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50卷

 卷四十九 樂府詩集
卷五十 清商曲辭七
卷五十一 

卷五十·清商曲辭七编辑

江南弄上编辑

江南弄七首(梁·武帝)编辑

《古今樂錄》曰:「梁天監十一年冬,武帝改西曲,製《江南上雲樂》十四曲,《江南弄》七曲:一曰《江南弄》,二曰《龍笛曲》,三曰《採蓮曲》,四曰《鳳笛曲》,五曰《採菱曲》,六曰《遊女曲》,七曰《朝雲曲》。又沈約作四曲:一曰《趙瑟曲》,二曰《秦箏曲》,三曰《陽春曲》,四曰《朝雲曲》,亦謂之《江南弄》云。」

江南弄编辑

《古今樂錄》曰:「《江南弄》三洲韻。和云:陽春路,娉婷出綺羅。」

眾花雜色滿上林,舒芳耀綠垂輕陰。連手躞蹀舞春心。舞春心,臨歲腴,中人望獨踟躕。

龍笛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龍笛曲》,和云:『江南音,一唱值千金。』馬融《長笛賦》曰:『近世雙笛從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龍鳴水中不見已,截竹吹之聲相似。』然則《龍笛曲》蓋因聲如龍鳴而名曲。」

美人綿眇在雲堂,雕金鏤竹眠玉床。婉愛寥亮繞紅梁。繞紅梁,流月台,駐狂風,鬱徘徊。

採蓮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採蓮曲》,和云:『採蓮渚,窈窕舞佳人。』」

遊戲五湖採蓮歸,發花田葉芳襲衣。為君儂歌世所希。世所希,有如玉。江南弄,採蓮曲。

鳳笙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鳳笙曲》,和云:『弦吹席,長袖善留客。』」

綠耀克碧彫琯笙,朱唇玉指學鳳鳴。流速參差飛且停。飛且停,在鳳樓,弄嬌響,間清謳。

採菱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採菱曲》,和云:『菱歌女,解佩戲江陽。』」

江南稚女珠腕繩,金翠搖首紅顏興。桂棹容與歌采菱。歌采菱,心未怡,翳羅袖,望所思。

遊女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遊女曲》,和云:『當年少,歌舞承酒笑。』」

氛氳蘭麝體芳滑,容色玉耀眉如月。珠佩果卮戲金闕。戲金闕,遊紫庭。舞飛閣,歌長生。

朝雲曲编辑

《古今樂錄》曰:「《朝雲曲》,和云:『徙倚折耀華。』」宋玉《高唐賦序》曰:「楚襄王與宋玉遊雲夢之台,望高唐之觀,獨有雲氣,變化無窮。王問玉曰:『此何氣也?』玉曰:『所謂朝雲也。』王曰:『何謂朝雲也?』玉曰:『昔者先王嘗遊高唐,怠而晝寢,夢見一婦人曰:「妾巫山之女也,為高唐之客。聞君遊高唐,原薦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辭曰:「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之下。」旦朝視之如言,故為立廟,號曰朝雲。』」酈道元《水經注》曰:「巫山者,帝女居焉。宋玉謂帝之季女名曰瑤姬,未行而亡,封於巫山之台。精魂為草,實謂靈芝,所謂巫山之女,高唐之姬也。」《朝雲曲》蓋取於此。

張樂陽台歌上謁,如寢如興芳晻曖。容光既豔復還沒。復還沒,望不來。巫山高,心徘徊。

──右七曲

江南弄三首·江南曲(梁·簡文帝)编辑

和云:「陽春路,時使佳人度。」

枝中水上春並歸,長楊掃地桃花飛。清風吹人光照衣。光照衣,景將夕。擲黃金,留上客。

江南弄三首·龍笛曲(梁·簡文帝)编辑

和云:「《江南弄》,真能下翔鳳。」

金門玉堂臨水居,一嚬一笑千萬餘。遊子去還原莫疏。原莫疏,意何極,雙鴛鴦,兩相憶。

江南弄三首·採蓮曲(梁·簡文帝)编辑

和云:「《採蓮歸》,淥水好沾衣。」

桂楫蘭橈浮碧水,江花玉面兩相似。蓮疏藕折香風起。香風起,白日低,採蓮曲,使君迷。

江南弄四首·趙瑟曲(沈約)编辑

邯鄲奇弄出文梓,縈弦急調切流徵。玄鶴徘徊白雲起。白雲起,鬱披香。離復合,曲未央。

江南弄四首·秦箏曲(沈約)编辑

羅袖飄纚拂雕桐,促柱高張散輕宮。迎歌度舞遏歸風。遏歸風,止流月。壽萬春,歡無歇。

江南弄四首·陽春曲(沈約)编辑

劉向《新序·宋玉對楚威王問》曰:「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千人。其為《陽陵采薇》,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數十人而已也。引商刻角,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是以其曲彌高,其和彌寡。然則《陽春》所從來亦遠矣。」《樂府解題》曰:「陽春,傷也。」

楊柳垂地燕差池,緘情忍思落容儀。弦傷曲怨心自知。心自知,人不見。動羅裙,拂珠殿。

江南弄四首·朝雲曲(沈約)编辑

陽台氤氳多異色,巫山高高上無極。雲來雲去長不息。長不息,夢來遊。極萬世,度千秋。

江南弄中编辑

江南弄(唐·王勃)编辑

江南弄,巫山連楚夢。行雨行雲幾相送。瑤軒金谷上春時,玉童仙女無見期。紫露香煙眇難托,清風明月遙相思。遙相思,草徒綠,為聽雙飛鳳皇曲。

同前(唐·李賀)编辑

江中綠霧起涼波,天上疊巘紅嵯峨。水風浦雲生老竹,渚暝蒲帆如一幅。鱸魚千頭酒百斛,酒中倒臥南山綠。吳越吟未終曲,江上團團帖寒玉。

採蓮曲二首(梁·簡文帝)编辑

晚日照空磯,採蓮承晚暉。風起湖難度,蓮多摘未稀。棹動芙蓉落,船移白鷺飛。荷絲傍繞腕,菱角遠牽衣。

常聞蕖可愛,採擷欲為裙。葉滑不留綖,心忙無假薰。千春誰與樂,唯有妾隨君。

同前(梁·元帝)编辑

碧玉小家女,來嫁汝南王。蓮花亂臉色,荷葉雜衣香。因持薦君子,願襲芙蓉裳。

同前(劉孝威)编辑

金槳木蘭船,戲采江南蓮。蓮香隔蒲渡,荷葉滿江鮮。房垂易入手,柄曲自臨盤。露花時濕釧,風莖乍拂鈿。

同前(朱超)编辑

豔色前後發,緩楫去來遲。看妝礙荷影,洗手畏菱滋。摘除蓮上葉,拖出藕中絲。湖里人無限,何日滿船時。

同前(沈君攸)编辑

平川映曉霞,蓮舟泛浪華。衣香隨岸遠,荷影向流斜。度手牽長柄,轉楫避疏花。還船不畏滿,歸路詎嫌賒。

同前二首(吳均)编辑

江南當夏清,桂楫逐流縈。初疑京兆劍,復似漢冠名。荷香帶風遠,蓮影向根生。葉卷珠難溜,花舒紅易傾。日暮鳧舟滿,歸來渡錦城。

錦帶雜花鈿,羅衣垂綠川。問子今何去,出採江南蓮。遼西三千里,欲寄無因緣。原君早旋返,及此荷花鮮。

同前(陳·後主)编辑

相催暗中起,妝前日已光。隨宜巧注口,薄落點花黃。風住疑衫密,船小畏裾長。波文散動楫,茭花拂度航。低荷亂翠影,採袖新蓮香。歸時會被喚,且試入蘭房。

同前(隋·盧思道)编辑

曲浦戲妖姬,輕盈不自持。擎荷愛圓水,折藕弄長絲。珮動裙風入,妝銷粉汗滋。菱歌惜不唱,須待暝歸時。

同前(殷英童)编辑

蕩舟無數伴,解纜自相催。汗粉無庸拭,風裾隨意開。棹移浮荇亂,船進倚荷來。藕絲牽作縷,蓮葉捧成杯。

同前(唐·崔國輔)编辑

玉漵花紅發,金塘水碧流。相逢畏相失,並著採蓮舟。

同前(徐彥伯)编辑

妾家越水邊,搖艇入江煙。既覓同心侶,復採同心蓮。折藕絲能脆,開花葉正圓。春歌弄明月,歸棹落花前。

同前(唐·李白)编辑

若耶溪傍採蓮女,笑隔荷花共人語。日照新妝水底明,風飄香袖空中舉。岸上誰家遊冶郎,三三五五映垂楊。紫騮嘶入落花去,見此踟躕空斷腸。

同前(唐·賀知章)编辑

稽山罷霧鬱嵯峨,鏡水無風也自波。莫言春度芳菲盡,別有中流採芰荷。

同前三首(唐·王昌齡)编辑

吳姬越豔楚王妃,爭弄蓮舟水濕衣。來時浦口花迎入,採罷江頭月送歸。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

越女作桂舟,還將桂為楫。湖上水渺漫,清江初可涉。摘取芙蓉花,莫摘芙蓉葉。將歸問夫婿,顏色何如妾。

同前二首(戎昱)编辑

雖聽採蓮曲,詎識採蓮心。漾楫愛花遠,回船愁良深。煙生極浦色,日落半江陰。同侶憐波靜,看妝墮玉簪。

涔陽女兒花滿頭,毿毿同泛木蘭舟。秋風日暮南湖裏,爭唱菱歌不肯休。

同前(唐·儲光羲)编辑

淺渚荷花繁,深塘菱葉疏。獨往方自得,恥邀淇上姝。廣江無術阡,大澤絕方隅。浪中海童語,流下鮫人居。春雁時隱舟,新荷復滿湖。采采乘日暮,不思賢與愚。

同前二首(鮑溶)编辑

弄舟朅來南塘水,荷葉映身摘蓮子。暑衣清淨鴛鴦喜,作浪舞花驚不起。殷勤護惜纖纖指,水菱初熟多新刺。

採蓮朅來水無風,蓮潭如鏡松如龍。夏衫短袖交斜紅,豔歌笑鬥新芙蓉,戲魚住聽蓮花東。

同前(唐·張籍)编辑

秋江岸邊蓮子多,採蓮女兒憑船歌。青房圓實齊戢戢,爭前競折蕩漾波。試牽綠莖下尋藕,斷處絲多刺傷手。白練束腰袖半卷,不插玉釵妝梳淺。船中未滿度前洲,借問誰家家住遠。歸時共待暮潮上,自弄芙蓉還蕩槳。

同前(唐·白居易)编辑

菱葉縈波荷颭風,荷花深處小船通。逢郎欲語低頭笑,碧玉搔頭落水中。

同前(僧齊己)编辑

越溪女,越江蓮,齊菡萏,雙嬋娟。嬉遊向何處,採摘且同船。浩唱發容與,清波生漪漣。時逢島嶼泊,幾共鴛鴦眠。襟袖既盈溢,馨香亦相傳。薄暮歸去來,苧羅生碧煙。

採蓮歸(唐·王勃)编辑

採蓮歸,綠水芙蓉衣。秋風起浪鳧雁飛。桂棹蘭橈下長浦,羅裙玉腕搖輕櫓。葉嶼花潭極望平,江謳越吹相思苦。想思苦,佳期不可駐。塞外征夫猶未還,江南採蓮今已暮。今已暮,摘蓮花。今渠那必盡倡家。官道城南把桑葉,何如江上採蓮花。蓮花復蓮花,花葉何重疊。葉翠本羞眉,花紅強如頰。佳人不在茲,悵望別離時。牽花憐共蒂,折藕愛蓮絲。故情何處所,新物徒華滋。不惜南津交佩解,還羞北海雁書遲。采蓮歌有節,採蓮夜未歇。正逢浩蕩江上風,又值徘徊江上月。蓮浦夜相逢,吳姬越女何豐茸。共問寒江千里外,征客關山更幾重。

採蓮女(唐·閻朝隱)编辑

採蓮女,採蓮舟,春日春江碧水流。蓮衣承玉釧,蓮刺罥銀鉤。薄暮斂容歌一曲,氛氳香氣滿汀洲。

湖邊採蓮婦(唐·李白)编辑

小姑織白紵,未解將人語。大嫂採芙蓉,溪湖千萬重。長兄行不在,莫使外人逢。原學秋胡婦,真心比古松。

張靜婉採蓮曲(唐·溫庭筠)编辑

《梁書》曰:「羊偘性豪侈,善音律,姬妾列侍,窮極奢侈。有舞人張靜婉,容色絕世,腰圍一尺六寸,時人咸推能掌上舞。偘嘗自造採蓮棹歌兩曲,甚有新致,樂府謂之《張靜婉采蓮曲》。其後所傳,頗失故意。」

蘭膏墜髮紅玉春,燕釵拖頸拋盤雲。城西楊柳向嬌晚,門前溝水波潾潾。麒麟公子朝天客,珮馬璫璫度春陌。掌中無力舞衣輕,翦斷鮫綃破春碧。抱月飄煙一尺腰,麝臍龍髓憐嬌饒。秋羅拂衣碎光動,露重花多香不銷。鸂鶒膠膠塘水滿,綠萍如粟蓮莖短。一夜西風送雨來,粉痕零落愁紅淺。船頭折藕絲暗牽,藕根蓮子相留連。郎心似月月易缺,十五十六清光圓。

鳳笙曲(唐·沈佺期)编辑

憶昔王子晉,鳳笙遊雲空。揮手弄白日,安能戀青宮。豈無嬋娟子,結念羅帳中。憐壽不貴色,身世兩無窮。

鳳吹笙曲(唐·李白)编辑

仙人十五愛吹笙,學得昆丘彩鳳鳴。始聞煉氣餐金液,復道朝天赴玉京。玉京迢迢幾千里,鳳笙去去無邊已。欲歎離聲發絳唇,更嗟別調流纖指。此時惜別詎堪聞,此地相看未忍分。重吟真曲和清吹,卻奏仙歌響綠雲。綠雲紫氣向函關,訪道應尋緱氏山。莫學吹笙王子晉,一遇浮丘斷不還。


 卷四十九 ↑返回頂部 卷五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