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53卷

 卷五十二 樂府詩集
卷五十三 舞曲歌辭二
卷五十四 

卷五十三·舞曲歌辭二编辑

雜舞一编辑

雜舞者,《公莫》、《巴渝》、《槃舞》、《鞞舞》、《鐸舞》、《拂舞》、《白紵》之類是也。始皆出自方俗,後浸陳於殿庭。蓋自周有縵樂散樂,秦漢因之增廣,宴會所奏,率非雅舞。漢、魏已後,並以鞞、鐸、巾、拂四舞,用之宴饗。宋武帝大明中,亦以鞞拂雜舞合之。鍾石施於廟庭,朝會用樂,則兼奏之。明帝時,又有西傖羌胡雜舞,後魏、北齊,亦皆參以胡戎伎,自此諸舞彌盛矣。隋牛弘亦請存四舞,宴會則與雜伎同設,於西涼前奏之,而去其所持鞞拂等。按此雖非正樂,亦皆前代舊聲。故成公綏賦云:「鞞鐸舞庭,八音並陳。」梁武帝報沈約云,「鞞、鐸、巾、拂,古之遺風」是也。唐太宗貞觀中,始造宴樂。其後又分為立坐二部,堂下立奏,謂之立部伎。堂上坐奏,謂之坐部伎。立部伎八:一《安樂》,二《太平樂》,三《破陣樂》,四《慶善樂》,五《大定樂》,六《上元樂》,七《聖壽樂》,八《光聖樂》。自《破陣樂》以下,皆用大鼓,雜以龜茲樂,其聲震厲。《大定樂》又加金鉦。《慶善樂》顓用西涼樂,聲頗閑雅。坐部伎六:一《宴樂》,二《長壽樂》,三《天授樂》,四《鳥歌萬歲樂》,五《龍池樂》,六《小破陣樂》。自《長壽樂》以下,用龜茲樂,唯《龍池樂》則否。武后、中宗之世,大增造立坐部伎諸舞,隨亦寢廢。武后毀唐太廟,《七德》、《九功》之舞皆亡,獨其名存。自後宴饗,復用隋文舞武舞而已。開元中,又有《涼州》、《綠腰》、《蘇合香》、《屈柘枝》、《團亂旋》、《甘州》、《回波樂》、《蘭陵王》、《春鶯囀》、《半社渠》、《借席烏夜啼》之屬,謂之軟舞。《大祁》、《阿連》、《劍器》、《胡旋》、《胡騰》、《阿遼》、《柘枝》、《黃獐》、《拂菻》、《大渭州》、《達磨支》之屬,謂之健舞。文宗時,教坊又進《霓裳羽衣舞》女三百人。末世兵亂,舞製多失。凡此,皆雜舞也。

魏俞兒舞歌(王粲)编辑

《晉書·樂志》曰:「《巴渝舞》,漢高帝所作也。高帝自蜀漢將定三秦,閬中範因率賨人從帝為前鋒,號板楯蠻,勇而善鬥。及定秦中,封因為閬中侯,復賨人七姓。其俗喜歌舞,高帝樂其猛銳,數觀其舞,曰:『武王伐紂歌也。』後使樂人習之。閬中有渝水,因其所居,故曰《巴渝舞》。舞曲有《矛渝》、《弩渝》、《安台》、《行辭》,本歌曲四篇。其辭既古,莫能曉其句度。」左思《蜀都賦》云:「奮之則賨旅,玩之則渝舞」也。顏師古曰:「巴,巴人也。俞,俞人也。高祖初為漢王,得巴俞人,並趫捷,與之滅楚,因存其武樂。巴渝之樂,自此始也。」巴即今之巴州,渝即今之渝州,名各本其地。《宋書·樂志》曰:「魏《俞兒舞歌》四篇,魏國初建所用,使王粲改創其辭,為《矛俞》、《弩俞》、《安台》、《行辭新福歌》曲,行辭以述魏德。後於太祖廟並作之。黃初二年,改曰《昭武舞》,及晉,又改曰《宣武舞》」。《唐書·樂志》曰:「俞,美也。魏、晉改其名,梁復號巴渝,隋文帝以非正典,罷之。」

漢初建國家,匡九州。蠻荊震服,五刃三革休。安不忘備武樂修。宴我賓師,敬用御天,永樂無憂。子孫受百福,常與松喬遊。烝庶德,莫不咸歡柔。

──右《矛俞新福歌》

材官選士,劍弩錯陳。應桴蹈節,俯仰若神。綏我武烈,篤我淳仁。自東自西,莫不來賓。

──右《弩俞新福歌》

武力既定,庶士咸綏。樂陳我廣庭,式宴賓與師。昭文德,宣武威,平九有,撫民黎。荷天寵,延壽屍,千載莫我違。

──右《安台新福歌》

神武用師士素厲,仁恩廣覆,猛節橫逝。自古立功,莫我弘大。桓桓征四國,爰及海裔。漢國保長慶,垂祚延萬世。

──右《行辭新福歌》

吳俞兒舞歌(唐·陸龜蒙)编辑

枝月喉,棹霜脊,北斗離離在寒碧。龍魂清,虎尾白,秋照海心同一色。纛影吒沙幹影側,神豪發直。四睨之人股佶栗,欲定不定定不得。舂牘殘,兒且止,狄胡有膽大如山,怖亦死。

──右劍俞

手盤風,頭背分。電光戰扇,欲刺敲心留半線。纏肩繞脰,衤蓋合眩旋。卓植赴列,奪避中節。前衝函禮穴,上指孛彗滅,與君一用來有截。

──右矛俞

牛來開弦,人為置鏃。捩機關,迸山谷,鹿駭澀,隼擊遲。析毫中睫,洞腋分龜。達堅壘,殘雄師,可以冠猛樂壯曲。抑揚蹈厲,有裂犀兕之氣者,非公與?

──右弩俞

晉宣武舞歌(傅玄)编辑

《晉書·樂志》曰:「魏黃初三年改漢《巴渝舞》曰《昭武舞》。景初元年,又作《武始》、《咸熙》、《章斌》三舞,皆執羽籥。及晉,改《昭武舞》曰《宣武舞》,《羽籥舞》曰《宣文舞》。咸寧元年,詔廟樂停《宣武》、《宣文》二舞,而同用《正德》、《大豫舞》云。」

惟聖皇篇矛俞第一编辑

惟聖皇,德巍巍,光四海。禮樂猶形影,文武為表裏。乃作《巴俞》,肆舞士。劍弩齊列,戈矛為之始。進退疾鷹鷂,龍戰而豹起。如亂不可亂,動作順其理,離合有統紀。

短兵篇劍俞第二编辑

劍為短兵,其勢險危。疾逾飛電,回旋應規。武節齊聲,或合或離。電發星騖,若景若差。兵法攸象,軍容是儀。

軍鎮篇弩俞第三编辑

弩為遠兵軍之鎮,其發有機。體難動,往必速,重而不遲。銳精分鎛,射遠中微。弩俞之樂,一何奇,變多姿。退若激,進若飛,五聲協,八音諧,宣武象,讚天威。

窮武篇安台行亂第四编辑

窮武者喪,何但敗北。柔弱亡戰,國家亦廢。秦始、徐偃,既已作戒前世。先王鑒其機,修文整武藝,文武足相濟。然後得光大。亂曰:高則亢,滿則盈,亢必危,盈必傾。去危傾,守以平,衝則久,濁能清,混文武,順天經。

晉宣文舞歌(傅玄)编辑

羽籥舞歌编辑

羲皇之初,天地開元。罔罟禽獸,群黎以安。神農教耕,創業誠難。民得粒食,淡然無所患。黃帝始征伐,萬品造其端。軍駕無常居,是曰軒轅。軒轅既勤止,堯、舜匪荒寧。夏禹治水,湯、武又用兵。孰能保安逸,坐致太平。聖皇邁乾乾,天下興頌聲。穆穆且明明。惟聖皇,道化彰,澂四海,清三光,萬幾理,庶事康。潛龍升,儀鳳翔。風雨時,物繁昌。卻走馬,降瑞祥。揚側陋,簡忠良。百祿是荷,眉壽無疆。

羽鐸舞歌编辑

昔在渾成時,兩儀尚未分。陽升垂清景,陰降興浮雲。中和合氛氳,萬物各異群。人倫得其序,眾生樂聖君。三統繼五行,然後有質文。皇王殊運代,治亂亦繽紛。伊大晉,德兼往古,越犧、農,邈舜、禹,參天地,陸三五。禮唐、周,樂《韶》、《武》,豈惟《簫韶》,六代具舉。澤沾地境,化充天宇。聖明臨朝,元凱作輔,普天同樂胥。浩浩元氣,遐哉太清。五行流邁,日月代征。隨時變化,庶物乃成。聖皇繼天,光濟群生。化之以道,萬國咸寧。受茲介福,延於億齡。

魏陳思王鼙舞歌编辑

《宋書·樂志》曰:「《鞞舞》未詳所起,然漢代已施於燕享矣。傅毅、張衡所賦,皆其事也。魏曹植《鞞舞歌序》曰:『漢靈帝西園鼓吹,有李堅者,能《鞞舞》。遭亂,西隨段熲。先帝聞其舊有技,召之。堅既中廢,兼古曲多謬誤,故改作新歌五篇。』晉《鞞舞歌》,亦五篇,並陳於元會。《鞞舞》故二八,桓玄將即真,太樂遣眾伎。袁明子啟增滿八佾,相承不復革。宋明帝自改舞曲歌辭,並詔近臣虞龢並作。」《古今樂錄》曰:「《鞞舞》,梁謂之《鞞扇舞》,即《巴渝》是也。鞞扇,器名也。鞞扇上舞作《巴渝弄》,至《鞞舞》竟,豈非《巴渝》一舞二名,何異《公莫》亦名《巾舞》也。漢曲五篇:一曰《關東有賢女》,二曰《章和二年中》,三曰《樂久長》,四曰《四方皇》,五曰《殿前生桂樹》,並章帝造。魏曲五篇:一《明明魏皇帝》,二《大和有聖帝》,三《魏歷長》,四《天生烝民》,五《為君既不易》,並明帝造,以代漢曲。其辭並亡。陳思王又有五篇:一《聖皇篇》,以當《章和二年中》;二《靈芝篇》,以當《殿前生桂樹》;三《大魏篇》,以當漢吉昌,四《精微篇》,以當《關中有賢女》,五《孟冬篇》,以當狡兔。按漢曲無漢吉昌、狡兔二篇,疑《樂久長》、《四方皇》是也。」《隋書·樂志》曰:「《鞞舞》,漢《巴渝舞》也。」按《樂錄》、《隋志》並以《鞞舞》為《巴渝》,今考漢、魏二篇,歌辭各異,本不相亂。蓋因梁、陳之世,於《鞞舞》前作《巴渝弄》,遂云一舞二名,殊不知二舞亦容合作,猶《巾舞》以《白紵》送,豈得便謂《白紵》為《巾舞》邪?失之遠矣。

聖皇篇编辑

聖皇應歷數,正康帝道休。九州咸賓服,威德洞八幽。三公奏諸王不得久淹留。藩位任至重,舊章咸率由。侍臣省文奏,陛下體仁慈。沈吟有愛戀,不忍聽可之。迫有官典憲,不得顧恩私。諸王當就國,璽綬何蔂縗。便時舍外殿,宮省寂無人。主上增顧念,皇母懷苦辛。何以為贈賜,傾府竭寶珍。文錢百億萬,采帛若煙雲。乘輿服御物,錦羅與金銀。龍旂垂九旒,羽蓋參班輪。諸王自計念,無功荷厚德。思一效筋力,糜軀以報國。鴻臚擁節衛,副使隨經營。貴戚並出送,夾道交輜軿。車服齊整設,韡曄耀天精。武騎衛前後,鼓吹簫笳聲。祖道魏東門,淚下沾冠纓。扳蓋因內顧,俯仰慕同生。行行將日暮,何時還闕庭。車輪為徘徊,四馬躊躇鳴。路人尚酸鼻,何況骨肉情。

靈芝篇编辑

靈芝生玉地,朱草被洛濱。榮華相晃耀,光采曄若神。古時有虞舜,父母頑且嚚。盡孝於田壟,烝烝不違仁。伯瑜年七十,彩衣以娛親。慈母笞不痛,歔欷涕沾巾。丁蘭少失母,自傷早孤煢。刻木當嚴親,朝夕致三牲。暴子見陵侮,犯罪以亡刑。丈人為泣血,免戾全其名。董永遭家貧,父老財無遺。舉假以供養,傭作致甘肥。責家填門至,不知何用歸。天靈感至德,神女為秉機。歲月不安居,嗚呼我皇考。生我既已晚,棄我何其早。蓼莪誰所興,念之令人老。退詠南風詩,灑淚滿褘抱。亂曰:聖皇君四海,德教朝夕宣。萬國咸禮讓,百姓家肅虔。庠序不失儀,孝悌處中田。戶有曾閔子,比屋皆仁賢。髫齔無夭齒,黃髮盡其年。陛下三萬歲,慈母亦復然。

大魏篇编辑

大魏應靈符,天祿方甫始。聖德致泰和,神明為驅使。左右宜供養,中殿宜皇子。陛下長壽考,群臣拜賀咸悅喜。積善有餘慶,寵祿固天常。眾喜填門至,臣子蒙福祥。無患及陽遂,輔翼我聖皇。眾吉咸集會,凶邪奸惡並滅亡。黃鵠遊殿前,神鼎周四阿。玉馬充乘輿,芝蓋樹九華。白虎戲西除,舍利從辟邪。騏驥躡足舞,鳳皇拊翼歌。豐年大置酒,玉樽列廣庭。樂飲過三爵,朱顏暴已形。式宴不違禮,君臣歌《鹿鳴》。樂人舞鼙鼓,百官雷抃讚若驚。儲禮如江海,積善若陵山,皇嗣繁且熾,孫子列曾玄。群臣咸稱萬歲,陛下長壽樂年。御酒停未飲,貴戚跪東廂。侍人承顏色,奉進金玉觴。此酒亦真酒,福祿當聖皇。陛下臨軒笑,左右咸歡康。杯來一何遲,群僚以次行。賞賜累千億,百官並富昌。

精微篇编辑

精微爛金石,至心動神明。杞妻哭死夫,梁山為之傾。子丹西質秦,烏白馬角生。鄒衍囚燕市,繁霜為夏零。關東有賢女,自字蘇來卿。壯年報父仇,身沒重功名。女休逢赦書,白刃幾在頸。俱上列仙籍,去死獨就生。太倉令有罪,遠征當就拘。自悲居無男,禍至無與俱。緹縈痛父言,荷擔西上書。盤桓北闕下,泣淚何漣如。乞得並姊弟,沒身贖父軀。漢文感其義,肉刑法用除。其父得以免,辯義在列圖。多男亦何為,一女足成居。簡子南渡河,津吏廢舟船。執法將加刑,女娟擁棹前。妾父聞君來,將涉不測淵。畏懼風波起,禱祝祭名川。備禮饗神祇,為君求福先。不勝釂祀誠,至令犯罰艱。君必欲加誅,乞使知罪愆。妾原以身代,至誠感蒼天。國君高其義,其父用赦原。河激奏中流,簡子知其賢。歸娉為夫人,榮寵超後先。辯女解父命,何況健少年。黃初發和氣,明堂德教施。治道致太平,禮樂風俗移。刑錯民無枉,怨女復何為。聖皇長壽考,景福常來儀。

孟冬篇编辑

孟冬十月,陰氣厲清。武官誡田,講旅統兵。元龜襲吉,元光著明。蚩尤蹕路,風弭雨停。乘輿啟行,鷥鳴幽軋。虎賁采騎,飛象珥鶡。鍾鼓鏗鏘,簫管嘈喝。萬騎齊鑣,千乘等蓋。夷山填谷,平林滌藪。張羅萬里,盡其飛走。趯趯狡兔,揚白跳翰。獵以青骹,掩以修竿。韓盧宋鵲,呈才騁足。噬不盡緤,牽麋掎鹿。魏氏發機,養基撫弦。都盧尋高,搜索猴猿。慶忌孟賁,蹈谷超巒。張目決眥,發怒穿冠。頓熊扼虎,蹴豹搏貙。氣有餘勢,負象而趨。獲車既盈,日側樂終。罷役解徒,大饗離宮。亂曰:聖皇臨飛軒,論功校獵徒。死禽積如京,流血成溝渠。明詔大勞賜,太官供有無。走馬行酒醴,驅車布肉魚。鳴鼓舉觴爵,擊鍾釂無餘。絕網縱麟麑,弛罩出鳳雛。收功在羽校,威靈振鬼區。陛下長歡樂,永世合天符。

晉鼙舞歌五首(傅玄)编辑

《古今樂錄》曰:「晉鼙舞歌五篇:一曰《洪業篇》,當魏曲《明明魏皇帝》,古曲《關東有賢女》;二曰《天命篇》,當魏曲《大和有聖帝》,古曲《章和二年中》;三曰《景皇篇》,當魏曲《魏歷長》,古曲《樂久長》;四曰《大晉篇》,當魏曲《天生烝民》,古曲《四方皇》;五曰《明君篇》,當魏曲《為君既不易》,古曲《殿前生桂樹》。」按曹植《怨歌行》云:「為君既不易,為臣良獨難。」不知與此同否?

洪業篇编辑

宣文創洪業,盛德在泰始。聖皇應靈符,受命君四海。萬國何所樂,上有明天子。唐堯禪帝位,虞舜惟恭己。恭己正南面,道化與時移。大赦蕩萌漸,文教被黃支。象天則地,體無為,聰明配日月,神聖參兩儀。雖有三凶類,類言無所施,象天則地,體無為,稷、契並佐命,伊、呂升王臣。蘭芷登朝肆,不無失宿民。聲發響自應,表立景來附。虓虎從羈制,潛龍升天路。備物立成器,變通極其數。百事以時敘,萬機有常度。訓之以克讓,納之以忠恕。群下仰清風,海外同歡慕。象天則地,化雲布,昔日貴雕飾,今尚儉與素。昔日多纖介,今去情與故,象天則地,化雲布,濟濟大朝士,夙夜綜萬機。萬機無廢理,明明降疇諮。臣譬列星景,君配朝日暉。事業並通濟,功烈何巍巍。五帝繼三皇,三王世所歸。聖德應期運,天地不能違。仰之彌已高,猶天不可階。將復御龍氏,鳳皇在庭棲。

天命篇编辑

聖祖受天命,應期輔魏皇。入則綜萬機,出則征四方。朝廷無遺理,方表寧且康。道隆舜臣堯,積德逾太王。孟度阻窮險,造亂天一隅。神兵出不意,奉命致天誅。赦善戮有罪,元惡宗為虛。威風震頸蜀,武烈懾強吳。諸葛不知命,肆逆亂天常。擁徒十餘萬,數來寇邊疆。我皇邁神武,秉鉞鎮雍、涼。亮乃畏天威,未戰先仆僵。盈虛自然運,時變固多艱。東征陵海表,萬里梟賊淵。受遺齊七政,曹爽又滔天。群凶受誅殛,百保咸來臻。黃華應福始,王淩為禍先。

景皇篇编辑

景皇帝,聰明命世生,盛德參天地。帝王道大,創業既已難,繼世亦未易。外則夏侯玄,內則張與李。三凶稱逆,亂帝紀,從天行誅,窮其姦宄。邊將御其漸,潛謀不得起。罪人咸伏辜,威風振萬里。平衡綜萬機,萬機無不理。召陵桓不君,內外何紛紛,眾小便成群。蒙昧恣心,治亂不分。叡聖獨斷,濟武常以文。從天惟廢立,掃霓披浮雲。雲霓既已辟,清和未幾間。羽檄首尾至,變起東南藩。儉、欽為長蛇,外則憑吳蠻。萬國紛騷擾,戚戚天下懼不安。神武御六軍,我皇秉鉞征。儉欽起壽春,前鋒據項城。出其不意,並縱奇兵。奇兵誠難御,廟勝實難支。兩軍不期遇,敵退計無施。虎騎惟武進,大戰沙陽陂。欽乃亡魂走,奔虜若雲披。天恩赦有罪,東土放鯨鯢。

大晉篇编辑

赫赫大晉,於穆文皇。蕩蕩巍巍,道邁陶唐。世稱三皇五帝,及今重其光。九德克明,文既顯,武又章。恩弘六合,兼濟萬方。內舉元凱,朝政以綱。外簡虎臣,時惟鷹揚。靡從不懷,逆命斯亡。仁配春日,威逾秋霜。濟濟多士,同茲蘭芳。唐虞至治,四凶滔天。致討儉、欽,罔不肅虔。化感海外,海外來賓。獻其聲樂,並稱妾臣。西蜀猾夏,僭號方域。命將致討,委國稽服。吳人放命,憑海阻江。飛書告諭,響應來同。先王建萬國,九服為藩衛。亡秦壞諸侯,享祚不二世。歷代不能復,忽逾五百歲。我皇邁聖德,應期創典制。分土五等,藩國正封界。莘莘文武佐,千秋遘嘉會。洪業溢區內,仁風翔海外。

明君篇编辑

明君御四海,聽鑒盡物情。顧望有譴罰,竭忠身必榮。蘭茝出茞野,萬里升紫庭。茨草穢堂階,掃截不得生。能否莫相蒙,百官正其名。恭己慎有為,有為無不成。闇君不自信,群下執異端。正直罹譖潤,奸臣奪其權。雖欲盡忠誠,結舌不敢言。結舌亦何憚,盡忠為身患。清流豈不潔,飛塵濁其源。歧路令人迷,未遠勝不還。忠臣立君朝,正色不顧身。邪正不並存,譬若胡與秦。秦胡有合時,邪正各異津。忠臣遇明君,乾乾惟日新。群目統在綱,眾星拱北辰,設令遭闇主,斥退為凡民。雖薄供時用,白茅猶可珍。冰霜晝夜結,蘭桂摧為薪。邪臣多端變,用心何委曲。便僻從情指,動隨君所欲。偷安樂目前,不問清與濁。積偽罔時主,養交以持祿。言行恒相違,難饜甚溪谷。昧死射乾沒,覺露則滅族。

鼙舞歌编辑

東海有勇婦(唐·李白)编辑

魏《鼙舞》五曲。李白作此篇以代《關中有賢女》。

梁山感杞妻,慟哭為之傾。金石忽暫開,都由激深情。東海有勇婦,何慚蘇子卿。學劍越處子,超騰若流星。損軀報夫讎,萬死不顧生。白刃耀素雪,蒼天感精誠。十步兩躩躍,三呼一交兵。斬首掉國門,蹴踏五藏行。割此伉儷憤,粲然大義明。北海李使君,飛章奏天庭。舍罪警風俗,流芳播滄瀛。志在列女籍,竹帛已光榮。淳於免詔獄,漢主為緹縈。津妾一棹歌,脫父於嚴刑。十子若不肖,不如一女英。豫讓斬空衣,有心竟無成。要離殺慶忌,壯夫素所輕。妻子亦何辜,焚之買虛名。豈如東海婦,事立獨揚名。

章和二年中(李賀)编辑

雲蕭索,風拂拂,麥芒如篲黍如粟。關中父老百領襦,關東吏人乏詬租。健犢春耕土膏黑,菖莆叢叢沿水脈。殷勤為我下田鉏,百錢攜賞絲桐客。遊春漫光塢花白,野林散香神降席。拜神得壽獻天子,七星貫斷姮娥死。


 卷五十二 ↑返回頂部 卷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