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57卷

 卷五十六 樂府詩集
卷五十七 琴曲歌辭一
卷五十八 

编辑

琴者,先王所以修身、理性、禁邪、防淫者也,是故君子無故不去其身。《唐書·樂志》曰:「琴,禁也。夏至之音,陰氣初動,禁物之淫心也。」《世本》曰:「琴,神農所造。」《廣雅》曰:「伏羲造琴,長七尺二寸,而有五弦。」揚雄《琴清英》曰:「舜彈五弦之琴而天下化。」《琴操》曰:「琴長三尺六寸六分,象三百六十六日。廣六寸,象六合也。文上曰池,池,水也,言其平。下曰濱,濱,賓也,言其服也。前廣後狹,象尊卑也。上圓下方,法天地也。五弦,象五行也。文王、武王加二弦以合君臣之恩。」《古今樂録》曰:「今稱二弦爲文武弦是也。」應劭《風俗通》曰:「七弦,法七星也。」《三禮圖》曰:「琴第一弦爲宮,次弦爲商,次爲角,次爲羽,次爲徵,次爲少宮,次爲少商。」桓譚《新論》曰:「今琴四尺五寸,法四時五行也。」崔豹《古今注》曰:「蔡邕益琴爲九弦,二弦大,次三弦小,次四弦尤小。」梁元帝《纂要》曰:「古琴名有清角,黃帝之琴也。鳴鹿、循況、濫脅、號鐘、自鳴、空中,皆齊桓公琴也。繞梁,楚莊王琴也。綠綺,司馬相如琴也。焦尾,蔡邕琴也。鳳皇,趙飛燕琴也。自伏羲製作之後,有瓠巴、師文、師襄、成連、伯牙、方子春、鐘子期,皆善鼓琴。而其曲有暢、有操、有引、有弄。」《琴論》曰:「和樂而作,命之曰暢,言達則兼濟天下而美暢其道也。憂愁而作,命之曰操,言窮則獨善其身而不失其操也。引者,進德修業,申達之名也。弄者,情性和暢,寬泰之名也。其後西漢時有慶安世者,爲成帝侍郎,善爲《雙鳳離鸞之曲》,齊人劉道強能作《單鳧寡鶴之弄》,趙飛燕亦善爲《歸風送遠之操》,皆妙絶當時,見稱後世。若夫心意感發,聲調諧應,大弦寬和而溫,小弦清廉而不亂,攫之深,醳之愉,斯爲盡善矣。古琴曲有五曲、九引、十二操。五曲:一曰《鹿鳴》,二曰《伐檀》,三曰《騶虞》,四曰《鵲巢》,五曰《白駒》。九引:一曰《烈女引》,二曰《伯妃引》,三曰《貞女引》,四曰《思歸引》,五曰《霹靂引》,六曰《走馬引》,七曰《箜篌引》,八曰《琴引》,九曰《楚引》。十二操:一曰《將歸操》,二曰《猗蘭操》,三曰《龜山操》,四曰《越裳操》,五曰《拘幽操》,六曰《岐山操》,七曰《履霜操》,八曰《朝飛操》,九曰《別鶴操》,十曰《殘形操》,十一曰《水仙操》,十二曰《襄陵操》。自是已後,作者相繼,而其義與其所起,略可考而知,故不復備論。」《樂府解題》曰:「琴操紀事,好與本傳相違,存之者,以廣異聞也。」


白雪歌徐孝嗣编辑

謝希逸《琴論》曰:「劉涓子善鼓琴,制《陽春》《白雪》曲。琴集曰:《白雪》師曠所作商調曲也。」《唐書·樂志》曰:「《白雪》,周曲也。」張華《博物志》曰:「《白雪》者,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曲名也。」高宗顯慶二年,太常言《白雪》琴曲本宜合歌,今依琴中舊曲,以禦制《雪詩》爲《白雪》歌辭。又古今樂府奏正曲之後,皆別有送聲,乃取侍臣許敬宗等和詩以爲送聲,各十六節。六年二月,呂才造琴歌《白雪》等曲,帝亦制歌辭十六章,皆著於樂府。 風閨晩翻靄,月殿夜凝明。願君早留眄,無令春草生。

同前朱孝廉编辑

凝雲沒霄漢,從風飛且散。聯翩避幽谷,徘徊依井幹。既興楚客謠,亦動周王歎。所恨輕寒早,不迨陽春旦。

白雪曲僧貫休 编辑

列鼎佩金章,淚眼看風枝。卻思食藜藿,身作屠沽兒。負米無遠近,所希鬥■歸。爲人無貴賤,莫學雞狗肥。斯言如不忘,別更無光輝。斯言如或忘,即安用人爲。

神人暢唐堯编辑

《古今樂録》曰:「堯郊天地,祭神座上有響,誨堯曰:『水方至爲害,命子救之。』堯乃作歌。」謝希逸《琴論》曰:「《神人暢》,堯帝所作。堯彈琴感神人現,故制此弄也。」 清廟穆兮承予宗,百僚肅兮於寢堂。醊禱進福求年豐,有響在坐,敕予爲害在玄中。欽哉皓天德不隆,承命任禹寫中宮。

思親操虞舜编辑

《古今樂録》曰:「舜遊歷山,見烏飛,思親而作此歌。」謝希逸《琴論》曰:「舜作《思親操》,孝之至也。」 陟彼曆山兮進嵬,有鳥翔兮高飛。瞻彼鳩兮徘徊,河水洋洋兮青泠。深谷鳥鳴兮鶯鶯,設罥張罝兮思我父母力耕。日與月兮往如馳,父母遠兮吾當安歸。

南風歌二首虞舜编辑

《古今樂録》曰:「舜彈五弦之琴,歌《南風》之詩。」《史記}}{{ProperNoun|樂書》曰:「舜歌《南風》而天下治,《南風》者,生長之音也。舜樂好之,樂與天地同,意得萬國之歡心,故天下治也。」 反彼三山兮商嶽嵯峨,天降五老兮迎我來歌。有黃龍兮自出於河,負書圖兮委蛇。羅沙案圖觀讖兮閔天嗟嗟,擊石拊韶兮淪幽洞微,鳥獸蹌蹌兮鳳皇來儀,凱風自南兮喟其增歎。 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

湘妃劉長卿编辑

《山海經》曰:「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郭璞雲:「天帝之女,處江爲神,即《列仙傳》所謂江妃二女也。」劉向《列女傳》曰:「帝堯之二女,長曰娥皇,次曰女英,堯以妻舜于媯汭。舜既爲天子,娥皇爲後,女英爲妃。舜死於蒼梧,二妃死於江湘之間,俗謂之湘君。」《湘中記》曰:「舜二妃死爲湘水神,故曰湘妃。」韓愈《黃陵廟碑》曰:「秦博士對始皇帝雲:湘君者,堯之二女舜妃者也。劉向鄭玄亦皆以二妃爲湘君。而《離騷》《九歌》既有《湘君》,又有《湘夫人》,王逸以爲湘君者,自其水神而謂,湘夫人乃二妃,璞與逸俱失也。堯之長女娥皇爲舜正妃,故曰君,其二女女英自宜降曰夫人也。故《九歌》謂娥皇爲君,女英爲帝子,各以其盛者推言之也。禮有小君,明其正自得稱君也。」按《琴操》有《湘妃怨》,又有《湘夫人》曲。 帝子不可見,秋風來暮思。嬋娟湘江月,千載空蛾眉。

同前李賀编辑

筠竹千年老不死,長伴秦娥蓋湘水。蠻娘吟弄滿寒空,九山靜綠淚花紅。離鸞別鳳煙梧中,巫雲蜀雨遙相通。幽愁秋氣上青楓,涼夜波間吟古龍。

湘妃怨孟郊编辑

南巡竟不返,帝子怨逾積。萬里喪蛾眉,瀟湘水空碧。冥冥荒山下,古廟收貞魄。喬木深青春,清光滿瑤席。搴芳徒有薦,靈意殊脈脈。玉佩不可親,徘徊煙波夕。

同前陳羽编辑

二妃怨處雲沈沈,二妃哭處湘水深。商人酒滴廟前草,蕭颯風生斑竹林。

湘妃列女操鮑溶编辑

有虞夫人哭虞後,淑女何事又傷離。竹上淚跡生不盡,寄哀雲和五十絲。雲和經奏鈞天曲,乍聽寶琴遙嗣續,三湘測測流急綠。秋夜露寒蜀帝飛,楓林月斜楚臣宿。更疑川宮日黃昏,暗攜女手殷勤言,環珮玲瓏有無間。終疑既遠雙悄悄,蒼梧舊雲豈難召,老猿心寒不可嘯。目眄眄兮意蹉跎,魂騰騰兮驚秋波。曲一盡兮憶再奏,衆弦不聲且如何。

湘夫人沈約编辑

瀟湘風已息,沅澧複安流。揚蛾一含睇,便娟好且修。捐玦置澧浦,解珮寄中洲。

同前王僧孺编辑

桂棟承薜帷,眇眇川之湄。白蘋徒可望,綠芷竟空滋。日暮思公子,銜意嘿無辭。

同前鄒紹先编辑

楓葉下秋渚,二妃愁渡湘。疑山空杳藹,何處望君王。日落水雲裏,油油心自傷。

同前李頎编辑

九嶷日已暮,三湘雲複愁。窅靄羅袂色,潺湲江水流。佳期來北渚,捐玦在芳洲。

同前郎士元编辑

蛾眉對湘水,遙哭蒼梧間。萬乘既已歿,孤舟誰忍還。至今楚山上,猶有淚痕斑。南有涔陽路,渺渺多新愁。昔神降回時,風波江上秋。彩雲忽無處,碧水空安流。

襄陵操夏禹编辑

一曰《禹上會稽》。《書》曰:「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古今樂録》曰:「禹治洪水,上會稽山,顧而作此歌。」謝希逸《琴論》曰:「夏禹治水而作《襄陵操》。」《琴集》曰:「《禹上會稽》,夏禹東巡狩所作也。」 嗚呼,洪水滔天,下民愁悲,上帝愈咨。三過吾門不入,父子道衰。嗟嗟不欲煩下民。

霹靂引簡文帝编辑

謝希逸《琴論》曰:「夏禹作《霹靂引》。」《樂府解題》曰:「楚商梁游於雷澤,霹靂下,乃援琴而作之,名《霹靂引》。」未知孰是。 來從東海上,發自南山陽。時聞連鼓響,乍散投壺光。飛車走四瑞,繞電發時祥。令去於斯表,殺來永傳芳。

同前辛德源编辑

出地聲初奮,乘乾威更作。雲銜天笑明,雨帶星精落。碎枕神無繞,震楹書自若。側聞吟白虎,遠見飛玄鶴。

同前沈佺期编辑

歳七月火伏而金生,客有鼓瑟於門者,奏霹靂之商聲。始■羽以騞砉,終扣宮而砰駖。電耀耀兮龍躍,雷闐闐兮雨冥。氣嗚唅以會雅,態欻翕以橫生。有如驅千旗,制五兵,截荒虺,斮長鯨。孰與廣陵比意,別鶴儔精而已。俾我雄子魄動,毅夫發立,懷恩不淺,武義雙輯。視胡若芥,剪羯如拾。豈徒慨慷中筵,備群娛之翕習哉!

箕子操箕子编辑

一曰《箕子吟》。《史記》曰:「紂始爲象箸,箕子歎曰:『彼爲象箸,必爲玉杯;爲玉杯,則必思遠方珍怪之物而禦之矣。輿馬宮室之漸,自此始不可振也。』乃披發佯狂而爲奴,遂隱而鼓琴以自悲。」《古今樂録》曰:「紂時,箕子佯狂,痛宗廟之爲墟,乃作此歌,後傳以爲操。」《琴集》曰:「《箕子吟》,箕子自作也。」 嗟嗟,紂爲無道殺比干。咩重複嗟獨奈何!漆身爲厲,被發以佯狂,今奈宗廟何!天乎天哉!欲負石自投河。嗟複嗟,奈社稷何!

拘幽操文王编辑

一曰《文王哀羑裏》。《琴操》曰:「《拘幽操》,文王拘於羑裏而作也。文王修德,百姓親附。崇侯虎疾之,譖於紂曰:『西伯昌,聖人也。長子發,中子旦,皆聖人也。三聖合謀,君其慮之。』乃囚文王於羑裏,將殺之。於是文王四臣散宜生之徒,得美女、大貝、白馬硃鬣以獻於紂,紂遂出西伯。文王在羑裏,演《易》八卦以爲六十四,作鬱厄之辭曰:『困于石,據於蒺薐。』乃申憤而作歌雲。」 殷道溷溷,浸獨煩兮。硃紫相合,不別分兮。迷亂聲色,信讒言兮。炎炎之虐,使我愆兮。幽閉牢穽,由其言兮。遘我四人,憂動勤兮。

同前韓愈编辑

目掩掩兮其凝其盲,耳肅肅兮聽不聞聲。朝不日出兮夜不見月與星,有知無知兮爲死爲生。嗚呼,臣罪當誅兮天王聖明。

文王操文王编辑

《琴操》曰:「紂爲無道,諸侯皆歸文王。其後有鳳皇銜書於郊,文王乃作此歌。」謝希逸《琴論》曰:「《文王操》,文王作也。」 翼翼翱翔,彼鳳皇兮。銜書來遊,以會昌兮。瞻天案圖,殷將亡兮。蒼蒼之天,始有萌兮。五神連精,合謀房兮。興我之業,望羊來兮。

克商操武王编辑

一曰《武王伐紂》。《古今樂録》曰:「武王伐紂而作此歌。」謝希逸《琴論》曰:「《克商操》,武王伐紂時制。」《琴集》曰:「《武王伐紂》,武王自作也。」上告皇天兮,可以行乎?

傷殷操微子编辑

《琴集》曰:「《傷殷操》微子所作也。」《尚書大傳》曰:「微子將朝周,過殷之故墟,見麥秀之蔪々,黍禾之蠅蠅也,曰:『此故父母之國,宗廟社稷之亡也。』志動心悲,欲哭則爲朝周,欲泣則近婦人,推而廣之作雅聲,即此操也,亦謂之《麥秀歌》。」 麥秀漸漸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我好仇。

越裳操周公旦编辑

《琴操》曰:「《越裳操》,周公所作也。」《古今樂録》曰:「越裳獻白雉,周公作歌,遂傳之爲《越裳操》。」 於戲嗟嗟,非旦之力,乃文王之德。

同前韓愈编辑

雨之施,物以孳,我何意於彼爲。自周之先,其艱其勤。以有疆宇,私我後人。我祖在上,四方在下。厥臨孔威,敢戲以侮。孰荒於門,孰治于田。四海既均,越裳是臣。

岐山操韓愈编辑

《琴操》曰:「《岐山操》,周公爲大王作也。」 我家於豳,自我先公。伊我承緒,敢有不同。今狄之人,將土我疆。民爲我戰,誰使死傷。彼岐有岨,我往獨處。人莫餘追,無思我悲。

神鳳操成王编辑

一曰《鳳皇來儀》。《古今樂録》曰:「周成王時,鳳皇翔舞,成王作此歌。」謝希逸《琴論》曰:「成王作《神鳳操》,言德化之感也。」《琴集》曰:「《鳳皇來儀》,成王所作。」 鳳皇翔兮於紫庭,予何德兮以感靈。賴先人兮恩澤臻,于胥樂兮民以寧。

采薇操伯夷编辑

《琴集》曰:「《采薇操》,伯夷所作也。」《史記》曰:「武王克殷,伯夷、叔齊恥之,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乃作歌,因傳以爲操。」《樂府解題》曰:「《采薇操》亦曰《晨遊高舉》。」 登彼高山,言采其薇。以亂易暴,不知其非。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適安歸。

履霜操尹伯奇编辑

《琴操》曰:「《履霜操》,尹吉甫之子伯奇所作也。伯奇無罪,爲後母讒而見逐,乃集芰荷以爲衣,采楟花以爲食。晨朝履霜,自傷見放,於是援琴鼓之而作此操。曲終,投河而死。」 履朝霜兮采晨寒,考不明其心兮聽讒言。孤恩別離兮摧肺肝。何辜皇天兮遭斯愆,痛歿不同兮恩有偏,誰説顧兮知我冤。

同前韓愈编辑

父兮兒寒,母兮兒饑。兒罪當笞,逐兒何爲?兒在中野,以宿以處。四無人聲,誰與兒語?兒寒何衣,兒饑何食?兒行於野,履霜以足。母生衆兒,有母憐之。獨無母憐,兒寧不悲。

士失志操四首介子推编辑

《琴集》曰:「《士失志操》,介子推所作也,一曰《龍蛇歌》。」《琴操》曰:「文公與介子綏俱遁,子綏割腓股以啖文公。文公複國,咎犯、趙衰俱蒙厚賞,子綏獨無所得,乃作《龍蛇之歌》而隱。文公求之不肯出。」按《史記》:「文公重耳奔狄,其後反國,賞從亡,未及介子推。子推欲隱,從者憐之,乃懸書宮門。文公出見之,曰:『此介子推也。』使人召之,亡入綿上山中。於是文公環綿上山而封之,以爲介推田,號曰介山是也。」 有龍矯矯,頃失其所。五蛇從之,周遍天下。龍饑無食,一蛇割股。龍反其淵,安其壤土。四蛇入穴,皆有處所。一蛇無穴,號於中野。 有龍矯矯,遭天譴怒。三蛇從之,一蛇割股。二蛇入國,厚蒙爵土。餘有一蛇,棄於草莽。有龍矯矯,將失其所。有蛇從之,周流天下。龍既入深淵,得其安所。蛇脂盡幹,獨不得甘雨。 龍欲上天,五蛇爲輔。龍已升雲,四蛇各入其宇。一蛇獨怨,終不見處所。

雉朝飛操犢沐子编辑

一曰《雉朝雊操》。揚雄《琴清英》曰:「《雉朝飛操》,衛女傅母之所作也。衛侯女嫁於齊太子,中道聞太子死,問傅母曰:『何如?』傅母曰:『且往當喪。』喪畢不肯歸,終之以死。傅母悔之,取女所自操琴,於塚上鼓之。忽二雉俱出墓中,傅母撫雉曰:『女果爲雉耶?』言未畢,俱飛而起,忽然不見。傅母悲痛,援琴作操,故曰《雉朝飛》。」崔豹《古今注》曰:「《雉朝飛》者,犢沐子所作也。齊宣王時,處士泯宣,年五十無妻。出薪於野,見雉雄雌相隨而飛,意動心悲,乃仰天歎大聖在上,恩及草木鳥獸,而我獨不獲。因援琴而歌,以明自傷。其聲中絶。魏武帝時,宮人有盧女者,七歳入漢宮,學鼓琴,特異於餘妓,善爲新聲,能傳此曲。」伯牙《琴歌》曰:「麥秀蔪兮雉朝飛,向虛壑兮背喬槐,依絶區兮臨回池。」《樂府解題》曰:「若梁簡文帝『晨光照麥畿』,但詠雉而已。」 雉朝飛兮鳴相和,雌雄群游於山阿。我獨何命兮未有家。時將暮兮可奈何,嗟嗟暮兮可奈何。

同前鮑照编辑

雉朝飛,振羽翼,專場挾雌恃強力。媒已驚,翳又逼,篙間潛彀盧矢直。刎繡頸,碎錦臆,絶命君前無怨色。握君手,執杯酒,意氣相傾死何有。

同前簡文帝编辑

晨光照麥畿,平野度春翬。避鷹時聳角,妒壟或斜飛。少年從遠役,有恨意多違。不如隨蕩子,羅袂拂臣衣。

同前呉均编辑

二月雉朝飛,橫行傍壟歸。斜看水外翟,側聽嶺南翬。躞蹀恆欲戰,耿耿恃強威。當令君見賞,何辭碎錦衣。

同前李白编辑

麥隴青青三月時,白雉朝飛挾兩雌。錦衣綺翼何離褷,犢沐采薪感之悲。春天和,白日暖,啄食飲泉勇氣滿。爭雄鬥死繡頸斷。雉子斑奏急管弦,心傾美酒盡玉碗。枯楊枯楊爾生荑,我獨七十而孤棲。彈弦寫恨意不盡,瞑目歸黃泥。

同前韓愈编辑

雉之飛,於朝日。群雌孤雄,意氣橫出。當東而西,當啄而飛。隨飛隨啄,群雌粥粥。嗟我雖人,曾不如彼雉雞。生身七十年,無一妾與妃。

同前張祜编辑

朝陽隴東泛暖景,雙啄雙飛雙顧影。硃冠錦襦聊日整,漠漠霧中如衣褧。傷心盧女弦,七十老翁長獨眠。雄飛在草雌在田,衷腸結憤氣呵天。聖人在上心不偏,翁得女妻甚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