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21卷

 卷二十 樂府詩集
卷二十一 橫吹曲辭一
卷二十二 

卷二十一•橫吹曲辭一编辑

橫吹曲,其始亦謂之鼓吹,馬上奏之,蓋軍中之樂也。北狄諸國,皆馬上作樂,故自漢已來,北狄樂總歸鼓吹署。其後分為二部,有簫笳者為鼓吹,用之朝會、道路,亦以給賜。漢武帝時,南越七郡,皆給鼓吹是也。有鼓角者為橫吹,用之軍中,馬上所奏者是也。《晉書•樂志》曰:「橫吹有鼓角,又有胡角。按《周禮》云『以鼖鼓鼓軍事』。舊說云,蚩尤氏帥魑魅,與黃帝戰於涿鹿,帝乃始命吹角為龍鳴以御之。其後魏武北征烏丸,越沙漠而軍士思歸,於是減為中鳴,尤更悲矣。橫吹有雙角,即胡樂也。漢博望侯張騫入西域,傳其法於西京,唯得《摩訶兜勒》一曲。李延年因胡曲更造新聲二十八解,乘輿以為武樂,後漢以給邊將,和帝時萬人將軍得用之。魏、晉以來,二十八解不復具存,而世所用者有《黃鵠》等十曲。」其辭後亡。又有《關山月》等八曲,後世之所加也。後魏之世,有《簸邏回歌》,其曲多可汗之辭,皆燕魏之際鮮卑歌,歌辭虜音,不可曉解,蓋大角曲也。又《古今樂錄》有《梁鼓角橫吹曲》,多敘慕容垂及姚泓時戰陣之事,其曲有《企喻》等歌三十六曲,樂府胡吹舊曲又有《隔穀》等歌三十曲,總六十六曲,未詳時用何篇也。自隋已後,始以橫吹用之鹵簿,與鼓吹列為四部,總謂之鼓吹,並以供大駕及皇太子、王公等。一曰鼓部,其樂器有鼓、金鉦、大鼓、小鼓、長鳴角、次鳴角、大角七種。鼓金鉦一曲,夜警用之。大鼓十五曲,小鼓九曲,大角七曲,其辭並本之鮮卑。二曰鐃鼓部,其樂器有歌、鼓、簫、笳四種,凡十二曲。三曰大橫吹部,其樂器有角、節鼓、笛、簫、篳篥、笳、桃皮篳篥七種,凡二十九曲。四曰小橫吹部,其樂器有角、笛、簫、篳篥、笳、桃皮篳篥六種,凡十二曲。夜警亦用之。唐制,太常鼓吹,令掌鼓吹。施用調習之,節以備鹵簿之儀,而分五部。一曰鼓吹部,其樂器如隋鼓部而無大角。鼓一曲十疊,大鼓十五曲,嚴用三曲,警用十二曲,金鉦無曲以為鼓節。小鼓九曲,上馬用一曲,嚴警用八曲。長鳴一曲三聲,上馬、嚴警用之。中鳴一曲三聲,用與長鳴同。二曰羽葆部,其樂器如隋鐃鼓部而加錞於,凡十八曲。三曰鐃吹部,其樂器與隋鐃鼓部同,凡七曲。四曰大橫吹部,其樂器與隋同,凡二十四曲。黃鍾角八曲,中呂宮二曲,中呂徵一曲,中呂商三曲,中呂羽四曲,中呂角曲曲,無射二曲。五曰小橫吹部,其樂器與隋同。其曲不見,疑同用大橫吹曲也。凡大駕行幸,則夜警晨嚴。大駕夜警十二曲,中警七曲,晨嚴三通。皇太子夜警九曲,公卿已下夜警七曲,晨嚴並三通。夜警眾一曲,轉次而振也。

漢橫吹曲一编辑

《樂府解題》曰:「漢橫吹曲,二十八解,李延年造。魏、晉已來,唯傳十曲:一曰《黃鵠》,二曰《隴頭》,三曰《出關》,四曰《入關》,五曰《出塞》,六曰《入塞》,七曰《折楊柳》,八曰《黃覃子》,九曰《赤之揚》,十曰《望行人》。後又有《關山月》、《洛陽道》、《長安道》、《梅花落》、《紫騮馬》、《驄馬》《雨雪》、《劉生》八曲,合十八曲。」

隴頭(陳•後主)编辑

一曰《隴頭水》。《通典》曰:「天水郡有大阪,名曰隴坻,亦曰隴山,即漢隴關也。」《三秦記》曰:「其阪九回,上者七日乃越,上有清水四注下,所謂隴頭水也。」

隴頭征戍客,寒多不識春。驚風起嘶馬,苦霧雜飛塵。投錢積石水,斂轡交河津。四面夕冰合,萬里望佳人。

同前(唐•張籍)编辑

隴頭已斷人不行,胡騎夜入涼州城。漢家處處格鬥死,一朝盡沒隴西地。驅我邊人胡中去,散放牛羊食禾黍。去年中國養子孫,今著氈裘學胡語。誰能更使李輕車,收取涼州屬漢家。

隴頭吟(王維)编辑

長安少年遊俠客,夜上戍樓看太白。隴頭明月迥臨關,隴上行人夜吹笛。關西老將不勝愁,駐馬聽之雙淚流。身經大小百餘戰,麾下偏裨萬戶侯。蘇武才為典屬國,節旄空盡海西頭。

同前(翁綬)编辑

隴水潺湲隴樹黃,征人隴上盡思鄉。馬嘶斜月朔風急,雁過寒雲邊思長。殘月出林明劍戟,平沙隔水見牛羊。橫行俱足封侯者,誰斬樓蘭獻未央。

隴頭水(梁•元帝)编辑

銜悲別隴頭,關路漫悠悠。故鄉迷遠近,征人分去留。沙飛曉成幕,海氣旦如樓。欲識秦川處,隴水向東流。

同前(劉孝威)编辑

從軍戍隴頭,隴水帶沙流。時觀胡騎飲,常為漢國羞。釁妻成兩劍,殺子祀雙鉤。頓取樓蘭頸,就解郅支裘。勿令如李廣,功遂不封侯。

同前(車{喿攴})编辑

隴頭征人別,隴水流聲咽。只為識君恩,甘心從苦節。雪凍弓弦斷,風鼓旗竿折。獨有孤雄劍,龍泉字不滅。

同前二首(陳•後主)编辑

塞外飛蓬征,隴頭流水鳴。漠處揚沙暗,波中燥葉輕。地風冰易厚,寒深溜轉清。登山一回顧,幽咽動邊情。

高隴多悲風,寒聲起夜叢。禽飛暗識路,鳥轉逐征蓬。落葉時驚沫,移沙屢擁空。回頭不見望,流水玉門東。

同前(徐陵)编辑

別塗聳千仞,離川懸百丈。攢荊夏不通,積雪冬難上。枝交隴底暗,石礙坡前響。回首咸陽中,唯言夢時往。

同前(顧野王)编辑

隴底望秦川,迢遞隔風煙。簫條落野樹,幽咽響流泉。瀚海波難息,交河冰未堅。寧知蓋山水,逐節赴危弦。

同前(謝燮)编辑

隴阪望咸陽,征人慘思腸。咽流喧斷岸,遊沫聚飛梁。鳧分斂冰彩,虹飲照旗光。試聽鐃歌曲,唯吟《君馬黃》。

同前二首(張正見)编辑

隴頭鳴四注,征人逐貳師。羌笛含流咽,胡笳雜水悲。湍高飛轉駃,澗淺蕩還遲。前旌去不見,上路杳無期。

隴頭流水急,流急行難渡。遠入隗囂營,傍侵酒泉路。心交賜寶刀,小婦成紈褲。欲知別家久,戎衣今已故。

同前二首(江總)编辑

隴頭萬里外,天崖四面絕。人將蓬共轉,水與啼俱咽。驚湍自湧沸,古樹多摧折。傳聞博望侯,苦辛提漢節。

霧暗山中日,風驚隴上秋。徒傷幽咽響,不見東西流。無期從此別,更度幾年幽。遙聞玉關道,望入杳悠悠。

同前(唐•楊師道)编辑

隴頭秋月明,隴水帶關城。笳添離別曲,風送斷腸聲。映雪峰猶暗,乘冰馬屢驚。霧中寒雁至,沙上轉蓬輕。天山傳羽檄,漢地急徵兵。陣開都護道,劍聚伏波營。於茲覺無度,方共濯胡纓。

同前(盧照鄰)编辑

隴阪高無極,征人一望鄉。關河別去水,沙塞斷歸腸。馬係千年樹,旌懸九月霜。從來共鳴咽,皆是為勤王。

同前(王建)编辑

隴水何年隴頭別,不在山中亦嗚咽。征人塞耳馬不行,未到隴頭聞水聲。謂是西流入蒲海,還聞北去繞龍城。隴東隴西多屈曲,野麋飲水長簇簇。胡兵夜回水傍住,憶著來時磨劍處。向前無井復無泉,放馬回看隴頭樹。

同前(於濆)编辑

借問隴頭水,終年恨何事。深疑嗚咽聲,中有征人淚。昨日上山下,達曙不能寐。何處接長波,東流入清渭。

同前二首(僧皎然)编辑

隴頭心欲絕,隴水不堪聞。碎影搖槍壘,寒聲咽幔軍。素從鹽海積,綠帶柳城分。日落天邊望,逶迤入塞雲。

秦隴逼氐羌,征人去未央。如何幽咽水,並欲斷君腸。西注悲窮漠,東分憶故鄉。旅魂聲攪亂,無夢到遼陽。

同前(鮑溶)编辑

隴頭水,千古不堪聞。生歸蘇屬國,死別李將軍。細響風凋草,清哀雁落雲。

同前(羅隱)编辑

借問隴頭水,年年恨何事。全疑嗚咽聲,中有征人淚。自古無長策,況我非深智。何計謝潺湲,一宵空不寐。

出關(魏徵)编辑

中原還逐鹿,投筆事戎軒。縱橫計不就,慷慨志猶存。策杖謁天子,驅馬出關門。請纓係南越,憑軾下東藩。鬱紆陟高岫,出沒望平原。古木吟寒鳥,空山啼夜猿。既傷千里目,還驚九折魂。豈不憚艱險,深懷國士恩。季布無二諾,侯嬴重一言。人生感意氣,功名誰復論。

入關(梁•吳均)编辑

羽檄起邊庭,烽火亂如螢。是時張博望,夜赴交河城。馬頭要落日,劍尾掣流星。君恩未得報,何論身命傾。

同前(唐•賈馳)编辑

河上微風來,關頭樹初濕,今朝關城吏,又見孤客入。上國誰與期,西來徒自急。

同前(張祜)编辑

都城連百二,雄險此回環,地勢遙尊嶽,河流側讓關。秦皇曾虎視,漢祖亦龍顏。何事梟凶輩,干戈自不閑。

出塞编辑

《晉書•樂志》曰:「《出塞》、《入塞》曲,李延年造。」曹嘉之《晉書》曰:「劉疇嘗避亂塢壁,賈胡百數欲害之,疇無懼色,援笳而吹之,為《出塞》《入塞》之聲,以動其遊客之思,於是群胡皆垂泣而去。」按《西京雜記》曰:「戚夫人善歌《出塞》、《入塞》、《望歸》之曲。」則高帝時已有之,疑不起於延年也。唐又有《塞上》、《塞下》曲,蓋出於此。

候騎出甘泉,奔命入居延。旗作浮雲影,陣如明月弦。

同前(梁•劉孝標)编辑

薊門秋氣清,飛將出長城。絕漠衝風急,交河夜月明。陷敵摐金鼓,摧鋒揚旆旌。去去無終極,日暮動邊聲。

同前(周•王褒)编辑

飛蓬似征客,千里自長驅。塞禽唯有雁,關樹但生榆。背山看故壘,係馬識餘蒲。還因麾下騎,來送月支圖。

同前(隋•楊素)编辑

漠南胡未空,漢將復臨戎。飛狐出塞北,碣石指遼東。冠軍臨瀚海,長平翼大風。雲橫虎落陣,氣抱龍城虹。橫行萬里外,胡運百年窮。兵寢星芒落,戰解月輪空。嚴鐎息夜鬥,騂角罷鳴弓。北風嘶朔馬,胡霜切塞鴻。休明大道暨,幽荒日用同。方就長安邸,來謁建章宮。

同前二首(薛道衡)编辑

高秋白露團,上將出長安。塵沙塞下暗,風月隴頭寒。轉蓬隨馬足,飛霜落劍端。凝雲迷代郡,流水凍桑乾。烽微桔槔遠,橋峻轆轤難。從軍多惡少,召募盡材官。伏堤時臥鼓,疑兵作解鞍。柳城擒冒頓,長阪納呼韓。受降今更築,燕然已重刊。還嗤傅介子,辛苦刺樓蘭。邊庭烽火驚,插羽夜征兵。少昊騰金氣,文昌動將星。長驅鞮汗北,直指夫人城。絕漠三秋暮,窮陰萬里生。寒夜哀笳曲,霜天斷雁聲。連旗下鹿塞,疊鼓向龍庭。妖雲墜虜陣,暈月繞胡營。左賢皆頓顙,單于已係纓。絏馬登玄關,鉤鯤臨北溟。當知霍驃騎,高第起西京。

同前二首(虞世基)编辑

窮秋塞草腓,塞外胡塵飛。征兵廣武至,候騎陰山歸。廟堂千里策,將軍百戰威。轅門臨玉帳,大旆指金微。摧朽無勍敵,應變有先機。銜枚壓曉陣,卷甲解朝圍。瀚海波瀾靜,王庭氛霧晞。鼓鼙嚴朔氣,原野曀寒暉。勳庸震邊服,歌吹入京畿。待拜長平阪,鳴騶入禮闈。

上將三略遠,元戎九命尊。緬懷古人節,思酬明主恩。山西多勇氣,塞北有遊魂。揚桴度隴阪,勒騎上平原。誓將絕沙漠,悠然去玉門。輕齎不遑舍,驚策騖戎軒。懍懍邊風急,蕭蕭征馬煩。雪暗天山道,冰塞交河源。霧烽黯無色,霜旗凍不翻。耿介倚長劍,日落風塵昏。

同前(唐•竇威)编辑

匈奴屢不平,漢將欲縱橫。看雲方結陣,卻月始連營。潛軍渡馬邑,揚旆掩龍城。會勒燕然石,方傳車騎名。

同前(陳子昂)编辑

忽聞天上將,關塞重橫行。始返樓蘭國,還向朔方城。黃金裝戰馬,白羽集神兵。星月開天陣,山川列地營。晚風吹畫角,春色耀飛旌。寧知班定遠,獨是一書生。

同前(張易之)编辑

俠客重恩光,驄馬飾金裝。瞥聞傳羽檄,馳突救邊荒。轉戰磨笄地,橫行戴鬥鄉。將軍占太白,小婦怨流黃。騕●青絲騎,娉婷紅粉妝。一春鶯度曲,八月雁成行。誰堪坐愁思,羅袖拂空床。

同前(沈佺期)编辑

十年通大漠,萬里出長平。寒日生戈劍,陰雲搖旆旌。饑烏啼舊壘,疲馬戀空城。辛苦皋蘭北,胡霜損漢兵。

同前(王維)编辑

居延城外獵天驕,白草連天野火燒。暮雲空磧時驅馬,秋日平原好射雕。護羌校尉朝乘障,破虜將軍夜渡遼。玉靶角弓珠勒馬,漢家將賜霍嫖姚。

同前二首(王昌齡)编辑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白花垣上望京師,黃河水流無盡時。窮秋曠野行人絕,馬首東來知是誰。

同前(馬戴)编辑

金帶連環束戰袍,馬頭衝雪度臨洮。卷旗夜劫單于帳,亂斫胡兵缺寶刀。


 卷二十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