄭雜糅,固已非之。明年正旦,上壽登歌,發聲悲離煩慝,如虞殯《薤露》之音,觀者以為不祥。」)

初舉酒文同樂编辑

赫矣昌運,明哉聖皇。文興墜典,禮復舊章。鴛鸞濟濟,鳥獸蹌蹌。一人有慶,萬福無疆。

再舉酒编辑

大明御宇,至德動天。君臣慶會,禮樂昭宣。劍佩成列,金石在縣。椒觴再獻,寶曆萬年。

三舉酒编辑

朝野無事,寰瀛大康。聖人有作,盛禮重光。萬國執玉,千官奉觴。南山永固,地久天長。

四舉酒编辑

八表歡無事,三秋賀有成。照臨同日遠,渥澤並雲行。河變千年色,山呼萬歲聲。願修封岱禮,方以稱文明。

群臣酒行歌编辑

劍佩儼如林,齊傾拱北心。渥恩頒美祿,《咸》、《濩》聽和音。一德君臣合,重瞳日月臨。歌時兼樂聖,唯待讚泥金。

萬國咸歸禹,千官共祝堯。拜恩瞻鳳扆,傾耳聽《雲》、《韶》。運啟金行遠,時和玉燭調。酒酣齊抃舞,同賀聖明朝。

令節陳高會,群臣侍御筵。玉墀留愛景,金殿藹祥煙。振鷺涵天澤,靈禽下樂懸。聖朝無一事,何處讓堯年。

周朝饗樂章编辑

《唐餘錄》曰:「周元正冬至朝饗樂:公卿入奏《忠順》,皇帝坐奏《治順》,群臣上壽奏《福順》,皇帝舉壽酒登歌奏《康順》,群臣降階、公卿出並奏《忠順》。」

忠順编辑

歲迎更始,節及朝元。冕旒仰止,冠劍相連。八音合奏,萬物齊宣。常陳盛禮,原永千年。

忠順编辑

明君當寧,列辟奉觴。雲容表瑞,日影初長。衣冠濟濟,鍾磬洋洋。令儀克盛,嘉會有章。

治順编辑

庭陳大樂,坐當太微。凝旒負扆,端拱垂衣。鴛鸞成列,簪組相輝。御爐香散,鬱鬱霏霏。

福順编辑

聖皇端拱,多士輸忠。蠻觴共獻,臣心畢同。聲齊嵩嶽,祝比華封。千齡萬祀,常保時雍。

康順编辑

鴻鈞廣運,嘉節良辰。列辟在位,萬國來賓。幹旄屢舞,金石咸陳。禮容既備,帝履長春。

忠順编辑

禮成三爵,樂畢九成。共離金戺,復列彤庭。

忠順编辑

明庭展禮,為龍為光。《咸》、《韶》息韻,鵷鷺歸行。

隋大射登歌编辑

《周禮》曰:「射人掌以射法治射儀:王以《騶虞》,九節;諸侯以《貍首》,七節;大夫以《采蘋》,士以《采蘩》,皆五節。」《射義》曰:「《騶虞》者,樂官備也;《貍首》者,樂會時也;《采蘋》者,樂循法也;《采蘩》者,樂不失職也。是故天子以備官為節,諸侯以時會天子為節,大夫以循法為節,士以不失職為節。」《傳》云:「《騶虞》、《采蘋》、《采蘩》,皆樂章名。《貍首》逸。」《唐書•樂志》曰:「大射,皇帝奏《騶虞之曲》,皇太子奏《貍首之曲》。」《會要》曰:「王公射亦奏《貍首》,其設懸奏樂,如元會之儀。」按《禮記》載《貍首》詩曰:「曾孫侯氏,四正具舉。大夫君子,凡以庶士,小大莫處,御於君所。以燕以射,則燕則譽。」蓋逸詩云。

道謐金科照,時乂玉條明。優賢饗禮洽,選德射儀成。鸞旗鬱雲動,寶大儼天行。巾車整三乏,司裘飾五正。鳴球響高殿,華鍾震廣庭。烏號傳昔美,淇、衛著前名。揖讓皆時傑,升降盡朝英。附枝觀體定,杯水睹心平。豐觚既來去,燔炙復從橫。欣看禮樂盛,喜遇黃河清。


 卷十四 ↑返回頂部 卷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