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61卷

 卷六十 樂府詩集
卷六十一 雜曲歌辭一
卷六十二 

卷六十一•雜曲歌辭一编辑

《宋書•樂志》曰:「古者天子聽政,使公卿大夫獻詩,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然後被於聲,於是有採詩之官。周室下衰,官失其職。漢、魏之世,歌詠雜興,而詩之流乃有八名:曰行,曰引,曰歌,曰謠,曰吟,曰詠,曰怨,曰歎,皆詩人六義之餘也。至其協聲律,播金石,而總謂之曲。若夫均奏之高下,音節之緩急,文辭之多少,則繫乎作者才思之淺深,與其風俗之薄厚。當是時,如司馬相如、曹植之徒,所為文章,深厚爾雅,猶有古之遺風焉。自晉遷江左,下逮隋、唐,德澤浸微,風化不競,去聖逾遠,繁音日滋。豔曲興於南朝,胡音生於北俗。哀淫靡曼之辭,迭作並起,流而忘反,以至陵夷。原其所由,蓋不能制雅樂以相變,大抵多溺於鄭、衛,由是新聲熾而雅音廢矣。昔晉平公說新聲,而師曠知公室之將卑。李延年善為新聲變曲,而聞者莫不感動。其後元帝自度曲,被聲歌,而漢業遂衰。曹妙達等改易新聲,而隋文不能救。嗚呼,新聲之感人如此,是以為世所貴。雖沿情之作,或出一時,而聲辭淺迫,少復近古。故蕭齊之將亡也。有《伴侶》;高齊之將亡也,有《無愁》;陳之將亡也,有《玉樹後庭花》;隋之將亡也,有《泛龍舟》。所謂煩手淫聲,爭新怨衰,此又新聲之弊也。雜曲者,歷代有之,或心志之所存,或情思之所感,或宴遊歡樂之所發,或憂愁憤怨之所興,或敘離別悲傷之懷,或言征戰行役之苦,或緣於佛老,或出自夷虜。兼收備載,故總謂之雜曲。自秦、漢已來,數千百歲,文人才士,作者非一。干戈之後,喪亂之餘,亡失既多,聲辭不具,故有名存義亡,不見所起,而有古辭可考者,則若《傷歌行》、《生別離》、《長相思》、《棗下何纂纂》之類是也。復有不見古辭,而後人繼有擬述,可以概見其義者,則若《出自薊北門》、《結客少年場》、《秦王卷衣》、《半渡溪》、《空城雀》、《齊謳》、《吳趨》、《會吟》、《悲哉》之類是也。又如漢阮瑀之《駕出北郭門》,曹植之《惟漢》、《苦思》、《欲遊南山》《事君》、《車已駕》、《桂之樹》等行,《磐石》、《驅車》、《浮萍》、《種葛》、《吁嗟》、《鰕䱹》等篇,傅玄之《雲中白子高》、《前有一樽酒》、《鴻雁生塞北行》《昔君》、《飛塵》、《車遙遙篇》,陸機之《置酒》,謝惠連之《晨風》,鮑照之《鴻雁》,如此之類,其名甚多,或因意命題,或學古敘事,其辭具在,故不復備論。」

蛺蝶行(古辭)编辑

蛺蝶之遨遊東園,奈何卒逢三月養子燕,接我苜蓿間。持之,我入紫深宮中,行纏之,傅欂櫨間。雀來燕,燕子見銜哺來,搖頭鼓翼,何軒奴軒。

同前(梁•李鏡遠)编辑

青春已布澤,微蟲應節歡。朝出南園裏,暮依華葉端。菱舟追或易,風池渡更難。群飛終不遠,還向玉階蘭。

桂之樹行(魏•曹植)编辑

桂之樹,桂之樹,桂生一何麗佳。揚朱華而翠葉,流芳布天涯。上有棲鸞,下有盤螭。桂之樹,得道之真人,咸來會講仙:教爾服食日精,要道甚省不煩。淡泊無為自然。乘蹻萬里之外,去留隨意所欲存。高高上際於眾外,下下乃窮極地天。

秦女休行(左延年)编辑

左延年辭,大略言女休為燕王婦,為宗報仇,殺人都市,雖被囚繫,終以赦宥,得寬刑戮也。晉傅玄云「龐氏有烈婦」,亦言殺人報怨,以烈義稱,與古辭義同而事異。

始出上西門,遙望秦氏廬。秦氏有好女,自名為女休。休年十四五,為宗行報仇。左執白楊刃,右據宛魯矛。仇家便東南,仆僵秦女休。女休西上山,上山四五里。關吏呵問女休,女休前置辭:「平生為燕王婦,於今為詔獄囚。平生衣參差,當今無領襦。明知殺人當死,兄言怏怏,弟言無道憂。女休堅辭為宗報仇,死不疑。」殺人都市中,徼我都巷西。丞卿羅東向坐,女休淒淒曳梏前。兩徒夾我,持刀刀五尺餘。刀未下,朣朧擊鼓赦書下。

同前(晉•傅玄)编辑

龐氏有烈婦,義聲馳雍、涼。父母家有重怨,仇人暴且強。雖有男兄弟,志弱不能當。烈女念此痛,丹心為寸傷。外若無意者,內潛思無方。白日入都市,怨家如平常。匿劍藏白刃,一奮尋身僵。身首為之異處,伏尸列肆旁。肉與土合成泥,灑血濺飛梁。猛氣上干雲霓,仇黨失守為披攘。一市稱烈義,觀者收淚並慨慷。百男何當益,不如一女良。烈女直造縣門,云父不幸遭禍殃。今仇身以分裂,雖死情益揚。殺人當伏法,義不苟活隳舊章。縣令解印綬,令我傷心不忍聽。刑部垂頭塞耳,令我吏舉不能成。烈著希代之績,義立無窮之名。夫家同受其祚,子子孫孫咸享其榮。今我弦歌吟詠高風,激揚壯發悲且清。

同前(唐•李白)编辑

西門秦氏女,秀色如瓊花。手揮白楊刀,清晝殺仇家。羅袖灑赤血,英聲淩紫霞。直上西山去,關吏相邀遮。婿為燕國王,身被詔獄加。犯刑若履虎,不畏落爪牙。素頸未及斷,摧眉伏泥沙。金雞忽放赦,大辟得寬賒。何慚聶政姊,萬古共驚嗟。

當牆欲高行(魏•曹植)编辑

龍欲升天須浮雲,人之仕進待中人。眾口可以鑠金,讒言三至,慈母不親。憒憒俗間,不辨偽真。願欲披心自說陳,君門以九重,道遠河無津。

當欲遊南山行(曹植)编辑

東海廣且深,由卑下百川。五嶽雖高大,不逆垢與塵。良木不十圍,洪條無所因。長者能博愛,天下寄其身。大匠無棄材,船車用不均。錐刀各異能,何所獨卻前。嘉善而矜愚,大聖亦同然。仁者各壽考,四坐咸萬年。

當事君行(曹植)编辑

人生有所貴尚,出門各異情。朱紫更相奪色,雅鄭異音聲。好惡隨所愛憎,追舉逐虛名。百心可事一君,巧詐寧拙誠。

當車已駕行(曹植)编辑

坐玉殿,會諸貴客。侍者行觴,主人離席。顧視東西廂,絲竹與鞞鐸。不醉無歸來,明燈以繼夕。

驅車上東門行(古辭)编辑

驅車上東門,遙望郭北墓。白楊何蕭蕭,松柏夾廣路。下有陳死人,杳杳即長暮。潛寐黃泉下,千載永不寤。浩浩陰陽移,年命如朝露。人生忽如寄,壽無金石固。萬歲更相送,賢聖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

駕言出北闕行(晉•陸機)编辑

駕言出北闕,躑躅遵山陵。長松何鬱鬱,丘墓互相承。念昔殂沒子,悠悠不可勝。安寢重冥廬,天壤莫能興。人生何期促,忽如朝露凝。辛苦百年間,戚戚如履冰。仁智亦何補,遷化有明徵。求仙鮮克仙,太虛安可淩。良會罄美服,對酒宴同聲。

駕出北郭門行(魏•阮瑀)编辑

駕出北郭門,馬樊不肯馳。下車步踟躕,仰折枯楊枝。顧聞丘林中,噭々有悲啼。借問啼者出:「何為乃如斯?」親母舍我歿,後母憎孤兒。饑寒無衣食,舉動鞭捶施。骨消肌肉盡,體若枯樹皮。藏我空室中,父還不能知。上塚察故處,存亡永別離。親母何可見,淚下聲正嘶。棄我於此間,窮厄豈有貲。傳告後代人,以此為明規。

出門行二首(唐•孟郊)编辑

長河悠悠去無極,百齡同此可歎息。秋風白露沾人衣,壯心凋落奪顏色。少年出門將訴誰,川無梁兮路無歧。一聞陌上苦寒奏,使我佇立驚且悲。君今得意厭粱肉,豈復念我貧賤時。

海風蕭蕭天雨霜,窮愁獨坐夜何長。驅車舊憶太行險,始知遊子悲故鄉。美人相思隔天闕,長望雲端不可越。手持琅玕欲有贈,愛而不見心斷絕。南山峨峨白石爛,碧海之波浩漫漫。參辰出沒不相待,我欲橫天無羽翰。

同前(元稹)编辑

兄弟同出門,同行不同志。淒淒分歧路,各各營所為。兄上荊山巔,翻石辨虹氣。弟沈滄海底,偷珠待龍睡。出門不數年,同歸亦同遂。俱用私所珍,升沈自茲異。獻珠龍王宮,值龍覓珠次。但喜復得珠,不求珠所自。酬客雙龍女,授客六龍轡。遣充行雨神,雨澤隨客意。雩夏鍾鼓繁,禜秩玉帛積。彩色畫廊廟,奴僮被珠翠。驥騄千萬雙,鴛鴦七十二。言者禾稼枯,無人敢輕議。其兄因獻璞,再刖不履地。門戶親戚疏,匡床妻妾棄。銘心有所待,視足無所愧。持璞自枕頭,淚痕雙血漬。一朝龍醒寤,本問偷珠事。因知行雨偏,妻子五刑備。仁兄捧屍哭,勢友掉頭諱。喪車黔首葬,吊客青蠅至。楚有望氣人,王前忽長跪。賀王得貴寶,不遠王所蒞。求之果如言,剖則浮筠膩。白珩無顏色,垂棘有瑕累。在楚列地封,入趙連城貴。秦遣李斯書,書為傳國瑞。秦亡漢、魏傳,傳者得神器。卞和名永永,與寶不相墜。勸爾出門行,行難莫行易。易得還易失,難同亦難離。善賈識貪廉,良田無稙稚。磨劍莫磨錐,磨錐成小利。

出自薊北門行(宋•鮑照)编辑

魏曹植《豔歌行》曰:「出自薊北門,遙望胡地桑。枝枝自相值,葉葉自相當。」《樂府解題》曰:「《出自薊北門行》,其致與《從軍行》同,而兼言燕薊風物,及突騎勇悍之狀。若鮑照雲《羽檄起邊亭》,備敘征戰苦辛之意。」《通典》曰:「燕本秦上穀郡,薊即漁陽郡,皆在遼西。」《漢書》曰:「薊,故燕國也。」

羽檄起邊亭,烽火入咸陽。征師屯廣武,分兵救朔方。嚴秋筋竿勁,虜陣精且強。天子按劍怒,使者遙相望。雁行緣石徑,魚貫度飛梁。蕭鼓流漢思,旌甲被胡霜。疾風衝塞起,沙礫自飄揚。馬毛縮如蝟,角弓不可張。時危見臣節,世亂識忠良。投軀報明主,身死為國殤。

同前(陳•徐陵)编辑

薊北聊長望,黃昏心獨愁。燕山對古刹,代郡隱城樓。屢戰橋恒斷,長冰塹不流。天雲如蛇陣,漢月帶胡愁。漬土泥函谷,挼繩縛涼州。平生燕頷相,會自得封侯。

同前(北周•庾信)编辑

薊門還北望,役役盡傷情。關山連漢月,隴水向秦城。笳寒蘆葉脆,弓凍紵弦鳴。梅林能止渴,復姓可防兵。將軍連轉戰,都護夜巡營。燕山猶有石,須勒幾人名。

同前(唐•李白)编辑

虜陣橫北荒,胡星曜精芒。羽書速驚電,烽火晝連光。虎竹救邊急,戎車森已行。明主不安席,按劍心飛揚。推轂出猛將,連旗登戰場。兵威衝絕漠,殺氣淩穹蒼。列卒赤山下,開營紫塞傍。途冬沙風緊,旌旗颯凋傷。畫角悲海月,征衣卷天霜。揮刃斬樓蘭,彎弓射賢王。單于一平蕩,種落自奔亡。收功報天子,行歌歸咸陽。

薊門行五首(高適)编辑

邊城十一月,雨雪亂霏霏。元戎號令嚴,人馬亦輕肥。羌胡無盡日,征戰幾時歸。

幽州多騎射,結髮重橫行。一朝事將軍,出入有聲名。紛紛獵秋草,相向角弓鳴。

薊門逢古老,獨立思氛氳。一身既零丁,頭鬢白紛紛。勳庸今已矣,不識霍將軍。

茫茫長城外,日沒更煙塵。胡騎雖憑陵,漢兵不顧身。古樹滿空塞,黃雲愁殺人。

漢家能用武,開拓窮異域。戍卒厭糠核,降胡飽衣食。開亭試一望,吾欲涕沾臆。

同前二首(李希仲)编辑

旄頭有精芒,胡騎獵秋草。羽檄南渡河,邊庭用兵早。漢家愛征戰,宿將今已老。辛苦羽林兒,從戎榆關道。

一身救邊速,烽火連薊門。前軍鳥飛斷,格鬥塵沙昏。寒日鼓聲急,單于夜火奔。當須徇忠義,身死報國恩。

君子有所思行(晉•陸機)编辑

《樂府解題》曰:「《君子有所思行》,晉陸機云:『命駕登北山。』宋鮑照云:『西上登雀台。』梁沈約云:『晨策終南首。』其旨言雕室麗色,不足為久歡,宴安冘毒,滿盈所宜敬忌,與《君子行》異也。」

命駕登北山,延佇望城郭。廛里一何盛,街巷紛漠漠。甲第崇高闥,洞房結阿閣。曲池何湛湛,清川帶華薄。邃宇列綺窗,蘭室接羅幕。淑貌色斯升,哀音承顏作。人生盛行邁,容華隨年落。善哉膏粱士,營生奧且博。宴安消靈根,冘毒不可恪。無以肉食資,取笑藜與藿。

同前(宋•謝靈運)编辑

總駕越鍾陸,還顧望京畿。躑躅周名都,遊目倦忘歸。市鄽無阨室,世族有高闈。密親麗華苑,軒甍飾通逵。孰是金、張樂,諒由燕、趙詩。長夜恣酣飲,窮年弄音徽。盛往速露墜,衰來疾風飛。餘生不歡娛,何以竟暮歸。寂寥曲肱子,瓢飲療朝饑。所秉自天性,貧富豈相譏。

同前(鮑照)编辑

西上登雀台,東下望雲闕。層關肅天居,馳道直如髮。繡甍結飛霞,璇題納明月。築山擬蓬壺,穿池類溟渤。選色遍齊代,徵聲匝邛、越。陳鍾陪夕宴,笙歌待明發。年貌不可留,身意會盈歇。蟻壤漏山河,絲淚毀金骨。器惡含滿欹,物忌厚生沒。智哉眾多士,服理辨昭晣。

同前(梁•沈約)编辑

晨策終南首,顧望咸陽川。戚里溯曾闕,甲館負崇軒。復塗希紫閣,重台擬望仙。巴姬幽蘭奏,鄭女陽春弦。共矜紅顏日,俱忘白髮年。寂寥茂陵宅,照曜未央蟬。無以五鼎盛,顧嗤三經玄。

同前(唐•李白)编辑

紫閣連終南,青冥天倪色。憑崖望咸陽,宮闕羅北極。萬井驚畫出,九衢如弦直。渭水清銀河,橫天流不息。朝野盛文物,衣冠何貪絕。廄馬散連山,軍容威絕域。伊、皋運元化,衛、霍輸筋力。歌鍾樂未休,榮去老還逼。圓光過滿缺,太陽移中昃。不散東海金,何爭西輝匿。無作牛山悲,惻愴淚沾臆。

同前二首(僧貫休)编辑

我愛正考甫,思賢作《商頌》。我愛揚子雲,理亂皆如鳳。振衣中夜起,露花香旖旎。撲碎驪龍明月珠,敲出鳳凰五色髓。陋巷蕭蕭風淅淅,緬想斯人勝珪璧。寂寥千載不相逢,無限區區盡虛擲。君不見沈約道:「佳人不在茲,春光為誰惜?」

安得龍猛筆,點石為黃金。散向酷吏家,使無貪殘心。甘棠密葉成翠幄,潁鳳不來天地塞。所以傾城人,如今不可得。


 卷六十 ↑返回頂部 卷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