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62卷

 卷六十一 樂府詩集
卷六十二 雜曲歌辭二
卷六十三 

卷六十二•雜曲歌辭二编辑

傷歌行(古辭)编辑

《傷歌行》,側調曲也。古辭傷日月代謝,年命遒盡,絕離知友,傷而作歌也。

昭昭素明月,輝光燭我床。憂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長。微風吹閨闥,羅帷自飄揚。攬衣曳長帶,屣履下高堂。東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春鳥翻南飛,翩翩獨翱翔。悲聲命儔匹,哀鳴傷我腸。感物懷所思,泣涕忽沾裳。佇立吐高吟,舒憤訴穹蒼。

同前(唐•張籍)编辑

黃門詔下促收捕,京兆尹係御史府。出門無復部曲隨,親戚相逢不容語。辭成謫尉南海州,受命不得須臾留。身著青衫騎惡馬,東門之東無送者。郵夫防吏急喧驅,往往驚墮馬蹄下。長安里中荒大宅,朱門已除十二戟。高堂舞榭鎖管弦,美人遙望西南天。

傷哉行(孟郊)编辑

眾毒蔓貞松,一枝難久榮。豈知黃庭客,仙骨生不成。春色舍芳蕙,秋風繞枯莖。彈琴不成曲,始覺知音傾。館月改舊照,吊賓寫餘情。還舟空江上,波浪送銘旌。

同前(莊南傑)编辑

兔走烏飛不相見,人事依稀速如電。王母夭桃一度開,玉樓紅粉千回變。車馳馬走咸陽道,石家舊宅空荒草。秋雨無情不惜花,芙蓉一一驚香倒。勸君莫謾栽荊棘,秦皇虛費驅山力。英風一去更無言,白骨沈埋暮山碧。

悲歌行(古辭)编辑

悲歌可以當泣,遠望可以當歸。思念故鄉,鬱鬱累累。欲歸家無人,欲渡河無船,心思不能言,腸中車輪轉。

同前(唐•李白)编辑

悲來乎,悲來乎,主人有酒且莫斟,聽我一曲悲來吟。悲來不吟還不笑,天下無人知我心。君有數斗酒,我有三尺琴。琴鳴酒樂兩相得,一杯不啻千鈞金。悲來乎,悲來乎,天雖長,地雖久,金玉滿堂應不守。富貴百年能幾何,死生一度人皆有。孤猿坐啼墳上月,且須一盡杯中酒。悲來乎,悲來乎,鳳鳥不至河無圖,微子去之箕子奴。漢帝不憶李將軍,楚王放卻屈大夫。悲來乎,悲來乎,秦家李斯早追悔,虛名撥向身之外。范子何曾愛五湖,功成名遂身自退。劍是一夫用,書能知姓名,惠施不肯干萬乘,卜式未必窮一經。還須黑頭取方伯,莫謾白首為儒生。

悲哉行(晉•陸機)编辑

《歌錄》曰:「《悲哉行》,魏明帝造。」《樂府解題》曰:「陸機云:『遊客芳春林。』謝惠連云:『羈人感淑節。』皆言客遊感物憂思而作也。」

遊客芳春林,春芳傷客心。和風飛清響,鮮雲垂薄陰。蕙草饒淑氣,時鳥多好音。翩翩鳴鳩羽,喈喈倉庚音。幽蘭盈通谷,長莠被高岑。女蘿亦有托,蔓葛亦有尋。傷哉客遊士,憂思一何深。目感隨氣草,耳悲詠時禽。寤寐多遠念,緬然若飛沈。原托歸風響,寄言遺所欽。

同前(宋•謝靈運)编辑

萋萋春草生,王孫遊有情。差池燕始飛,夭嫋柳始榮。灼灼桃悅色,飛飛燕弄聲,簷上雲結陰,澗下風吹清。幽樹雖改觀,終始在初生。松蔦歡蔓延,樛葛欣蔂縈。眇然遊宦子,晤言時未並。鼻感改朔氣,眼傷變節榮。侘傺豈徒然,澶漫絕音形。風來不可托,鳥去豈為聽。

同前(謝惠連)编辑

羈人感淑節,緣感欲回泬。我行詎幾時,華實驟舒結。睹實情有悲,瞻華意無悅。覽物懷同志,如何復乖別。翩翩翔禽羅,關關鳴鳥列。翔鳴常疇偶,所歎獨乖絕。

同前(梁•沈約)编辑

旅遊媚年春,年春媚遊人。徐光旦垂彩,和露曉凝津。時嚶起稚葉,蕙氣動初蘋。一朝阻舊國,萬里隔良辰。

同前(唐•孟雲卿)编辑

孤兒去慈親,遠客喪主人。莫吟苦辛曲,此曲誰忍聞。可聞不可說,去去無期別。行人念前程,不待參辰沒。朝亦常苦饑,暮亦常苦饑。飄飄萬餘里,貧賤多是非。少年莫遠遊,遠遊多不歸。

同前(白居易)编辑

悲哉為儒者,力學不能疲。讀書眼欲暗,秉筆手生胝。十上方一第,成名常苦遲。縱有宦達者,兩鬢已成絲。可憐少壯日,適在窮賤時。丈夫老且病,焉用富貴為。沈沈朱門宅,中有乳臭兒。狀貌如婦人,光明膏粱肌。手不把書卷,身不擐戎衣。二十襲封爵,門承勳戚資。春來日日出,服御何輕肥。朝從博徒飲,暮有倡樓期。評封還酒債,堆金選蛾眉。聲色狗馬外,其餘一無知。山苗與澗松,地勢隨高卑。古來無奈何,非君獨傷悲。

同前(鮑溶)编辑

促促晨復昏,死生同一源。貴年不懼老,賤老傷久存。朗朗哭前歌,絳旌引幽魂。來為千金子,去臥百草根。黃土塞生路,悲風送回轅。金鞍舊良馬,四顧不入門。生結千歲念,榮及百代孫。黃金買性命,白刃仇一言。寧知北山上,松柏侵田園。

妾薄命二首(魏•曹植)编辑

《樂府解題》曰:「《妾薄命》,曹植云:『日月既逝西藏。』蓋恨燕私之歡不久。梁簡文帝云:『名都多麗質。』傷良人不返,王嬙遠聘,盧姬嫁遲也。」

攜玉手,喜同車。比上雲閣飛除。釣台蹇產清虛,池塘靈沼可娛。仰泛龍舟綠波,俯擢神草枝柯。想彼宓妃洛河,退詠漢女湘娥。

日月既逝西藏,更會蘭室洞房。華燈步障舒光,皎若日出扶桑。促樽合坐行觴。主人趗舞{沙皿}盤,能者穴觸別端。騰觚飛爵闌干,同量等色齊顏。任意交屬所歡,朱顏發外形蘭。袖隨禮容極情,妙舞仙仙體輕。裳解履遺絕纓,俯仰笑喧無呈。覽持佳人玉顏,齊舉金爵翠盤。手形羅袖良難,腕弱不勝珠環,坐者歎息舒顏。御巾裛粉君傍,中有霍納都梁,雞舌五味雜香。進者何人齊姜,恩重愛深難忘。召延親好宴私,但歌杯來何遲。客賦既醉言歸,主人稱露未晞。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名都多麗質,本自恃容姿。蕩子行未至,秋胡無定期。玉貌歇紅臉,長嚬串翠眉。奩鏡迷朝色,縫針脆故絲。本異搖舟咎,何關竊席疑。生離誰拊背,溘死詎來遲。王嬙貌本絕,踉蹌入氈帷。盧姬嫁日晚,非復少年時。轉山猶可遂,烏白望難期。妾心徒自苦,傍人會見嗤。

同前(劉孝威)编辑

去年從越障,今歲歿胡庭。嚴霜封碣石,驚沙暗井陘。玉簪久落鬢,羅衣長掛屏。浴蠶思漆水,挑桑憶鄭坰。寄書朝鮮吏,留釧武安亭。的言戎夏隔,但念心契冥。不見豐城劍,千祀復同形。

同前(劉孝勝)编辑

馮姜朝汲遠,徐吾夜火窮。舊井長逢幕,鄰燈欲未通。五逐無來娉,三娶盡凶終。離災陽祿觀,就廢昭台宮。乘屯跡雖淑,應戚理恒同。復傳蘇國婦,故愛在房櫳。愁眉歇巧黛,啼妝落豔紅。織書淩竇錦,敏誦軼繁弓。離劍行當合,春床勿怨空。

同前(唐•崔國輔)编辑

雖入秦帝宮,不上秦帝床。夜夜玉窗裏,與他卷羅裳。

同前(武平一)编辑

有女妖且麗,徘徊湘水湄。水湄蘭杜芳,采之將寄誰。瓠犀發皓齒,雙蛾嚬翠眉。紅臉如開蓮,素膚若凝脂。綽約多逸態,輕盈不自持。常矜絕代色,復恃傾城姿。子夫前入侍,飛燕復當時。正悅掌中舞,寧哀團扇詩。洛川昔雲遇,高唐今尚違。幽閤禽雀噪,閑階草露滋。流景一何速,年華不可追。解珮安所贈,怨咽空自悲。

同前(李百藥)编辑

團扇秋風起,長門夜月明。羞聞拊背入,恨說舞腰輕。太常應已醉,劉君恒帶醒。橫陳每虛設,吉夢竟何成。

同前(杜審言)编辑

草綠長門閉,苔青永巷幽。寵移新愛奪,泣下故情留。啼鳥驚殘夢,飛花攪獨愁。自憐春色罷,團扇復迎秋。

同前(劉元淑)编辑

自從離別守空閨,遙聞征戰起雲梯。夜夜愁君遼海外,年年棄妾渭橋西。陽春白日照空暖,紫燕銜花向庭滿。彩鸞琴裏怨聲多,飛鵲鏡前妝梳斷。誰家夫婿不從征,應是漁陽別有情。莫道紅顏燕地少,家家還似洛陽城。且逐新人殊末歸,還令秋至夜霜飛。北斗星前橫度雁,南樓月下搗寒衣。夜深聞雁腸欲絕,獨坐縫衣燈又滅。暗啼羅帳空自憐,夢度陽關向誰說。每憐容貌宛如神,如何薄命不勝人。原君朝夕燕山至,好作明年楊柳春。

同前(唐•李白)编辑

漢帝重阿嬌,貯之黃金屋。咳唾落九天,隨風生珠玉。寵極愛還歇,妒深情卻疏。長門一步地,不肯暫回車。雨落不上天,水覆難再收。君情與妾意,各自東西流。昔日芙蓉花,今成斷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幾時好。

同前(孟郊)编辑

不惜十指弦,為君千萬彈。常恐新聲至,坐使故聲殘。棄置今日悲,即是昨日歡。將新變故易,持故為新難。青山有蘼蕪,淚葉長不乾。空令後代人,采掇幽思攢。

同前(張籍)编辑

薄命婦,良家子,無事從軍去萬里。漢家天子平四夷,護羌都尉裹屍歸。念君此行為死別,對君裁縫泉下衣。與君一日為夫婦,千年萬歲亦相守。君愛龍城征戰功,妾原青樓歡樂同。人生各各有所欲,詎得將心入君腹。

同前三首(李端)编辑

憶妾初嫁君,花鬟如綠雲。回燈入綺帳,對面脫羅裙。折步教人學,偷香與客熏。容顏南國重,名字北方聞。一從失恩意,轉覺身憔悴。對鏡不梳頭,倚窗空落淚。新人莫恃新,秋至會無春。從來閉在長門者,必是宮中第一人。

玉壘城邊爭走馬,銅蹄市裏共乘舟。鳴環動珮思無盡,掩袖低巾淚不流。疇昔將歌邀客醉,如今欲舞對君羞。忍懷賤妾平生曲,獨上襄陽舊酒樓。

自從君棄妾,憔悴不羞人。唯餘壞粉淚,未免映衫勻。

同前(唐•盧綸)编辑

妾年初二八,兩度嫁狂夫。薄命今猶在,堅貞掃地無。

同前(盧弼)编辑

君恩已斷盡成空,追想嬌歡恨莫窮。長為華光曉日,誰知團扇送秋風。黃金買賦心徒切,清路飛塵信莫通。閑憑玉欄思舊事,幾回春暮泣殘紅。

同前(胡曾)编辑

阿嬌初失漢皇恩,舊賜羅衣亦罷薰。欹枕夜悲金屋雨,卷簾朝泣玉樓雲。宮前葉落鴛鴦瓦,架上塵生翡翠裙。龍騎不巡時漸久,長門長掩綠苔文。

同前(王貞白)编辑

薄命頭欲白,頻年嫁不成。秦娥未十五,昨夜事公卿。豈有機杼力,空傳歌舞名。妾專修婦德,媒氏卻相輕。


 卷六十一 ↑返回頂部 卷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