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42卷

 卷四十一 樂府詩集
卷四十二 相和歌辭十七
卷四十三 

卷四十二·相和歌辭十七编辑

楚調曲中编辑

怨詩二首(唐·薛奇童)编辑

日晚梧桐落,微寒入禁垣。月懸三雀觀,霜度萬秋門。豔舞矜新寵,愁容泣舊恩。不堪深殿裏,簾外欲黃昏。

禁苑春風起,流鶯繞合歡。玉窗通日氣,珠箔卷輕寒。楊葉垂金砌,梨花入井欄。君王好長袖,新作舞衣寬。

同前(張汯)编辑

去年離別雁初歸,今夜裁縫螢已飛。征客去來音信斷,不知何處寄寒衣。

同前(劉元濟)编辑

玉關芳信斷,蘭閨錦字新。愁來好自抑,念切已含嚬。虛牖風驚夢,空床月厭人。歸期儻可促,勿度柳園春。

同前三首(李暇)编辑

羅敷初總髻,蕙芳正嬌小。月落始歸船,春眠恒著曉。

何處期郎遊,小苑花台間。相憶不可見,且復乘月還。

別前花照路,別後露垂葉。歌舞須及時,如何坐悲妾。

同前二首(崔國輔)编辑

棲前桃李疏,池上芙蓉落。織錦猶未成,蟲聲入羅幕。妾有羅衣裳,秦王在時作。為舞春風多,秋來不堪著。

同前(孟郊)编辑

試妾與君淚,兩處滴池水。看取芙蓉花,今年為誰死。

同前(劉乂)编辑

君莫嫌醜婦,醜婦死守貞。山頭一怪石,長作望夫名。鳥有並翼飛,獸有比肩行。丈夫不立義,豈如鳥獸情。

同前(鮑溶)编辑

女蘿寄松柏,綠蔓花綿綿。三五定君婚,結髮早移天。肅肅羊雁禮,泠泠琴瑟篇。恭承采蘩祀,敢效同居賢。皎日不留景,良時如逝川。秋心還遺愛,春貌無歸妍。翠袖洗朱粉,碧階封綺錢。新人易如玉,廢瑟難為弦。寄羨蕣華木,榮君香閣前。豈無搖落苦,貴與根蒂連。希君舊光景,照妾薄暮年。

同前(白居易)编辑

奪寵心那慣,尋思倚殿門。不知移舊愛,何處作新恩。

同前二首(姚氏月華)编辑

春水悠悠春草綠,對此思君淚相續。羞將離恨向東風,理盡秦箏不成曲。

與君形影分胡越,玉枕終年對離別。登台北望煙雨深,回身泣向寥天月。

怨歌行(漢·班婕妤)编辑

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同前(魏·曹植)编辑

為君既不易,為臣良獨難。忠信事不顯,乃有見疑患。周公佐成王,金縢功不刊。推心輔王室,二叔反流言。待罪居東國,泣涕當留連。皇靈大動變,震雷風且寒。拔樹偃秋稼,天威不可幹。素服開金縢,感悟求其端。公旦事既顯,成王乃哀歎。吾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長。今日樂相樂,別後莫相忘。

──右一曲,晉樂所奏

怨歌行朝時篇(晉·傳玄)编辑

昭昭朝時日,皎皎最明月。十五入君門,一別終華髮。同心忽異離,曠如胡與越。胡越有會時,參辰遼且闊。形影無彷彿,音聲寂無達。纖弦感促柱,觸之哀聲發。情思如循環,憂來不可遏。塗山有餘恨,詩人詠《采葛》。蜻蛚吟床下,回風起幽闥。春榮隨路落,芙蓉生木末。自傷命不遇,良辰永乖別。已爾可奈何,譬如紈素裂。孤雌翔故巢,星流光景絕。魂神馳萬里,甘心要同穴。

怨歌行(梁·簡文帝)编辑

十五頗有餘,日照杏梁初。蛾眉本多嫉,掩鼻特成虛。持此傾城貌,翻為不肖軀。秋風吹海水,寒霜依玉除。月光臨戶駛,荷花依浪舒。望簷悲雙翼,窺沼泣王餘。苔生履處沒,草合行人疏。裂紈傷不盡,歸骨恨難袪。早知長信別,不避後園輿。

同前(江淹)编辑

紈扇如團月,出自機中素。畫作秦王女,乘鸞向煙霧。彩色世所重,雖新不代故。竊悲涼風至,吹我玉階樹。君子恩未畢,零落委中路。

同前(沈約)编辑

時屯寧易犯,俗險信難群。坎壈元淑賦,頓挫敬通文。遽淪班姬寵,夙窆賈生墳。短俗同如此,長歎何足云。

同前(北周·庾信)编辑

家住金陵縣前,嫁得長干少年。回頭望鄉淚落,不知何處天邊。胡塵幾日應盡,漢月何時更圓?為君能歌此曲,不覺心隨斷弦。

同前(唐·虞世南)编辑

紫殿秋風冷,彫甍白日沉。裁紈淒斷曲,織素別離心。掖庭羞改畫,長門不惜金。寵移恩稍薄,情疏恨轉深。香銷翠羽帳,弦斷鳳凰琴。鏡前紅粉歇,階上綠苔侵。誰言掩歌扇,翻作《白頭吟》。

同前(李白)编辑

十五入漢宮,花顏笑春紅。君王選玉色,侍寢金屏中。薦枕嬌夕月,卷衣戀春風。寧知趙飛燕,奪寵恨無窮。沈憂能傷人,綠鬢成霜蓬。一朝不得意,世事徒為空。鷫鸘換美酒,舞衣罷雕龍。寒苦不忍言,為君奏絲桐。腸斷弦亦絕,悲心夜忡忡。

同前(吳少微)编辑

城南有怨婦,含怨倚蘭叢。自謂二八時,歌舞入漢宮。皇恩數流盼,承幸玉堂中。綠陌黃花催夜酒。錦衣羅袂逐春風。建章西宮煥若神,燕、趙美女二千人。君王厭德不忘新,況群豔冶紛來陳。是時別君不再見,三十三春長信殿。長信重門晝掩關,清房曉帳幽且閑。綺窗蟲網氛塵色,文軒鶯對桃李顏。天王貴宮不貯老,浩然淚隕今來還。自憐春色轉晚暮,試逐佳遊芳草路。小腰麗女奪人奇,金鞍少年曾不顧。歸來誰為夫,請謝西家婦。莫辭先醉解羅襦。

明月照高樓(梁·武帝)编辑

圓魄當虛闥,清光流思筵。筵思照孤影,淒怨還自憐。台鏡早生塵,匣琴又無弦。悲慕屢傷節,離憂亟華年。君如東扶景,妾似西柳煙。相去既路迥,明晦亦殊懸。願為銅鐵轡,以感長樂前。

同前(唐·雍陶)编辑

朗月何高高,樓中簾影寒。一婦獨含歎,四坐誰成歡?時節屢已移,遊旅杳不還。滄溟儻未涸,妾淚終不幹。君若無定雲,妾若不動山。雲行出山易,山逐雲去難。願為邊塞塵,因風委君顏。君顏良洗多,蕩妾濁水間。

長門怨(梁·柳惲)编辑

《漢武帝故事》曰:武帝為膠東王時,長公主嫖有女,欲與王婚,景帝未許。後長主還宮,膠東王數歲,長主抱置膝上,問曰:『兒欲得婦否?』長主指左右長御百餘人;皆云『不用』。指其女問曰:『阿嬌好否?』笑對曰:『好,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長主乃苦要帝,遂成婚焉。」《漢書》曰:「孝武陳皇后,長公主嫖女也。擅寵驕貴,十餘年而無子,聞衛子夫得幸,幾死者數焉,元光五年廢居長門宮。」《樂府解題》曰:「長門怨者,為陳皇后作也。後退居長門宮,愁悶悲思,聞司馬相如工文章,奉黃金百斤,令為解愁之辭。相如為作《長門賦》,帝見而傷之,復得親幸。後人因其賦而為《長門怨》也。」

玉壺夜愔愔,應門重且深。秋風動桂樹,流月搖輕陰。綺簷清露溽,網戶思蟲吟。歎息下蘭閤,含愁奏雅琴。何由鳴曉佩,復得抱宵衾。無復金屋念,豈照長門心。

同前(費昶)编辑

向夕千愁起,自悔何嗟及。愁思且歸床,羅襦方掩泣。絳樹搖風軟,黃鳥弄聲急。金屋貯嬌時,不言君不入。

同前(唐·徐賢妃)编辑

舊愛柏梁台,新寵昭陽殿。守分辭方輦,含情泣團扇。一朝歌舞榮,夙昔詩書賤。頹恩誠已矣,覆水難重薦。

同前(沈佺期)编辑

月皎風冷冷,長門次掖庭。玉階聞墜葉,羅幌見飛螢。清露凝珠綴,流塵下翠屏。妾心君未察,愁歎劇繁星。

同前(吳少微)编辑

月出映曾城,孤圓上太清。君王春愛歇,枕席涼風生。怨咽不能寢,踟躕步前楹。空階白露色,百草寒蟲鳴。念昔金房裏,猶嫌玉座輕。如何嬌所誤,長夜泣恩情。

同前(張修之)编辑

長門落景盡,洞房秋月明。玉階草露積,金屋網塵生。妾妒今應改,君恩昔未平。寄語臨邛客,何時作賦成。

同前(裴交泰)编辑

自閉長門經幾秋,羅衣濕盡淚還流。一種蛾眉明月夜,南宮歌管北宮愁。

同前(劉皂)编辑

官殿沉沉月欲分,昭陽更漏不堪聞。珊瑚枕上千行淚,不是思君是恨君。

同前(袁暉)编辑

早知君愛歇,本自無縈妒。誰使恩情深,今來反相誤。愁眠羅帳曉,泣坐金閨暮。獨有夢中魂,猶言意如故。

同前(劉言史)编辑

獨坐爐邊結夜愁,暫時恩去亦難留。手持金箸垂紅淚,亂撥寒灰不舉頭。

同前二首(李白)编辑

天回北斗掛西樓,金屋無人螢火流。月光欲到長門殿,別作深宮一段愁。

桂殿長愁不記春,黃金四屋起秋塵。夜懸明鏡青天上,獨照長門宮里人。

同前(李華)编辑

弱體鴛鴦薦,啼妝翡翠衾。鴉鳴秋殿曉,人靜禁門深。每憶椒房寵,那堪永巷陰。日驚羅帶緩,非復舊來心。

同前(岑參)编辑

君王嫌妾妒,閉妾在長門。舞袖垂新寵,愁眉結舊恩。綠錢生履跡,紅粉濕啼痕。羞被桃花笑,看春獨不言。

同前(齊澣)编辑

煢煢孤思逼,寂寂長門夕。妾妒亦非深,君恩那不惜。攜琴就玉階,調悲聲未諧。將心托明月,流影入君懷。

同前(劉長卿)编辑

何事長門閉,珠簾只自垂。月移深殿早,春向後宮遲。蕙草生閑地,梨花發舊枝。芳菲自恩幸,看卻被風吹。

同前(僧皎然)编辑

春風日日閉長門,搖蕩春心自夢魂。若遣花開只笑妾,不如桃李正無言。

同前(盧綸)编辑

空宮古廊殿,寒月落斜暉。臥聽未央曲,滿箱歌舞衣。

同前(戴叔倫)编辑

自憶專房寵,曾居第一流。移恩向何處,暫妒不容收。夜久絲管絕,月明宮殿秋。空將舊時意,長望鳳凰樓。

同前(劉駕)编辑

御泉長繞鳳凰樓,祇是恩波別處流。閑揲舞衣歸未得,夜來砧杵六宮秋。

同前二首(高蟾)编辑

天上何勞萬古春,君前誰是百年人。魂銷尚愧金爐燼,思起猶慚玉輦塵。煙翠薄情攀不得,星芒浮豔采無因。可憐明鏡來明向,何似恩光朝夕新。

天上鳳凰休寄夢,人間鸚鵡舊堪悲。平生心緒無人識,一隻金梭萬丈絲。

同前(張祜)编辑

日映宮牆柳色寒,笙歌遙指碧雲端。珠鉛滴盡無心語,強把花枝冷笑看。

同前二首(鄭谷)编辑

閑把羅衣泣鳳凰,先朝曾教舞霓裳。春來卻羨庭花落,得逐晴風出禁牆。

流水君恩共不回,杏花爭忍掃成堆。殘春未必多煙雨,淚滴閑階長綠苔。

同前二首(劉氏媛)编辑

雨滴梧桐秋夜長,愁心和雨到昭陽。淚痕不學君恩斷,拭卻千行更萬行。

學畫蛾眉獨出群,當時人道便承恩。經年不見君王面,花落黃昏空掩門。

阿嬌怨(劉禹錫)编辑

望見葳蕤舉翠華,試開金屋掃庭花。須臾宮女傳來信,云幸平陽公主家。


 卷四十一 ↑返回頂部 卷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