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49卷

 卷四十八 樂府詩集
卷四十九 清商曲辭六
卷五十 

卷四十九·清商曲辭六编辑

西曲歌下编辑

江陵樂编辑

《古今樂錄》曰:「《江陵樂》,舊舞十六人,梁八人。」《通典》曰:「江陵,古荊州之域,春秋時楚之郢地,秦置南郡,晉為荊州,東晉、宋、齊以為重鎮。梁元帝都之有紀南城,楚渚宮在焉。」

不復蹋踶人,踶地地欲穿。盆隘歡繩斷,蹋壞絳羅裙。

不復出場戲,踶場生青草。試作兩三回,踶場方就好。

陽春二三月,相將蹋百草。逢人駐步看,揚聲皆言好。

暫出後園看,見花多憶子。烏鳥雙雙飛,儂歡今何在。

──右四曲

青陽度编辑

《古今樂錄》曰:「《青陽度》,倚歌。凡倚歌悉用鈴鼓,無弦有吹。」

隱機倚不織,尋得爛漫絲。成匹郎莫斷,憶儂經絞時。

碧玉搗衣砧,七寶金蓮杵。高舉徐徐下,輕搗只為汝。

青荷蓋綠水,芙蓉披紅鮮。下有並根藕,上生並目蓮。

──右三曲

青驄白馬编辑

《古今樂錄》曰:「《青驄白馬》,舊舞十六人。」

青驄白馬紫絲韁,可憐石橋根柏梁。

汝忽千里去無常,願得到頭還故鄉。

繫馬可憐著長松,遊戲徘徊五湖中。

借問湖中採菱婦,蓮子青荷可得否?

可憐白馬高纏騣,著地躑躅多徘徊。

問君可憐六萌車,迎取窈窕西曲娘。

問君可憐下都去,何得見君復西歸。

齊唱可憐使人惑,晝夜懷歡何時忘。

──右八曲

共戲樂编辑

《古今樂錄》曰:「《共戲樂》,舊舞十六人,梁八人。」

齊世方昌書軌同,萬宇獻樂列國風。

時泰民康人物盛,腰鼓鈴柈各相競。

長袖翩翩若鴻驚,纖腰嫋嫋會人情。

觀風采樂德化昌,聖皇萬壽樂未央。

──右四曲

共戲樂编辑

《古今樂錄》曰:「《共戲樂》,舊舞十六人,梁八人。」

齊世方昌書軌同,萬宇獻樂列國風。

時泰民康人物盛,腰鼓鈴柈各相競。

長袖翩翩若鴻驚,纖腰嫋嫋會人情。

觀風采樂德化昌,聖皇萬壽樂未央。

──右四曲

安東平编辑

《古今樂錄》曰:「《安東平》,舊舞十六人,梁八人。」

淒淒烈烈,北風為雪。船道不通,步道斷絕。

吳中細布,闊幅長度。我有一端,與郎作褲。

微物雖輕,拙手所作。餘有三丈,為郎別厝。

制為輕巾,以奉故人。不持作好,與郎拭塵。

東平劉生,復感人情。與郎相知,當解千齡。

──右五曲

女兒子编辑

《古今樂錄》曰:「《女兒子》,倚歌也。」

巴東三峽猿鳴悲,夜鳴三聲淚沾衣。

我欲上蜀蜀水難,蹋蹀珂頭腰環環。

──右二曲

來羅编辑

《古今樂錄》曰:「倚歌也。」

鬱金黃花標,下有同心草。草生日已長,人生日就老。

君子防未然,莫近嫌疑邊。瓜田不躡履,李下不正冠。

故人何怨新,切少必求多。此事何足道,聽我歌來羅。

白頭不忍死,心愁皆敖然。遊戲泰始世,一日當千年。

──右四曲

那嗬灘编辑

《古今樂錄》曰:「《那嗬灘》,舊舞十六人,梁八人。其和云:『郎去何當還。』多敘江陵及揚州事。那嗬,蓋灘名也。」

我去只如還,終不在道邊。我若在道邊,良信寄書還。

沿江引百丈,一濡多一艇。上水郎擔篙,何時至江陵。

江陵三千三,何足持作遠。書疏數知聞,莫令信使斷。

聞歡下揚州,相送江津彎。原得篙櫓折,交郎到頭還。

篙折當更覓,櫓折當更安。各自是官人,那得到頭還。

百思纏中心,憔悴為所歡。與子結終始,折約在金蘭。

──右六曲

孟珠编辑

一曰《丹陽孟珠歌》。《古今樂錄》曰:「《孟珠》十曲,二曲,倚歌八曲。舊舞十六人,梁八人。」

人言孟珠富,信實金滿堂。龍頭銜九花,玉釵明月璫。

陽春二三月,草與水同色。攀條摘香花,言是歡氣息。

──右二曲

人言春復著,我言未渠央。暫出後湖看,蒲菰如許長。

揚州石榴花,摘插雙襟中。葳蕤當憶我,莫持豔他儂。

陽春二三月,草與水同色。道逢遊冶郎,恨不早相識。

望歡四五年,實情將懊惱。原得無人處,回身與郎抱。

陽春二三月,正是養蠶時。那得不相怨,其再許儂來。

將歡期三更,合冥歡如何。走馬放蒼鷹,飛馳赴郎期。

適聞梅作花,花落已成子。杜鵑繞林啼,思從心下起。

可憐景陽山,苕苕百尺樓。上有明天子,麟鳳戲中遊。

──右八曲

翳樂编辑

《古今樂錄》曰:「《翳樂》一曲,倚歌二曲。舊舞十六人,梁八人。」

人生歡愛時,少年新得意。一旦不相見,輒作煩冤思。

──右一曲

同前编辑

陽春二三月,相將舞翳樂。曲曲隨時變,持許豔郎目。

人言揚州樂,揚州信自樂。總角諸少年,歌舞自相逐。

──右二曲

夜黃编辑

《古今樂錄》曰:「《夜黃》,倚歌也。」

湖中百種鳥,半雌半是雄。鴛鴦逐野鴨,恐畏不成雙。

──右一曲

夜度娘编辑

《古今樂錄》曰:「《夜度娘》,倚歌也。」

夜來冒霜雪,晨去履風波。雖得敘微情,奈儂身苦何。

──右一曲

長松標编辑

《古今樂錄》曰:「《長松標》,倚歌也。」

落落千丈松,晝夜對長風。歲暮霜雪時,寒苦與誰雙。

──右一曲

雙行纏编辑

《古今樂錄》曰:「《雙行纏》,倚歌也。」

朱絲係腕繩,真如白雪凝。非但我言好,眾情共所稱。

新羅繡行纏,足趺如春妍。他人不言好,獨我知可憐。

──右二曲

黃督编辑

《古今樂錄》曰:「《黃督》,倚歌也。」

喬客他鄉人,三春不得歸。願看楊柳樹,已復藏班騅。

籠車度蹋衍,故人求寄載。催牛閉後戶,無預故人事。

──右二曲。

平西樂编辑

《古今樂錄》曰:「《平西樂》,倚歌也。」

我情與歡情,二情感蒼天。形雖胡越隔,神交中夜間。

──右一曲

攀楊枝编辑

《古今樂錄》曰:「《攀楊枝》,倚歌也。」《樂苑》曰:「《攀楊枝》,梁時作。」

自從別君來,不復著綾羅。畫眉不注口,施朱當奈何。

──右一曲

尋陽樂编辑

《古今樂錄》曰:「《尋陽樂》,倚歌也。」

雞亭故儂去,九里新儂還。送一卻迎兩,無有暫時閑。

──右一曲

白附鳩(梁·吳均)编辑

《古今樂錄》曰:「《白附鳩》倚歌,亦曰《白浮鳩》,本拂舞曲也。」

石頭龍尾彎,新亭送客者。酤酒不取錢,郎能飲幾許。

──右一曲

白浮鳩(吳均)编辑

琅耶白浮鳩,紫翳飄陌頭。食飲東莞野,棲宿越王樓。

拔蒲编辑

《古今樂錄》曰:「《拔蒲》,倚歌也。」

青蒲銜紫茸,長葉復從風。與君同舟去,拔蒲五湖中。

朝發桂蘭渚,晝息桑榆下。與君同拔蒲,竟日不成把。

──右二曲

拔蒲歌(唐·張祜)编辑

拔蒲來,領郎鏡湖邊。郎心在何處,莫趁新蓮去。拔得無心蒲,問郎看好無。

壽陽樂编辑

《古今樂錄》曰:「《壽陽樂》者,宋南平穆王為豫州所作也。舊舞十六人,梁八人。」按其歌辭,蓋敘傷別望歸之思。南平穆王即劉鑠也。

可憐八公山,在壽陽,別後莫相忘。

東台百餘尺,淩風雲,別後不忘君。

梁長曲水流,明如鏡,雙林與郎照。

辭家遠行去,空為君,明知歲月駛。

籠窗取涼風,彈素琴,一歎復一吟。

夜相思,望不來,人樂我獨愁。

長淮何爛漫,路悠悠,得當樂忘憂。

上我長瀨橋,望歸路,秋風停欲度。

銜淚出傷門,壽陽去,必還當幾載。

──右九曲

作蠶絲编辑

《古今樂錄》曰:「《作蠶絲》,倚歌也。」

柔桑感陽風,阿娜嬰蘭婦。垂條付綠葉,委體看女手。

春蠶不應老,晝夜常懷絲。何惜微軀盡,纏綿自有時。

績蠶初成繭,相思條女密。投身湯水中,貴得共成匹。

素絲非常質,屈折成綺羅。敢辭機杼勞,但恐花色多。

──右四曲

楊叛兒编辑

《唐書·樂志》曰:「《楊伴兒》,本童謠歌也。齊隆昌時,女巫之子曰楊旻,少時隨母入內,及長為何後寵。童謠云:『楊婆兒,共戲來所歡。』語訛,遂成楊伴兒。」《古今樂錄》曰:「《楊叛兒》送聲云:『叛兒教儂不復相思。』」

截玉作手鉤,七寶光平天。繡遝織成帶,嚴帳信可憐。

暫出白門前,楊柳可藏烏。歡作沈水香,儂作博山爐。

送郎乘艇子,不作遭風慮。橫篙擲去槳,願到逐流去。

七寶珠絡鼓,教郎拍復拍。黃牛細犢兒,楊柳映松柏。

歡欲見蓮時,移湖安屋裏。芙蓉繞床生,眠臥抱蓮子。

聞歡遠行去,送歡至新亭。津邏無儂名。

落秦中庭生,誠知非好草。龍頭相鉤連,見枝如欲繞。

楊叛西隨曲,柳花經東陰。風流隨遠近,飄揚悶儂心。

──右八曲

同前(梁·武帝)编辑

桃花初發紅,芳草尚抽綠。南音多有會,偏重叛兒曲。

同前(陳·後主)编辑

青春上陽月,結伴戲京華。龍媒玉珂馬,鳳軫繡香車。水映臨橋樹,風吹夾路花。日昏歡宴罷,相將歸狹斜。

同前(唐·李白)编辑

君歌楊叛兒,妾勸新豐酒。何許最關人,烏啼白門柳。烏啼隱楊花,君醉留妾家。博山爐中沈香火,雙煙一氣淩紫霞。

西烏夜飛编辑

《古今樂錄》曰:「《西烏夜飛》者,宋元徽五年,荊州刺史沈攸之所作也。攸之舉兵發荊州,東下,未敗之前,思歸京師,所以歌。和云:『白日落西山,還去來。』送聲云:『折翅烏,飛何處,被彈歸。』」

日從東方出,團團雞子黃。夫歸恩情重,憐歡故在傍。

暫請半日給,徙倚娘店前。目作宴瑱飽,腹作宛惱饑。

我昨憶歡時,攬刀持自刺。自刺分應死,刀作離樓僻。

陽春二三月,諸花盡芳盛。持底喚歡來,花笑鶯歌詠。

感郎崎嶇情,不復自顧慮。臂繩雙入結,遂成同心去。

──右五曲

月節折楊柳歌十三首编辑

正月歌编辑

春風尚蕭條,去故來入新。苦心非一朝,折楊柳,愁思滿腹中,歷亂不可數。

二月歌编辑

翩翩烏入鄉,道逢雙燕飛。勞君看三陽,折楊柳,寄言語儂歡,尋還不復久。

三月歌编辑

泛舟臨曲池,仰頭看春花。杜鵑緯林啼。折楊柳,雙下俱徘徊,我與歡共取。

四月歌编辑

芙蓉始懷蓮,何處覓同心。俱生世尊前。折楊柳,撚香散名花,志得長相取。

五月歌编辑

菰生四五尺,素身為誰珍。盛年將可惜。折楊柳,作得九子粽,思想勞歡手。

六月歌编辑

三伏熱如火,籠窗開北牖。與郎對榻坐。折楊柳,銅塸貯蜜漿,不用水洗溴。

七月歌编辑

織女遊河邊,牽牛顧自歎。一會復周年。折楊柳,攬結長命草,同心不相負。

八月歌编辑

迎歡裁衣裳,日月流如水。白露凝庭霜。折楊柳,夜聞搗衣聲,窈窕誰家婦。

九月歌编辑

甘菊吐黃花,非無杯觴用。當奈許寒何。折楊柳,授歡羅衣裳,含笑言不取。

十月歌编辑

大樹轉蕭索,天陰不作雨。嚴霜半夜落。折楊柳,林中與松柏,歲寒不相負。

十一月歌编辑

素雪任風流,樹木轉枯悴,松柏無所憂。折楊柳,寒衣履薄冰,歡詎知儂否?

十二月歌编辑

天寒歲欲暮,春秋及冬夏。苦心停欲度。折楊柳,沈亂枕席間,纏綿不覺久。

閏月歌编辑

成閏暑與寒,春秋補小月。念子無時閑。折楊柳,陰陽推我去,那得有定主?

常林歡(唐·溫庭筠)编辑

《唐書·樂志》曰:「《常林歡》,疑宋、梁間曲。宋、梁之世,荊、雍為南方重鎮,皆皇子為之牧。江左辭詠,莫不稱之,以為樂土,故隨王誕作襄陽之歌,齊武帝追憶樊、鄧。梁簡文帝樂府歌云:『分手桃林岸,送別峴山頭。若欲寄音信,漢水向東流。』又曰:『宜城投酒今行熟,停鞍係馬暫棲宿。』桃林在漢水上,宜城在荊州北,荊州有長林縣。江南謂情人為歡。常、長聲相近,蓋樂人誤謂長為常。」《通典》曰:「《常林歡》,蓋宋、齊間曲。」

宜城酒熟花覆橋,沙晴綠鴨鳴咬咬。穠桑繞舍麥如尾,幽軋鳴機雙燕巢。馬聲特特荊門道,蠻水揚光色如草。錦薦金爐夢正長,東家呃喔雞鳴早。


 卷四十八 ↑返回頂部 卷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