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44卷

 卷四十三 樂府詩集
卷四十四 清商曲辭一
卷四十五 

卷四十四·清商曲辭一编辑

清商樂,一曰清樂。清樂者,九代之遺聲。其始即相和三調是也,並漢魏已來舊曲。其辭皆古調及魏三祖所作。自晉朝播遷,其音分散,苻堅滅涼得之,傳於前後二秦。及宋武定關中,因而入南,不復存於內地。自時已後,南朝文物號為最盛。民謠國俗,亦世有新聲。故王僧虔論三調歌曰:「今之清商,實由銅雀。魏氏三祖,風流可懷。京洛相高,江左彌重。而情變聽改,稍復零落。十數年間,亡者將半。所以追餘操而長懷,撫遺器而太息者矣。」後魏孝文討淮漢,宣武定壽春,收其聲伎,得江左所傳中原舊曲,《明君》、《聖主》、《公莫》、《白鳩》之屬,及江南吳歌、荊楚西聲,總謂之清商樂。至於殿庭饗宴,則兼奏之。遭梁、陳亡亂,存者蓋寡。及隋平陳得之,文帝善其節奏,曰:「此華夏正聲也。」乃微更損益,去其哀怨、考而補之,以新定律呂,更造樂器。因於太常置清商署以管之,謂之「清樂」。開皇初,始置七部樂,清商伎其一也。大業中,煬帝乃定清樂、西涼等為九部。而清樂歌曲有《楊伴》,舞曲有《明君》、《並契》。樂器有鍾、磬、琴、瑟、擊琴、琵琶、箜篌、築、箏、節鼓、笙、笛、簫、篪、塤等十五種,為一部。唐又增吹葉而無塤。隋室喪亂,日益淪缺。唐貞觀中,用十部樂,清樂亦在焉。至武后時,猶有六十三曲。其後歌辭在者有《白雪》、《公莫》、《巴渝》、《明君》、《鳳將雛》、《明之君》、《鐸舞》、《白鳩》、《白紵》、《子夜吳聲四時歌》、《前溪》、《阿子及歡聞》、《團扇》、《懊憹》、《長史變》、《丁督護》、《讀曲》《烏夜啼》、《石城》、《莫愁》、《襄陽》、《棲烏夜飛》、《估客》、《楊伴》、《雅歌驍壺》、《常林歡》、《三洲》、《采桑》、《春江花月夜》、《玉樹後庭花》、《堂堂》、《泛龍舟》等三十二曲,《明之君》、《雅歌》各二首,《四時歌》四首,合三十七首。又七曲有聲無辭,《上柱》、《鳳雛》、《平調》、《清調》、《瑟調》、《平折》、《命嘯》,通前為四十四曲存焉。長安已後,朝廷不重古曲,工伎浸缺,能合於管弦者唯《明君》、《楊伴》、《驍壺》、《春歌》、《秋歌》、《白雪》、《堂堂》、《春江花月夜》等八曲。自是樂章訛失,與吳音轉遠。開元中,劉貺以為宜取吳人,使之傳習,以問歌工李郎子。郎子北人,學於江都人俞才生。時聲調已失,唯雅歌曲辭,辭曲而音雅。後郎子亡去,清樂之歌遂闕。自周、隋已來,管弦雅曲將數百曲,多用西涼樂。鼓舞曲多用龜茲樂。唯琴工猶傳楚、漢舊聲及清調。蔡邕五弄,楚調四弄,謂之九弄。雅聲獨存,非朝廷郊廟所用,胡不載。《樂府解題》曰:「蔡邕云:『清商曲,又有《出郭西門》、《陸地行車》、《夾鍾》、《朱堂寢》、《奉法》等五曲,其詞不足采著。』」

吳聲歌曲编辑

《晉書·樂志》曰:「吳歌雜曲,並出江南。東晉已來,稍有增廣。其始皆徒歌,既而被之管弦。蓋自永嘉渡江之後,下及梁、陳,咸都建業,吳聲歌曲起於此也。」《古今樂錄》曰:「吳聲歌舊器有篪、箜篌、琵琶,令有笙、箏。其曲有《命嘯》吳聲遊曲半折、六變、八解,《命嘯》十解。存者有《烏噪林》、《浮雲驅》、《雁歸湖》、《馬讓》,餘皆不傳。吳聲十曲:一曰《子夜》,二曰《上柱》,三曰《鳳將雛》,四曰《上聲》,五曰《歡聞》,六曰《歡聞變》,七曰《前溪》,八曰《阿子》,九曰《丁督護》,十曰《團扇郎》,並梁所用曲。《鳳將雛》以上三曲,古有歌,自漢至梁不改,今不傳。上聲以下七曲,內人包明月製舞《前溪》一曲,餘並王金珠所製也。遊曲六曲《子夜四時歌》、《警歌》、《變歌》,並十曲中間遊田也。半折、六變、八解,漢世已來有之。八解者,古彈、上柱古彈、鄭幹、新蔡、大治、小治、當男、盛當,梁太清中猶有得者,今不傳。又有《七日夜》、《女歌》、《長史變》、《黃鵠》、《碧玉》、《桃葉》、《長樂佳》、《歡好》、《懊惱》、《讀曲》,亦皆吳聲歌曲也。」

吳歌三首编辑

夏口樊城岸,曹公卻月戍。但觀流水還,識是儂流下。

夏口樊城岸,曹公卻月樓。觀見流水還,識是儂淚流。

人言荊江狹,荊江定自闊。五兩了無聞,風聲那得達。

子夜歌四十二首(晉宋齊辭)编辑

《唐書·樂志》曰:「《子夜歌》者,晉曲也。晉有女子名子夜,造此聲,聲過哀苦。」《宋書·樂志》曰:「晉孝武太元中,琅琊王軻之家有鬼歌子夜,殷允為豫章,豫章僑人庾僧虔家亦有鬼歌子夜。」殷允為豫章亦是太元中,則子夜是此時以前人也。《古今樂錄》曰:「凡歌曲終,皆有送聲。子夜以持子送曲《鳳將雛》以澤雉送曲。」《樂府解題》曰:「後人更為四時行樂之詞,謂之《子夜四時歌》。又有《大子夜歌》、《子夜警歌》、《子夜變歌》,皆曲之變也。」

落日出前門,瞻矚見子度。冶容多姿鬢,芳香已盈路。

芳是香所為,冶容不敢堂。天不奪人願,故使儂見郎。

宿昔不梳頭;絲髮被兩肩。婉伸郎膝上,何處不可憐。

自從別歡來,奩器了不開。頭亂不敢理,粉拂生黃衣。

崎嶇相怨慕,始獲風雲通。玉林語石闕,悲思兩心同。

見娘喜容媚,願得結金蘭。空織無經緯,求匹理自難。

始欲識郎時,兩心望如一。理絲入殘機,何悟不成匹。

前絲斷纏綿,意欲結交情。春蠶易感化,絲子已復生。

今夕已歡別,合會在何時?明燈照空局,悠然未有期。

自從別郎來,何日不谘嗟。黃檗鬱成林,當奈苦心多。

高山種芙蓉,復經黃檗塢。果得一蓮時,流離嬰辛苦。

朝思出前門,暮思還後渚。語笑向誰道,腹中陰憶汝。

攬枕北窗臥,郎來就儂嬉。小喜多唐突,相憐能幾時。

駐箸不能食,蹇蹇步闈裏。投瓊著局上,終日走博子。

郎為傍人取,負儂非一事。摛門不安橫,無復相關意。

年少當及時,嗟跎日就老。若不信儂語,但看霜下草。

綠攬迮題錦,雙裙今復開。已許腰中帶,誰共解羅衣。

常慮有貳意,歡今果不齊。枯魚就濁水,長與清流乖。

歡愁儂亦慘,郎笑我便喜。不見連理樹,異根同條起。

感歡初殷勤,歎子後遼落。打金側玳瑁,外豔裏懷薄。

別後涕流連,相思情悲滿。憶子腹糜爛,肝腸尺寸斷。

道近不得數,遂致盛寒違。不見東流水。何時復西歸。

誰能思不歌,誰能饑不食。日冥當戶倚,惆悵底不億。

攬裙未結帶,約眉出前窗。羅裳易飄颺,小開罵春風。

舉酒待相勸,酒還杯亦空。願因微觴會,心感色亦同。

夜覺百思纏,憂歎涕流襟。徒懷傾筐情,郎誰明儂心。

儂年不及時,其於作乖離。素不如浮萍,轉動春風移。

夜長不得眠,轉側聽更鼓。無故歡相逢,使儂肝腸苦。

歡從何處來?端然有憂色。三喚不一應,有何比松柏?

念愛情慊慊,傾倒無所惜。重簾持自鄣,誰知許厚薄。

氣清明月朗,夜與君共嬉。郎歌妙意曲,儂亦吐芳詞。

驚風急素柯,白日漸微濛。郎懷幽閨性,儂亦恃春容。

夜長不得眠,明月何灼灼。想聞散喚聲,虛應空中諾。

人各既疇匹,我志獨乖違。風吹冬簾起,許時寒薄飛。

我念歡的的,子行由豫情。霧露隱芙蓉,見蓮不分明。

儂作北辰星,千年無轉移。歡行白日心,朝東暮還西。

憐歡好情懷,移居作鄉里。桐樹生門前,出入見梧子。

遣信歡不來,自往復不出。金銅作芙蓉,蓮子何能實。

初時非不密,其後日不如。回頭批櫛脫,轉覺薄志疏。

寢食不相忘,同坐復俱起。玉藕金芙蓉,無稱我蓮子。

恃愛如欲進,含羞未肯前。口朱發豔歌,玉指弄嬌弦。

朝日照綺錢,光風動紈素。巧笑蒨兩犀,美目揚雙蛾。

子夜四時歌七十五首(晉宋齊辭)编辑

春歌二十首编辑

春風動春心,流目矚山林。山林多奇采,陽鳥吐清音。

綠荑帶長路,丹椒重紫莖。流吹出郊外,共歡弄春英。

光風流月初,新林錦花舒。情人戲春月,窈窕曳羅裾。

妖冶顏蕩駘,景色復多媚。溫風入南牖,織婦懷春意。

碧樓冥初月,羅綺垂新風。含春未及歌,桂酒發清容。

杜鵑竹裏鳴,梅花落滿道。燕女遊春月,羅裳曳芳草。

朱光照綠苑,丹華粲羅星。那能閨中繡,獨無懷春情。

鮮雲媚朱景,芳風散林花。佳人步春苑,繡帶飛紛葩。

羅裳迮紅袖,玉釵明月璫。冶遊步春露,豔覓同心郎。

春林花多媚,春鳥意多哀。春風復多情,吹我羅裳開。

新燕弄初調,杜鵑競晨鳴。畫眉忘注口,遊步散春情。

梅花落已盡,柳花隨風散。歎我當春年,無人相要喚。

昔別雁集渚,今還燕巢梁。敢辭歲月久,但使逢春陽。

春園花就黃,陽池水方淥。酌酒初滿杯,調弦始終曲。

娉婷揚袖舞,阿那曲身輕。照灼蘭光在,容冶春風生。

阿那曜姿舞,透迤唱新歌。翠衣發華洛,回情一見過。

明月照桂林,初花錦繡色。誰能不相思,獨在機中織。

崎嶇與時競,不復自顧慮。春風振榮林,常恐華落去。

思見春花月,含笑當道路。逢儂多欲擿,可憐持自誤。

自從別歡後,歎音不絕響。黃檗向春生,苦心隨日長。

夏歌二十首编辑

高堂不作壁,招取四面風。吹歡羅裳開,動儂含咲容。

反覆華簟上,屏帳了不施。郎君未可前,等我整容儀。

開春初無歡,秋冬更增淒。共戲炎暑月,還覺兩情諧。

春別猶春戀,夏還情更久。羅帳為誰褰,雙枕何時有?

疊扇放床上,企想遠風來。輕袖拂華妝,窈窕登高台。

含桃已中食,郎贈合歡扇。深感同心意,蘭室期相見。

田蠶事已畢,思婦猶苦身。當暑理絺服,持寄與行人。

朝登涼台上,夕宿蘭池裏。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蓮子。

暑盛靜無風,夏雲薄暮起。攜手密葉下,浮瓜沉朱李。

鬱蒸仲暑月,長嘯出湖邊。芙蓉始結葉,花豔未成蓮。

適見戴青幡,三春已復傾。林鵲改初調,林中夏蟬鳴。

春桃初發紅,惜色恐儂擿。朱夏花落去,誰復相尋覓。

昔別春風起,今還夏雲浮。路遙日月促,非是我淹留。

青荷蓋淥水,芙蓉葩紅鮮。郎見欲采我,我心欲懷蓮。

四周芙蓉池,朱堂敝無壁。珍簟鏤玉床,繾綣任懷適。

赫赫盛陽月,無儂不握扇。窈窕瑤台女,冶遊戲涼殿。

春傾桑葉盡,夏開蠶務畢。晝夜理機縳,知欲早成匹。

情知三夏熬,今日偏獨甚。香巾拂玉席,共郎登樓寢。

輕衣不重彩,飆風故不涼。三伏何時過,許儂紅粉妝。

盛暑非遊節,百慮相纏綿。泛舟芙蓉湖,散思蓮子間。

秋歌十八首编辑

風清覺時涼,明月天色高。佳人理寒服,萬結砧杵勞。

清露凝如玉,涼風中夜發。情人不還臥,冶遊步明月。

鴻雁搴南去,乳燕指北飛。征人難為思,願逐秋風歸。

開窗秋月光,滅燭解羅裳。合笑帷幌裏,舉體蘭蕙香。

適憶三陽初,今已九秋暮。追逐泰始樂,不覺華年度。

飄飄初秋夕,明月耀秋輝。握腕同遊戲,庭含媚素歸。

秋夜涼風起,天高星月明。蘭房競妝飾,綺帳待雙情。

涼秋開窗寢,斜月垂光照。中宵無人語,羅幌有雙笑。

金風扇素節,玉露凝成霜。登高去來雁,惆悵客心傷。

草木不常榮,憔悴為秋霜。今遇泰始世,年逢九春陽。

自從別歡來,何日不相思。常恐秋葉零,無復蓮條時。

掘作九州池,盡是大宅裏。處處種芙蓉,婉轉得蓮子。

初寒八九月,獨纏自絡絲。寒衣尚未了,郎喚儂底為?

秋愛兩兩雁,春感雙雙燕。蘭鷹接野雞,雉落誰當見?

仰頭看桐樹,桐花特可憐。願天無霜雪,梧子解千年。

白露朝夕生,秋風淒長夜。憶郎須寒服,乘月搗白素。

秋夜入窗裏,羅帳起飄颺。仰頭看明月,寄情千里光。

別在三陽初,望還九秋暮。惡見東流水,終年不西顧。

冬歌十七首编辑

淵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復何似?

塗澀無人行,冒寒往相覓。若不信儂時,但看雪上跡。

寒鳥依高樹,枯林鳴悲風。為歡憔悴盡,那得好顏容。

夜半冒霜來,見我輒怨唱。懷冰闇中倚,已寒不蒙亮。

躡履步荒林,蕭索悲人情。一唱泰始樂,沽草銜花生。

昔別春草綠,今還墀雪盈。誰知相思老,玄鬢白髮生。

寒雲浮天凝,積雪冰川波。連山結玉岩,修庭振瓊柯。

炭爐卻夜寒,重抱坐疊褥。與郎對華榻,弦歌秉蘭燭。

天寒歲欲暮,朔風舞飛雪。懷人重衾寢,故有三夏熱。

冬林葉落盡,逢春已復曜。葵藿生谷底,傾心不蒙照。

朔風灑霰雨,綠池蓮水結。願歡攘皓腕,共弄初落雪。

嚴霜白草木,寒風晝夜起。感時為歡歎,霜鬢不可視。

何處結同心,西陵柏樹下。晃蕩無四壁,嚴霜凍殺我。

白雪停陰岡,丹華耀陽林。何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

未嘗經辛苦,無故強相矜。欲知千里寒,但看井水冰。

果欲結金蘭,但看松柏林。經霜不墮地,歲寒無異心。

適見三陽日,寒蟬已復鳴。感時為歡歎,白髮綠鬢生。

子夜四時歌七首(梁·武帝)编辑

春歌编辑

蘭葉始滿地,梅花已落枝。持此可憐意,摘以寄心知。

夏歌三首编辑

江南蓮花開,紅光復碧水。色同心復同,藉異心無異。

閨中花如繡,簾上露如珠。欲知有所思,停織復踟躕。

含桃落花日,黃鳥營飛時。君住馬已疲,妾去蠶已饑。

秋歌二首编辑

繡帶合歡結,錦衣連理文。懷情入夜月,含笑出朝雲。

當信抱梁期,莫聽回風音。鏡上兩入髻,分明無兩心。

冬歌编辑

寒閨動黻帳,密筵重錦席。賣眼拂長袖,含笑留上客。

子夜四時歌八首(王金珠)编辑

春歌三首编辑

朱日光素水,黃華映白雪。折梅待佳人,共迎陽春月。

階上香入懷,庭中花照眼。春心鬱如此,情來不可限。

吹漏不可停,斷弦當更續。俱作雙思引,共奏同心曲。

夏歌二首编辑

玉盤貯朱李,金杯盛白酒。本欲持自親。復恐不甘口。

垂簾倦煩熱,卷幌乘清陰。風吹合歡帳,直動相思琴。

秋歌二首编辑

疊素蘭房中,勞情桂杵側。朱顏潤紅粉,香汗光玉色。

紫莖垂玉露,綠葉落金櫻。著錦如言重,衣羅始覺輕。

冬歌编辑

寒閨周黼帳,錦衣連理文。懷情入夜月,含笑出朝雲。


 卷四十三 ↑返回頂部 卷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