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54卷

 卷五十三 樂府詩集
卷五十四 舞曲歌辭三
卷五十五 

卷五十四·舞曲歌辭三编辑

雜舞二编辑

齊鼙舞曲编辑

明君辭编辑

《南齊書·樂志》曰:「漢章帝造。《鼙舞歌》云:『關東有賢女。』魏明帝代漢曲云:『明明魏皇帝。』傅玄代魏曲作晉《洪業篇》云:『宣文創洪業,盛德存泰始。聖皇應靈符,受命君四海。』今前四句錯綜其辭,從『五帝』至『不可階』六句全玄辭。後二句本云『將復御龍氏,鳳皇在庭棲』,又改易焉。」明君創洪業,盛德在建元。受命君四海,聖皇應靈乾。五帝繼三皇,三皇世所歸。聖德應期運,天地不能違。仰之彌已高,猶天不可階。將復結繩化,靜拱天下齊。

聖主曲辭编辑

聖主受天命,應期則虞、唐。升旒綜萬機。端扆馭八方。盈虛自然數,揖讓歸聖明。北化陵河塞,南威越滄溟。廣德齊七政,敷教騰三辰。萬宇必承慶,百福咸來臻。聖皇應福始,昌德洞祐先。

明君辭编辑

明君御四海,總鑒盡人靈。仰成恩已洽,竭忠身必榮。聖澤洞三靈,德教被八鄉。草木變柯葉,川嶽洞嘉祥。愉樂盛明運,舞蹈升太時。微霜永昌命,軌心長歡怡。

梁鞞舞歌(沈約)编辑

《隋書·樂志》曰:「梁三朝樂第十七設《鼙舞》。」《唐書.樂志》曰:「《明君》,本漢世《鞞舞曲》。梁武帝時改其辭以歌君德。」

大梁七百始,天監三元初。聖功澄宇縣,帝德總車書。熙熙億兆臣,其志皆歡愉。

刑措甫自今,隆平亦肇茲。神武超楚、漢,安用道邠、岐。百拜奄來宅,執玉咸在斯。象天則地,體無為。

禮緝民用擾,樂諧風自移。舜琴中已絕,堯衣今復垂。象天則地,體無為。治兵戰六獸,為邦命九官。靈蛇及瑞羽,分素復銜丹。

望就逾軒、頊,鏗鏘掩《咸》、《濩》。九尾擾成群,八象鳴相顧。象天則地,化雲布。

有為臣所執,司契君之道。運行乃四時,無言信蒼昊。宸居體衝寂,忘懷定天保。

至德同自然,裁成侔玄造。珍祥委天貺,靈物開地寶。窈窕降青琴,參差秀朱草。

──右明之君

梁鞞舞歌三首(周舍)编辑

赫矣明之君,我皇邁前古。機靈通日月,聖敬締區宇。淮海無橫波,文軌同一土,樂哉太平世,當歌復當舞。

──右明之君

聖主應圖籙,天下咸所歸。端扆臨赤縣,宸居法紫微。遐方奉正朔,外戶辟重扉。我君延萬壽,福祚長巍巍。

──右明主曲

明君班五瑞,就日朝百王。充庭植鷺羽,鈞天奏清商。本支同中嶽,良臣安四方。盛明普日月,兆民樂未央。

──右明君曲

鐸舞歌编辑

《唐書·樂志》曰:「《鐸舞》,漢曲也。」《古今樂錄》曰:「鐸,舞者所持也。本鐸制法度以號令天下,故取以為名。今謂漢世諸舞,鞞、巾二舞是漢事,鐸、拂二舞以象時。古《鐸舞曲》有《聖人制禮樂》一篇,聲辭雜寫,不復可辨,相傳如此。魏曲有《太和時》,晉曲有《雲門篇》,傅玄造,以當魏曲,齊因之。梁周舍改其篇。」《隋書·樂志》曰:「《鐸舞》,傅玄代魏辭云『振鐸鳴金』是也。梁三朝樂第十八設鐸舞。」

聖人制禮樂篇(古辭)编辑

昔皇文武邪彌彌舍善誰吾時吾行許帝道銜來治路萬邪治路萬邪赫赫意黃運道吾治路萬邪善道明邪金邪善道明邪金邪帝邪近帝武武邪邪聖皇八音偶邪尊來聖皇八音及來儀邪同邪烏及來義邪善草供國吾咄等邪烏近帝邪武邪近帝武邪武邪應節合用武邪尊邪應節合用酒期義邪同邪酒期義邪善草國吾咄等邪烏近帝邪武邪近帝武武邪邪下音足木上為鼓義邪應眾義邪樂邪供邪延否已邪烏已禮祥咄等邪烏素女有絕其聖烏烏武邪

雲門篇(晉·傅玄)编辑

黃《雲門》,唐《咸池》,虞《韶舞》,夏《夏》殷《濩》。列代有五,振鐸鳴金,延《大武》。清歌發唱,形為主。聲和八音,協律呂。身不虛動,手不徒舉。應節合度,周其敘。時奏宮角,雜之以徵羽。下饜眾目,上從鍾鼓。樂以移風,與德禮相輔,安有失其所。

──右二曲。

齊鐸舞歌编辑

《南齊書·樂志》曰:「《鐸舞歌》一曲,傅玄辭,以代魏《太和時》,徵羽,除『下厭眾目,上從鍾鼓』二句。」

黃《雲門》,唐《咸池》,虞《韶舞》,夏《夏》殷《濩》,列代有五。振鐸鳴金,延《太武》。清歌發唱,形為主。聲和八音,協律呂。身不虛動,手不徒舉,應節合度,周期序。時奏宮角,雜之以徵羽。樂以移風,禮相輔,安有出其所。

──右一曲

梁鐸舞曲(周舍)编辑

《雲門》且莫奏,《咸池》且莫歌。我後興至德,樂頌發中和。白雲汾已隆,萬舞鬱駢羅。功成聖有作,黃、唐何足多。

──右一曲

巾舞歌(古辭)编辑

《唐書·樂志》曰:「《公莫舞》,晉、宋謂之《巾舞》。其說云:漢高祖與項籍會鴻門,項莊舞劍,將殺高祖,項伯亦舞,以袖隔之,且語莊云:『公莫』。古人相呼曰公,言公莫害漢王也。漢人德之,故舞用巾以像項伯衣袖之遺式。」《宋書·樂志》曰:「按《琴操》有《公莫渡河》,然則其聲所從來已久。俗云項伯,非也。」《古今樂錄》曰:「《巾舞》,古有歌辭,訛異不可解。江左以來,有歌舞辭。沈約疑是《公無渡河曲》今三調中自有《公無渡河》,其聲哀切,故入瑟調,不容以瑟調離於舞曲。惟《公無渡河》,古有歌有弦,無舞也。」

吾不見公莫時吾何嬰公來嬰姥時吾哺聲何為茂時為來嬰當恩吾明月之土轉起吾何嬰土來嬰轉去吾哺聲何為土轉南來嬰當去吾城上羊下食草吾何嬰下來吾食草吾哺聲汝何三年針縮何來嬰吾亦老吾平平門淫涕下吾何嬰何來嬰涕下吾哺聲昔結吾馬客來嬰吾當行吾度四州洛四海吾何嬰海何來嬰四海吾哺聲熇西馬頭香來嬰吾洛道吾治五丈度汲水吾噫邪哺誰當求兒母何意零邪錢健步哺誰當吾求兒母何吾哺聲三針一發交時還弩心意何零意弩心遙來嬰弩心哺聲復相頭巾意何零何邪相哺頭巾相吾來嬰頭巾母何何吾復來推排意何零相哺推相來嬰推非母何吾復車輪意何零子以邪相哺轉輪吾來嬰轉母何吾使君去時意何零子以邪使君去時使來嬰去時母何吾思君去時意何零子以邪思君去時思來嬰吾去時母何何吾吾

齊公莫舞辭编辑

《南齊書·樂志》曰:「晉《公莫舞歌》二十章,章無定句,前是第一解,後是第十九二十解,雜有三句,並不可曉解。建武初,明帝奏樂至此曲,言是似永明樂,流涕憶世祖云。」

吾不見公莫時,吾何嬰公來。嬰姥時吾,思君去時。吾何零,子以耶,思君去時,思來嬰,吾去時母那何,去吾。

──右一曲

公莫舞歌(唐·李賀)编辑

方花古礎排九楹,刺豹淋血盛銀罌。華筵鼓吹無桐竹,長刀直立割鳴箏。橫楣粗錦生紅緯,日炙錦嫣王未醉。腰下三看寶玦光,項莊掉箾欄前起。材官小臣公莫舞,座上真人赤龍子。芒碭雲瑞抱天回,咸陽王氣清如水。鐵樞鐵楗重束關,大旗五丈撞雙鐶。漢王今日須秦印,絕臏刳腸臣不論。

晉拂舞歌编辑

《晉書·樂志》曰:「《拂舞》出自江左,舊云吳舞也。晉曲五篇:一曰《白鳩》,二曰《濟濟》,三曰《獨祿》,四曰《碣石》,五曰《淮南王》。齊多刪舊辭,而因其曲名。」《古今樂錄》曰:「梁《拂舞歌》並用晉辭。」《樂府解題》曰:「讀其辭,除《白鳩》一曲,餘並非吳歌,未知所起也。」

白鳩篇编辑

《南齊書·樂志》曰:「《白符鳩舞》,出江南,吳人所造。其歌本云:『平平白符,思我君惠,集我金堂。』言白者金行,符合也,鳩亦合也,符鳩雖異,其義是同。」《宋書·樂志》曰:「晉楊泓《舞序》云:『自到江南,見《白符舞》,或言《白鳧鳩舞》,云有此來數十年矣。察其辭旨,乃是吳人患孫皓虐政,思屬晉也。』晉辭曰:『翩翩白鳩,載飛載鳴。懷我君德,來集君庭。』蓋晉人改其本歌云。」

翩翩白鳩,載飛載鳴。懷我君德,來集君庭。白雀呈瑞,素羽明鮮,翔庭舞翼,以應仁乾。交交鳴鳩,或丹或黃。樂我君惠,振羽來翔。東璧餘光,魚在江湖。惠而不費,敬我微軀。策我良駟,習我驅馳。與君周旋,樂首亡餘。我心虛靜,我志沾濡。彈琴鼓瑟,聊以自娛。淩雲登台,浮遊太清。扳龍附鳳,目望身輕。

濟濟篇编辑

暢飛暢舞氣流芳,追念三五大綺黃。去失有時可行,去來同時此未央。時冉冉,近桑榆,但當飲酒為歡娛。衰老逝,有何期,多憂耿耿內懷思。淵池廣,魚獨希,原得黃浦眾所依。恩感人,世無比,悲歌且舞無極已。

獨漉篇编辑

「獨漉」,一作「獨祿」。《南齊書·樂志》曰:「古辭《明君曲》後云:『勇安樂,無慈不問清與濁。清與無時濁,邪交與獨祿。』《伎錄》曰:『求祿求祿,清白不濁。清白尚可,貪汙殺我。』晉歌為『鹿』字,古通用也。疑是風刺之辭。」

獨漉獨漉,水深泥濁。泥濁尚可,水深殺我。雍雍雙雁,遊戲田畔。我欲射雁,念子孤散。翩翩浮萍,得風遙輕。我心何合,與之同並。空床低帷,誰知無人。夜衣錦繡,誰別偽真。刀鳴削中,倚床無施。父冤不報,欲活何為。猛虎班班,遊戲山間。虎欲齧人,不避豪賢。

碣石篇编辑

《南齊書·樂志》曰:「《碣石》,魏武帝辭。晉以為《碣石舞》。其歌四章:一曰《觀滄海》,二曰《冬十月》,三曰《土不同》,四曰《龜雖壽》。」《樂府解題》曰:「《碣石篇》,晉樂,奏魏武帝辭。首章言東臨碣石,見滄海之廣,日月出入其中。二章言農功畢而商賈往來。三章言鄉土不同,人性各異。四章言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也。」按《相和大曲》,《步出夏門行》亦有《碣石篇》,與此並同,但曲前更有豔爾。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水何淡淡,山島竦峙。樹木叢生,百草豐茂。秋風蕭瑟,洪波湧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粲爛,若出其裏。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右《觀滄海》

孟冬十月,北風徘徊。天氣肅清,繁霜霏霏。鶤雞晨鳴,雁過南飛。鷙鳥潛藏,熊羆窟棲。錢鎛停置,農收積場。逆旅整設,以通賈商。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右《冬十月》

鄉土不同,河朔隆寒。流凘浮漂,舟船行難。錐不入地,豐籟深奧。水竭不流,冰堅可蹈。士隱者貧,勇俠輕非。心常歎怨,戚戚多悲。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右《土不同》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騰地乘霧,終為土灰。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盈縮之期,不但在天。養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右《龜雖壽》

淮南王篇编辑

崔豹《古今注》曰:「《淮南王》,淮南小山之所作也。淮南王服食求仙,遍禮方士,遂與八公相攜俱去,莫知所往。小山之徒,思戀不已,乃作《淮南王曲》焉。」班固《漢武帝故事》曰:「淮南王安好神仙,招方術之士,能為雲雨。百姓傳云:『淮南王得天子,壽無極。』帝心惡之,使覘王,云:『能致仙人,與共遊處,變化無常,又能隱形飛行,服氣不食。』帝聞而喜,欲受其道,王不肯傳。帝怒,將誅焉。王知之,出令與群臣,因不知所之。」《樂府解題》曰:「古詞云:『淮南王,自言尊。』實言安仙去。」

淮南王,自言尊,百尺高樓與天連。後園鑿井銀作床,金瓶素綆汲寒漿。汲寒漿,飲少年,少年窈窕何能賢。揚聲悲歌音絕天。我欲渡河河無梁,原化雙黃鵠,還故鄉。還故鄉,入故里,徘徊故鄉,苦身不已。繁舞寄聲無不泰,徘徊桑梓遊天外。


 卷五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