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48卷

 卷四十七 樂府詩集
卷四十八 清商曲辭五
卷四十九 

卷四十八·清商曲辭五编辑

西曲歌中编辑

烏棲曲四首(梁·簡文帝)编辑

芙蓉作船絲作{糸乍},北斗橫天月將落。采連渡頭礙黃河,郎今欲渡畏風波。

浮雲似帳月如鉤,那能夜夜南陌頭。宜城投泊今行熟,停鞍係馬暫棲宿。

青牛丹轂七香車,可憐今夜宿倡家。倡家高樹烏欲棲,羅帷翠被任君低。

織成屏風金屈膝,朱唇玉面燈前出。相看氣息望君憐,誰能含羞不自前。

同前六首(梁·元帝)编辑

幄中清酒馬腦鍾,裙邊雜佩琥珀龍。虛持寄君心不惜,共指三星今何夕。

濃黛輕紅點花色,還欲令人不相識。金壺夜水詎能多,莫持奢用比懸河。

沙棠作船桂為楫,夜渡江南采蓮葉。復值西施新浣紗,共向江幹眺月華。

月華似璧星如佩,流影澄明玉堂內。邯鄲九枝朝始成,金卮玉碗共君傾。

交龍成錦鬥鳳紋,芙蓉為帶石榴裙。日下城南兩相望,月沒參橫掩羅帳。

七彩隨珠九華玉,蛺蝶為歌明星曲。蘭房椒閤夜方開,那知步步香風逐。

同前(蕭子顯)编辑

芳樹歸飛聚儔匹,猶有殘光半山日。莫憚褰裳不相求,漢皋遊女習風流。

同前二首(陳·徐陵)编辑

卓女紅粉期此夜,胡姬沽酒誰論價。風流荀令好兒郎,偏能傅粉復薰香。

繡帳羅帷隱燈燭,一夜千年猶不足。唯憎無賴汝南雞,天河未落猶爭啼。

同前(岑之敬)编辑

驄馬直去沒浮雲,河渡冰開兩岸分。鳥藏日暗行人息,空棲隻影長相憶。明月二八照花新,當壚十五晚留賓。

同前(唐·李白)编辑

姑蘇台上烏棲時,吳王宮裏醉西施。吳歌楚舞歡未畢,青山猶銜半邊日。銀箭金壺漏水多,起看秋月墜江波,東方漸高奈樂何。

同前(李端)编辑

白馬逐牛車,黃昏入狹斜。狹斜柳樹烏爭宿,爭枝未得飛上屋。東房少婦婿從軍,每聽烏啼知夜分。

同前(王建)编辑

章華宮人夜上樓,君王望月西山頭。夜深宮殿門不鎖,白露滿山山葉墮。

同前(張籍)编辑

西山作宮潮滿池,宮鳥曉鳴茱萸枝。吳姬自唱采蓮曲,君王昨夜舟中宿。

烏棲曲三首(陳·後主)编辑

陌頭新花歷亂生,葉裏春鳥送春情。長安遊俠無數伴,白馬驪珂路中滿。

金鞍向暝欲相連,玉面俱要來帳前。含態眼語懸相解,翠帶羅裙入為解。

合歡襦薰百和香,床中被織兩鴛鴦。烏啼漢沒天應曙,只持懷抱送郎去。

同前(江總)编辑

桃花春水木蘭橈,金羈翠蓋聚河橋。隴西上計應行去,城南美人啼著曙。

同前二首(唐·劉方平)编辑

娥眉曼臉傾城國,鳴環動佩新相識。銀漢斜臨白玉堂,芙蓉行障掩燈光。

畫舸雙艚錦為纜,芙蓉花發蓮葉暗。門前月色映橫塘,感郎中夜渡瀟湘。

莫愁樂编辑

《唐書·樂志》曰:「《莫愁樂》者,出於石城樂。石城有女子名莫愁,善歌謠,石城樂和中復有忘愁聲,因有此歌。」《古今樂錄》曰:「《莫愁樂》亦云蠻樂,舊舞十六人,梁八人。」《樂府解題》曰:「古歌亦有莫愁,洛陽女,與此不同。」

莫愁在何處,莫愁石城西。艇子打兩槳,催送莫愁來。聞歡下揚州,相送楚山頭。探手抱腰看,江水斷不流。

──右二曲

莫愁樂(張祜)编辑

儂居石城下,郎到石城遊。自郎石城出,長在石城頭。

莫愁曲(李賀)编辑

草生龍坡下,鴉噪城堞頭。何人此城裏,城角栽石榴。青絲係五馬,黃金絡雙牛。白魚駕蓮船,夜作十里遊。歸來無人識,暗上沈香樓。羅床倚瑤瑟,殘月傾簾鉤。今日槿花落,明朝梧樹秋。若負平生意,何名作莫愁。

估客樂(齊·武帝)编辑

《古今樂錄》曰:「《估客樂》者,齊武帝之所製也。帝布衣時,嘗遊樊、鄧。登祚以後,追憶往事而作歌。使樂府令劉瑤管弦被之教習,卒遂無成。有人啟釋寶月善解音律,帝使奏之,旬日之中,便就諧合。敕歌者常重為感憶之聲,猶行於世。寶月又上兩曲,帝數乘龍舟,遊五城江中放觀,以紅越布為帆,綠絲為帆纖,鍮石為篙足。篙榜者悉著鬱林布,作淡黃褲,列開,使江中衣,出。五城,殿猶在。齊舞十六人,梁八人。」《唐書·樂志》曰:「梁改其名為《商旅行》。」

昔經樊鄧役,阻潮梅根渚。感憶追往事,意滿辭不敘。

同前二首(釋寶月)编辑

郎作十里行,儂作九里送。拔儂頭上釵,與郎資路用。有信數寄書,無信心相憶。莫作瓶落井,一去無消息。

同前二首(釋寶月)编辑

大艑珂峨頭,何處發揚州。借問艑上郎,見儂所歡不。初發揚州時,船出平津泊。五兩如竹林,何處相尋博。

──右五曲

同前(陳·後主)编辑

三江結儔侶,萬里不辭遙。恒隨鷁首舫,屢逐雞鳴潮。

同前(唐·李白)编辑

海客乘天風,將船遠行役。譬如雲中鳥,一去無蹤跡。

同前(元稹)编辑

估客無住著,有利身即行。出門求火伴,入戶辭父兄。父兄相教示,求利莫求名。求名有所避,求利無不營。火伴相勒縛,賣假莫賣誠。交關少交假,交假本生輕。自茲相將去,誓死意不更。一解市頭語,便無鄉里情。鍮石打臂釧,糯米吹項瓔。歸來村中賣,敲作金玉聲。村中田舍娘,貴賤不敢爭。所費百錢本,已得十倍贏。顏色轉光淨,飲食亦甘馨。子本頻蕃息,貨賂日兼並。求珠駕滄海,采玉上荊衡。北買党項馬,西擒吐蕃鸚,炎洲布火浣,蜀地錦織成。越婢脂肉滑,奚僮眉眼明。通首衣食費,不計遠近程。經營天下遍,卻到長安城。城中東西市,聞客次第迎。迎客兼說客,多財為勢傾。客心本明黠,聞語心已驚。先問十常侍,次求百公卿。侯家與主第,點綴無不精。歸來始安坐,富與王家。市卒酒肉臭,縣胥家舍成。豈唯絕言語,奔走極使令。大兒販材木,巧識梁棟形。小兒販鹽鹵,不入州縣征。一身偃市利,突若截海鯨。鉤距不敢下,下則牙齒橫。生為估客樂,判爾樂一生。爾又生兩子,錢刀何歲平。

賈客樂(張籍)编辑

金陵向西賈客多,船中生長樂風波。欲發移船近江口,船頭祭神各澆酒。停杯共說遠行期,入蜀經蠻遠別離。金多眾中為上客,夜夜算緡眠獨遲。秋江初月猩猩語,孤帆夜發滿湘渚。水工持楫防暗灘,直過山邊及前侶。年年逐利西復東,姓名不在縣籍中。農夫稅多長辛苦,棄業長為販賣翁。

賈客詞(北周·庾信)编辑

五兩開船頭,長檣發新浦。懸知岸上人,遙振江中鼓。

同前(唐·劉禹錫)编辑

賈客無定遊,所遊唯利並。眩俗雜良苦,乘時知重輕。心計析秋毫,捶鉤侔懸衡。錐刀既無棄,轉化日已盈。徼福禱波神,施財遊化城。妻約雕金釧,女垂貫珠纓。高貲比封君,奇貨通倖卿。趨時鷙鳥思,藏鏹盤龍形。大艑浮通川,高樓次旗亭。行止皆有樂,關梁似無征。農夫何為者,辛苦事寒耕。

同前(劉駕)编辑

賈客燈下起,猶言發已遲。高山有疾路,暗行終不疑。寇盜伏其路,猛獸來相追。金玉四散去,空囊委路歧。揚州有大宅,白骨無地歸。少婦當此日,對鏡弄花枝。

襄陽樂编辑

《古今樂錄》曰:「《襄陽樂》者,宋隨王誕之所作也。誕始為襄陽郡,元嘉二十六年仍為雍州刺史,夜聞諸女歌謠,因而作之,所以歌和中有『襄陽來夜樂』之語也。」舊舞十六人,梁八人。又有《大堤曲》,亦出於此。簡文帝雍州十曲,有《大堤》、《南湖》、《北渚》等曲。《通典》曰:「裴子野《宋略》稱晉安侯劉道產為襄陽太守,有善政,百姓樂業,人戶豐贍,蠻夷順服,悉緣沔而居。由此歌之,號《襄陽樂》。」蓋非此也。

朝發襄陽城,暮至大堤宿。大堤諸女兒,花豔驚郎目。

上水郎擔篙,下水搖雙櫓。四角龍子幡,環環江當柱。

江陵三千三,西塞陌中央。但問相隨否,何計道里長。

人言襄陽樂,樂作非儂處。乘星冒風流,還儂揚州去。

爛漫女蘿草,結曲繞長松。三春雖同色,歲寒非處儂。

黃鵠參天飛,中道鬱徘徊。腹中車輪轉,歡今定憐誰。

揚州蒲鍛環,百錢兩三叢。不能買將還,空手攬抱儂。

女蘿自微薄,寄托長松表。何惜負霜死,貴得相纏繞。

惡見多情歡,罷儂不相語。莫作烏集林,忽如提儂去。

──右九曲

同前(張祜)编辑

大堤花月夜,長江春水流。東風正上信,春夜特來遊。

襄陽曲二首(崔國輔)编辑

蕙草嬌紅萼,時光舞碧雞。城中美年少,相見白銅鞮。

少年襄陽地,來往襄陽城。城中輕薄子,知妾解秦箏。

同前(施肩吾)编辑

大堤女兒郎莫尋,三三五五結同心。清晨對鏡冶容色,意欲取郎千萬金。

同前(李端)编辑

襄陽堤路長,草碧楊柳黃。誰家女兒臨夜妝,紅羅帳裏有燈光。雀釵翠羽動明璫,欲出不出脂粉香。同居女伴正衣裳,中庭寒月白如霜。賈生十八稱才子,空得門前一斷腸。

雍州曲三首(梁·簡文帝)编辑

《通典》曰:「雍州,襄陽也。《禹貢》荊河州之南境,春秋時楚地,魏武始置襄陽郡,晉兼置荊河州。宋文帝割荊州置雍州,號南雍。魏、晉以來,常為重鎮,齊、梁因之。」

南湖编辑

南湖荇葉浮,復有佳期遊。銀綸翡翠鉤,玉舳芙蓉舟。荷香亂衣麝,橈聲送急流。

北渚编辑

岸陰垂柳葉,平江含粉堞。好值城傍人,多逢蕩舟妾。綠水濺長袖,浮苔染輕楫。

大堤编辑

宜城斷中道,行旅極留連。出妻工織素,妖姬慣數錢。炊彫留上客,貰酒逐神仙。

大堤曲(唐·張柬之)编辑

南國多佳人,莫若大堤女。玉床翠羽帳,寶補襪蓮花炬。魂處自目成,色授開心許。迢迢不可見,日暮空愁予。

同前(楊巨源)编辑

二八嬋娟大堤女,開壚相對依江渚。待客登樓向水看,邀郎卷幔臨花語。細雨濛蒙濕芰荷,巴東商侶掛帆多。自傳芳酒涴紅袖,誰調妍妝回翠娥。珍簟華燈夕陽後,當壚理瑟矜纖手。月落星微五鼓聲,春風搖蕩窗前柳。歲歲逢迎沙岸間,北人多識綠雲鬟。無端嫁與五陵少,離別煙波傷玉顏。

同前(李白)编辑

漢水臨襄陽,花開大堤暖。佳期大堤下,淚向南雲滿。春風復無情,吹我夢魂亂。不見眼中人,天長音信斷。

同前(李賀)编辑

妾家住橫塘,紅紗滿桂香。青雲教綰頭上髻,明月與作耳邊璫。蓮風起,江畔春。大堤上,留北人。郎食鯉魚尾,妾食猩猩唇。莫指襄陽道,綠浦歸帆少。今日菖蒲花,明朝楓樹老。

大堤行(孟浩然)编辑

大堤行樂處,車馬相馳突。歲歲春草生,踏青二三月。王孫挾珠彈,遊女矜羅襪。攜手今莫同,江花為誰發。

三洲歌编辑

《唐書·樂志》曰:「《三洲》,商人歌也。」《古今樂錄》曰:「《三洲歌》者,商客數遊巴陵三江口往還,因共作此歌。其舊辭云:『啼將別共來。』梁天監十一年,武帝於樂壽殿道義竟留十大德法師設樂,敕人人有問,引經奉答。次問法云:『聞法師善解音律,此歌何如?』法雲奉答:『天樂絕妙,非膚淺所聞。愚謂古辭過質,未審可改以不?』敕云:『如法師語音。』法雲曰:『應歡會而有別離,啼將別可改為歡將樂,故歌。』歌和云:『三洲斷江口,水從窈窕河傍流。歡將樂,共來長相思。』舊舞十六人,梁八人。」

送歡板橋彎,相待三山頭。遙見千幅帆,知是逐風流。

風流不暫停,三山隱行舟。原作比目魚,隨歡千里遊。

湘東酃醁酒,廣州龍頭鐺。玉樽金鏤碗,與郎雙杯行。

──右三曲

同前(陳·後主)编辑

春江聊一望,細草遍長洲。沙汀時起伏,畫舸屢淹留。

同前(唐·溫庭筠)编辑

團圓莫作波中月,潔白莫為枝上雪。月隨波動碎潾潾,雪似梅花不堪折。李娘十六青絲髮,畫帶雙花為君結。門前有路輕離別,惟恐歸來舊香滅。

襄陽蹋銅蹄(梁·武帝)编辑

《隋書·樂志》曰:「梁武帝之在雍鎮,有童謠云:『襄陽白銅蹄,反縛揚州兒。』識者言:『白銅蹄,謂金蹄,為馬也。白,金色也。』及義師之興,實以鐵騎。揚州之士皆面縛果如謠言。故即位之後,更造新聲,帝自為之詞三曲。又令沈約為三曲,以被管弦。」《古今樂錄》曰:「襄陽蹋銅蹄者,梁武西下所製也。沈約又作,其和云:『襄陽白銅蹄,聖德應乾來。』天監初,舞十六人,後八人。」

陌頭征人去,閨中女下機。含情不能言,送別沾羅衣。

草樹非一香,花葉百種色。寄語故情人,知我心相憶。

龍馬紫金鞍,翠毦白玉羈。照耀雙闕下,知是襄陽兒。

同前(沈約)编辑

分手桃林岸,望別峴山頭。若欲寄音信,漢水向東流。

生長宛水上,從事襄陽城。一朝遇神武,奮翼起先鳴。

蹀鞚飛塵起,左右自生光。男兒得富貴,何必在歸鄉。

──右六曲

採桑度编辑

《採桑度》一曰《採桑》。《唐書·樂志》曰:「《採桑》因三洲曲而生,此聲苑也。《採桑度》,梁時作。」《水經》曰:「河水過屈縣西南為採桑津。《春秋》僖公八年,晉里克敗狄于採桑是也。」梁簡文帝《烏棲曲》曰:「採桑渡頭礙黃河,郎今欲渡畏風波。」《古今樂錄》曰:「《採桑度》舊舞十六人,梁八人,即非梁時作矣。」

蠶生春三月,春桑正含綠。女兒採春桑,歌吹當春曲。

冶遊採桑女,盡有芳春色。姿容應春媚,粉黛不加飾。

繫條採春桑,采葉何紛紛。採桑不裝鉤,牽壞紫羅裙。

語歡稍養蠶,一頭養百塸。奈當黑瘦盡,桑葉常不周。

春月採桑時,林下與歡俱。養蠶不滿百,那得羅繡襦。

採桑盛陽月,綠葉何翩翩。攀條上樹表,牽壞紫羅裙。

偽蠶化作繭,爛熳不成絲。徒勞無所獲,養蠶持底為。

──右七曲


 卷四十七 ↑返回頂部 卷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