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鼓吹曲辭五编辑

齊隨王鼓吹曲(謝朓)编辑

永明八年,謝朓奉鎮西隨王教於荊州道中作:一曰《元會曲》,二曰《郊祀曲》,三曰《鈞天曲》,四曰《入朝曲》,五曰《出藩曲》,六曰《校獵曲》,七曰《從戎曲》,八曰《送遠曲》,九曰《登山曲》,十曰《泛水曲》。《鈞天》已上三曲頌帝功,《校獵》已上三曲頌藩德。

元會曲编辑

二儀啟昌歷,三陽應慶期。珪贄紛成序,鞮譯憬來思。分階組練,充庭羅翠旗。觴流白日下,吹溢景雲滋。天儀穆藻殿,萬宇壽皇基。

郊祀曲编辑

六宗煙祀嶽,五畤奠甘泉。整蹕遊九闕,清簫開八壥。鏘鏘玉鑾動,溶溶金陣旋。郊宮光已屬,升柴禮既虔。福響靈之集,南嶽固斯年。

鈞天曲编辑

史記》曰:「趙簡子疾,五日不知人。居二日半。簡子寤,語大夫曰:『我之帝所甚樂,與百神遊於鈞天,廣樂九奏萬舞。』」鈞天之名,蓋取諸此。

高宴浩天台,置酒迎風觀。笙鏞禮百神,鍾石動雲漢。瑤台琴瑟驚,綺席舞衣散。威鳳來參差,玄鶴起淩亂。已慶明庭樂,詎慚南風彈。

入朝曲编辑

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帶綠水,迢遞起朱樓。飛甍夾馳道,垂楊蔭御溝。凝笳翼高蓋,疊鼓送華輈。獻納雲台表,功名良可收。

出藩曲编辑

雲披紫微內,分組承明阿。飛艎遊極浦,旌節去關河。眇眇蒼山色,沉沉遠水波。鐃音巴渝曲,簫管盛唐歌。夫君邁遺德,江漢仰清和。

校獵曲编辑

凝霜冬十月,殺盛涼飆哀。原澤曠千里,騰騎紛往來。平罝望煙合,烈火從風回。殪獸華容浦,張樂荊山台。虞人昔有諭,明明時戒哉。

從戎曲编辑

選旅辭轘轅,弭節赴河源。日起霜戈照,風回連騎翻。紅塵朝夜合,黃沙萬里昏。寥戾清笳囀,蕭條邊馬煩。自勉輟耕願,征役去何言。

送遠曲编辑

北梁辭歡宴,南浦送佳人。方衢控龍馬,平路騁朱輪。瓊筵妙舞絕,桂席羽觴陳。白雲丘陵遠,山川時未因。一為清吹激,潺湲傷別巾。

登山曲编辑

天明開秀●,瀾光媚碧隄。風蕩飄鶯亂,雲行芳樹低。暮春春服美,遊駕淩丹梯。升嶠既小魯,登巒且悵齊。王孫尚遊衍,蕙草正萋萋。

泛水曲编辑

玉露霑翠葉,金風鳴素枝。罷遊平樂苑,泛鷁昆明池。旌旗散容裔,簫管吹參差。日晚厭遵渚,采菱贈清漪。百年如流水,寸心寧共知。

齊鼓吹曲编辑

入朝曲(唐•李白)编辑

金陵控海浦,綠水帶吳京。鐃歌列騎吹,颯遝引公卿。槌鍾速嚴妝,代鼓啟重城。天子憑玉案,劍履若雲行。日出照萬戶,簪裙爛明星。朝罷沐浴間,遨遊閬風亭。濟濟雙闕下,歡娛樂恩榮。

送遠曲(張籍)编辑

戲馬台南山簇簇,山邊飲酒歌別曲。行人醉後起登車,席上回樽勸僮仆。青天漫漫覆長路,遠遊無家安得住。願君到處自題名,他日知君從此去。

泛水曲(王建)编辑

載酒入煙浦,方舟泛綠波。子酌我復飲,子飲我還歌。蓮深微路通,峰曲幽氣多。閱芳無留瞬,弄桂不停柯。水上秋月鮮,西山碧峨峨。茲歡良可貴,誰復更來過。

梁鼓吹曲(梁•沈約)编辑

《隋書•樂志》曰:「梁高祖制鼓吹新歌十二曲:一曰《木紀謝》,二曰《賢首山》,三曰《桐柏山》,四曰《道亡》,五曰《忱威》,六曰《漢東流》,七曰《鶴樓峻》,八曰《昏主恣淫慝》,九曰《石首局》,十曰《期運集》,十一曰《於穆》,十二曰《惟大梁》。」

木紀謝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一曲《朱鷺》,改為《木紀謝》,言齊謝梁升也。」

木紀謝,火運昌。炳南陸,耀炎光。民去癸,鼎歸梁。鮫魚出,慶雲翔。韊五帝,軼三王。德無外,化溥將。仁蕩蕩,義湯湯。浸金石,達昊蒼。橫四海,被八荒。舞干戚,垂衣裳。對天眷,坐岩廊。胤有錫,祚無疆。風教遠,禮容盛。感人神,宣舞詠。降繁祉,延嘉慶。

賢首山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二曲《思悲翁》,改為《賢首山》,言武帝破魏軍於司部,肇王跡也。」

賢首山,險而峻。乘峴憑,臨胡陣。騁奇謀,奮卒徒。斷白馬,塞飛狐。殪日逐,殲骨都。刃穀蠡,馘林胡。草既潤,原亦塗。輪無反,幕有烏。掃殘孽,震戎逋。揚凱奏,展歡酺。詠《杕杜》,旋京吳。

桐柏山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三曲《艾如張》,改為《桐柏山》,言武帝牧司,王業彌章也。」

桐柏山,淮之首。肇基帝跡,遂光區有。大震邊關,殪獯醜。農既勸,民惟阜。穗充庭,稼盈畝。迨嘉辰,薦芳糗。納寒場,為春酒。昭景福,介眉壽。天斯長,地斯久。化無極,功無朽。

道亡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四曲《上之回》,改為《道亡》,言東昏喪道,義師起樊、鄧也。」

道亡數極歸永元,悠悠兆庶盡含冤。沈河莫極皆無安,赴海誰授矯龍翰。自樊漢,仙波流水清且瀾,救此倒懸拯塗炭。誓師劉旅赫靈斷,率茲八百驅十亂。登我聖明由多難,長夜杳冥忽雲旦。

忱威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五曲《擁離》,改為《忱威》,言破加湖,元勳建也。」

忱威授律命蒼兕,言薄加湖灌秋水。回瀾瀄汩泛增雉,爭河投岸掬盈指。犯刃嬰戈洞流矢,資此威烈齊文軌。

漢東流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六曲《戰城南》,改為《漢東流》,言義師克魯山城也。」

漢東流,江之汭。逆徒蜂聚,旌旗紛蔽。仰震威靈,乘高騁銳。至仁解網,窮鳥入懷。因此龍躍,言登泰階。

鶴樓峻编辑

《晉書•樂志》曰:「漢第七曲《巫山高》,改為《鶴樓峻》,言平郢城,兵威無敵也。」

鶴樓峻,連翠微。因岩設險池永歸,唇亡齒懼薄言震。耀靈威,凶眾稽顙,天不能違。金湯無所用,功烈長巍巍。

昏主恣淫慝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八曲《上陵》,改為《昏主恣淫慝》,言東昏政亂,武帝起義,平九江、姑熟,大破朱雀,伐罪吊民也。」

昏主恣淫慝,皆曰自昌盛。上仁矜億兆,誓師為請命。既齊丹浦戰,又符甲子辰。龕難伐有罪,伐罪吊斯民。悠悠萬姓,於此睹陽春。

石首局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九曲《將進酒》,改為《石首局》,言義師平京城,仍廢昏定大事也。」

石首局,北墉墐。新堞嚴,東壘峻。共表裏,遙相鎮。矢未飛,鼓方振。競銜璧,並輿櫬。酒池擾,象廊震。同伐謀,兼善陳。辟應和,掃煨燼。翦庶惡,靡餘胤。

期運集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十曲《有所思》,改為《期運集》,言武帝膺籙受禪,德盛化遠也。」

期運集,惟皇膺寶符。龍躍清漢渚,鳳起方城隅。謳歌共適夏,獄訟兩違朱。二儀啟佳祚,千載猶旦暮。舞蹈流帝功,金玉昭王度。

於穆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十一曲《芳樹》,改為《於穆》,言大梁闡運,君臣和樂,休祚方遠也。」

於穆君臣,君臣和以肅。關王道,定天保,樂均靈囿,宴同在鎬。前庭懸鼓鍾,左右列笙鏞。纓佩俯仰,有則備禮容。翔振鷺,騁群龍。隆周何足擬,遠與唐比蹤。

惟大梁编辑

《隋書•樂志》曰:「漢第十二曲《上邪》,改為《惟大梁》,言梁德廣運,仁化洽也。」

惟大梁開運,受籙膺圖。君八極,冠帶被五都。四海並和會,排闕疑塞無異塗。

隋凱樂歌辭(述帝德)编辑

於穆我后,睿哲欽明。膺天之命,載育群生。開元創歷,邁德垂聲。朝宗萬宇,祗事百靈。煥乎皇道,昭哉帝則。惠政滂流,仁風四塞。淮海未賓,江湖背德。運籌必勝,濯征斯克。八荒霧卷,四表雲褰。雄圖盛略,邁後光前。寰區已泰,福祚方延。長歌凱樂,天子萬年。

述諸軍用命编辑

帝德遠覃,天維宏布。功高雲天,聲隆《韶》、《濩》。惟彼海隅,未從王度。皇赫斯怒,元戎啟路。桓桓猛將,赳赳英謨。攻如燎發,戰似摧枯。救茲塗炭,克彼妖逋。塵清兩越,氣靜三吳。鯨鯢已夷,封疆載辟。班馬蕭蕭,歸旌奕奕。雲台表效,司勳紀績。業並山河,道固金石。

述天下太平编辑

阪泉軒德,丹浦堯勳。始實以武,終乃以文。嘉樂聖主,大哉為君。出師命將,廓定重氛。書軌既並,干戈是戢。弘風設教,政成人立。禮樂聿興,衣裳載緝。風雲自美,嘉祥爰集。皇皇聖政,穆穆神猷。牢籠虞、夏,度越姬、劉。日月比耀,天地同休。永清四海,長帝九州。

唐凱樂歌辭编辑

《唐書•樂志》曰:「唐制,凡命將出征,有大功獻俘馘,其凱樂用鐃吹二部,樂器有笛篳篥簫笳鐃鼓歌七種,迭奏《破陣樂》等四曲:一《破陣樂》,二《應聖期》,三《賀聖歡》,四《君臣同慶樂》。初,太宗平東都,破宋金剛,其後蘇定方執賀魯,李勣平高麗,皆備軍容凱歌以入。而貞觀、顯慶、開元禮並無儀注。太常舊有《破陣樂》、《應聖期》兩曲歌辭,至太和三年始具儀注,又補撰二曲為四曲」云。

破陣樂编辑

受律辭元首,相將討叛臣。咸歌《破陣樂》,共賞太平人。

應聖期编辑

聖德期昌運,雍熙萬宇清。乾坤資化育,海嶽共休明。辟土欣耕稼,銷戈遂偃兵。殊方歌帝澤,執贄賀昇平。

賀聖歡编辑

四海皇風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君臣同慶樂编辑

主聖開昌歷,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後,便是太平秋。

唐凱歌六首(唐•岑參)编辑

岑參《送封大夫出師西征序》曰:「天寶中,匈奴、回紇寇邊,逾花門,略金山,煙塵相連,侵軼海濱。天子於是授鉞常清,出師征之。及破播仙,奏捷獻凱,參乃作凱歌」云。按《唐書•封常清傳》曰:「開元末,達奚背叛,自黑山北向,西趣碎葉。其後常清破賊有功。天寶六年,又從高仙芝破小勃律。」不言播仙,疑史之闕文也。

漢將承恩西破戎,捷書先奏未央宮。天子預開麟閣待,祗今誰數貳師功。

官軍西出過樓蘭,營幕傍臨月窟寒。蒲海曉霜凝劍尾,蔥山夜雪撲旌竿。

鳴笳攂鼓擁回軍,破國平蕃昔未聞。大夫鵲印搖邊月,天將龍旗掣海雲。

日落轅門鼓角鳴,千羣面縛出蕃城。洗兵魚海雲迎陣,秣馬龍堆月照營。

蕃軍遙見漢家營,滿谷連山遍哭聲。萬箭千刀一夜殺,平明流血浸空城。

暮雨旌旗濕未乾,胡塵白草日光寒。昨夜將軍連曉戰,蕃軍只見馬空鞍。

唐鼓吹鐃歌(柳宗元)编辑

唐鼓吹鐃歌十二曲,柳宗元作以紀高祖、太宗功德及征伐勤勞之事:一曰《晉陽武》,二曰《獸之窮》,三曰《戰武牢》,四曰《涇水黃》,五曰《奔鯨沛》,六曰《苞枿》,七曰《河右平》,八曰《鐵山碎》,九曰《靖本邦》,十曰《吐谷渾》,十一曰《高昌》,十二曰《東蠻》。按此諸曲,史書不載,疑完元私作而未嘗奏,或雖奏而未嘗用,故不被於歌,如何承天之造宋曲云。

晉陽武编辑

《晉陽武》,言隋亂既極,唐師起晉陽,平奸豪,為生人義主,以仁興武也。第一。

晉陽武,奮義威。煬之渝,德焉歸。氓畢屠,綏者誰。皇烈烈,專天機。號以仁,揚其旗。日之升,九土晞。斥田圻,流洪輝。有其二,翼餘隋。斮梟驁,連熊螭。枯以肉,勍者贏。后土蕩,玄穹彌。合之育,莽然施。惟德輔,慶無期。

《晉陽武》二十六句,句三字。

獸之窮编辑

《獸之窮》,言李密自邙山之敗,其下皆貳。霸王之業,知天授在唐,遂歸於有道,享我爵命也。第二。

獸之窮,奔大麓。天厚黃德,狙獷服。甲之櫜弓,弭矢箙。皇旅靖,敵逾蹙。自亡其徒,匪予戮。屈贇猛,虔栗栗。縻以尺組,啖以秩。黎之陽,土茫茫。富兵戎,盈倉箱。乏者德,莫能享。驅豺兕,授我疆。

《獸之窮》二十二句,其十八句句三字,四句句四字。

戰武牢编辑

《戰武牢》,言太宗師討王充,竇建德助逆,師奮擊武牢下擒之,遂降充也。第三。

戰武牢,動河朔。逆之助,圖掎角。怒鷇麛,抗喬嶽。翹萌牙,傲霜雹。王謀內定,申掌握。鋪施芟夷,二主縛。憚華戎,廓封略。命之瞢,卑以斮。歸有德,唯先覺。

《戰武牢》十八句,其十六句句三字,二句句四字。

涇水黃编辑

《涇水黃》,言薛舉據涇以死,其子仁杲尤勇以暴,師平之也。第四。

涇水黃,隴野茫。負太白,騰天狼。有鳥鷙立,羽翼張。鉤喙決前,钜傍。怒飛饑嘯,不可當。老雄死,子復良。巢岐飲渭,肆翱翔。頓地紘,提天綱。列缺掉幟,招搖耀铓。鬼神來助,夢嘉祥。腦塗原野,魄飛揚。星辰復,恢一方。

《涇水黃》二十四句,其十五句句三字,九句句四字。

奔鯨沛编辑

《奔鯨沛》,言輔氏憑江淮,竟東海,命將平之也。第五。

奔鯨沛,蕩海垠。吐霓翳日,腥浮雲。帝怒下顧,哀墊昏。授以神柄,推元臣。手援天矛,截修鱗。披攘蒙霿,開海門。地平水靜,浮天根。羲和顯耀,乘清氛。赫炎溥暢,融大鈞。

《奔鯨沛》十八句,其十句句二字,八句句四字。

苞枿编辑

《苞枿》,言梁之餘,保荊、衡、巴、巫,窮南越,良將取之,不以師也。第六。

苞枿<黑對>矣,惟根之蟠。彌巴蔽荊,負南極以安。曰我舊梁氏,緝綏艱難。江漢之阻,都邑固以完。聖人作,神武用。有臣勇智,奮不以眾。投跡死地,謀猷縱。化敵為家,慮則中。浩浩海裔,不威而同。係縲降王,定厥功。澶漫萬里,宣唐風。蠻夷九譯,咸來從。凱旋金奏,象形容。震赫萬國,罔不龔。

《苞枿》二十八句,其十六句句四字,三句句五字,九句句三字。

河右平编辑

《河右平》,言李軌保河右,師臨之不克變,或執以降也。第七。

河右澶漫,頑為之魁。王師如雷震,昆侖以頹。上聾下聰,驁不可回。助讎抗有德,惟人之災。乃潰乃奮,執縛歸厥命。萬室蒙其仁,一夫則病。濡以鴻澤,皇之聖。威畏德懷,功以定。順之於理,物咸遂厥性。

《河右平》十八句,其十一句句四字,五句句五字,二句句三字。

鐵山碎编辑

《鐵山碎》,言突厥之大,古夷狄莫強焉。師大破之,降其國,告於廟也。第八。

鐵山碎,大漠舒。二虜勁,連穹廬。背北海,專坤隅。歲來侵邊,或傅於都。天子命元帥,奮其雄圖。破定襄,降魁渠。窮竟窟宅,斥餘吾。百蠻破膽,邊氓蘇。威武輝耀,朙鬼區。利澤彌萬祀,功不可逾。官臣拜首,惟帝之謨。

《鐵山碎》二十二句,其十一句句三字,九句句四字,二句句五字。

靖本邦编辑

《靖本邦》,言劉武周敗裴寂,咸有晉地,太宗滅之也。第九。

本邦伊晉,惟時不靖。根柢之搖,枝葉攸病。守臣不任,勩於神聖。惟越之興,翦焉則定。洪惟我理,式和以敬。群頑既夷,庶績咸正。皇謨載大,惟人之慶。

《靖本邦》十四句,句四字。

吐谷渾编辑

《吐谷渾》,言李靖滅吐谷渾於西海上也。第十。

吐谷渾盛強,背四海以誇。歲侵擾我疆,退匿險且遐。帝謂神武師,往征靖皇家。烈烈旆其旗,熊虎雜龍蛇。王旅千萬人,銜枚默無譁。束刃逾山徼,張翼縱漠沙。一舉刈膻腥,屍骸積如麻。除惡務本根,況敢遺萌芽。洋洋西海水,威命窮天涯。係虜來王都,犒樂窮休嘉。登高望還師,竟野如春華。行者靡不歸,親戚歡要遮。凱旋獻清廟,萬國思無邪。


 卷十九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