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28卷

 卷二十七 樂府詩集
卷二十八 相和歌辭三
卷二十九 

卷二十八·相和歌辭三编辑

相和曲下编辑

雞鳴(古辭)编辑

《樂府解題》曰:「古詞云:『雞鳴高樹巔,狗吠深宮中。』初言『天下方太平,蕩子何所之。』次言『黃金為門,白玉為堂,置酒作倡樂為樂。』終言桃傷而李仆,喻兄弟當相為表裏。兄弟三人近侍,榮耀道路,與《相逢狹路間行》同。若梁劉孝威《雞鳴篇》,但詠雞而已。」又有《雞鳴高樹巔》、《晨雞高樹鳴》,皆出於此。

雞鳴高樹巔,狗吠深宮中。蕩子何所之,天下方太平。刑法非有貸,柔協正亂名。黃金為君門,璧玉為軒堂。上有雙樽酒,作使邯鄲倡。劉王碧青甓,後出郭門王。舍後有方池,池中雙鴛鴦。鴛鴦七十二,羅列自成行。鳴聲何啾啾,聞我殿東廂。兄弟四五人,皆為侍中郎。五日一時來,觀者滿路傍。黃金絡馬頭,熲熲何煌煌。桃生露井上,李樹生桃傍。蟲來齧桃根,李樹代桃齧。樹木身相代,兄弟還相忘。

──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雞鳴篇(梁·劉孝威)编辑

塒雞識將曙,長鳴高樹巔。啄葉疑彰羽,排花強欲前。意氣多驚舉,飄颺獨無侶。陳思助鬥協狸膏,郈昭妒敵安金距。丹山可愛有鳳凰,金門飛舞有鴛鴦。何如五德美,豈勝千里翔。

雞鳴高樹巔(梁·簡文帝)编辑

碧玉好名倡,夫婿侍中郎。桃花全覆井,金門半隱堂。時欣一來下,復比雙鴛鴦。雞鳴天尚早,東烏定未光。

晨雞高樹鳴(陳·張正見)编辑

晨雞振翮鳴,出迥擅奇聲。蜀郡隨金馬,天津應玉衡。摧冠驗遠石,擊火出連營。爭棲斜揭暮,解翼橫飛度。試飲淮南藥,翻上仙都樹。枝低且候潮,葉淺還承露。承露觸嚴霜,葉淺伺朝陽。不見猜群怯寶劍,勇戰出花場。當損黃金距,誰論白玉璫。豈知長鳴逢晉帝,恃氣遇周王。流名說魯國,分影入陳倉。不復愁符朗,猶能感孟嘗。

烏生(古辭)编辑

一曰《烏生八九子》。《樂府解題》曰:「古辭云:『烏生八九子,端坐秦氏桂樹間。』言烏母生子,本在南山岩石間,而來為秦氏彈丸所殺。白鹿在苑中,人可得以為脯。黃鵠摩天,鯉在深淵,人可得而烹煮之。則壽命各有定分,死生何歎前後也。若梁劉孝威『城上烏,一年生九雛』,但詠烏而已。」又有《城上烏》蓋出於此。

烏生八九子,端坐秦氏桂樹間。唶!我秦氏家有遊遨蕩子,工用睢陽強,蘇合彈,左手持強彈,兩丸出入烏東西。唶!我一丸即發中烏身,烏死魂魄飛揚上天。阿母生烏子時,乃在南山岩石間。唶!我人民安知烏子處,蹊徑窈窕安從通?白鹿乃在上林西苑中,射工尚復得白鹿脯。唶!我黃鵠摩天極高飛,後宮尚復得烹煮之;鯉魚乃在洛水深淵中,釣鉤尚得鯉魚口。唶!我人民生各各有壽命,死生何須復道前後。

──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烏生八九子(梁·劉孝威)编辑

城上烏,一年生九雛。枝輕巢本狹,風多葉早枯。氄毛不自暖,張翼強相呼。金柝嚴兮翠樓肅,蜃壁光兮椒泥馥。虞機衡網不得施,鷹鷙隼搏無由逐。永願共棲曾氏冠,同瑞周王屋。莫啼城上寒,猶賢野間宿。羽成翮備各西東,丁年賦命有窮通。不見高飛帝輦側,遠讬日輪中。尚逢王吉箭,猶嬰夏羿弓。豈如變彩救燕質,入夢祚昭公。留聲表師退,集幕示營空。靈台已鑄像,流蘇時候風。

城上烏(吳均)编辑

焉焉城上烏,翩翩尾畢逋。凡生八九子,夜夜啼相呼。質微知慮少,體賤毛衣粗。陛下三萬歲,臣至執金吾。

同前(朱超)编辑

朝飛集帝城,猶帶夜啼聲。近日毛雖暖,聞弦心尚驚。

平陵東(古辭)编辑

崔豹《古今注》曰:「《平陵東》,漢翟義門人所作也。」《樂府解題》曰:「義,丞相方進之少子,字文仲,為東郡太守。以王莽方篡漢,舉兵誅之,不克,見害。門人作歌以怨之也。」

平陵東,松柏桐,不知何人劫義公。劫義公,在高堂下,交錢百萬兩走馬。兩走馬,亦誠難,顧見追吏心中惻。心中惻,血出漉,歸告我家賣黃犢。

──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同前(魏·曹植)编辑

閶闔開天衢,通被我羽衣乘飛龍。乘飛龍,與仙期,東上蓬萊采靈芝。靈芝采之可服食,年若王父無終極。

陌上桑三解(古辭)编辑

一曰《豔歌羅敷行》。《古今樂錄》曰:「《陌上桑》歌瑟調。古辭《豔歌羅敷行》、《日出東南隅篇》。」崔豹《古今注》曰:「《陌上桑》者,出秦氏女子。秦氏,邯鄲人有女名羅敷,為邑人千乘王仁妻。王仁後為趙王家令。羅敷出采桑於陌上,趙王登台見而悅之,因置酒欲奪焉。羅敷巧彈箏,乃作《陌上桑》之歌以自明,趙王乃止。」《樂府解題》曰:「古辭言羅敷采桑,為使君所邀,盛誇其夫為侍中郎以拒之。」與前說不同。若陸機「扶桑升朝暉」,但歌美人好合,與古詞始同而未異。又有《采桑》,亦出於此。

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羅敷憙蠶桑,采桑城南隅。青絲為籠係,桂枝為籠鉤。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裙,紫綺為上襦。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須;少年見羅敷,脫帽著肖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怒怨,但坐觀羅敷。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躕。使君遣吏往,問是誰家姝?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羅敷年幾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頗有餘。使君謝羅敷:「寧可共載不?」羅敷前置辭:「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婦,羅敷自有夫。」東方千餘騎,夫婿居上頭。何用識夫婿,白馬從驪駒。青絲係馬尾,黃金絡馬頭。腰中鹿盧劍,可直千萬餘。十五府小史,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專城居。為人潔白皙,鬑々頗有須。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趨。坐中數千人,皆言夫婿殊。

──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同前(楚辭鈔)编辑

今有人,山之阿,被服薜荔布女蘿。既含睇,又宜笑,子戀慕予善窈窕。乘赤豹,從文貍,辛夷車駕結桂旗。被石蘭,帶杜衡,折芳拔荃遺所思。處幽室,終不見,天路險艱獨後來。表獨立,山之上,云何容容而在下。杳冥冥,羌晝晦,東風飄颻神靈雨。風瑟瑟,木●々,思念公子徒以憂。

同前(魏·武帝)编辑

駕虹霓,乘赤雲,登彼九疑歷玉門,濟天漢,至昆侖見西王母謁東君。交赤松,及羨門,受要秘道愛精神。食芝英,飲醴泉,拄杖掛枝佩秋蘭。絕人事,遊渾元,若疾風遊飄翩。景未移,行數千,壽如南山不忘愆。

同前(魏·文帝)编辑

棄故鄉,離室宅,遠從軍旅萬里客。披荊棘,求阡陌,側足獨窘步,路局笮。虎豹嗥動,雞驚,禽失群,鳴相索。登南山,奈何蹈盤石,樹木叢生鬱差錯。寢蒿草,蔭松柏,涕泣雨面霑枕席。伴旅單,稍稍日零落,惆悵竊自憐,相痛惜。

──右三曲,晉樂所奏

同前(梁·吳均)编辑

嫋嫋陌上桑,蔭陌復垂塘。長條映白日,細葉隱麗黃。蠶饑妾復思,拭淚且提筐。故人寧如此,離恨煎人腸。

同前(王台卿)编辑

令月開和景,處處動春心。掛筐須葉滿,息惓重枝陰。

同前(王筠)编辑

人傳陌上桑,未曉已含光。重重相蔭映,軟軟自芬芳。秋胡始停馬,羅敷未滿筐。春蠶朝已伏,安得久彷徨。

同前(亡名氏)编辑

日出秦樓明,條垂露尚盈。蠶饑心自急,開奩妝不成。

同前(唐·李白)编辑

美女渭橋東,春還事蠶作。五馬如飛龍,青絲結金絡。不知誰家子,調笑來相謔。妾本秦羅敷,玉顏豔名都。綠條映素手,采桑向城隅。使君且不顧,況復論秋胡。寒螿愛碧草,鳴鳳棲青梧。托心自有處,但怪傍人愚。徒令白日暮,高駕空踟躕。

同前(常建)编辑

翳翳陌上桑,南枝交北堂。美人金梯出,素手自提筐。非但畏蠶饑,盈盈嬌路傍。

同前(陸龜蒙)编辑

皓齒還如貝色含,長眉亦似煙華貼。鄰娃盡著繡襠襦,獨自提筐采蠶葉。

采桑(宋·鮑照)编辑

季春梅始落,工女事蠶作。采桑淇澳間,還戲上宮閣。早蒲時結陰,晚篁初解籜。靄靄霧滿閨,融融景盈幕。乳燕逐草蟲,巢蜂拾花藥。是節最喧妍,佳服又新爍。欽歎對回塗,揚歌弄場藿。抽琴試紆思,薦佩果成讬。承君郢中美,服義久心諾。衛風古愉豔,鄭俗舊浮薄。靈願悲渡湘,宓賦笑洛。盛明難重來,淵意為誰涸?君其且調弦,桂酒妾行酌。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春色映空來,先發院邊梅。細萍重疊長,新花歷亂開。連珂往淇上,接幰至叢台。叢台可憐妾,當窗望飛蝶。忌趺行衫領,熨鬥成褫襵。寄語采桑伴,訝今春日短。枝高攀不及,葉細籠難滿。

同前(姚翻)编辑

雁還高柳北,春歸洛水南。日照茱萸領,風搖翡翠簪。桑間視欲暮,閨裏遽饑蠶。相思君助取,相望妾那堪。

同前(吳均)编辑

賤妾思不堪,采桑渭城南。帶減連枝繡,發亂鳳凰簪。花舞依長薄,蛾飛愛綠潭。無由報君信,流涕向春蠶。

同前(劉邈)编辑

倡妾不勝愁,結束下青樓。逐伴西城路,相攜南陌頭。葉盡時移樹,枝高乍易鉤。絲繩提且脫,金籠寫仍收。蠶饑日欲暮,誰為使君留。

同前(沈君攸)编辑

南陌落光移,蠶妾畏桑萎。逐便牽低葉,爭多避小枝。摘駃籠行滿,攀高腕欲疲。看金怯舉意,求心自可知。

同前(陳·後主)编辑

春樓髻梳罷,南陌競相隨。去後花叢散,風來香處移。廣袖承朝日,長鬟礙聚枝。柯新攀易斷,葉嫩摘前萎。采繁鉤手弱,微汗雜妝垂。不應歸獨早,堪為使君知。

同前(張正見)编辑

春樓曙鳥驚,蠶妾候初晴。迎風金珥落,向日玉釵明。徙顧移籠影,攀鉤動釧聲。葉高知手弱,枝軟覺身輕。人多羞借問,年少怯逢迎。恐疑夫婿遠,聊復答專城。

同前(賀徹)编辑

蠶妾出房櫳,結伴類花叢。度水春山綠,映日晚妝紅。釧聲時動樹,衣香自入風。鉤長從枝曲,葉盡細條空。競采須盈手,爭歸欲滿籠。自憐公府步,誰與少年同。

同前(傅縡)编辑

羅敷試采桑,出入城南傍。綺裙映珠珥,絲繩提玉筐。度身攀葉聚,聳腕及枝長。空勞使君問,自有侍中郎。

同前(唐·郎大家宋氏)编辑

春來南雁歸,日去西蠶遠。妾思紛何極,客遊殊未返。

同前(劉希夷)编辑

楊柳送行人,青青西入秦。秦家采桑女,樓上不勝春。盈盈灞水曲,步步春芳綠。紅臉耀明珠,絳唇含白玉。回首渭橋東,遙憐樹色同。青絲嬌落日,緗綺弄春風。攜籠長歎息,逶迤戀春色。看花若有情,倚樹疑無力。薄暮思悠悠,使君南陌頭。相逢不相識,歸去夢青樓。

同前(李彥遠)编辑

采桑畏日高,不待春眠足。攀條有餘愁,那矜貌如玉。千金豈不贈,五馬空躑躅。何以變真性,幽篁雪中綠。

同前(王建)编辑

鳥鳴桑葉間,葉綠條復柔。攀看去手近,放下長長鉤。黃花蓋野田,白馬少年遊。所念豈回顧,良人在高樓。

豔歌行(晉·傅玄)编辑

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字為羅敷。首戴金翠飾,耳綴明月珠。白素為下裾,丹霞為上襦。一顧傾朝市,再顧國為虛。問女居安在,堂在城南居。青樓臨大巷,幽門結重樞。使君自南來,駟馬立踟躕。遣吏謝賢女:「豈可同行車。」斯女長跪對:「使君言何殊!使君自有婦,賤妾有鄙夫。天地正厥位,願君改其圖。」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城隅上朝日,斜暉照杏梁。並卷茱萸帳,爭移翡翠床。縈鬟聊向牖,拂鏡且調妝。裁金作小靨,散麝起微黃。二八秦樓婦,三十侍中郎。執戟超丹地,豐貂入建章。未安文史閣,獨結少年場。彎弧貫葉影,學劍動星芒。翠蓋飛城曲,金鞍橫道傍。調鷹向新市,彈雀往睢陽。行行稍有極,暮暮歸蘭房。前瞻富羅綺,左顧足鴛鴦。蓮舒千葉氣,燈吐百枝光。滿酌胡姬酒,多燒荀令香。不學幽閨妾,生離怨采桑。

羅敷行(梁·蕭子範)编辑

城南日半上,微步弄妖姿。含情動燕俗,顧景笑齊眉。不愛柔桑盡,還憶畏蠶饑。春風若有顧,惟願落花遲。

同前(陳·顧野王)编辑

東隅麗春日,南陌采桑時。樓中結梳罷,提筐候早期。風輕鶯韻緩,霜灑落花遲。五馬光長陌,千騎絡青絲。使君徒遣信,賤妾畏蠶饑。

同前(後魏·高允)编辑

邑中有好女,姓秦字羅敷。巧笑美回盼,鬢髮復凝膚。腳著花文履,耳穿明月珠。頭作墮馬髻,倒枕象牙梳。冉冉善趨步,襜襜曳長裙。王侯為之顧,駟馬自踟躕。

日出東南隅行(晉·陸機)编辑

扶桑升朝暉,照此高台端。高台多妖麗,濬房出清顏。淑貌耀皎白,惠心清且閑。美目揚玉澤,峨眉象翠翰。鮮膚一何潤,秀色若可餐。窈窕多容儀,婉媚巧笑言。暮春春服成,粲粲綺與紈。金雀垂藻翹,瓊佩結瑤璠。方駕揚清塵,濯足洛水瀾。藹藹風雲會,佳人一何繁。南崖充羅幕,北渚盈軿軒。清川含藻景,高岸被華丹。馥馥芳袖揮,泠泠纖指彈。悲歌吐清響;雅韻播幽蘭。丹唇含九秋,妍跡淩七盤。赴曲迅驚鴻,蹈節如集鸞。綺態隨顏變,沈姿無定源。俯仰紛阿那,顧步咸可歡。遺芳結飛飆,浮景映清湍。冶容不足詠,春遊良可歎。

同前(宋·謝靈運)编辑

柏梁冠南山,桂宮耀北泉。晨風拂幨幌,朝日照閨軒。美人臥屏席,懷蘭秀瑤璠。皎潔秋松氣,淑德春景暄。

同前(梁·沈約)编辑

朝日出邯鄲,照我叢台端。中有傾城豔,顧景織羅紈。延軀似纖約,遺視若回瀾。瑤妝映層綺,金服炫彫欒。幸有同匡好,西仕服秦官。寶劍垂玉貝,汗馬飾金鞍。縈場類轉雪,逸控似騰鸞。羅衣夕解帶,玉釵暮垂冠。

同前(張率)编辑

朝日照屋梁,夕月懸洞房。專遽自稱豔,獨□伊覽光。雖資自然色,誰能棄薄妝。施著見朱粉,點畫示赬黃。含貝開丹吻,如羽發青陽。金碧既簪珥,綺縠復衣裳。方領備蟲彩,曲裙雜鴛鴦。手操獨繭緒,唇凝脂燥黃。

同前(蕭子顯)编辑

大明上迢迢,陽城射淩霄。光照窗中婦,絕世同阿嬌。明鏡盤龍刻,簪羽鳳凰雕。逶迤梁家髻,冉弱楚宮腰。輕紈雜重錦,薄縠間飛綃。三六前年暮,四五今年朝。蠶龍拾芳翠,桑陌采柔條。出入東城里,上下洛西橋。忽逢車馬客,飛蓋動襜軺。單衣鼠毛織,寶劍羊頭銷。丈夫疲應對,從者輟銜鑣。柱間徒脈脈,垣上幾翹翹。女本西家宿,君自上宮要。漢馬三萬匹,夫婿任嫖姚。鞶囊虎頭綬,左珥鳧盧貂。橫吹龍鍾管,奏鼓象牙簫。十五張內侍,十八賈登朝。皆笑顏郎老,盡訝董公超。

同前(陳·後主)编辑

重輪上瑞暉,西北照南威。南威年二八,開牖敞重闈。當壚送客去,上苑逐春歸。鬢下珠勝月,窗前雲帶衣。紅裙結未解,綠綺自難徽。

同前(徐伯陽)编辑

朱城璧日起朱扉,青樓含照本暉暉。遠映陌上春桑葉,斜入秦家緗綺衣。羅敷妝粉能佳麗,鏡前新梳倭墮髻。圜籠嫋嫋掛青絲,鐵鉤冉冉勝丹桂。蠶饑日晚暫生愁,忽逢使君南陌頭。五馬停珂遣借問,雙臉含嬌特好羞。妾婿府中輕小吏,即今來往專城裏。欲識東方千騎歸,靄靄日暮紅塵起。

同前(殷謀)编辑

秦樓出佳麗,正值朝日光。陌頭能駐馬,花處復添香。

同前(北周·王褒)编辑

曉星西北沒,朝日東南隅。陽窗臨玉女,蓮帳照金鋪。鳳樓稱獨立,絕世良所無。鏡懸四龍網,枕畫七星圖。銀鏤明光帶,金地織成襦。調弦《大垂手》,歌曲《鳳將雛》。采桑三市路,賣酒七條衢。道逢五馬客,夾轂來相趨。將軍多事勢,夫婿好形模。高箱照雲母,壯馬飾當顱。單衣火浣布,利劍水精珠。自知心所愛,仕宦執金吾。飛甍彫翡翠,繡桷畫屠蘇。銀燭附蟬映雞羽,黃金步搖動襜褕。兄弟五日時來歸,高車竟道生光輝。名倡兩行堂上起,鴛鴦七十階前飛。少年任俠輕年月,珠丸出彈遂難追。

同前(隋·盧思道)编辑

初月正如鉤,懸光入綺樓。中有可憐妾,如恨亦如羞。深情出豔語,密意滿橫眸。楚腰寧且細,孫眉本未愁。青玉勿當取,雙銀詎可留。會待東方騎,遙居最上頭。

日出行(北周·蕭撝)编辑

昏昏隱遠霧,團團乘陣雲。正值秦樓女,含嬌酬使君。

同前(唐·李白)编辑

日出東方隈,似從地底來。歷天又入海,六龍所舍安在哉?其始與終古不息,人非元氣,安能與之久徘徊。莫不謝榮於春風,木不怨落於秋天。誰揮鞭策驅四運,萬物興歇皆自然。羲和,羲和,汝奚汨沒於荒淫之波?魯陽何德?駐景揮戈。逆道違天,矯誣實多。吾將囊括大塊,浩然與溟涬同科。

同前(李賀)编辑

白日下昆侖,發光如舒絲。徒照葵藿心,不見遊子悲。折折黃河曲,日從中央轉。暘谷耳曾聞,若木眼不見。奈何鑠石,胡為銷人。羿彎弓屬矢,那不中,足令久不得奔,詎教晨光夕昏?


 卷二十七 ↑返回頂部 卷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