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 樂府詩集
卷三十一 相和歌辭六
卷三十二 

卷三十一·相和歌辭六编辑

平調曲二编辑

銅雀臺(陳·張正見)编辑

一曰《銅雀妓》。《鄴都故事》曰:「魏武帝遺命諸子曰:『吾死之後,葬於鄴中西崗上,與西門豹祠相近,無藏金玉珠寶。餘香可分諸夫人,不命祭吾。妾與伎人,皆著銅雀台,台上施六尺床,下繐帳,朝晡上酒脯長糒之屬。每月朝十五,輒向帳前作伎。汝等時登臺,望吾西陵墓田』。故陸機《吊魏武帝文》曰:『揮清弦而獨奏,薦脯糒而誰嘗?悼繐帳之冥漠,怨西陵之茫茫。登雀台而群悲,佇美目其何望』。」按銅雀臺在鄴城,建安十五年築。其臺最高,上有屋一百二十間,連接榱棟,侵徹雲漢。鑄大銅雀置於樓顛,舒翼奮尾,勢若飛動,因名為銅雀臺。《樂府解題》曰:「後人悲其意,而為之詠也。」

淒涼銅雀晚,搖落墓田通。雲慘當歌日,松吟欲舞風。人疏瑤席冷,曲罷繐帷空。可惜年將淚,俱盡望陵中。

同前(荀仲舉)编辑

高臺秋色晚,直望巳淒然。況復歸風便,松聲入斷弦。淚逐梁塵下,心隨團扇捐。誰堪三五夜,空對月光圓。

同前(唐·王無競)编辑

北登銅雀上,西望青松郭。繐帳空蒼蒼,陵田紛漠漠。平生事已變,歌吹宛猶昨。長袖拂玉塵,遺情結羅幕。妾怨在朝露,君恩豈中薄。高臺奏曲終,曲終淚橫落。

同前(鄭愔)编辑

日斜漳浦望,風起鄴臺寒。玉座平生晚,金樽妓吹闌。舞餘依帳泣,歌罷向陵看。蕭索松風暮,愁煙入井欄。

同前(劉長卿)编辑

嬌愛更何日,高臺空數層。含啼映雙袖,不忍看西陵。漳河東流無復來,百花輦路為蒼苔。青樓月夜長寂寞,碧雲日暮空徘徊。君不見鄴中萬事非昔時,古人何在今人悲。春風不逐君王去,草色年年舊宮路。宮中歌舞已浮雲,空指行人往來處。

同前(賈至)编辑

日暮銅雀靜,西陵鳥雀歸。撫弦心斷絕,聽管淚霏霏。靈機臨朝奠,空床卷夜衣。蒼蒼川上月,應照妾魂飛。

同前(羅隱)编辑

強歌強舞竟難勝,花落花開淚滿繒。祗合當年伴君死,免教憔悴望西陵。

同前(薛能)编辑

魏帝當時銅雀台,黃花深映棘叢開。人生富貴須回首,此地豈無歌舞來。

同前(張氏琰)编辑

君王冥寞不可見,銅雀歌舞空徘徊。西陵嘖嘖悲宿鳥,空殿沈沈閉青苔。青苔無人跡,紅粉空相哀。

同前(梁氏瓊)编辑

歌扇向陵開,齊行奠玉杯。舞時飛燕列,夢裏片雲來。月色空餘恨,松聲暮更哀。誰憐未死妾,掩袂下銅臺。

銅雀妓(齊·謝朓)编辑

繐帷飄井幹,樽酒若平生。鬱鬱西陵樹,詎聞歌吹聲。芳襟染淚跡,嬋娟空復情。玉座猶寂寞,況乃妾身輕。

同前(梁·何遜)编辑

秋風木葉落,蕭瑟管弦清。望陵歌對酒,向帳舞空城。寂寂簷宇曠,飄飄帷幔輕。曲終相顧起,日暮松柏聲。

同前(劉孝綽)编辑

雀臺三五日,歌吹似佳期。定對西陵晚,松風飄素帷。危弦斷更接,心傷於此時。何言留客袂,翻掩望陵悲。

同前(江淹)编辑

武王去金閣,英威長寂寞,雄劍頓無光,雜佩亦銷爍。秋至明月圓,風傷白露落。清夜何湛湛,孤燭映蘭幕。撫影愴無從,惟懷憂不薄。瑤色行應罷,紅芳幾為樂。徒登歌舞臺,終成螻蟻郭。

同前二首(唐·王勃)编辑

妾本深宮妓,曾城閉九重。君王歡愛盡,歌舞為誰容。錦衾不復襞,羅衣誰再縫。高臺西北望,流涕向青松。

金鳳鄰銅雀,漳河望鄴城。君王無處所,臺榭若平生。舞筵紛可就,歌梁儼未頃。西陵松檟冷,誰見綺羅情。

同前(沈佺期)编辑

昔年分鼎地,今日望陵臺。一旦雄圖盡,千秋遺令開。綺羅君不見,歌舞妾空來。思共漳河水,東流無重回。

同前(喬知之)编辑

金閣惜分香,鉛華不重妝。空餘歌舞地,猶是為君王。哀弦調已絕,豔曲不須長。共看西陵暮,秋煙生白楊。

同前(高適)编辑

日暮銅雀迥,幽聲玉座清。蕭森松柏望,委鬱綺羅情。君恩不再重,妾舞為誰輕。

同前(歐陽詹)编辑

蕭條登古臺,回首黃金屋。落葉不歸林,高陵永為谷。妝容徒自麗,舞態閱誰目。惆悵繐帷前,歌聲苦於哭。

同前(袁暉)编辑

君愛本相饒,從來事舞腰。那堪攀玉座,腸斷望陵朝。怨著情無主,哀凝曲不調。況臨松日暮,悲吹坐蕭蕭。

同前(劉商)编辑

魏主矜蛾眉,美人美於玉。高臺無晝夜,歌舞竟未足。盛色如轉圜,夕陽落深谷。仍今身歿後,尚足平生欲。紅粉橫淚痕,調弦空向屋。舉頭君不在,唯見西陵木。玉輦豈再來,嬌鬟為誰綠?那堪秋風裏,更舞陽春曲!曲終情不勝,闌干向西哭。台邊生野草,來去胸羅縠。況復陵寢間,雙雙見麋鹿。

同前(李賀)编辑

佳人一壺酒,秋容滿千里。石馬臥新煙,憂來何所似。歌聲且潛弄,陵樹風自起。長裙壓高臺,淚眼看花機。

同前(吳燭)编辑

秋色西陵滿綠蕪,繁弦急管強歡娛。長舒羅袖不成舞,卻向風前承淚珠。

同前(朱光弼)编辑

魏王銅雀妓,日暮管弦清。一見西陵樹,悲心舞不成。

同前(朱放)编辑

恨唱歌聲咽,愁翻舞袖遲。西陵日欲暮,是妾斷腸時。

同前(僧皎然)编辑

強開樽酒向陵看,憶得君王舊日歡。不覺餘歌悲自斷,非關豔曲轉聲難。

雀台怨(唐·馬戴)编辑

魏宮歌舞地,蝶戲鳥還鳴。玉座人難到,銅臺雨滴平。西陵樹不見,漳浦草空生。萬恨盡埋此,徒懸千載名。

同前(程氏長文)编辑

君王去後行人絕,簫竽不響歌喉咽。雄劍無威光彩沈,寶瑟零落金星滅。玉階寂寂墜秋露,月照當時歌舞處。當時歌舞人不回,化為今日西陵灰。

置酒高堂上(宋·孔欣)编辑

置酒宴友生,高會臨疏欞。芳俎列佳肴,山罍滿春青。廣樂充堂宇,絲竹橫兩楹。邯鄲有名倡,承間奏新聲。八音何寥亮,四座同歡情。舉觴發《湛露》,銜杯詠《鹿鳴》。觴謠可相娛,揚觶意何榮。顧歡來義士,暢哉矯天誠。朝日不夕盛,順流常宵征。生猶懸水溜,死若波瀾停。當年貴得意,何能競虛名。

當置酒(梁·簡文帝)编辑

置酒宴嘉賓,矚迥臨飛觀。絕嶺隔天餘,長嶼橫江半。日色花上綺,風光水中亂。三益既葳蕤,四始方蔥粲。

置酒行(唐·李益)编辑

置酒命所歡,憑觴遂為戚。日往不再來,茲辰坐成昔。百齡非長久,五十將半百。胡為勞我形,己鬚還復白。西山鸞鶴顧,矯矯煙霧翮。明霞發金丹,陰洞潛水碧。安得淩風羽,崦嵫駐靈魄。兀然坐衰老,慚歎東陵柏。

同前(陸龜蒙)编辑

落塵花片排香痕,闌珊醉露棲愁魂。洞庭波色惜不得,東風領入黃金樽。千筠擲毫春譜大,碧舞紅啼相唱和。安知寂寞西海頭,青𥳇未垂孤鳳餓。

長歌續短歌(李賀)编辑

長歌破衣襟,短歌斷白髮。秦王不可見,旦夕成內熱。渴飲壺中酒,饑拔隴頭粟。淒淒四月蘭,千里一時綠。夜峰何離離,明月落石底。徘徊沿石尋,照出高峰外。不得與之遊,歌成鬢先改。

猛虎行(魏·文帝)编辑

古辭曰:「饑不從猛虎食,暮不從野雀棲。野雀安無巢,遊子為誰驕。」魏明帝辭曰:「雙桐生空枝,枝葉自相加。通泉溉其根,玄雨潤其柯。」《古今樂錄》曰:「《猛虎行》,王僧虔《技錄》曰:『荀錄所載,明帝《雙桐》一篇,今不傳。」《樂府解題》曰:「晉陸機云『渴不飲盜泉水』,言從遠役,猶耿介,不以艱險改節也。又有《雙桐生空井》,亦出於此。」

與君媾新歡,託配於二儀。充列於紫微,升降焉可知。梧桐攀鳳翼,雲雨散洪池。

同前(晉·陸機)编辑

渴不飲盜泉水,熱不息惡木陰。惡木豈無枝,志士多苦心。整駕肅時命,杖策將遠尋。饑食猛虎窟,寒棲野雀林。日歸功未建,時往歲載陰。崇雲臨岸駭,鳴條隨風吟。靜言幽谷底,長嘯高山岑。急弦無懦響,亮節難為音。人生誠未易,曷云開此襟。眷我耿介懷,俯仰愧古今。

同前(宋·謝惠連)编辑

貧不攻九疑玉,倦不憩三危峰,九疑有惑號,三危無安容。美物標貴用,志士厲奇蹤。如何抵遠役,王命宜肅恭。伐鼓功未著,振旅何時從?

同前(謝惠連)编辑

猛虎潛深山,長嘯自生風。人謂客行樂,客行苦心傷。

同前(唐·儲光羲)编辑

寒亦不憂雪,饑亦不食人。人血豈不甘,所惡傷明神。太室為我宅,孟門為我鄰。百獸為我膳,五龍為我賓。蒙馬一何威,浮江亦以仁。采章耀朝日,牙爪雄武臣。高雲逐氣浮,厚地隨聲震。君能賈餘勇,日夕長相親。

同前(李白)编辑

朝作猛虎行,暮作猛虎吟。腸斷非關隴頭水,淚下不為雍門琴。旌旗繽紛兩河道,戰鼓驚山欲傾倒。秦人半作燕地囚,胡馬翻銜洛陽草。一輸一失關下兵,朝降夕叛幽薊城。巨鼇未斬海水動,魚龍奔走安得寧!頗似楚、漢時,翻覆無定止。朝過博浪沙,暮入淮陰市。張良未遇韓信貧,劉、項存亡在兩臣。暫到下邳受兵略,來投漂母作主人。賢哲棲棲古如此,今時亦棄青雲士。有策不敢犯龍鱗,竄身南國避胡塵。寶書長劍掛高閣,金鞍駿馬散故人。昨日方為宣城客,掣鈴交通二千石。有時六博快壯心,繞床三匝呼一擲。楚人每道張旭奇,心藏風雲世莫知。三吳邦伯多顧眄,四海雄俠皆相推。蕭、曹曾作沛中吏,攀龍附鳳當有時。溧陽酒樓三月春,楊花漠漠愁殺人。胡人綠眼吹玉笛,吳歌白紵飛梁塵。丈夫相見且為樂,槌牛撾鼓會眾賓。我從此去釣東海,得魚笑寄情相親。

同前(韓愈)编辑

猛虎雖云惡,亦各有匹儕。群行深谷間,百獸望風低。身食黃熊父,子食赤豹麛。擇肉於熊羆,肯視兔與狸。正晝當谷眠,眼有百步威。自矜無當對,氣性縱以乖。朝怒殺其子,暮還飧其妃。匹儕四散走,猛虎還孤棲。狐鳴門四旁,烏鵲從噪之。出逐猴入居,虎不知所歸。誰云猛虎惡,中路正悲啼。豹來銜其尾,熊來攫其頤。猛虎死不辭,但慚前所為。虎坐無助死,況如汝細微。故當結以信,親當結以私。親故且不保,人誰信汝為!

同前(張籍)编辑

南山北山樹冥冥,猛虎白日繞村行。向晚一身當道食,山中麋鹿盡無聲。年年養子在深谷,雌雄上山不相逐,谷中近窟有山村,長向村家取黃犢。五陵年少不敢射,空來林下看行跡。

同前(李賀)编辑

長戈莫舂,強弩莫抨,乳孫哺子,教得生獰。舉頭為城,掉尾為旌,東海黃公,愁見夜行。道逢騶虞,牛哀不平。何用尺刀,壁上雷鳴。泰山之下,婦人哭聲。官家有程,吏不敢聽。

同前(僧齊己)编辑

磨爾牙,錯爾爪,狐莫威,免莫狡,饑來吞噬取腸飽。橫行不怕日月明,皇天產爾為生獰,前村半夜聞吼聲,何人按劍燈熒熒!

雙桐生空井(梁·簡文帝)编辑

季月對桐井,新枝雜舊株。晚葉藏棲鳳,朝花拂曙烏。還看稚子照,銀床係轆轤。


 卷三十 ↑返回頂部 卷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