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16卷

 卷十五 樂府詩集
卷十六 鼓吹曲辭一
卷十七 

卷十六•鼓吹曲辭一编辑

鼓吹曲,一曰短簫鐃歌。劉瓛定軍禮云:「鼓吹未知其始也,漢班壹雄朔野而有之矣。鳴笳以和簫聲,非八音也。騷人曰『鳴篪吹竽』是也。」蔡邕《禮樂志》曰:「漢樂四品,其四曰短簫鐃歌,軍樂也。黃帝岐伯所作,以建威揚德、風敵勸士也。」《周禮•大司樂》曰:「王師大獻,則令奏愷樂。」《大司馬》曰:「師有功,則愷樂獻於社。」鄭康成云:「兵樂日愷,獻功之樂也。」《春秋》曰:「晉文公敗楚於城濮。」《左傳》曰:「振旅愷以入。」《司馬法》曰:「得意則愷樂、愷歌以示喜也。」《宋書•樂志》曰:「雍門周說孟嘗君:『鼓吹於不測之淵。』說者云:『鼓自一物,吹自竽籟之屬,非簫鼓合奏,別為一樂之名也。』然則短簫鐃歌,此時未名鼓吹矣。應劭《漢鹵簿圖》,唯有騎執箛,箛即笳,不云鼓吹。而漢世有黃門鼓吹。漢享宴食舉樂十三曲,與魏世鼓吹長簫同。長簫短簫,《伎錄》並云:『孫竹合作,執節者歌。』又《建初錄》云:『《務成》、《黃爵》、《玄雲》、《遠期》,皆騎吹曲,非鼓吹曲。』此則列於殿庭者名鼓吹,今之從行鼓吹為騎吹,二曲異也。又孫權觀魏武軍,作鼓吹而還,此應是今之鼓吹。魏、晉世,又假諸將帥及牙門曲蓋鼓吹,斯則其時方謂之鼓吹矣。」按《西京雜記》:「漢大駕祠甘泉、汾陰,備千乘萬騎,有黃門前後部鼓吹。」則不獨列於殿庭者名鼓吹也。漢《遠如期曲》辭,有「雅樂陳」及「增壽萬年」等語,馬上奏樂之意,則《遠期》又非騎吹曲也。《晉中興書》曰:「漢武帝時,南越加置交趾、九真、日南、合浦、南海、鬱林、蒼梧七郡,皆假鼓吹。」《東觀漢記》曰:「建初中,班超拜長史,假鼓吹麾幢。」則短簫鐃歌,漢時已名鼓吹,不自魏、晉始也。崔豹《古今注》曰:「漢樂有黃門鼓吹,天子所以宴樂群臣也。短簫鐃歌,鼓吹之一章爾,亦以賜有功諸侯。」然則黃門鼓吹、短簫鐃歌與橫吹曲,得通名鼓吹,但所用異爾。漢有《朱鷺》等二十二曲,列於鼓吹,謂之鐃歌。及魏受命,使繆襲改其十二曲,而《君馬黃》、《雉子斑》《聖人出》、《臨高台》、《遠如期》、《石留》、《務成》、《玄雲》、《黃爵》、《釣竿》十曲,並仍舊名。是時吳亦使韋昭改製十二曲,其十曲亦因之。而魏、吳歌辭,存者唯十二曲,餘皆不傳。晉武帝受禪,命傅玄製二十二曲,而《玄雲》、《釣竿》之名不改舊漢。宋、齊並用漢曲。又充庭十六曲,梁高祖乃去其四,留其十二,更製新歌,合四時也。北齊二十曲,皆改古名。其《黃爵》、《釣竿》,略而不用。後周宣帝革前代鼓吹,制為十五曲,並述功德受命以相代,大抵多言戰陣之事。隋制列鼓吹為四部,唐則又增為五部,部各有曲。唯《羽葆》諸曲,備敘功業,如前代之制。初,魏、晉之世,給鼓吹甚輕,牙門督將五校悉有鼓吹。宋、齊已後,則甚重矣。齊武帝時,壽昌殿南閤置《白鷺》鼓吹二曲,以為宴樂。陳後主常遣宮女習北方簫鼓,謂之《代北》,酒酣則奏之。此又施於燕私矣。按《古今樂錄》,有梁、陳時宮懸圖,四隅各有鼓吹樓而無建鼓。鼓吹樓者,昔簫史吹簫於秦,秦人為之築鳳台。故鼓吹陸則樓車,水則樓船,其在庭則以簨虡為樓也。梁又有鼓吹熊羆十二案,其樂器有龍頭大鼓、中鼓、獨揭小鼓,亦隨品秩給賜焉。周武帝每元正大會,以梁案架列於懸間,與正樂合奏。隋又於案下設熊羆貙豹,騰倚承之,以象百獸之舞。唐因之。

漢鐃歌(古辭)编辑

《古今樂錄》曰:「漢鼓吹鐃歌十八曲,字多訛誤。一曰《朱鷺》,二曰《思悲翁》,三曰《艾如張》,四曰《上之回》,五曰《擁離》,六曰《戰城南》,七曰《巫山高》,八曰《上陵》,九曰《將進酒》,十曰《君馬黃》,十一曰《芳樹》,十二曰《有所思》,十三曰《雉子斑》,十四曰《聖人出》,十五曰《上邪》,十六曰《臨高台》,十七曰《遠如期》,十八曰《石留》。又有《務成》《玄雲》、《黃爵》、《釣竿》,亦漢曲也。其辭亡。或云:漢鐃歌二十一無《釣竿》,《擁離》亦曰《翁離》。」

朱鷺编辑

《儀禮•大射儀》曰:「建鼓在阼階西南鼓。」《傳》云:「建猶樹也,以木貫而載之,樹之跗也。」《隋書•樂志》曰:「建鼓,殷所作。又棲翔鷺於其上,不知何代所加。或曰,鵠也,取其聲揚而遠聞。或曰,鷺,鼓精也。或曰,皆非也。《詩雲》:『振振鷺,鷺於飛。鼓咽咽,醉言歸。』言古之君子,悲周道之衰,頌聲之息,飾鼓以鷺,存其風流。未知孰是。」孔穎達曰:「楚威王時,有朱鷺合遝飛翔而來舞,舊鼓吹《朱鷺曲》是也。」然則漢曲蓋因飾鼓以鷺而名曲焉。宋何承天《朱路篇》曰:「朱路揚和鸞,翠蓋曜金華。」但盛稱路車之美,與漢曲異矣。

朱鷺,魚以烏。鷺何食?食茄下。不之食,不以吐,將以問誅者。

思悲翁编辑

思悲翁,唐思,奪我美人侵以遇。悲翁也,但我思。蓬首狗,逐狡兔,食交君。梟子五,梟母六,拉遝高飛暮安宿。

艾如張编辑

艾與刈同,《說文》曰:「芟草也。」如讀為而,猶《春秋》曰「星隕如雨」也。古詞曰:「艾而張羅。」又曰:「雀以高飛奈雀何?」《穀梁傳》曰:「艾蘭以為防,置旃以為轅門。」謂因蒐狩以習武事也。蘭,香草也,言艾草以為田之大防是也。若陳蘇子卿云:「張機蓬艾側。」唐李賀云:「艾葉綠花誰翦刻。」俱失古題本意。

艾而張羅,行成之。四時和,山出黃雀亦有羅,雀以高飛奈雀何?為此倚欲,誰肯礞室。

上之回编辑

漢書》曰:「孝文十四年,匈奴入朝那蕭關,遂至彭陽。使騎兵入燒回中宮,候騎至雍甘泉。」回中地在安定,其中有宮也。《武帝紀》曰:「元封四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通回中道,遂北出蕭關。」吳兢《樂府解題》曰:「漢武通回中道,後數出遊幸焉。」沈建《廣題》曰:「漢曲皆美當時之事。」按石關,宮闕名,近甘泉宮。相如《上林賦》云「蹶石關,歷封巒」是也。

上之回所中,益夏將至。行將北,以承甘泉宮。寒暑德。遊石關,望諸國。月支臣,匈奴服。令從百官疾驅馳,千秋萬歲樂無極。

翁離编辑

擁離趾中可築室,何用葺之蕙用蘭。擁離趾中。

戰城南编辑

戰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烏可食。為我謂烏:「且為客豪,野死諒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水深激激,蒲葦冥冥。梟騎戰鬥死,駑馬徘徊鳴。梁築室,何以南何北,禾黍不獲君何食?願為忠臣安可得?思子良臣,良臣誠可思,朝行出攻,暮不夜歸。

巫山高编辑

《樂府解題》曰:「古詞言,江淮水深,無梁可度,臨水遠望,思歸而已。若齊王融『想像巫山高』,梁範云『巫山高不極』。雜以陽台神女之事,無復遠望思歸之意也。」又有《演巫山高》,不詳所起。

巫山高,高以大;淮水深,難以逝。我欲東歸,害不為?我集無高曳,水何湯湯回回。臨水遠望,泣下沾衣。遠道之人心思歸,謂之何!

上陵编辑

《古今樂錄》曰:「漢章帝元和中,有宗廟食舉六曲,加《重來》、《上陵》二曲,為《上陵》食舉。」《後漢書•禮儀志》曰:「正月上丁祠南郊,次北郊、明堂、高廟、世祖廟,謂之五供。禮畢,以次上陵。西都舊有上陵。東都之儀,太官上食,太常樂奏食舉。」按古詞大略言神仙事,不知與食舉曲同否。宋何承天《上陵者篇》曰:「上陵者相追攀。」但言升高望遠、傷時怨歎而已。

上陵何美美,下津風以寒。問客從何來,言從水中央。桂樹為君船,青絲為君笮,木蘭為君棹,黃金錯其間。滄海之雀赤翅鴻,白雁隨。山林乍開乍合,曾不知日月明。醴泉之水,光澤何蔚蔚。芝為車,龍為馬,覽遨遊,四海外。甘露初二年,芝生銅池中,仙人下來飲,延壽千萬歲。

將進酒编辑

古詞曰:「將進酒,乘大白。」大略以飲酒放歌為言。宋何承天《將進酒篇》曰:「將進酒,慶三朝。備繁禮,薦嘉肴。」則言朝會進酒,且以濡首荒志為戒。若梁昭明太子云「洛陽輕薄子」,但敘遊樂飲酒而已。

將進酒,乘大白。辨加哉,詩審搏。放故歌,心所作。同陰氣,詩悉索。使禹良工觀者苦。

君馬黃编辑

君馬黃,臣馬蒼,二馬同逐臣馬良。易之有騩蔡有赭,美人歸以南,駕車馳馬,美人傷我心;佳人歸以北,駕車馳馬,佳人安終極。

芳樹编辑

《樂府解題》曰:「古詞中有云:『妒之子愁殺人,君有他心,樂不可禁。』若齊王融『相思早春日』,謝朓『早玩華池陰』,但言時暮、眾芳歇絕而已。」

芳樹日月,君亂如於風。芳樹不上無心溫而鵠,三而為行。臨蘭池,心中懷我悵。心不可匡,目不可顧,妒人之子愁殺人。君有他心,樂不可禁。王將何似,如孫如魚乎?悲矣。

有所思编辑

《樂府解題》曰:「古詞言『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問遺君?雙珠玳瑁簪。聞君有他心,燒之當風揚其灰。從今已往,勿復相思而與君絕』也。」按《古今樂錄》漢太樂食舉第七曲亦用之,不知與此同否。若齊王融「如何有所思」,梁劉繪「別離安可再」,但言離思而已。宋何承天《有所思篇》曰:「有所思,思昔人,曾、閔二子善養親。」則言生罹荼苦,哀慈親之不得見也。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問遺君?雙珠玳瑁簪,用玉紹繚之。聞君有他心,拉雜摧燒之。摧燒之,當風揚其灰。從今以往,勿復相思。相思與君絕!雞鳴狗吠,兄嫂當知之。秋風肅肅晨風颸,東方須臾高知之。

雉子斑编辑

《樂府解題》曰:「古詞云:『雉子高飛止,黃鵠飛之以千里,雄來飛,從雌視。』若梁簡文帝『妒場時向隴』,但詠雉而已。」宋何承天有《雉子遊原澤篇》,則言避世之士,抗志清霄,視卿相功名猶冰炭之不相入也。

雉子,斑如此。之於雉梁。無以吾翁孺,雉子。知得雉子高蜚止,黃鵠蜚,之以千里,王可思。雄來蜚從雌,視子趨一雉。雉子,車大駕馬滕,被王送行所中。堯羊蜚從王孫行。

聖人出编辑

聖人出,陰陽和。美人出,遊九河。佳人來,騑離哉何。駕六飛龍四時和。君之臣明護不道,美人哉,宜天子。免甘星筮樂甫始,美人子,含四海。

上邪编辑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臨高台编辑

《樂府解題》曰:「古詞言:『臨高台,下見清水中有黃鵠飛翻,關弓射之,令我主萬年。』若齊謝朓『千里常思歸』,但言臨望傷情而已。」宋何承天《臨高台篇》曰:「臨高台,望天衢,飄然輕舉淩太虛。」則言超帝鄉而會瑤台也。

臨高台以軒,下有清水清且寒。江有香草目以蘭,黃鵠高飛離哉翻。關弓射鵠,令我主壽萬年。

遠如期编辑

一曰《遠期》。《宋書•樂志》有《晚芝曲》,沈約言舊史云「詁不可解」,疑是漢《遠期曲》也。《古今樂錄》曰:「漢太樂食舉曲有《遠期》,至魏省之。」

遠如期,益如壽。處天左側,大樂萬歲,與天無極。雅樂陳,佳哉紛。單于自歸,動如驚心。虞心大佳,萬人還來,謁者引鄉殿陳,累世未嘗聞之。增壽萬年亦誠哉。

石留编辑

石留涼陽涼石水流為沙錫以微河為香向始<奚禾>冷將風陽北逝肯無敢與於揚心邪懷蘭志金安薄北方開留離蘭。

漢鐃歌上编辑

朱鷺(王僧孺)编辑

因風弄玉水,映日上金堤。猶持畏羅繳,未得異鳧。聞君愛白雉,兼因重碧雞。未能聲似鳳,聊變色如珪。原識昆明路,乘流飲復棲。

同前(裴憲伯)编辑

秋來懼寒勁,歲去畏冰堅。群飛向葭下,奮羽欲南遷。暫戲龍池側,時往鳳樓前。所歎恩光歇,不得久聯翩。

同前(陳後主)编辑

參差蒲未齊,沉漾苦浮綠。朱鷺戲蘋藻,徘徊留澗曲。澗曲多岩樹,逶迤復斷續。振振雖以明,湯湯今又矚。

同前(張正見)编辑

金堤有朱鷺,刷羽望滄瀛。周詩振雅曲,漢鼓發奇聲。時將赤雁並,乍逐彩鸞行。別有翻潮處,異色不相驚。

同前(蘇子卿)编辑

玉山一朱鷺,容與入王畿。欲向天池飲,還繞上林飛。金堤曬羽翮,丹水浴毛衣。非貪葭下食,懷恩自遠歸。

同前(唐•張籍)编辑

翩翩兮朱鷺,來泛春塘棲綠樹。羽毛如翦色如染,遠飛欲下雙翅斂。避人引子入深塹,動處水紋開灩灩。誰知豪家網爾軀,不如飲啄江海隅。

艾如張(陳•蘇子卿)编辑

誰在閑門外,羅家諸少年。張機蓬艾側,結網槿籬邊。若能飛自勉,豈為繒所纏。黃雀儻為誡,朱絲猶可延。

同前(唐•李賀)编辑

錦襜褕,繡襠襦。強強飲啄哺爾雛。隴東臥穟滿風雨,莫信籠媒隴西去。齊人織網如素空,張在野春平碧中。網絲漠漠無形影,誤爾觸之傷首紅。艾葉綠花誰剪刻,中藏禍機不可測。

上之回(梁•簡文帝)编辑

前旆拂回中,後車臨桂宮。輕絲駐雲罕,春色繞川風。桃林方灼灼,柳路日曈曈。笳聲駭胡騎,清磬讋山戎。微臣今拜手,原帝永無窮。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林光稱避暑,回中乃吉行。龍媒躡影駃,玉輦御雲輕。風烏繞鳷鵲,彩鷁照昆明。欲知鍾箭遠,遙聽寶雞聲。

同前(隋•蕭愨)编辑

發軔城西畤,回輿事北遊。山寒石道凍,葉下故宮秋。朔路傳清警,邊風卷畫旒。歲餘巡省畢,擁仗返皇州。

同前(陳子良)编辑

承平重遊樂,詔蹕上之回。屬車響流水,清笳轉落梅。嶺雲蓋道轉,岩花映綬開。下輦便高宴,何如在瑤台。

同前(唐•盧照鄰)编辑

回中道路險,蕭關烽候多。五營屯北地,萬乘出西河。單于拜玉璽,天子按雕戈。振旅汾川曲,秋風橫大歌。

同前(李白)编辑

三十六離宮,樓台與天通。閣道步行月,美人愁煙空。恩疏寵不及,桃李傷春風。淫樂意何極,金輿向回中。萬乘出黃道,千旗揚彩虹。前軍細柳北,後騎甘泉東。豈問渭川老,寧邀襄野童。但慕瑤池宴,歸來樂未窮。

同前(李賀)编辑

上之回,大旗喜。懸虹彗,撻鳳尾。劍匣破,舞蛟龍。蚩尤死,鼓逢逢。天高慶雷齊墜地,地無驚煙海千里。

戰城南(梁•吳均)编辑

躞蹀青驪馬,往戰城南畿。五歷魚麗陣,三入九重圍。名懾武安將,血汙奏王衣。為君意氣重,無功終不歸。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薊北馳胡騎,城南接短兵。雲屯兩陣合,劍聚七星明。旗交無復影,角憤有餘聲。戰罷披軍策,還嗟李少卿。

同前(唐•盧照鄰)编辑

將軍出紫塞,冒頓在烏貪。笳喧雁門北,陣翼龍城南。雕弓夜宛轉,鐵騎曉參潭。應須駐白日,為待戰方酣。

同前(李白)编辑

去年戰,桑乾源;今年戰,蔥河道。洗兵條支海上波,放馬天山雪中草。萬里長征戰,三軍盡衰老。匈奴以殺戮為耕作,古來唯見白骨黃沙田。秦家築城備胡處,漢家還有烽火然。烽火然不息,征戰無已時。野戰格鬥死,敗馬號鳴向天悲。烏鳶啄人腸,銜飛上掛枯樹枝。士卒塗草莽,將軍空爾為。乃知兵者是凶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

同前(劉駕)编辑

城南征戰多,城北無饑鴉。白骨馬蹄下,誰言皆有家。城前水聲苦,倏忽流萬古。莫爭城外地,城裏有閑土。

同前二首(僧貫休)编辑

萬里桑乾傍,茫茫古蕃壤。將軍貌憔悴,撫劍悲年長。胡兵尚陵逼,久住亦非強。邯鄲少年輩,個個有伎倆,拖槍半夜去,雪片大如掌。

磧中有陰兵,戰馬時驚蹶。輕猛李陵心,摧殘蘇武節。黃金鎖子甲,風吹色如鐵。十載不封侯,茫茫向誰說。


 卷十五 ↑返回頂部 卷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