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五 樂府詩集
卷四十六 清商曲辭三
卷四十七 

卷四十六·清商曲辭三编辑

吳聲歌曲三编辑

懊儂歌十四首编辑

《古今樂錄》曰:「《懊儂歌》者,晉石崇綠珠所作,唯『絲布澀難縫』一曲而已。後皆隆安初民間訛謠之曲。宋少帝更製新歌三十六曲。齊太祖常謂之《中朝曲》,梁天監十一年,武帝敕法云改為《相思曲》。」《宋書·五行志》曰:「晉安帝隆安中,民忽作《懊惱歌》,其曲中有『草生可攬結,女兒可攬抱』之言。桓玄既篡居天位,義旗以三月二日掃定京師,玄之宮女及逆黨之家子女妓妾悉為軍賞。東及甌越,北流淮泗,人皆有所獲焉。時則草可結事,則女可抱信矣。」

絲布澀難縫,今儂十指穿。黃牛細犢車,遊戲出孟津。

江中白布帆,烏布禮中帷。撢如陌上鼓,許是儂歡歸。

江陵去揚州,三千三百里。已行一千三,所有二千在。

寡婦哭城頹,此情非虛假。相樂不相得,抱恨黃泉下。

內心百際起,外形空殷勤。既就頹城感,敢言浮花言。

我與歡相憐,約誓底言者。常歡負情人,郎今果成詐。

我有一所歡,安在深閣裏。桐樹不結花,何由得梧子。

長檣鐵鹿子,布帆阿那起。詫儂安在間,一去三千里。

暫薄牛渚磯,歡不下廷板。水深沾儂衣,白黑何在浣。

愛子好情懷,傾家料理亂。攬裳未結帶,落托行人斷。

月落天欲曙,能得幾時眠。淒淒下床去,儂病不能言。

髮亂誰料理,託儂言相思。還君華豔去,催送實情來。

山頭草,歡少。四面風,趨使儂顛倒。

懊惱奈何許,夜聞家中論,不得儂與汝。

懊惱曲(唐·溫庭筠)编辑

藕絲作線難勝針,蕊粉染黃那得深。玉白蘭芳不相顧,倡樓一笑輕千金。莫言自古皆如此,健劍刜鍾鉛繞指。三秋庭綠盡迎霜,惟有荷花守紅死。西江小吏朱斑輪,柳縷吐牙香玉春。兩股金釵已相許,不令獨作空城塵。悠悠楚水流如馬,恨紫愁紅滿平野。野土千年怨不平,至今燒作鴛鴦瓦。

華山畿二十五首编辑

《古今樂錄》曰:「《華山畿》者,宋少帝時懊惱一曲,亦變曲也。少帝時,南徐一士子,從華山畿往雲陽。見客舍有女子年十八九,悅之無因,遂感心疾。母問其故,具以啟母。母為至華山尋訪,見女具說聞感之因。脫蔽膝令母密置其席下臥之,當已。少日果差。忽舉席見蔽膝而抱持,遂吞食而死。氣欲絕,謂母曰:『葬時車載,從華山度。』母從其意。比至女門,牛不肯前,打拍不動。女曰:『且待須臾。』妝點沐浴,既而出。歌曰:『華山畿,君既為儂死,獨活為誰施?歡若見憐時,棺木為儂開。』棺應聲開,女透入棺,家人叩打,無如之何,乃合葬,呼曰神女塚。」

華山畿,君既為儂死,獨生為誰施。歡若見憐時,棺木為儂開。

聞歡大養蠶,定得幾許絲。所得何足言,奈何黑瘦為?

夜相思,投壺不停箭,憶歡作嬌時。

開門枕水渚,三刀治一魚,歷亂傷殺汝。

未敢便相許,夜聞儂家論,不持儂與汝。

懊惱不堪止,上床解要繩,自經屏風裏。

啼著曙,淚落枕將浮,身沈被流去。

將懊惱,石闕晝夜題,碑淚常不燥。

別後常相思,頓書千丈闕,題碑無罷時。

奈何許,所歡不在間,嬌笑向誰緒。

隔津歎,牽牛語織女,離淚溢河漢。

啼相憶,淚如漏刻水,晝夜流不息。

著處多遇羅,的的往年少,豔情何能多。

無故相然我,路絕行人斷,夜夜故望汝。

一坐復一起,黃昏人定後,許時不來已。

摩可儂,巷巷相羅截,終當不置汝。

不能久長離,中夜憶歡時,抱被空中啼。

腹中如湯灌,肝腸寸寸斷,教儂底聊賴。

相送勞勞渚,長江不應滿,是儂淚成許。

奈何許,天下何人限,慊慊只為汝。

郎情難可道,歡行豆挾心,見荻多欲繞。

松上蘿,願君如行雲,時時見經過。

夜相思,風吹窗簾動,言是所歡來。

長鳴雞,誰知儂念汝,獨向空中啼。

腹中如亂絲,憒憒適得去,愁毒已復來。

讀曲歌八十九首编辑

《宋書·樂志》曰:「《讀曲歌》者,民間為彭城王義康所作也。其歌云『死罪劉領軍,誤殺劉第四』是也。」《古今樂錄》曰:「《讀曲歌》者,元嘉十七年袁後崩,百官不敢作聲歌,或因酒宴,止竊聲讀曲細吟而已,以此為名。」按義康被徙,亦是十七年。南齊時,朱碩仙善歌吳聲《讀曲》。武帝出遊鍾山,幸何美人墓。碩仙歌曰:「一憶所歡時,緣山破芿荏。山神感儂意,盤石銳鋒動。」帝神色不悅,曰:「小人不遜,弄我。」時朱子尚亦善歌,復為一曲云「暖暖日欲冥,觀騎立蜘蟵。太陽猶尚可,且願停須臾。」於是俱蒙厚賚。

花釵芙蓉髻,雙須如浮雲。春風不知著,好來動羅裙。

念子情難有,已惡動羅裙,聽儂入懷不?

紅藍與芙蓉,我色與歡敵。莫案石榴花,歷亂聽儂摘。

千葉紅芙蓉,照灼綠水邊。餘花任郎摘,慎莫罷儂蓮。

思歡久,不愛獨枝蓮,只惜同心藕。

打壞木棲床,誰能坐相思。三更書石闕,憶子夜啼碑。

奈何不可言,朝看莫牛跡,知是宿蹄痕。

娑拖何處歸,道逢播掿郎。口朱脫去盡,花釵復低昂。

所歡子,蓮從胸上度,刺憶庭欲死。

攬裳踱,跣把絲織履,故交白足露。

上知所,所歡不見憐,憎狀從前度。

思難忍,絡甖語酒壺,倒寫儂頓盡。

上樹摘桐花,何悟枝枯燥。迢迢空中落,遂為梧子道。

桐花特可憐,願天無霜雪,梧子解千年。

柳樹得春風,一低復一昂。誰能空相憶,獨眠度三陽。

折楊柳,百鳥園林啼,道歡不離口。

縠衫兩袖裂,花釵須邊低。何處分別歸,西上古餘啼。

所歡子,不與他人別,啼是憶郎耳。

披被樹明燈,獨思誰能忍。欲知長寒夜,蘭燈傾壺盡。

坐起歎,汝好願他甘,叢香傾筐入懷抱。

逋發不可料,憔悴為誰睹?欲知相憶時,但看裙帶緩幾許。

憶歡不能食,徘徊三路間,因風覓消息。

朝日光景開,從君良燕遊。願如卜者策,長與千歲龜。

所歡子,問春花,可憐,摘插裲襠裏。

芳萱初生時,知是無憂草。雙眉畫未成,那能就郎抱。

百花鮮,誰能懷春日,獨入羅帳眠。

聞歡得新儂,四支懊如垂。鳥散放行路井中,百翅不能飛。

憐歡敢喚名,念歡不呼字。連喚歡復歡,兩誓不相棄。

奈何許,石闕生口中,銜碑不得語。

白門前,烏帽白帽來。白帽郎是儂,良不知烏帽郎是誰?

初陽正二月,草木鬱青青。躡履步前園,時物感人情。

青幡起御路,綠柳蔭馳道。歡贈玉樹箏,儂送千金寶。

桃花落已盡,愁思猶未央。春風難期信,讬情明月光。

計約黃昏後,人斷猶未來。聞歡開方局,已復將誰期。

自從別郎後,臥宿頭不舉。飛龍落藥店,骨出只為汝。

日光沒已盡,宿鳥縱橫飛。徙倚望行雲,躞蹀待郎歸。

百度不一回,千書信不歸。春風吹楊柳,華豔空徘徊。

音信闊弦朔,方悟千里遙。朝霜語白日,知我為歡消。

合冥過藩來,向曉開門去。歡取身上好,不為儂作慮。

五鼓起開門,正見歡子度。何處宿行還,衣被有霜露。

本自無此意,誰交郎舉前。視儂轉邁邁,不復來時言。

自我別歡後,歎音不絕響。茱萸持撚泥,龕有殺子像。

家貧近店肆,出入引長事。郎君不浮華,誰能呈實意。

念日行不遇,道逢播掿郎。查滅衣服壞,白肉亦黯瘡。

歔欷暗中啼,斜日照帳裏。無油何所苦,但使天明爾。

黃絲咡素琴,泛彈弦不斷。百弄任郎作,唯莫《廣陵散》。

思歡不得來,抱被空中語。月沒星不亮,持底明儂緒。

詐我不出門,冥就他儂宿。鹿轉方相頭,丁倒欺人目。

歡但且還去,遺信相參伺。契兒向高店,須臾儂自來。

欲行一過心,誰我道相憐。摘菊持飲酒,浮華著口邊。

語我不遊行,常常走巷路。敗橋語方相,欺儂那得度。

闊面行負情,詐我言端的。畫背作天圖,子將負星歷。

君行負憐事,那得厚相於。麻紙語三葛,我薄汝粗疏。

黃天不滅解,甲夜曙星出。漏刻無心腸,復令五更畢。

打殺長鳴雞,彈去烏臼鳥,願得連冥不復曙,一年都一曉。

空中人住在,高牆深閣裏。書信了不通,故使風往爾。

儂心常慊慊,歡行由預情。霧露隱芙蓉,見蓮詎分明。

非歡獨慊慊,儂意亦驅驅。雙燈俱時盡,奈許兩無由。

誰交強纏綿,常持罷作慮。作生隱藕葉,蓮儂在何處。

相憐兩樂事,黃作無趣怒。合散無黃連,此事復何苦!

誰交強纏綿,常持罷作意。走馬織懸簾,薄情奈當駛。

執手與歡別,合會在何時?明燈照空局,悠然未有期。

百憶卻欲噫,兩眼常不燥。蕃師五鼓行,離儂何太早!

合笑來向儂,一抱不能置。領後千里帶,那頓誰多媚。

歡相憐,今去何時來?裲襠別去年,不忍見分題。

歡相憐,題心共飲血。梳頭入黃泉,分作兩死計。

嬌笑來向儂,一抱不能已。湖燥芙蓉萎,蓮汝藕欲死。

歡心不相憐,慊苦竟何已?芙蓉腹裏萎,蓮汝從心起。

下帷掩燈燭,明月照帳中。無油何所苦,但使天明儂。

執手與歡別,欲去情不忍。餘光照己藩,坐見離日盡。

種蓮長江邊,藕生黃檗浦。必得蓮子時,流離經辛苦。

人傳我不虛,實情明把納。芙蓉萬層生,蓮子信重遝。

聞乖事難懷,況復臨別離。伏龜語石板,方作千歲碑。

鈴蕩與時競,不得尋傾慮。春風扇芳條,常念花落去。

坐倚無精魂,使我生百慮。方局十七道,期會是何處?

暫出白門前,楊柳可藏烏。歡作沈水香,儂作博山爐。

十期九不果,常抱懷恨生。然燈不下炷,有油那得明。

自從近日來,了不相尋博。竹簾裲襠題,知子心情薄。

下帷燈火盡,朗月照懷裏。無油何所苦,但令天明爾。

近日蓮違期,不復尋博子。六籌翻雙魚,都成罷去已。

一夕就郎宿,通夜語不息。黃檗萬里路,道苦真無極。

登店賣三葛,郎來買丈餘。合匹與郎去,誰解斷粗疏。

儂亦粗經風,罷頓葛帳裏,敗許粗疏中。

紫草生湖邊,誤落芙蓉裏。色分都未獲,空中染蓮子。

閨閣斷信使,的的兩相憶。譬如水上影,分明不可得。

逍遙待曉分,轉側聽更鼓。明月不應停,特為相思苦。

罷去四五年,相見論故情。殺荷不斷藕,蓮心已復生。

辛苦一朝歡,須臾情易厭。行膝點芙蓉,深蓮非骨念。

慊苦憶儂歡,書作後非是。五果林中度,見花多億子。

同前五首(唐·張祜)编辑

窗中獨自起,簾外獨自行。愁見蜘蛛織,尋思直到明。

碓上人不舂,窗中絲罷絡。看渠駕去車,定是無四角。

不見心相許,徒雲腳漫勤。摘荷空摘葉,是底采蓮人。

窗外山魈立,知渠腳不多。三更機底下,摸著是誰梭。

郎去摘黃瓜,郎來收赤棗。郎耕種麻地,今作西舍道。


 卷四十五 ↑返回頂部 卷四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