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45卷

 卷四十四 樂府詩集
卷四十五 清商曲辭二
卷四十六 

卷四十五·清商曲辭二编辑

吳聲歌曲二编辑

子夜春歌(唐·王翰)编辑

春氣滿林香,春遊不可忘。落花吹欲盡,垂柳折還長。桑女淮南曲,金鞍塞北裝。行行小垂手,日暮渭川陽。

子夜冬歌编辑

崔國輔寂寥抱冬心,裁羅又褧褧,夜久頻挑燈,霜寒剪刀冷。

同前(薛耀)编辑

塑風扣群木,嚴霜凋百草。借問月中人,安得長不老。

子夜四時歌六首(郭元振)编辑

春歌二首编辑

青樓含日光,綠池起風色。贈子同心花,殷勤此何極。

陌頭楊柳枝,已被春風吹。妾心正斷絕,君懷那得知。

秋歌二首编辑

邀歡容佇立,望美頻回顧。何時復采菱,江中密相遇。

辟惡茱萸囊,延年菊花酒。與子結綢繆,丹心此何有。

冬歌二首编辑

北極嚴氣升,南至溫風謝。調絲競短歌。拂枕憐長夜。

帷橫雙翡翠,被卷兩鴛鴦。婉態不自得,宛轉君王床。

子夜四時歌四首(李白)编辑

春歌编辑

秦地羅敷女,采桑綠水邊。素手青條上,紅妝白日鮮。蠶饑妾欲去,五馬莫留連。

夏歌编辑

鏡湖三百里,菡萏發荷花。五月西施采,人看隘若耶。回舟不待月,歸去越王家。

秋歌编辑

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冬歌编辑

明朝驛使發,一夜絮征袍。素手抽針冷,那堪把剪刀!裁縫寄遠道,幾日到臨洮。

子夜四時歌四首(陸龜蒙)编辑

春歌编辑

山連翠羽屏,草接煙華席。望盡南飛燕,佳人斷信息。

夏歌编辑

蘭眼抬露斜,鶯唇映花老。金龍傾漏盡,玉井敲冰早。

秋歌编辑

涼漢清泬寥,衰林怨風雨。愁聽絡緯唱,似與羈魂語。

冬歌编辑

南光走冷圭,北籟號空木。年年任霜霰,不減筼簹綠。

大子夜歌二首编辑

歌謠數百種,子夜最可憐。慷慨吐清音,明轉出天然。

絲竹發歌響,假器揚清音。不知歌謠妙,聲勢出口心。

子夜警歌二首编辑

鏤碗傳綠酒,雕爐薰紫煙。誰知苦寒調,共作白雪弦。

恃愛如欲進,含羞出不前。朱口發豔歌,玉指弄嬌弦。

子夜變歌三首编辑

《宋書·樂志》曰:「六變諸曲,皆因事製歌。」《古今樂錄》曰:「《子夜變歌》前作持子送,後作歡娛我送。《子夜警歌》無送聲,仍作變,故呼為變頭,謂六變之首也。」

人傳歡負情,我自未常見。三更開門去,始知子夜變。

歲月如流邁,春盡秋已至。熒熒條上花,零落何乃駛。

歲月如流邁,行已及素秋。蟋蟀吟堂前,惆悵使儂愁。

同前(梁·王金珠)编辑

七彩紫金柱,九華白玉梁。但歌繞不去,含吐有餘香。

上聲歌八首(晉宋梁辭)编辑

《古今樂錄》曰:「《上聲歌》者,此因上聲促柱得名。或用一調,或用無調名,如古歌辭所言,謂哀思之音,不及中和。梁武因之改辭,無復雅句。」

儂本是蕭草,持作蘭桂名。芬芳頓交盛,感郎為《上聲》。

郎作《上聲曲》,柱促使弦哀。譬如秋風急,觸遇傷儂懷。

初歌《子夜》曲,改調促鳴箏。四座暫寂靜,聽我歌《上聲》。

三鼓染烏頭,聞鼓白門裏。攬裳抱履走,何冥不輕紀。

三月寒暖適,楊柳可藏雀。未言涕交零,如何見君隔。

新衫繡兩端,迮著羅裙裏。行步動微塵,羅裙隨風起。

裲襠與郎著,反繡持貯裏。汙汙莫濺浣,持許相存在。

春月暖何太,生裙迮羅襪。曖曖日欲冥,從儂門前過。

同前(梁·王金珠)编辑

花色過桃杏,名稱重金瓊。名歌非《下里》,含笑作《上聲》。

歡聞歌编辑

《古今樂錄》曰:「《歡聞歌》者,晉穆帝升平初歌,畢輒呼《歡聞不》?以為送聲,後因此為曲名。今世用莎持乙子代之,語稍訛異也。」

遙遙天無柱,流漂萍無根。單身如螢火,持底報郎恩。

同前(王金珠)编辑

豔豔金樓女,心如玉池蓮。持底報郎恩,俱期遊梵天。

歡聞變歌六首编辑

《古今樂錄》曰:「《歡聞變歌》者,晉穆帝升平中,童子輩忽歌於道,曰『阿不聞』,曲終輒云:『阿子汝聞不?』無幾而穆帝崩。褚太后哭『阿子汝聞不』?聲既淒苦,因以名之。」

金瓦九重牆,玉壁珊瑚柱。中夜來相尋,喚歡聞不顧。

歡來不徐徐,陽窗都銳戶。耶婆尚未眠,肝心如推櫓。

張罾不得魚,魚不櫓罾歸。君非鸕鶿鳥,底為守空池?

刻木作班鷦,有翅不能飛。搖著帆檣上,望見千里磯。

鍥臂飲清血,牛羊持祭天。沒命成灰土,終不罷相憐。

駛風何曜曜,帆上牛渚磯。帆作繖子張,船如侶馬馳。

同前(王金珠)编辑

南有相思木,合影復同心。遊女不可求,誰能識得音。

前溪歌七首编辑

《宋書·樂志》曰:「《前溪歌》者,晉車騎將軍沈玩所製。」郗昂《樂府解題》曰:「《前溪》,武曲也。」

憂思出門倚,逢郎前溪度。莫作流水心,引新都舍故。

為家不鑿井,擔瓶下前溪。開穿亂漫下,但聞林鳥啼。

前溪滄浪映,通波澄淥清。聲弦傳不絕,千載寄汝名,永與天地並。

逍遙獨桑頭,北望東武亭。黃瓜被山側,春風感郎情。

逍遙獨桑頭,東北無廣親。黃瓜是小草,春風何足歎,憶汝涕交零。

黃葛結蒙籠,生在洛溪邊。花落逐水去,何當順流還,還亦不復鮮。

黃葛生爛熳,誰能斷葛根。寧斷嬌兒乳,不斷郎殷勤。

同前(包明月)编辑

當曙與未曙,百鳥啼窗前。獨眠抱被歎,憶我懷中儂,單情何時雙。

阿子歌三首编辑

《宋書·樂志》曰:「《阿子歌》者,亦因升平初歌云『阿子汝聞不』?後人演其聲為《阿子》、《歡聞》二曲。」《樂苑》曰:「嘉興人養鴨兒,鴨兒既死,因有此歌。未知孰是。」

阿子復阿子,念汝好顏容。風流世希有,窈窕無人雙。春月故鴨啼,獨雄顛倒落。工知悅弦死,故來相尋博。野田草欲盡,東流水又暴。念我雙飛鳧,饑渴常不飽。

同前(王金珠)编辑

可憐雙飛鳧,飛集野田頭。饑食野田草,渴飲清河流。

丁督護歌五首(宋·武帝)编辑

一曰《阿督護》。《宋書·樂志》曰:「《督護歌》者,彭城內史徐逵之為魯軌所殺,宋高祖使府內直督護丁午收斂殯埋之。逵之妻,高祖長女也。呼午至閣下,自問殮送之事。每問輒歎息曰:『丁督護』!其聲哀切,後人因其聲廣其曲焉。」《唐書·樂志》曰:「《丁督護》,晉宋間曲也。今歌是宋武帝所製」云。

督護北征去,前鋒無不平。朱門垂高蓋,永世揚功名。

洛陽數千里,孟津流無極。辛苦戎馬間,別易會難得。

督護北征去,相送落星墟。帆檣如芒檉,督護今何渠。

督護初征時,儂亦惡聞許。願作石尤風,四面斷行旅。

聞歡去北征,相送直瀆浦。只有淚可出,無復情可吐。

同前(王金珠)编辑

黃河流無極,洛陽數千里。轗軻戎旅間,何由見歡子。

同前(唐·李白)编辑

雲陽上征去,兩岸饒商賈。吳牛喘月時,拖船一何苦。水濁不可飲,壺漿半成土。一唱《都護歌》,心摧淚如雨。萬人鑿盤石,無田達江滸。君看石芒碭,掩淚悲千古。

團扇郎六首编辑

《古今樂錄》曰:「《團扇郎歌》者,晉中書令王瑉,捉白團扇與嫂婢謝芳姿有愛,情好甚篤。嫂捶撻婢過苦,王東亭聞而止之。芳姿素善歌,嫂令歌一曲當赦之。應聲歌曰:『白團扇,辛苦五流連。是郎眼所見。』瑉聞,更問之:『汝歌何遺?』芳姿即改云:『白團扇,憔悴非昔容,羞與郎相見。』後人因而歌之。」

七寶畫團扇,燦爛明月光。餉郎卻暄暑,相憶莫相忘。

青青林中竹,可作白團扇。動搖郎玉手,因風托方便。

犢車薄不乘,步行耀玉顏。逢儂都共語,起欲著夜半。

團扇薄不搖,窈窕搖蒲葵。相憐中道罷,定是阿誰非。

御路薄不行,窈窕決橫塘。團扇鄣白日,面作芙蓉光。

白練薄不著,趣欲著錦衣。異色都言好,清白為誰施。

同前(梁·武帝)编辑

手中白團扇,淨如秋團月。清風任動生,嬌聲任意發。

同前编辑

團扇復團扇,持許自遮面。憔悴無復理,羞與郎相見。

同前(唐·張祜)编辑

白團扇,今來此去捐。願得入郎手,團圓郎眼前。

同前(劉禹錫)编辑

團扇復團扇,奉君清暑殿。秋風入庭樹,從此不相見。上有乘鸞女,蒼蒼蟲網遍。明年入懷袖,別是機中練。

七日夜女郎歌九首编辑

三春怨離泣,九秋欣期歌。駕鸞行日時,月明濟長河。

長河起秋雲,漢渚風涼發。含欣出霄路,可笑向明月。

金風起漢曲,素月明河邊。七章未成匹,飛燕起長川。

春離隔寒暑,明秋暫一會。兩歎別日長,雙情若饑渴。

婉孌不終夕,一別周年期。桑蠶不作繭,晝夜長懸絲。

靈匹怨離處,索居隔長河。玄雲不應雷,是儂啼歎歌。

振玉下金階,拭眼矚星蘭。惆悵登雲軺,悲恨兩情殫。

風驂不駕纓,翼人立中庭。簫管且停吹,展我敘離情。

紫霞煙翠蓋,斜月照綺窗。銜悲握離袂,易爾還年容。

長史變歌三首编辑

《宋書·樂志》曰:「《長史變歌》者,晉司徒左長史王廞臨敗所製也。」

出儂吳昌門,清水綠碧色。徘徊戎馬間,求罷不能得。

口和狂風扇,心故清白節。朱門前世榮,千載表忠烈。

朱桂結貞根,芬芳溢帝庭。陵霜不改色,枝葉永流榮。

黃生曲三首编辑

黃生無誠信,冥強將儂期。通夕出門望,至曉竟不來。

崔子信桑條,餒去都餒還。為歡復摧折,命生絲髮間。

松柏葉青蒨,石榴花葳蕤。迮置前後事,歡今定憐誰。

黃鵠曲四首编辑

《列女傳》曰:「魯陶嬰者,魯陶明之女也。少寡,養幼孤,無強昆弟,紡績為產。魯人或聞其義,將求焉。嬰聞之恐不得免,乃作歌明己之不更二庭也。其歌曰:『悲夫黃鵠之早寡兮,七年不雙。宛頸獨宿兮,不與眾同。夜半悲鳴兮,想其故雄。天命早寡兮,獨宿何傷。寡婦念此兮,泣下數行。鳴呼哀哉兮,死者不可忘。飛鳴尚然兮,況於真良。雖有賢雄兮,終不重行。』魯人聞之,不敢復求。」按《黃鵠》本漢橫吹曲名。

黃鵠參天飛,半道鬱徘徊。腹中車輪轉,君知思憶誰。

黃鵠參天飛,半道還哀鳴。三年失群侶,生離傷人情。

黃鵠參天飛,疑翩爭風回。高翔入玄闕,時復乘雲頹。

黃鵠參天飛,半道還後渚。欲飛復不飛,悲鳴覓群侶。

碧玉歌三首编辑

《樂苑》曰:「《碧玉歌》者,宋汝南王所作也。碧玉,汝南王妾名。以寵愛之甚,所以歌之。」

碧玉破瓜時,郎為情顛倒。芙蓉陵霜榮,秋容故尚好。

碧玉小家女,不敢攀貴德。感郎千金意,慚無傾城色。

碧玉小家女,不敢貴德攀。感郎意氣重,遂得結金蘭。

同前二首编辑

碧玉破瓜時,相為情顛倒。感郎不羞郎,回身就郎抱。

杏梁日始照,蕙席歡未極。碧玉奉金杯,淥酒助花色。

同前(唐·李暇)编辑

碧玉上宮妓,出入千花林。珠被玳瑁床,感郎情意深。

桃葉歌三首编辑

《古今樂錄》曰:「《桃葉歌》者,晉王子敬之所作也。桃葉,子敬妾名,緣於篤愛,所以歌之。」《隋書·五行志》曰:「陳時江南盛歌王獻之《桃葉》詩,云:『桃葉復桃葉,渡江不用楫。但渡無所苦,我自迎接汝。』後隋晉王廣伐陳,置將桃葉山下,及韓擒虎渡江,大將任蠻奴至新亭,以導北軍之應。子敬,獻之字也。」

桃葉映紅花,無風自婀娜。春花映何限,感郎獨采我。

桃葉復桃葉,桃樹連桃根。相憐兩樂事,獨使我殷勤。

桃葉復桃葉,渡江不明楫。但渡無所苦,我自來迎接。

同前编辑

桃葉復桃葉,渡江不待櫓。風波了無常,沒命江南渡。

長樂佳七首编辑

小庭春映日,四角佩琳琅。玉枕龍須席,郎暝首何當。

雎鳩不集林,體潔好清流。貞節曜奇世,長樂戲汀洲。

鴛鴦翻碧樹,皆以戲蘭渚。寢食不相離,長莫過時許。

欲知長樂佳,仲陵羅淑女,媚蘭雙情諧。

欲知長樂佳,中陵羅雎鳩,美死兩心齊。

比翼交頸遊,千載不相離。偕情欣歡,念長樂佳。

欲知長樂佳,仲陵羅背林,前溪長相隨。

同前编辑

紅羅復斗帳,四角垂朱璫。玉枕龍鬚席,郎眠何處床。

歡好曲三首编辑

淑女總角時,喚作小姑子。容豔初春花,人見誰不愛。

窈窕上頭歡,那得及破瓜。但看脫葉蓮,何如芙蓉花。

逶迤總角年,華豔星間月。遙見情傾廷,不覺喉中噦。


 卷四十四 ↑返回頂部 卷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