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41卷

 卷四十 樂府詩集
卷四十一 相和歌辭十六
卷四十二 

卷四十一·相和歌辭十六编辑

楚調曲上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楚調曲有《白頭吟行》、《泰山吟行》《梁甫吟行》、《東武琵琶吟行》、《怨詩行》。其器有笙、笛弄、節、琴、箏、琵琶、瑟七種。」張永錄云:「未歌之前,有一部弦,又在弄後,又有但曲七曲:《廣陵散》、《黃老彈飛引》、《大胡笳鳴》、《小胡笳鳴》、《鶤雞遊弦》、《流楚》、《窈窕》,並琴、箏、笙、築之曲,王錄所無也。其《廣陵散》一曲,今不傳。」

白頭吟二首五解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曰:《白頭吟行》歌古『皚如山上雪』篇。」《西京雜記》曰:「司馬相如將聘茂陵人女為妾,卓文君作《白頭吟》以自絕,相如乃止。」《樂府解題》曰:「古辭云『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又云:『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始言良人有兩意,故來與之相決絕。次言別於溝水之上,敘其本情。終言男兒重意氣,何用於錢刀。若宋鮑照『直如朱絲繩』,陳張正見『平生懷直道』,唐虞世南『氣如幽徑蘭』,皆自傷清直芬馥,而遭鑠金玷玉之謗,君恩以薄,與古文近焉。」一說云:《白頭吟》疾人相知,以新間舊,不能至於白首,故以為名。唐元稹又有《決絕詞》,亦出於此。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一解平生共城中,何嘗鬥酒會。今日鬥酒會,明旦溝水頭。蹀躞御溝上,溝水東西流。二解郭東亦有樵,郭西亦有樵,兩樵相推與,無親為誰驕?三解淒淒重淒淒,嫁娶亦不啼。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四解竹竿何嫋嫋,魚尾何離簁,男兒欲相知,何用錢刀為!<齒玄>如馬啖萁,川上高士嬉。今日相對樂,延年萬歲期。五解

──右一曲,晉樂所奏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今日鬥酒會,明旦溝水頭。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淒淒復淒淒,嫁娶不須啼。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竹竿何嫋嫋,魚尾何簁簁。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右一曲,本辭

同前(宋·鮑照)编辑

直如朱絲繩,清如玉壺冰。何慚宿昔意,猜恨坐相仍。人情賤恩舊,世路逐衰興。毫髮一為瑕,丘山不可勝。食苗實碩鼠,點白信蒼蠅。鳧鵠遠成美,薪芻前見淩。申黜褒女進,班去趙姬升。周王日淪惑,漢帝益嗟稱。心賞固難恃,貌恭豈易憑。古來共如此,非君獨撫膺。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平生懷直道,松桂比真風。語默妍蚩際,沈浮毀譽中。讒新恩易盡,情去寵難終。彈珠金市側,抵玉舂山東。含香老顏駟,執戟異揚雄。惆悵崔亭伯,幽憂馮敬通。王嬙沒故塞,班女棄深宮。春苔封履跡,秋葉奪妝紅。顏如花落槿,鬢似雪飄蓬。此時積長歎,傷年誰復同。

同前(唐·劉希夷)编辑

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洛陽女兒惜顏色,行逢落花長歎息。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已見松柏摧為薪,更聞桑田變成海。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寄言全盛紅顏子,須憐半死白頭翁。此翁白頭真可憐,伊昔紅顏美少年。公子王孫芳樹下,清歌妙舞落花前。光祿池台丈錦繡,將軍樓閣畫神仙。一朝臥病無人識,三春行樂在誰邊?宛轉蛾眉能幾時,須臾白髮亂如絲。但看舊來歌舞地,唯有黃昏鳥雀悲。

同前二首(李白)编辑

錦水東北流,波蕩雙鴛鴦。雄巢漢宮樹,雌弄秦草芳。寧同萬死碎綺翼,不忍雲間兩分張。此時阿嬌正嬌妒,獨坐長門愁日暮。但願君恩顧妾深,豈惜黃金將買賦。相如作賦得黃金,丈夫好新多異心。一朝將聘茂陵女,文君因贈《白頭吟》。東流不作西歸水,落花辭條歸故林。免絲固無情,隨風任顛倒。誰使女蘿枝,而來強縈抱。兩草猶一心,人心不如草。莫卷龍鬚席,從他生網絲。且留琥珀枕,或有夢來時。覆水再收豈滿杯,棄妾已去難重回。古時得意不相負,祇今唯見青陵臺。

錦水東流碧,波蕩雙鴛鴦。雄巢漢宮樹,雌弄秦草芳。相如去蜀謁武帝,赤車駟馬生輝光。一朝再覽大人作,萬乘忽欲淩雲翔。聞道阿嬌失恩寵,千金買賦要君王。相如不憶貧賤日,官高金多聘私室。武陵姝子皆見求,文君歡愛從此畢。淚如雙泉水,行墮紫羅襟。五起雞三唱,清晨《白頭吟》。長籲不整綠雲鬢,仰訴青天哀怨深。城崩杞梁妻,誰道士無心。東流不作西歸水,落花辭枝羞故林。頭上玉燕釵,是妾嫁時物。贈君表相思,羅袖幸時拂。莫卷龍須席,從他生網絲。且留琥珀枕,還有夢來時。鷫鸘裘在錦屏上,自君一掛無由披。妾有秦樓鏡,照心勝照井。願持照新人,雙對可憐影。覆水卻收不滿杯,相如還謝文君回。古來得意不相負,只今唯有青陵臺。

同前(張籍)编辑

請君膝上琴,彈我《白頭吟》。憶昔君前嬌笑語,兩情宛轉如縈素。官中為我起高樓,更開華池種芳樹。春天百草秋始衰,棄我不待白頭時。羅襦玉珥色未暗,今朝已道不相宜。揚州青銅作明鏡,暗中持照不見影。人心回互自無窮,眼前好惡那能定。君恩已去若再返,菖蒲花生月長滿。

反白頭吟(白居易)编辑

鮑照作《白頭吟》,白居易反其致,為《反白頭吟》。

炎炎者烈火,營營者小蠅。火不熱真玉,蠅不點清冰。此苟無所受,彼莫能相仍。乃知物性中,各有能不能。古稱怨報死,則人有所懲。懲淫或應可,在道未為弘。譬如蜩鷃徒,啾啾啅龍鵬。宜當委之去,寥廓高飛騰。豈能泥塵下,區區酬怨憎。胡為坐自苦,吞悲仍撫膺。

決絕詞三首(元稹)编辑

乍可為天上牽牛織女星,不願為庭前紅槿枝。七月七日一相見,故心終不移。那能朝開暮飛去,一任東西南北吹。分不兩相守,恨不兩相思。對面且如此,背面當何知。春風撩亂伯勞語,此時拋去時。握手苦相問,竟不言後期。君情既決絕,妾意已參差。借如死生別,安得長苦悲。

噫春冰之將泮,何餘懷之獨結。有美一人,於焉曠絕。一日不見,比一日於三年,況三年之曠別。水得風兮小而已波,筍在苞兮高不見節。矧桃李之當春,競眾人之攀折。我自顧悠悠而若雲,又安能保君皓皓之如雪。感破鏡之分明,睹淚痕之餘血。幸他人之既不我先,又安能使他人之終不我奪。已焉哉,織女別黃姑,一年一度暫相見,彼此隔河何事無。

夜夜相抱眠,幽懷尚沈結。那堪一年事,長遣一宵說。但感久相思,何暇暫相悅。虹橋薄夜成,龍駕侵晨列。生憎野鵲往遲回,死恨天雞識時節。曙色漸瞳,華星次明滅。一去又一年,一年何時徹。有此迢遞期,不如生死別。天公隔是妒相憐,何不便教相決絕。

泰山吟(晉·陸機)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泰山吟行》,今不歌。」《樂府解題》曰:「《泰山吟》,言人死精魄歸於泰山,亦《薤露》、《蒿里》之類也。」

泰山一何高,迢迢造天庭。峻極周已遠,層雲鬱冥冥。梁甫亦有館,蒿里亦有亭。幽塗延萬鬼,神房集百靈。長吟泰山側,慷慨激楚聲。

同前(宋·謝靈運)编辑

岱宗秀維嶽,崔崒刺雲天。岝既嶮巇,觸石輒千眠。登封痤崇壇,降禪藏肅然。石閭何晻藹,明堂秘靈篇。

梁甫吟(蜀·諸葛亮)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梁甫吟行》,今不歌。謝希逸《琴論》曰:諸葛亮作《梁甫吟》。《陳武別傳》曰:武常騎驢牧羊,諸家牧豎十數人,或有知歌謠者,武遂學《泰山梁甫吟》、《幽州馬客吟》及《行路難》之屬。《蜀志》曰:諸葛亮好為《梁甫吟》。然則不起於亮矣。李勉《琴說》曰:《梁甫吟》,曾子撰。《琴操》曰:曾子耕泰山之下,天雨雪凍,旬月不得歸,思其父母,作《梁山歌》。蔡邕《琴頌》曰:梁甫悲吟,周公越裳。」按梁甫,山名,在泰山下。《梁甫吟》,蓋言人死葬此山,亦葬歌也。又有《泰山梁甫吟》,與此頗同。

步出齊城門,遙望蕩陰裏。里中有三墓,累累正相似。問是誰家墓,田彊、古冶子。力能排南山,文能絕地紀。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誰能為此謀?國相齊晏子。

同前(晉·陸機)编辑

玉衡既已驂,羲和若飛淩。四運尋環轉,寒暑自相懲。冉冉年時暮,迢迢天路征。招搖東北指,大火西南升。悲風無絕響,玄雲互相仍。豐水憑川結,霜露彌天凝。年命時相逝,慶雲鮮克乘。履信多愆期,思順焉足憑。愾愾臨川響,非此孰為興。哀吟梁甫巔,慷慨獨撫膺。

同前(梁·沈約)编辑

龍駕有馳策,日御不停陰。星籥亟回變,氣化坐盈侵。寒光稍眇眇,秋塞日沉沉。高窗灰餘火,傾河駕騰參。飆風折暮草,驚竿霣層林。時雲靄空遠,淵水結清深。奔樞豈易紐,珠庭不可臨。懷仁每多意,履順孰能禁。露清一唯促,緩志且移心。京歌步梁甫,歎絕有遺音。

同前(陳·陸瓊)编辑

臨淄佳麗地,年少習名倡。似笑唇朱動,非愁眉翠揚。掩抑隨竿轉,和柔會瑟張。輕扇屢回指,飛塵亟繞梁。寄言諸葛相,此曲作難忘。

同前(唐·李白)编辑

長嘯梁甫吟,何時見陽春?君不見朝歌屠叟辭棘津,八十西來釣渭濱。寧羞白髮照淥水,逢時吐氣思經綸。廣張三千六百鈞,風雅暗與文王親。大賢虎變愚不測,當年頗似尋常人。君不見高陽酒徒起草中,長揖山東隆準公。入門不拜騁雄辯,兩女輟洗來趨風。東下齊城七十二,指麾楚、漢如旋蓬。狂生落拓尚如此,何況壯士當群雄。我欲攀龍見明主,雷公砰訇震天鼓,帝旁投壺多玉女。三時大笑開電光,倏爍晦冥起風雨。閶闔九門不可通,以額叩關閽者怒。白日不照吾精誠,杞國無事憂天傾。猰爍磨牙競人肉,騶虞不折生草莖。手接飛猱搏彫虎,側足焦原未言苦。智者可卷愚者豪,世人見我輕鴻毛。力排南山三壯士,齊相殺之費二桃。吳、楚弄兵無劇孟,亞夫咍爾為徒勞。梁甫吟,梁甫吟,聲正悲。張公兩龍劍,神物合有時。風雲感會起屠釣,大人𡸣屼當安之。

泰山梁甫行(魏·曹植)编辑

《樂府解題》曰:「曹植改《泰山梁甫》為『八方』。」

八方各異氣,千里殊風雨。 劇哉邊海民,寄身於草野。 妻子象禽獸,行止依林阻。 柴門何蕭條,狐兔翔我宇。

東武吟行(晉·陸機)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東武吟行》,今不歌。」《樂府解題》曰:「鮑照云『主人且勿喧』,沈約云『天德深且曠』,傷時移事異,榮華徂謝也。」左思《齊都賦》注云:「《東武》、《泰山》,皆齊之土風,弦歌謳吟之曲名也。」《通典》曰:「漢有東武郡,今高密、諸城縣是也。」

投跡短世間,高步長生闈。濯髮冒雲冠,洗身被羽衣。饑從韓眾餐,寒就佚女棲。

同前(宋·鮑照)编辑

主人且勿喧,賤子歌一言。僕本寒鄉士,出身蒙漢恩。始隨張校尉,召募到河源。後逐李輕車,追虜出塞垣。密途亙萬里,寧歲猶七奔。肌力盡鞍甲,心思歷涼溫。將軍既下世,部曲亦罕存。時事一朝異,弧績誰復論。少壯辭家去,窮老還入門。腰鐮刈葵霍,倚杖牧雞豚。昔如韝上鷹,今似檻中猿。徒結千載恨,空負百年怨。棄席思君幄,疲馬戀君軒。願垂晉主惠,不愧田子魂。

同前(梁·沈約)编辑

天德深且曠,人世賤而浮。東枝才拂景,西壑已停輈。逝辭金門寵,去飲玉池流。霄轡一永矣,俗累從此休。

東武吟(唐·李白)编辑

好古笑流俗,素聞賢達風。方希佐明主,長揖辭成功。白日在高天,回光燭微躬。恭承鳳皇詔,起雲蘿中。清切紫霄迥,優遊丹禁通。君王賜顏色,聲價淩煙虹。乘輿擁翠蓋,扈從金城東。寶馬麗絕景,錦衣人新豐。倚岩望松雪,對酒鳴絲桐。因學揚子雲,獻賦甘泉宮。天書美片善,清芬播無窮。歸來入咸陽,談笑皆王公。一朝去金馬,飄落成飛蓬。賓友日疏散;玉樽亦已空。才力猶可倚,不慚世上雄。閑作《東武吟》,曲盡情未終。書此謝知己,吾尋黃綺翁。

怨詩行===(古辭)编辑

《古今樂錄》曰:「《怨詩行》歌東阿王『明月照高樓』一篇。」王僧虔《技錄》曰:「荀錄所載『古為君』一篇,今不傳。」《琴操》曰:「卞和得玉璞以獻楚懷王,王使樂正子治之,曰:『非玉。』刖其右足。平王立,復獻之,又以為欺,刖其左足。平王死,子立,復獻之,乃抱玉而哭,繼之以血,荊山為之崩。王使剖之,果有寶。乃封和為陵陽侯。辭不受而作怨歌焉。」班婕妤《怨詩行》序曰:「漢成帝班婕妤失寵,求供養太后於長信宮,乃作怨詩以自傷。託辭於紈扇云。」《樂府解題》曰:「古詞云:『為君既不易,為臣良獨難。』言周公推心輔政,二叔流言,致有雷雨拔木之變。梁簡文『十五頗有餘』,自言姝豔,以讒見毀。又曰『持此傾城貌,翻為不肖軀』。與古文意同而體異。若傅休弈《怨歌行》云:『昭昭朝時日,皎皎最明月。』蓋傷十五入君門,一別終華髮,不及偕老,猶望死而同穴也。」

天德悠且長,人命一何促。百年未幾時,奄若風吹燭。嘉賓難再遇,人命不可續。齊度遊四方,各係太山錄。人間樂未央,忽然歸東嶽。當須蕩中情,遊心恣所欲。

同前二首七解(魏·曹植)编辑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歎有餘哀。借問歎者誰?自云客子妻。夫行逾十載,賤妾常獨棲。念君過於渴,思君劇於饑。君為高山柏,妾為濁水泥。北風行蕭蕭,烈烈入吾耳。心中念故人,淚墮不能止。沈浮各異路,會合當何諧?願作東北風,吹我入君懷。君懷常不開,賤妾當何依?恩情中道絕,流止任東西。我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長。今日樂相樂,別後莫相忘。

──右一曲,晉樂所奏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歎有餘哀。借問歎者誰?言是客子妻。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獨棲。君若清路塵,妾若濁水泥。浮沈各異勢,會合何時諧?原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君懷時不開,妾心當何依?

同前(晉·梅陶)编辑

庭植不材柳,花育能鳴鶴。鼓枝遊畦畝,棲釣一丘壑。晨悅朝敷榮,夕乘南音客。晝立薄遊景,暮宿漢陰魄。庇身蔭王猷,罷蹇反幻跡。

同前(宋·僧惠休)编辑

明月照高樓,含君千里光。巷中情思滿,斷絕孤妾腸。悲風蕩帷帳,瑤翠坐自傷。妾心依天末,思與浮雲長。嘯歌視秋草,幽葉豈再揚。暮蘭不待歲,離華能幾芳。願作張女引,流悲繞君堂。君堂嚴且秘,絕調徒飛揚。

怨詩(魏·阮瑀)编辑

民生受天命,漂若河中塵。雖稱百齡壽,孰能應此身。猶獲嬰凶禍,流落恒苦辛。

同前(晉·陶潛)编辑

天道幽且遠,鬼神茫昧然。結髮念善事,黽勉五十年。弱冠逢世阻,始室喪其偏。炎火屢焚如,螟蜮恣中田。風雨縱橫至,收斂不盈廛。夏日長抱饑,寒夜無被眠。造夕思雞鳴,及晨願烏遷。在己亦何怨,離憂淒目前。吁嗟身後名,於我若浮煙。慷慨激悲歌,鍾期信為賢。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秋風與白團,本自不相安。新人及故愛,意氣豈能寬。黃金肘後鈴,白玉案前盤。誰堪空對此,還成無歲寒。

同前(劉孝威)编辑

退寵辭金屋,見譴斥甘泉。枕席秋風起,房櫳明月懸。燭避窗中影,香回爐上煙。丹庭斜草逕,素壁點苔錢。歌起蒲生曲,樂奏下山弦。新聲昔廣宴,餘杯今自傳。王嬙向絕漠,宗女入祁連。雁書猶未返,角馬無歸年。昭臺省媵御,曾阪無棄捐。後薪隨復積?前魚誰復憐。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新豐妖冶地,遊俠競嬌奢。池臺間羅綺,桃李雜煙霞。蓋影分連騎,衣香合並車。豔粉驚飛蝶,紅妝映落花。舞衫飄冶袖,歌扇掩團紗。玉床珠帳卷,金樓鏡月斜。還疑蕭史鳳,不及季倫家。

同前二首(江總)编辑

采桑歸路河流深,憶昔相期柏樹林。奈許新縑傷妾意,無由故劍動君心。新梅嫩柳未障羞,情去思移那可留。團扇篋中言不分,纖腰掌上詎勝愁。


 卷四十 ↑返回頂部 卷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