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24卷

 卷二十三 樂府詩集
卷二十四 橫吹曲辭四
卷二十五 

卷二十四•橫吹曲辭四编辑

漢橫吹曲四编辑

梅花落(宋•鮑照)编辑

《梅花落》,本笛中曲也。按唐大角曲亦有《大單于》、《小單于》、《大梅花》《小梅花》等曲,今其聲猶有存者。

中庭雜樹多,偏為梅谘嗟。問君何獨然,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實。搖蕩春風媚春日,念爾零落逐風飆,徒有霜華無霜質。

同前(梁•吳均)编辑

隆冬十二月,寒風西北吹。獨有梅花落,飄蕩不依枝。流連逐霜彩,散漫下冰澌。何當與春日,共映芙蓉池。

同前(陳•後主)编辑

金砌落芳梅,飄零上鳳台。拂妝疑粉散,逐溜似萍開。映日花光動,迎風香氣來。佳人早插髻,試立且徘徊。楊柳春樓邊,車馬飛風煙。連娉烏孫伎,屬客單于氈。雁聲不見書,蠶絲欲斷弦。欲持塞上蕊,試立將軍前。

同前(徐陵)编辑

對戶一株梅,新花落故栽。燕拾還蓮井,風吹上鏡台。倡家怨思妾,樓上獨徘徊。啼看竹葉錦,篸罷未成裁。

同前(蘇子卿)编辑

中庭一樹梅,寒多葉未開。只言花是雪,不悟有香來。上郡春恒晚,高樓年易催。織書偏有意,教逐錦文回。

同前(張正見)编辑

芳樹映紅野,發早覺寒侵。落遠香風急,飛多花逕深。周人歎初摽,魏帝指前林。邊城少灌木,折此自悲吟。

同前三首(江總)编辑

縹色動風香,羅生枝已長。妖姬墜馬髻,未插江南璫。轉袖花紛落,春衣共有芳。著作秋胡婦,獨采城南桑。

胡地少春來,三年驚落梅。偏疑粉蝶散,乍似雪花開。可憐香氣歇,可惜風相摧。金鐃且莫韻,玉笛幸徘徊。

臘月正月早驚春,眾花未發梅花新。可憐芬芳臨玉台,朝攀晚折還復開。長安少年多輕薄,兩兩常唱梅花落。滿酌金卮催玉柱,落梅樹下宜歌舞。金穀萬株連綺甍,梅花密處藏嬌鶯。桃李佳人欲相照,摘葉牽花來並笑。楊柳條青樓上輕,梅花色白雪中明。橫笛短簫淒復切,誰知柏梁聲不絕。

同前(唐•盧照鄰)编辑

梅嶺花初發,天山雪未開。雪處疑花滿,花邊似雪回。因風入舞袖。雜粉向妝台。匈奴幾萬里,春至不知來。

同前(沈佺期)编辑

鐵騎幾時回,金閨怨早梅。雪中花已落,風暖葉應開。夕逐新春管,香迎小歲杯。感時何足貴,書裏報輪台。

同前(劉方平)编辑

新歲芳梅樹,繁花四面同。春風吹漸落,一夜幾枝空。小婦今如此,長城恨不窮。莫將遼海雪,來比後庭中。

紫騮馬(梁•簡文帝)编辑

《古今樂錄》曰:「《紫騮馬》古辭云:『十五從軍征,八十始得歸。道逢鄉里人,家中有阿誰?』又梁曲曰:『獨柯不成樹,獨樹不成林。念郎錦裲檔,恒長不忘心。』蓋從軍久戍,懷歸而作也。」

賤妾朝下機,正值良人歸。青絲懸玉鐙,朱汗染香衣。驟急珂彌響,甫多塵亂飛。雕菰幸可薦,故心君莫違。

同前(梁•元帝)编辑

長安美少年,金絡錦連錢。宛轉青絲鞚,照耀珊瑚鞭。

同前(陳•後主)编辑

嫖姚紫塞歸,蹀躞紅塵飛。玉珂鳴廣路,金絡耀晨輝。蓋轉時移影,香動屢驚衣。禁門猶未閉,連騎恣相追。

蹀躞紫騮馬,照耀白銀鞍。直去黃龍外,斜趨玄菟端。垂鞬還細柳,揚塵歸上蘭。紅臉桃花色,客別重羞看。

同前(李燮)编辑

紫燕忽踟躕,紅塵起路隅。園人移苜蓿,騎士逐蘼蕪。三邊追黠虜,一鼓定強胡。安用珂為玉,自有汗成珠。

同前(徐陵)编辑

玉鐙繡纏鬃,金鞍錦覆幪。風驚塵未起,草淺埒猶空。角弓穿兩兔,珠彈落雙鴻。日斜馳逐罷,連翩還上東。

同前(張正見)编辑

將軍入大宛,善馬出從戎。影絕乾河上,聲流水窟中。似鹿猶依草,如龍欲向空。須還千萬里,試為一追風。

同前(陳暄)编辑

天馬汗如紅,鳴鞭度九嵕。飲傷城下凍,嘶依北地風。笳寒芳樹歇,笛怨柳枝空。橫行意未已,羞往轂車中。

同前(祖孫登)编辑

候騎指樓蘭,長城迥路難。嘶從風處斷,骨住水中寒。飛塵暗金勒,落淚灑銀鞍。抽鞭上關路,誰念客衣單。

同前(獨孤嗣宗)编辑

倡樓望早春,寶馬度城闉。照耀桃花逕,蹀躞采桑津。金羈麗初景,玉勒染輕塵。遠聽珂驚急,猶是畫眉人。

同前(江總)编辑

春草正萋萋,蕩婦出空閨。識是東方騎,猶帶北風嘶。揚鞭向柳市,細蹀上金堤。願君憐織素,殘妝尚有啼。

同前(唐•盧照鄰)编辑

騮馬照金鞍,轉戰入皋蘭。塞門風稍急,長城水正寒。雪暗鳴珂重,山長噴玉難。不辭橫絕漠,流血幾時幹?

同前(李白)编辑

紫騮行且嘶,雙翻碧玉蹄。臨流不肯渡,似惜錦障泥。白雪關山遠,黃雲海樹迷。揮鞭萬里去,安得念春閨。

同前(李益)编辑

爭場看鬥雞,白鼻紫騮嘶。漳水春閨晚,叢台日向低。歇鞍珠作汗,試劍玉如泥。為謝紅梁燕,年年妾獨棲。

同前(秦韜玉)编辑

渥窪奇骨本難求,況是豪家重紫騮。臕大宜懸銀壓胯,力渾欺卻玉銜頭。生獰弄影風隨起,躞蹀衝塵汗滿溝。若遇大夫皆調御,任從驅取覓封侯。

驄馬(梁•車喿攵)编辑

一曰《驄馬驅》,皆言關塞征役之事。

驄馬鏤金鞍,柘彈落金丸。意欲じす走,先作野遊盤。平明發下蔡,日中過上蘭。路遠行須疾,非是畏人看。

同前(劉孝威)编辑

十五宦期門,二十屯邊徼。犀羈玉鏤鞍,寶刀金錯鞘。一隨驄馬驅,分受青蠅吊。且令都護知,願被將軍照。誓使氈衣鄉,掃地無遺焦。

同前(隋•王由禮)编辑

善馬金羈飾,躡影復淩空。影入長城水,聲隨胡地風。控斂青門外,珂喧紫陌中。行行苦不倦,唯當御史驄。

同前(唐•李群玉)编辑

浮云何權奇,絕足世未知。長嘶清海風,躞蹀振雲絲。由來渥窪種,本是蒼龍兒。穆滿不再活,無人昆閬騎。君識躍嶠怯,寧勞耀金羈。青芻與白水,空笑駑駘肥。伯樂儻一見,應驚耳長垂。當思八荒外,逐日向瑤池。

驄馬曲(紀唐夫)编辑

連錢出塞蹋沙蓬,豈比當時御史驄。逐北自諳深磧路,連嘶誰念靜邊功。登山每與青雲合,弄影因知碧草同。今日虜平將換妾,不知羅袖舞春風。

驄馬驅(梁•元帝)编辑

朔方寒氣重,胡關饒苦霧。白雪晝凝山,黃雲宿埋樹。連翩行役子,終朝征馬驅。試上金微山,還看玉關路。

同前(劉孝威)编辑

翩翩驄馬驅,橫行復斜趨。先救遼城危,後拂燕山霧。風傷易水湄,日入隴西樹。未得報君恩,聯翩終不住。

同前(陳•徐陵)编辑

白馬號龍駒,雕鞍名鏤渠。諸兄二千石,小婦字羅敷。倚端輕掃史,召募擊休屠。塞外多風雪,城中絕詔書。空憶長楸下,連蹀復連甫。

同前(江總)编辑

長城兵氣寒,飲馬詎為難。暫解青絲轡,行歇鏤衢鞍。白登圍轉急,黃河凍不幹。萬里朝飛電,論功易走丸。

雨雪(陳•後主)编辑

《采薇》詩曰:「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穆天子傳》曰:「天子遊於黃室之曲,筮獵蘋澤,天子乃休。日中大寒,北風雨雪,有凍人,天子作詩三章以哀之,曰:『我徂黃竹』是也。」《雨雪曲》蓋取諸此。

長城飛雪下,邊關地籟吟。濛濛九天暗,霏霏千里深。樹冷月恒少,山霧日偏沉。況聽南歸雁,切思朝笳音。

雨雪曲(江暉)编辑

邊城風雪至,客子自心悲。風哀笳弄斷,雪暗馬行遲。輕生本為國,重氣不關私。恐君猶不信,撫劍一揚眉。

同前(張正見)编辑

胡關辛苦地,雲路遠漫漫。含冰踏馬足,雜雨凍旗竿。沙漠飛恒暗,天山積轉寒。無因辭日逐,團扇掩齊紈。

同前(江總)编辑

雨雪隔榆溪,從軍度隴西。繞陣看狐跡,依山見馬蹄。天寒旗彩壞,地暗鼓聲低。漫漫愁雲起,蒼蒼別路迷。

同前(陳暄)编辑

都尉出祁連,雨雪滿雞田。雕陵持抵鵲,屬國用和氈。冰合軍應渡,樓寒烽未然。花迷差未著,疏勒復經年。

同前(謝燮)编辑

朔邊昔離別,寒風復淒切。峨峨六尺冰,飄飄千里雪。未塞袁安戶,行封蘇武節。應隨隴水流,幾過空嗚咽。

同前(唐•李端)编辑

天山一丈雪,雜雨夜霏霏。濕馬胡歌亂,經烽漢火微。丁零蘇武別,疏勒範羌歸。若著關頭過,長榆葉定稀。

同前(翁綬)编辑

邊聲四合殷河流,雨雪飛來遍隴頭。鐵嶺探人迷鳥道,陰山飛將濕貂裘。斜飄旌旆過戎帳,半雜風沙入戍樓。一自塞垣無李、蔡,何人為解北門憂。

劉生(梁•元帝)编辑

《樂府解題》曰:「劉生不知何代人,齊梁已來為《劉生》辭者,皆稱其任俠豪放,周遊五陵三秦之地。或云抱劍專征,為符節官所未詳也。」按《古今樂錄》曰:「梁鼓角橫吹曲,有《東平劉生歌》,疑即此《劉生》也。」

任俠有劉生,然諾重西京。扶風好驚坐,長安恒借名。榴花聊夜飲,竹葉解朝酲。結交李都尉,遨遊佳麗城。

同前(陳•後主)编辑

遊俠長安中,置驛過新豐。擊鍾蒲璧磬,鳴弦楊葉弓。孟公正驚客,朱家始賣僮。羞作荊卿笑,捧劍出遼東。

同前(張正見)编辑

劉生絕名價,豪俠恣遊陪。金門四姓聚,繡轂五侯來。塵飛馬腦勒,酒映硨磲杯。別有追遊夜,秋窗向月開。

同前(柳莊)编辑

座驚稱字孟,豪雄道姓劉。廣陌通朱邸,大路起青樓。要賢驛已置,留賓轄且投。光斜日下霧,庭陰月上鉤。

同前(江暉)编辑

五陵多美選,六郡盡良家。劉生代豪蕩,標舉獨榮華。寶劍長三尺,金樽滿百花。唯當重意氣,何處有驕奢。

同前(徐陵)编辑

劉生殊倜儻,任俠遍京華。戚里驚鳴築,平陽吹怨笳。俗儒排左氏,新室忌漢家。高才被擯壓,自古共憐嗟。

同前(江總)编辑

劉生負意氣,長嘯且徘徊。高論明秋水,命賞陟春台。干戈倜儻用,筆硯縱橫才。置驛無年限,遊俠四方來。

同前(隋•弘執泰)编辑

英名振關石,雄氣逸江東。遊俠五都內,去來三秦中。劍照七星影,馬控千金驄。縱橫方未息,因茲定武功。

同前(唐•盧照鄰)编辑

劉生氣不平,抱劍欲專征。報恩為豪俠,死難在橫行。翠羽裝劍鞘,黃金飾馬纓。但令一顧重,不吝百身輕。


 卷二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