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29卷

 卷二十八 樂府詩集
卷二十九 相和歌辭四
卷三十 

卷二十九·相和歌辭四编辑

吟歎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張永《元嘉技錄》有吟歎四曲:一曰《大雅吟》,二曰《王明君》,三曰《楚妃歎》,四曰《王子喬》。《大雅吟》、《王明君》、《楚妃歎》,並石崇辭。《王子喬》,古辭。《王明君》一曲,今有歌。《大雅吟》、《楚妃歎》二曲,今無能歌者。古有八曲,其《小雅吟》、《蜀琴頭》、《楚王吟》、《東武吟》四曲闕。」

大雅吟(晉·石崇)编辑

堂堂太祖,淵弘其量。仁格宇宙,義風遐暢。啟土萬里,志在翼亮。三分有二,周文是尚。於穆武王,奕世載聰。欽明衝默,文思允恭。武則不猛,化則時雍。庭有儀鳳,郊有遊龍。啟路千里,萬國率從。蕩清吳會,六合乃同。百姓仰德,良史書功。超越三代,唐、虞比蹤。

──右一曲,晉樂所奏

王明君(石崇)编辑

一曰《王昭君》。《唐書·樂志》曰:「《明君》,漢曲也。元帝時,匈奴單于入朝,詔以王嬙配之,即昭君也。及將去,入辭,光彩射人,悚動左右,天子悔焉。漢人憐其遠嫁,為作此歌。晉石崇妓綠珠善舞,以此曲教之,而自製新歌。」按此本中朝舊曲,唐為吳聲,蓋吳人傳授訛變使然也。《西京雜記》曰:「元帝後宮既多,不得常見,乃使畫工圖其形,案圖召幸。宮人皆賂畫工,多者十萬,少者亦不減五萬。昭君自恃容貌,獨不肯與。工人乃醜圖之,遂不得見。後匈奴入朝,求美人為閼氏,帝按圖以昭君行。及去召見,貌為後宮第一,善應對,舉止閑雅。帝悔之,而名籍已定,方重信於外國,故不復更人,乃窮按其事。畫工有杜陵毛延壽,為人形,醜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陳敞,新豐劉白、龔寬,並工為牛馬飛鳥。眾藝人形好醜,不逮延壽。下杜陽望、樊青,尤善布色。同日棄市。籍其家資,皆巨萬。京師畫工於是差稀。」《古今樂錄》曰:「《明君》歌舞者,晉太康中季倫所作也。王明君本名昭君,以觸文帝諱,故晉人謂之明君。匈奴盛,請婚於漢,元帝以後宮良家子明君配焉。初,武帝以江都王建女細君為公主,嫁烏孫王昆莫,令琵琶馬上作樂,以慰其道路之思,送明君亦然也。其造新之曲,多哀怨之聲。晉、宋以來,《明君》止以弦隸少許為上舞而已。梁天監中,斯宣達為樂府令,與諸樂工以清商兩相閒弦為《明君》上舞,傳之至今。」王僧虔《技錄》云:「《明君》有閒弦及契注聲,又有送聲。」謝希逸《琴論》曰:「平調《明君》三十六拍,胡笳《明君》三十六拍,清調《明君》十三拍,間弦《明君》九拍,蜀調《明君》十二拍,吳調《明君》十四拍,杜瓊《明君》二十一拍,凡有七曲。」《琴集》曰:「胡笳《明君》四弄,有上舞、下舞、上閒弦、下閒弦。《明君》三百餘弄,其善者四焉。又胡笳《明君別》五弄,辭漢、跨鞍、望鄉、奔雲、入林是也。」按琴曲有《昭君怨》,亦與此同。

我本漢家子,將適單于庭。辭訣未及終,前驅已抗旌。僕御涕流離,轅馬悲且鳴。哀鬱傷五內,泣淚沾朱纓。行行日已遠,遂造匈奴城。延我於穹廬,加我閼氏名。殊類非所安,雖貴非所榮。父子見陵辱,對之慚且驚。殺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苟生亦何聊,積思常憤盈。願假飛鴻翼,乘之以遐征。飛鴻不我顧,佇立以屏營。昔為匣中玉,今為糞上英。朝華不足嘉,甘與秋草並。傳語後世人,遠嫁難為情。

──右一曲,晉樂所奏

王昭君(宋·鮑照)编辑

既事轉蓬遠,心隨雁路絕。霜鞞旦夕驚,邊笳中夜咽。

同前(梁·施榮泰)编辑

垂羅下椒閣,舉袖拂胡塵。唧唧撫心歎,蛾眉誤殺人。

同前(北周·庾信)编辑

拭啼辭戚里,回顧望昭陽。鏡失菱花影,釵除卻月梁。圍腰無一尺,垂淚有千行。衫身承馬汗,紅袖拂秋霜。別曲真多恨,哀弦須更張。

同前编辑

猗蘭恩寵歇,昭陽幸御稀。朝辭漢闕去,夕見胡塵飛。寄信秦樓下,因書秋雁歸。

同前(唐·崔國輔)编辑

漢使南還盡,胡中妾獨存。紫台綿望絕,秋草不堪論。

同前编辑

一回望月一回悲,望月月移人不移。何時得見漢朝使,為妾傳書斬畫師。

同前(盧照鄰)编辑

合殿恩中絕,交河使漸稀。肝腸辭玉輦,形影向金微。漢宮草應綠,胡庭沙正飛。願逐三秋雁,年年一度歸。

同前(駱賓王)编辑

斂容辭豹尾,緘怨度龍鱗。金鈿明漢月,玉箸染胡塵。妝鏡菱花暗,愁眉柳葉嚬。唯有清笳曲,時聞芳樹春。

同前(沈佺期)编辑

非君惜鶯殿,非妾妒蛾眉。薄命由驕虜,無情是畫師。嫁來胡地惡,不並漢宮時。心苦無聊賴,何堪上馬辭。

同前(梁獻)编辑

圖畫失天真,容華坐誤人。君恩不可再,妾命在和親。淚點關山月,衣銷邊塞塵。一聞陽鳥至,思絕漢宮春。

同前(上官儀)编辑

玉關春色晚,金河路幾千。琴悲桂條上,笛怨柳花前。霧掩臨妝月,風驚入鬢蟬。緘書待還使,淚盡白雲天。

同前(董思恭)编辑

琵琶馬上彈,行路曲中難。漢月正南遠,燕山直北寒。髻鬟風拂散,眉黛雪沾殘。斟酌紅顏盡,何勞鏡裏看。

同前(顧朝陽)编辑

莫將鉛粉匣,不用鏡花光。一去邊城路,何情更畫妝。影銷胡地月,衣盡漢宮香。妾死非關命,只緣怨斷腸。

同前三首(東方虯)编辑

漢道初全盛,朝廷足武臣。何須薄命妾,辛苦遠和親。

掩涕辭丹鳳,銜悲向白龍。單于浪驚喜,無復舊時容。

胡地無花草,春來不似春。自然衣帶緩,非是為腰身。

同前三首(郭元振)编辑

自嫁單于國,長銜漢掖悲。容顏日憔悴,有甚畫圖時。

厭踐冰霜域,嗟為邊塞人。思從漠南獵,一見漢家塵。

聞有南河信,傳聞殺畫師。始知君惠重,更遣畫娥眉。

同前(劉長卿)编辑

自矜妖豔色,不顧丹青人。那知粉繢能相負,卻使容華翻誤身。上馬辭君嫁驕虜,玉顏對人啼不語。北風雁急浮清秋,萬里獨見黃河流。纖腰不復漢宮寵,雙蛾長向胡天愁。琵琶弦中苦調多,蕭蕭羌笛聲相和。可憐一曲傳樂府,能使千秋傷綺羅。

同前二首(李白)编辑

漢家秦地月,流影照明妃。一上玉關道,天涯去不歸。漢月還從東海出,明妃西嫁無來日。燕支長寒雪作花,蛾眉憔悴沒胡沙。生乏黃金枉圖畫,死留青塚使人嗟。

昭君拂玉鞍,上馬啼紅頰。今日漢宮人,明朝胡地妾。

同前(儲光羲)编辑

日暮驚沙亂雪飛,傍人相勸易羅衣。強來前帳看歌舞,共待單于夜獵歸。

同前(僧皎然)编辑

自倚嬋娟望主恩,誰知美惡忽相翻。黃金不買漢宮貌,青塚空埋胡地魂。

同前二首(白居易)编辑

滿面胡沙滿鬢風,眉銷殘黛臉銷紅。秋苦辛勤憔悴盡,如今卻似畫圖中。

漢使卻回憑寄語,黃金何日贖蛾眉。君王若問妾顏色,莫道不如宮裏時。

同前二首(令狐楚)编辑

錦車天外去,毳幕雲中開。魏闕蒼龍遠,蕭關赤雁哀。

仙娥今下嫁,驕子自同和。劍戟歸田盡,牛羊繞塞多。

同前(李商隱)编辑

毛延壽畫欲通神,忍為黃金不為人。馬上琵琶行萬里,漢宮長有隔生春。

明君詞(梁·簡文帝)编辑

玉豔光瑤質,金鈿婉黛紅。一去蒲萄觀,長別披香宮。秋簷照漢月,愁帳入胡風。妙工偏見詆,無由情恨通。

同前(武陵王紀)编辑

塞外無春色,邊城有風霜。誰堪覽明鏡,持許照紅妝。

同前(沈約)编辑

朝發披香殿,夕濟汾陰河。於茲懷九折,自此斂雙蛾。沾妝疑湛露,繞臆狀流波。日見奔沙起,稍覺轉蓬多。胡風犯肌骨,非直傷綺羅。銜涕試南望,關山鬱嵯峨。始作陽春曲,終成苦寒歌。唯有三五夜,明月暫經過。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寒樹暗胡塵,霜樓明漢月。淚染上春衣,憂變華年發。

同前(北周·王褒)编辑

蘭殿辭新寵,椒房餘故情。鴻飛漸南陸,馬首倦西征。寄書參漢使,銜涕望秦城。唯餘馬上曲,猶作出關聲。

同前(庾信)编辑

斂眉光祿塞,遙望夫人城。片片紅顏落,雙雙淚眼生。冰河牽馬渡,雪路抱鞍行。胡風入骨冷,夜月照心明。方調琴上曲,變入胡笳聲。

同前(隋·何妥)编辑

昔聞別鶴弄,已自軫離情。今來昭君曲,還悲秋草並。

同前(薛道衡)编辑

我本良家子,充選入椒庭。不蒙女史進,更無畫師情。蛾眉非本質,蟬鬢改真形。專由妾命薄,誤使君恩輕。啼落渭橋路,歎別長安城。今夜寒草宿,明朝轉蓬征。卻望關山迥,前瞻沙漠平。胡風帶秋月,嘶馬雜笳聲。毛裘易羅綺,氈帳代帷屏。自知蓮臉歇,羞看菱鏡明。釵落終應棄,髻解不須縈。何用單于重,詎假閼氏名。駃騠聊強食,挏酒未能傾。心隨故鄉斷,愁逐塞雲生。漢宮如有憶,為視旄頭星。

同前(唐·王偃)编辑

北望單于日半斜,明君馬上泣胡沙。一雙淚滴黃河水,應得東流入漢家。

同前(張文琮)编辑

戒途飛萬里,回首望三秦。忽見天山雪,還疑上苑春。玉痕垂淚粉,羅袂拂胡塵。為得胡中曲,還悲遠嫁人。

同前(陳昭)编辑

跨鞍今永訣,垂淚別親賓。漢地行將遠,胡關逐望新。交河擁塞路,隴首暗沙塵。唯有孤明月,猶能遠送人。

同前(戴叔倫)编辑

漢宮若遠近,路在沙塞上。到死不得歸,何人共南望。

同前(李端)编辑

李陵初送子卿回,漢月明明照帳來。憶著長安舊遊處,千門萬戶玉樓台。

昭君歎二首(梁·范靜婦沈氏)编辑

早信丹青巧,重貨洛陽師。千金買蟬鬢,百萬寫蛾眉。

今朝猶漢地,明旦入胡關。情寄南雲反,思逐北風還。

楚王吟(張率)编辑

章台迎夏日,夢遠感春條。風生竹籟響,雲垂草綠饒。相看重束素,唯欣爭細腰。不惜同從理,但使一聞韶。

楚妃歎(晉·石崇)编辑

劉向《列女傳》曰:「楚姬,楚莊王夫人也。莊王好狩獵畢弋,樊姬諫不止,乃不食禽獸之肉。王嘗與虞丘子語,以為賢。樊姬笑之,王曰:『何笑也?』對曰:『虞丘子賢矣,未忠也。妾充後宮十一年,而所進者九人,賢於妾者二人,與妾同列者七人。虞丘子相楚十年,而所薦者非其子孫,則族昆弟,未聞進賢退不肖也。妾之笑不亦宜乎?』王於是以孫叔敖為令尹,治楚三年而莊王以霸。」《樂府解題》曰:「陸機《吳趨行》云,『楚妃且勿歎』,明非近題也。」按謝希逸《琴論》有《楚妃歎》七拍。

蕩蕩大楚,跨土萬里。北據方城,南接交趾,西撫巴漢,東被海涘。五侯九伯,是疆是理。矯矯莊王,淵渟嶽峙、冕旒垂精,充纊塞耳。韜光戢曜,潛默恭己。內委樊姬,外任孫子。猗猗樊姬,體道履信。既絀虞丘,九女是進。杜絕邪佞,廣啟令胤。割歡抑寵,居之不吝。不吝實難,可謂知幾。化自近始,著於閨闈。光佐霸業,邁德揚威。群後列辟,式瞻洪規。譬彼江海,百川咸歸。萬邦作歌,身沒名飛。

──右一曲,晉樂所奏

同前(宋·袁伯文)编辑

玉墀滴淒露,羅幌已依霜。逢春每先絕,爭秋欲幾芳。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閨閑漏永永,漏長宵寂寂。草螢飛夜戶,絲蟲繞秋屋。薄笑未為欣,微歎還成戚。金簪鬢下垂,玉箸衣前滴。

同前(唐·張籍)编辑

湘雲初起江沉沉,君王遙在雲夢林。江南雨多旌旗暗,台下朝朝春水深。章華殿前朝萬國,君心獨自終無極。楚兵滿地能逐禽,誰用一身繼筋力。西江若翻雲夢中,麋鹿死盡應還宮。

楚妃吟(梁·王筠)编辑

窗中曙花早飛,林中明,鳥早歸。庭前日,暖春閨,香氣亦霏霏。香氣漂,當軒清唱調。獨顧慕,含怨復含嬌。蝶飛蘭復熏嫋嫋。輕風入裾春可遊,歌聲梁上浮。春遊方有樂,沈沈下羅幕。

楚妃曲(吳均)编辑

春妝約春黛,如月復如蛾。玉釵照繡領,金薄廁紅羅。

楚妃怨(唐·張籍)编辑

梧桐葉下黃金井,橫架轆轤牽素綆。美人初起天未明,手拂銀瓶秋水冷。

王子喬(古辭)编辑

劉向《列仙傳》曰:「王子喬者,周靈王太子晉也,好吹笙作鳳鳴。遊伊、洛之間,道人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餘年後,求之於山上,見桓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於緱氏山頭。』至時,果乘白鶴駐山頭,望之不得到,舉手謝時人,數日而去。為立祠於緱氏山下及嵩高之首焉。」

王子喬,參駕白鹿雲中遨。參駕白鹿雲中遨,下遊來,王子喬。參駕白鹿上至雲,戲遊遨。上建逋陰廣裏踐近高。結仙宮,過謁三台,東遊四海五嶽,上過蓬萊紫雲台。三王五帝不足令,令我聖明應太平。養民若子事父明,當究天祿永康寧。玉女羅坐吹笛簫。嗟行聖人遊八極,鳴吐銜福翔殿側。聖主享萬年。悲吟皇帝延壽命。

──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同前(梁·江淹)编辑

子喬好輕舉,不待煉銀丹。控鶴去窈窕,學鳳對巑岏。山無一春草,谷有千年蘭。雲衣下躑躅,龍駕何時還?

同前(高允生)编辑

仙化非常道,其義出自然。王喬誕神氣,白日忽升天。晻曖御雲氣,飄颻乘長煙。寄想崆峒外,翱翔宇宙間。七月有佳節,控鶴崇崖巔。永與時人別,一去不復旋。

同前(後魏·高允)编辑

王少卿,王少卿,超升飛龍翔天庭。遺儀景,雲漢酬,光鶩電逝忽若浮。騎日月,從列星,跨騰太廓逾窅冥。尋元氣,出天門,窮覽有無究道根。

同前(唐·宋之問)编辑

王子喬,愛神仙,七月七日上賓天,白虎搖瑟鳳吹笙,乘騎雲氣吸日精。吸日精,長不歸,遺廟今在而人非。空望山頭草,草露濕君衣。


 卷二十八 ↑返回頂部 卷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