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25卷

 卷二十四 樂府詩集
卷二十五 橫吹曲辭五
卷二十六 

卷二十五•橫吹曲辭五编辑

梁鼓角橫吹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梁鼓角橫吹曲有《企喻》、《琅琊王》、《钜鹿公主》、《紫騮馬》、《黃淡思》、《地驅樂》、《雀勞利》、《慕容垂》、《隴頭流水》等歌三十六曲。二十五曲有歌有聲,十一曲有歌。是時樂府胡吹舊曲有《大白淨皇太子》、《小白淨皇太子》、《雍台》、《扌翕台》、《胡遵》、《利丘女》、《淳於王》、《捉搦》、《東平劉生》、《單迪歷》、《魯爽》、《半和企喻》、《比敦》、《胡度來》十四曲。三曲有歌,十一曲亡。又有《隔穀》、《地驅樂》、《紫騮馬》、《折楊柳》、《幽州馬客吟》《慕容家自魯企由穀》、《隴頭》、《魏高陽王樂人》等歌二十七曲,合前三曲,凡三十曲,總六十六曲。」江淹《橫吹賦》云:「奏《白台》之二曲,起《關山》之一引。采菱謝而自罷,綠水慚而不進。」則《白台》、《關山》又是三曲。按歌辭有《木蘭》一曲,不知起於何代也。

企喻歌辭四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企喻歌》四曲,或云後又有二句『頭毛墮落魄,飛揚百草頭』。最後『男兒可憐蟲』一曲是苻融詩,本云『深山解谷口,把骨無人收』。按《企喻》本北歌,《唐書•樂志》曰:「北狄樂其可知者鮮卑、吐谷渾、部落稽三國,皆馬上樂也。後魏樂府始有北歌,即所謂《真人代歌》是也。大都時,命掖庭宮女晨夕職之。周、隋世與西涼樂雜奏,今存者五十三章,其名可解者六章,《慕容可汗》、《吐谷渾》、《部落稽》、《钜鹿公主》、《白淨皇太子》、《企喻》也。其不可解者,咸多『可汗』之辭。北虜之俗呼主為可汗。吐谷渾又慕容別種,知此歌是燕、魏之際鮮卑歌也。其詞虜音,竟不可曉。梁胡吹又有《大白淨皇太子》、《小白淨皇太子》、《企喻》等曲。隋鼓吹有《白淨皇太子曲》,與北歌校之,其音皆異。」又有《半和企喻》、《北敦》,蓋曲之變也。

男兒欲作健,結伴不須多。鷂子經天飛,群雀兩向波。

放馬大澤中,草好馬著臕。牌子鐵裲襠钅互鉾鸐尾條。

前行看後行,齊著鐵裲襠。前頭看後頭,齊著鐵{钅互}鉾。

男兒可憐蟲,出門懷死憂。尸喪狹谷中,白骨無人收。

──右四曲,曲四解

琅琊王歌辭编辑

《古今樂錄》曰:「琅琊王歌八曲,或云『陰涼』下又有二句云:『盛冬十一月,就女覓凍漿。』最後云『誰能騎此馬,唯有廣平公』。」按《晉書•載記》:「廣平公,姚弼興之子,泓之弟也。」

新買五尺刀,懸著中梁柱。一日三摩娑,劇於十五女。

琅琊復琅琊,琅琊大道王。陽春二三月,單衫繡裲襠。

東山看西水,水流盤石間。公死姥更嫁,孤兒甚可憐。

琅琊復琅琊,琅琊大道王。鹿鳴思長草,愁人思故鄉。

長安十二門,光門最妍雅。渭水從壟來,浮遊渭橋下。

琅琊復琅琊,女郎大道王。孟陽三四月,移鋪逐陰涼。

客行依主人,願得主人強。猛虎依深山,原得松柏長。

懀馬高纏鬃,遙知身是龍。誰能騎此馬,唯有廣平公。

──右八曲,曲四解

钜鹿公主歌辭编辑

《唐書•樂志》曰:「梁有《钜鹿公主歌》,似是姚萇時歌,其詞華音,與北歌不同。」

官家出遊雷大鼓,細乘犢車開後戶。

車前女子年十五,手彈琵琶玉節舞。

钜鹿公主殷照女,皇帝陛下萬幾主。

──右三曲,曲四解

紫騮馬歌辭编辑

《古今樂錄》曰:「『十五從軍征』以下是古詩。」

燒火燒野田,野鴨飛上天。童男娶寡婦,壯女笑殺人。

高高山頭樹,風吹葉落去。一去數千里,何當還故處。

十五從軍征,八十始得歸。道逢鄉里人,家中有阿誰?

遙看是君家,松柏塚累累。兔從狗竇入,雉從梁上飛。

中庭生旅穀,井上生旅葵。舂穀持作飯,採葵持作羹。

羹飯一時熟,不知飴阿誰?出門東向看,淚落沾我衣。

──右六曲,曲四解

紫騮馬歌编辑

(《古今樂錄》曰:「與前曲不同。」)

獨柯不成樹,獨樹不成林。念郎錦裲襠,恒長不忘心。

──右一曲

黃淡思歌辭编辑

《古今樂錄》曰:「思,音相思之思。按李延年造《橫吹曲》二十八解,有《黃覃子》,不知與此同否?」

歸歸黃淡思,逐郎還去來。歸歸黃淡百,逐郎何處索?

心中不能言,復作車輪旋。與郎相知時,但恐傍人聞。

江外何鬱拂,龍洲廣州出。象牙作帆檣,綠絲作幃繂。

綠絲何葳蕤,逐郎歸去來。

──右四曲,曲四解

地驅歌樂辭编辑

《古今樂錄》曰:「『側側力力』以下八句,是今歌有此曲。最後云『不可與力』,或云『各自努力』。」

青青黃黃,雀石頹唐。槌殺野牛,押殺野羊。

驅羊入谷,自羊在前。老女不嫁,蹋地喚天。

側側力力,念君無極。枕郎左臂,隨郎轉側。

摩捋郎須,看郎顏色。郎不念女,不可與力。

──右四曲,曲四解

地驅樂歌编辑

《古今樂錄》曰:「與前曲不同。」

月明光光星欲墮,欲來不來早語我。

──右一曲

雀勞利歌辭编辑

雨雪霏霏,雀勞利。長嘴飽滿,短嘴饑。

──右一曲,曲四解

慕容垂歌辭编辑

《晉書•載記》曰:「慕容本名●,尋以讖記乃去,以垂為名。慕容雋僭號,封垂為吳王,徙鎮信都,太元八年自稱燕王。」

慕容攀牆視,吳軍無邊岸。我身分自當,枉殺牆外漢。

慕容愁憤憤,燒香作佛會。原作牆裏燕,高飛出牆外。

慕容出牆望,吳軍無邊岸。咄我臣諸佐,此事可惋歎。

──右三曲,曲四解

隴頭流水歌辭编辑

《古今樂錄》曰:「樂府有此歌曲,解多於此。」

隴頭流水,流離西下。念吾一身飄曠野。

西上隴坂,羊腸九回。山高谷深,不覺腳酸。

手攀弱枝,足逾弱泥。

──右三曲,曲四解

隔谷歌编辑

《古今樂錄》曰:「前云無辭,樂工有辭如此。」

兄在城中弟在外,弓無弦,箭無括。食糧乏盡若為活?救我來!救我來!

兄為俘虜受困辱,骨露力疲食不足。弟為官吏馬食粟,何惜錢刀來我贖。

──右二曲

淳于王歌编辑

肅肅河中育,育熟須含黃。獨坐空房中,思我百媚郎。

百媚在城中,千媚在中央。但使心相念,高城何所妨。

──右二曲

東平劉生歌编辑

東平劉生安東子,樹木稀,屋裏無人看阿誰?

──右一曲

捉搦歌编辑

粟穀難舂付石臼,弊衣難護付巧婦。男兒千凶飽人手,老女不嫁只生口。

誰家女子能行步,反著裌禪後裙露。天生男女共一處,願得兩個成翁嫗。

華陰山頭百丈井,下有流水徹骨冷。可憐女子能照影,不見其餘見斜領。

黃桑柘屐蒲子履,中央有係兩頭係。小時憐母大憐婿,何不早嫁論家計。

──右四曲

折楊柳歌辭编辑

上馬不捉鞭,反折楊柳枝。蹀座吹長笛,愁殺行客兒。

腹中愁不樂,願作郎馬鞭。出入擐郎臂,蹀座郎膝邊。

放馬兩泉澤,忘不著連羈。擔鞍逐馬走,何得見馬騎。

遙看孟津河,楊柳鬱婆娑。我是虜家兒,不解漢兒歌。

健兒須快馬,快馬須健兒。{足必}跋黃塵下,然後別雄雌。

──右五曲,曲四解

折楊柳枝歌编辑

上馬不捉鞭,反拗楊柳枝。下馬吹長笛,愁殺行客兒。

門前一株棗,歲歲不知老。阿婆不嫁女,那得孫兒抱。

敕敕何力力,女子臨窗織。不聞機杼聲,只聞女歎息。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阿婆許嫁女,今年無消息。

──右四曲,曲四解

幽州馬客吟歌辭编辑

懀馬常苦瘦,剿兒常苦貧。黃禾起羸馬,有錢始作人。

熒熒帳中燭,燭滅不久停。盛時不作樂,春花不重生。

南山自言高,只與北山齊。女兒自言好,故入郎君懷。

郎著紫褲褶,女著彩裌裙。男女共燕遊,黃花生後園。

黃花鬱金色,綠蛇銜珠丹。辭謝床上女,還我十指環。

──右五曲,曲四解。

慕容家自魯企由谷歌编辑

郎在十重樓,女在九重閣。郎非黃鷂子,那得雲中雀。

──右一曲四解

隴頭歌辭编辑

隴頭流水,流離山下。念吾一身,飄然曠野。

朝發欣城,暮宿隴頭。寒不能語,舌卷入喉。

隴頭流水,鳴聲幽咽。遙望秦川,心肝斷絕。

──右三曲,曲四解

高陽樂人歌编辑

《古今樂錄》曰:「魏高陽王樂人所作也,又有《白鼻騧》,蓋出於此。」

可憐白鼻騧,相將入酒家。無錢但共飲,畫地作交賒。

何處枼觴來?兩頰色如火。自有桃花容,莫言人勸我。

──右二曲,曲四解

梁鼓角橫吹曲编辑

雍台(梁•武帝)编辑

日落登雍台,佳人殊未來。綺窗蓮花掩,網戶琉璃開。蘴茸臨紫桂,蔓延交青苔。月沒光陰盡,望子獨悠哉。

同前(吳均)编辑

雍台十二樓,樓樓鬱相望。隴西飛狐口,白日盡無光。

雍台歌(唐•溫庭筠)编辑

太子池南樓百尺,八窗新樹疏簾隔。黃金鋪首畫鉤陳,羽葆亭童拂交戟。盤紆欄楯臨高台,帳殿臨流鸞扇開。早雁聲鳴細波起,映花鹵簿龍飛回。

捉搦歌(張祜)编辑

門上關,牆上棘。窗中女子聲唧唧。洛陽大道徒自直,女子心在婆舍側。嗚嗚籠鳥觸四隅,養男男娶婦,養女女嫁夫。阿婆六十翁七十,不知女子長日泣。從他嫁去無悒悒。

幽州胡馬客歌(李白)编辑

幽州胡馬客,綠眼虎皮冠。笑拂兩隻箭,萬人不可干。彎弓若轉月,白雁落雲端。雙雙掉鞭行,遊獵向樓蘭。出門不顧後,報國死何難。天驕五單于,狼戾好凶殘。牛馬散北海,割鮮若虎餐。雖居燕支山,不道朔雪寒。婦女馬上笑,顏如赬玉盤。翻飛射鳥獸,花月醉雕鞍。旄頭四光芒,爭戰若蜂攢。白刃灑赤血,流沙為之丹。名將古誰是,疲兵良可歎。何時天狼滅,父子得安閑。

白鼻騧(後魏•溫子昇)编辑

少年多好事,攬轡向西都。相逢狹斜路,駐馬詣當壚。

同前(唐•李白)编辑

銀鞍白鼻騧,綠地障泥錦。細雨春風花落時,揮鞭且就胡姬飲。

同前(張祜)编辑

為底胡姬酒,長來白鼻騧。摘蓮拋水上,郎意在浮花。

木蘭詩二首(古辭)编辑

《古今樂錄》曰:「木蘭不知名,浙江西道觀察使兼御史中丞韋元甫續附入。」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唯聞女歎息。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勳十二轉,賞賜百千強。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願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間床。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當窗理雲鬢,掛鏡帖花黃。出門看夥伴,夥伴皆驚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木蘭抱杼嗟,借問復為誰。欲聞所慽慽,感激強其顏。老父隸兵籍,氣力日衰耗。豈足萬里行,有子復尚少。胡沙沒馬足,朔風裂人膚。老父舊羸病,何以強自扶。木蘭代父去,秣馬備戎行。易卻紈綺裳,洗卻鉛粉妝。馳馬赴軍幕,慷慨攜幹將。朝屯雪山下,暮宿青海傍。夜襲燕支虜。更攜于闐羌。將軍得勝歸,士卒還故鄉。父母見木蘭,喜極成悲傷。木蘭能承父母顏,卻卸巾鞲理絲簧。昔為烈士雄,今復嬌子容。親戚持酒賀,父母始知生女與男同。門前舊軍都,十年共崎嶇,本結兄弟交,死戰誓不渝。今也見木蘭,言聲雖是顏貌殊。驚愕不敢前,歎重徒嘻籲。世有臣子心,能如木蘭節。忠孝兩不渝,千古之名焉可滅!

橫吹曲(陳•江總)编辑

簫聲鳳台曲,洞吹龍鍾管。鏜鎝漁陽摻,怨抑胡笳斷。


 卷二十四 ↑返回頂部 卷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