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30卷

 卷二十九 樂府詩集
卷三十 相和歌辭五
卷三十一 

卷三十·相和歌辭五编辑

四弦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張永《元嘉技錄》有《四弦》一曲,《蜀國四弦》是也,居相和之末,三調之首。古有四曲,其《張女四弦》、《李延年四弦》、《嚴卯四弦》三曲,闕《蜀國四弦》。節家舊有六解,宋歌有五解,今亦闕。」

蜀國弦(梁·簡文帝)编辑

銅梁指斜谷,劍道望中區。通星上分野,作固下為都。雅歌因良守,妙舞自巴渝。陽城嬉樂盛,劍騎鬱相趨。五婦行難至,百兩好遊娛。牲祈望帝祀,酒酹蜀侯誅。江妃納重聘,卓女愛將雛。停弦時係爪,息吹治唇朱。脫衫湔錦浪,回扇避陽烏。聞君握節返,賤妾下城隅。

同前(隋·盧思道)编辑

西蜀稱天府,由來擅沃饒。雪浮玉壘夕,日映錦城朝。南尋九折路,東上七星橋。琴心若易解,令客豈難要。

同前(唐·李賀)编辑

楓香晚華靜,錦水南山影。驚石墜猿哀,竹雲愁半嶺。涼月生秋浦,玉沙鱗鱗光。誰家紅淚客,不忍過瞿塘。

平調曲一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大明三年宴樂技錄》,平調有七曲:一曰《長歌行》,二曰《短歌行》,三曰《猛虎行》,四曰《君子行》,五曰《燕歌行》,六曰《從軍行》,七曰《鞠歌行》。荀氏錄所載十二曲,傳者五曲。武帝『周西』、『對酒』,文帝『仰瞻』,並《短歌行》,文帝『秋風』、『別日』,並《燕歌行》是也,其七曲今不傳。文帝『功名』,明帝『青青』,並《長歌行》,武帝『吾年』,明帝『雙桐』,並《猛虎行》,『燕趙』《君子行》,左延年『苦哉』,《從軍行》,『雉朝飛』《短歌行》是也。其器有笙、笛、築、瑟、琴、箏、琵琶七種,歌弦六部。張永《錄》曰:『未歌之前,有八部弦、四器,俱作有高下遊弄之後。凡三調,歌弦一部,竟輒作送,歌弦今用器。』又有《大歌弦》一曲,歌『大婦織綺羅』,不在歌數,唯平調有之,即清調『相逢狹路間,道隘不容車』篇。後章有『大婦織綺羅,中婦織流黃』是也。張《錄》云:『非管弦音聲所寄,似是命笛理弦之餘。』王錄所無也,亦謂之《三婦豔》詩。」

長歌行(古辭)编辑

《樂府解題》曰:「古辭云『青青園中葵,朝露待日晞』,言芳華不久,當努力為樂,無至老大乃傷悲也。」魏改奏文帝所賦曲「西山一何高」,言仙道茫茫不可識,如王喬、赤松,皆空言虛詞,迂怪難言,當觀聖道而已。若陸機「逝矣經天日,悲哉帶地川」,則復言人運短促,當乘間長歌,與古文合也。崔豹《古今注》曰:「長歌、短歌,言人壽命長短,各有定分,不可妄求。」按古詩云「長歌正激烈」,魏文帝《燕歌行》云「短歌微吟不能長」,晉傅玄《豔歌行》云「咄來長歌續短歌」,然則歌聲有長短,非言壽命也。唐李賀有《長歌續短歌》,蓋出於此。

青青園中葵,朝露待日晞。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常恐秋節至,焜黃華葉衰。百川東到海,何時復西歸。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同前二首(古辭)编辑

仙人騎白鹿,髮短耳何長。導我上太華,攬芝獲赤幢。來到主人門,奉藥一玉箱。主人服此藥,身體日康強。髮白復更黑,延年壽命長。

岧岧山上亭,皎皎雲間星。遠望使心思,遊子戀所生。驅車出北門,遙觀洛陽城。凱風吹長棘,夭夭枝葉傾。黃鳥飛相追,咬咬弄音聲。佇立望西河,泣下沾羅纓。

同前(魏·明帝)编辑

靜夜不能寐,耳聽眾禽鳴。大城育狐兔,高墉多鳥聲。壞宇何寥廓,宿屋邪草生。中心感時物,撫劍下前庭。翔佯於階際,景星一何明。仰首觀靈宿,北辰奮休榮。哀彼失群燕,喪偶獨煢煢。單心誰與侶,造房熟與成。徒然喟有和,悲慘傷人情。餘情偏易感。懷罔增憤盈。吐吟音不徹,泣涕沾羅纓。

同前(晉·傅玄)编辑

利害同根源,賞下有甘鉤。義門近囗塘,虎口出通侯。撫劍安所趨,蠻方未順流。蜀賊阻石城,吳冠馮龍舟。二軍多壯士,聞賊如見仇。投身效知己,徒生心所羞。鷹隼厲天翼,恥與燕雀遊。成敗在縱者,無令鷙鳥憂。

同前(陸機)编辑

逝矣經天日,悲哉帶地川。寸陰無停晷,尺波徒自旋。年往迅勁矢,時來亮急弦。遠期鮮克及,盈數固希全。容華夙夜零,體澤坐自捐。茲物苟難停,吾壽安得延。俯仰逝將過,倏忽幾何間。慷慨亦焉訴,天道良自然。但恨功名薄,竹帛無所宣。迨及歲未暮,長歌乘我閑。

同前(宋·謝靈運)编辑

倏爍夕星流,昱奕朝露團。粲粲烏有停,泫泫豈暫安。徂齡速飛電,頹節騖驚湍。覽物起悲緒,顧己識憂端。朽貌改鮮色,悴容變柔顏。變改苟催促,容色烏盤桓。亹衰期迫,靡靡壯志闌。既慚臧孫慨,復愧楊子歎。寸陰果有逝,尺素竟無觀。幸賒道念戚,且取長歌歡。

同前(梁·元帝)编辑

當壚擅旨酒,一卮堪十千。無勞蜀山鑄,扶授采金錢。人生行樂爾,何處不留連。朝為洛生詠,夕作據梧眠。忽茲忘物我,優遊得自然。

同前(沈約)编辑

連連舟壑改,微微市朝變。來功嗣往跡,莫武徂升彥。局塗頓遠策,留歡恨奔箭。拊戚狀驚瀾,循休擬回電。歲去芳原違,年來苦心薦。春貌既移紅,秋林豈停篟。一倍茂陵道,寧思柏梁宴。長戢兔園情,永別金華殿。聲徽無惑簡,丹青有餘絢。幽籥且未調,無使長歌倦。

同前(沈約)编辑

春隰荑綠柳,寒墀積皓雪。依依往紀盈,霏霏來思結。思結纏歲晏,曾是掩初節。初節曾不掩,浮榮逐弦缺。弦缺更圜合,君榮永沉滅。色隨夏蓮變,態與秋霜耋。道迫無異期,賢愚有同絕。銜恨豈云忘,天道無甄別。功名識所職,竹帛尋摧裂。生外苟難尋,坐為長歎設。

同前(唐·李白)编辑

桃李得日開,榮華照當年。東風動百物,草木盡欲言。枯枝無醜葉,涸水吐清泉。大力運天地,羲和無停鞭。功名不早著,竹帛將何宣。桃李務青春,誰能貫白日。富貴與神仙,蹉跎成兩失。金石猶銷鑠,風霜無久質。畏落日月後,強歡歌與酒,秋霜不惜人,倏忽侵蒲柳。

同前(王昌齡)编辑

曠野饒悲風,颼颼黃蒿草。係馬停白楊,誰知我懷抱。所是同袍者,相逢盡衰老。況登漢家陵,南望長安道。下有枯樹根,上有鼷鼠窠。高皇子孫盡,千古無人過。寶玉頻發掘,精靈其奈何!人生須達命,有酒且長歌。

鰕{魚且}篇(魏·曹植)编辑

一曰《鰕{魚差}篇》。《樂府解題》曰:「曹植擬《長歌行》為《鰕{魚且}》。」

鰕{魚且}遊潢潦,不知江海流。燕雀戲藩柴,安識鴻鵠遊。世事此誠明,大德固無儔。駕言登五嶽,然後小陵丘。俯觀上路人,勢利是謀仇。高念翼皇家,遠懷柔九州。撫劍而雷音,猛氣縱橫浮。泛泊徒嗷嗷,誰知壯士憂。

短歌行二首六解(魏·武帝)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云:『《短歌行》「仰瞻」一曲,魏氏遺令,使節朔奏樂,魏文製此辭,自撫箏和歌。歌者云「貴官彈箏」,貴官即魏文也。此曲聲製最美,辭不可入宴樂。』」《樂府解題》曰:「《短歌行》,魏武帝『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晉陸機『置酒高堂,悲歌臨觴』,皆言當及時為樂也。」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以何解愁,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沈吟至今。明明如月,何時可輟。憂從中來,不可斷絕。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右一曲,晉樂所奏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輟。憂從中來,不可斷絕。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宴,心念舊恩。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右一曲,本辭

同前六解(魏·武帝)编辑

周西伯昌,懷此聖德。三分天下,而有其二。脩奉貢獻,臣節不墜。崇侯讒之,是以拘繫。後見赦原,賜之斧鉞,得使征伐。為仲尼所稱:達及德行,猶奉事殷。論敘其美。齊桓之功,為霸之首,九合諸侯,一匡天下。一匡天下,不以兵車。正而不譎,其德傳稱。孔子所歎,並稱夷吾,民受其恩。賜與廟胙,命無下拜。小白不敢爾,天威在顏咫尺。晉文亦霸,躬奉天王。受賜珪瓚,鬯、彤弓、盧弓、矢千,虎賁三百人。威服諸侯,師之者尊,八方聞之,名亞齊桓。河陽之會,詐稱周王。是以其名紛葩。

──右一曲,晉樂所奏

同前六解(魏·文帝)编辑

仰瞻帷幕,俯察几筵。其物如故,其人不存。神靈倏忽,棄我遐遷。靡瞻靡恃,泣涕連連。呦呦遊鹿,銜草鳴麑。翩翩飛鳥,挾子巢棲。我獨孤煢,懷此百離。憂心孔疚,莫我能知。人亦有言,憂令人老。差我白髮,生一何早。長吟永歎,懷我聖考。曰仁者壽,胡不是保。

──右一曲,魏樂所奏

同前(魏·明帝)编辑

翩翩春燕,端集餘堂。陰匿陽顯,節運自常。厥貌淑美,玄衣素裳。歸仁服德,雌雄頡頏。執志精專,潔行馴良。銜土繕巢,有式宮房。不規自圜,無矩而方。

同前(晉·傅玄)编辑

長安高城,層樓亭亭。干雲四起,上貫天庭。蜉蝣何整,行如軍征。蟋蟀何感,中夜哀鳴。蚍蝣偷樂,粲粲其榮。寤寐念之,誰知我情。昔君視我,如掌中珠。何意一朝,棄我溝渠。昔君與我,如影如形,何意一去,心如流星。昔君與我,兩心相結。何意今日,忽然兩絕。

同前(陸機)编辑

置酒高堂,悲歌臨觴。人生幾何,逝如朝霜。時無重至,華不再揚。蘋以春暉,蘭以秋芳。來日苦短,去日苦長。今我不樂,蟋蟀在房。樂以會興,悲以別章。豈曰無感,憂為子忘。我酒既旨,我肴既臧。短歌可詠,長夜無荒。

同前(梁·張率)编辑

君子有酒,小人鼓缶。乃布長筵,式宴親友。盛壯不留,容華易朽。如彼槁葉,有似過牖。往日莫淹,來期無久。秋風悴林,寒蟬鳴柳。悲自別深,歡由會厚。豈云不樂,與子同壽。我酒既盈,我肴伊阜。短歌是唱,孰知身後。

同前二首(北周·徐謙)编辑

窮通皆是運,榮辱豈關身。不願門前客,看時逢故人。意氣青雲裏,爽朗煙霞外。不羨一囊錢,唯重心襟會。

同前(隋·辛德源)编辑

馳射罷金溝,戲笑上雲樓。少妻鳴趙瑟,侍妓囀吳謳。杯度浮香滿,扇舉細塵浮。星河耿涼夜,飛月豔新秋。忽念奔駒促,彌欣執燭遊。

同前(唐·聶夷中)编辑

八月木蔭薄,十葉三墮枝。人生過五十,亦已同此時。朝出東郭門,嘉樹鬱參差。暮出西郭門,原草已離披。南鄰好台榭,北鄰善歌吹。榮華忽消歇,四顧令人悲。生死與榮辱,四者乃常期。古人恥其名,沒世無人知。無言鬢似霜,勿謂髮如絲。耆年無一善,何殊食乳兒。

同前(李白)编辑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蒼穹浩茫茫,萬劫太極長。麻姑垂兩鬢,一半已成霜。天公見玉女,大笑億千場。吾欲攬六龍,回車掛扶桑。北斗酌美酒,勸龍各一觴。富貴非所願,為人駐頹光。

同前六首(顧況)编辑

城邊路,今人犁田昔人墓。岸上沙,昔時江水今人家。今人昔人共長歎,四氣相催節回換。明月皎皎入華池,白雲離離度清漢。

我欲升天天隔霄,我思渡水水無橋。我欲上山山路險,我欲汲井井泉遙。越人翠被今何夕,獨立沙邊江草碧。紫燕西飛欲寄書,白云何處逢來客。

新係青絲百尺繩,心在君家轆轤上。我心皎潔君不知,轆轤一轉一惆悵。

何處春風吹曉幕,江南綠水通朱閣。美人二八面如花,泣向東風畏花落。

臨重風,聽春鳥,別時多,見時少。愁人夜永不得眠,瑤井玉繩相向曉。

軒轅皇帝初得仙,鼎湖一去三千年。周流三十六洞天,洞中日月星辰連。騎龍駕景遊八極,軒轅弓劍無人識,東海青童寄消息。

同前(王建)编辑

人初生,日初出,上山遲,下山疾。百年三萬六千朝,夜裏分將強半日。有歌有舞須早為,昨日健於今日時。人家見生男女好,不知男女催人老。短歌行,無樂聲。

同前(張籍)编辑

青天蕩蕩高且虛,上有白日無根株。流光暫出還入地,催我少年不須臾。與君相逢忽寂寞,衰老不復如今樂。玉卮盛酒置君前,再拜願君千萬年。

同前二首(白居易)编辑

曈曈太陽如火色,上行千里下一刻。出為白晝入為夜,圓轉如珠住不得。住不得,可奈何!為君舉酒歌短歌。歌聲苦,詞亦苦,四座少年君聽取。今夕未竟明夕催,秋風才住春風回。人無根蒂時不駐,朱顏白日相隳頹。勸君且強笑一面,勸君復強飲一杯。人生不得長歡樂,年少須臾老到來。

世人求富貴,多為身嗜欲。盛衰不自由,得失常相逐。問君少年日,苦學將幹祿。負笈塵中遊,抱書雪前讀。布衾不周體,藜茄才充腹。三十登宦途,五十被朝服。如溫已挾纊,馬肥初食粟。未敢議歡遊,尚為名撿束。耳目聾暗後,堂上調絲竹。牙齒缺落時,盤中堆酒肉。彼來此已去,外餘中不足。少壯與榮華,相避如寒燠。青雲去地遠,白日經天速。從古無奈何,短歌聽一曲。

同前(陸龜蒙)编辑

爪牙在身上,陷阱猶可製。爪牙在胸中,劍戟無所畏。人言畏猛虎,誰是撩頭斃。祇見古來心,姦雄暗相噬。

同前(僧皎然)编辑

古人若不死,吾亦有所悲。蕭蕭煙雨九原上,白楊青松葬者誰。貴賤同一塵,死生同一指。人生在世共如此,何異浮雲與流水。短歌行,短歌無窮日已傾。鄴宮梁苑徒有名,春草秋風傷我情。何為不學金仙侶,一悟空王無死生。


 卷二十九 ↑返回頂部 卷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