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63卷

 卷六十二 樂府詩集
卷六十三 雜曲歌辭三
卷六十四 

卷六十三•雜曲歌辭三编辑

羽林郎(後漢•辛延年)编辑

漢書》曰:「武帝太初元年,初置建章營騎,後更名羽林騎,屬光祿勳。又取從軍死事之子孫,養羽林官,教以五兵,號羽林孤兒。」顏師古曰:「羽林,宿衛之官,言其如羽之疾,如林之多。一說羽所以為主者羽翼也。」《後漢書•百官志》曰:「羽林郎,掌宿衛侍從,常選漢陽、隴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六郡良家補之。」《地理志》曰:「漢興,六郡良家子選給羽林」是也。又有《胡姬年十五》,亦出於此。

昔有霍家姝,姓馮名子都。依倚將軍勢,調笑酒家胡。胡姬年十五,春日獨當壚。長裾連理帶,廣袖合歡襦。頭上藍田玉,耳後大秦珠。兩鬟何窕窕,一世良所無。一鬟五百萬,兩鬟千萬餘。不意金吾子,娉婷過我廬。銀鞍何煜爚,翠蓋空踟躕。就我求清酒,絲繩提玉壺。就我求珍肴,金盤鱠鯉魚。貽我青銅鏡,結我紅羅裾。不惜紅羅裂,何論輕賤軀。男兒愛後婦,女子重前夫。人生有新故,貴賤不相逾。多謝金吾子,私愛徒區區。

羽林行(唐•王建)编辑

長安惡少出名字,樓下劫商樓上醉。天明下直明光宮,散入五陵松柏中。百回殺人身合死,赦書尚有收城功。九衢一日消息定,鄉吏籍中重改姓。出來依舊屬羽林,立在殿前射飛禽。

同前(唐•孟郊)编辑

朔雪寒斷指,朔風勁裂冰。胡中射雕者,此日猶不能。翩翩羽林兒,錦臂飛蒼鷹。揮鞭決白馬,走出黃河淩。

同前(鮑溶)编辑

朝出羽林宮,入參雲台議。獨請萬里行,不奏和親事。君王重年少,深納開邊利。寶馬雕玉鞍,一朝從萬騎。煌煌都門外,祖帳光七貴。歌鍾樂行軍,雲物慘別地。簫笳整部曲,幢蓋動郊次。臨風親戚懷,滿袖兒女淚。行行復何贈,長劍報恩字。

胡姬年十五(晉•劉琨)编辑

虹梁照曉日,淥水泛香蓮。如何十五少,含笑酒壚前。花將面自許,人共影相憐。回頭堪百萬,價重為時年。

當壚曲(梁•簡文帝)编辑

漢書》曰:「司馬相如與卓文君俱之臨邛,盡賣車騎,買酒舍,乃令文君當盧。相如身自著犢鼻褌,與庸保雜作,滌器於市中。」郭璞曰:「盧,酒盧也。」顏師古曰:「賣酒之處,累土為盧以居酒甕。四邊隆起,其一面高,形如鍛盧,故名盧。」《當壚曲》蓋取此也。十五正團團,流光滿上蘭。當壚設夜酒,宿客解金鞍。迎來挾琴易,送別唱歌難。欲知心恨急,翻令衣帶寬。

同前(范靜妻沈氏)编辑

逶迤飛塵唱,宛轉繞梁聲。調弦可以進,蛾眉畫未成。

齊瑟行编辑

《歌錄》曰:「《名都》、《美女》、《白馬》,並《齊瑟行》也。曹植《名都篇》曰:『名都多妖女。』《美女篇》曰:『美女妖且閑。』《白馬篇》曰:『白馬飾金羈。』皆以首句名篇,猶《豔歌羅敷行》有《日出東南隅篇》,《豫章行》有《鴛鴦篇》是也。」

名都篇(魏•曹植)编辑

名都者,邯鄲、臨淄之類也。以刺時人騎射之妙,遊騁之樂,而無憂國之心也。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寶劍宜千金,被服光且鮮。鬥雞東郊道,走馬長楸間。馳驅未能半,雙兔過我前。攬弓捷鳴鏑,長驅上南山。左挽因右發,一縱兩禽連。餘巧未及展,仰手接飛鳶。觀者咸稱善,眾工歸我妍。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膾鯉臇胎鰕,炮鱉炙熊蹯。鳴儔嘯匹侶,列坐竟長筵。連翩擊鞠壤,巧捷惟萬端。白日西南馳,光景不可攀。雲散還城邑,清晨復來還。

美女篇(曹植)编辑

美女者,以喻君子。言君子有美行,願得明君而事之。若不遇時,雖見徵求,終不屈也。

美女妖且閑,采桑歧路間。柔條紛冉冉,葉落何翩翩。攘袖見素手,皓腕約金環。頭上三爵釵,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體,珊瑚間木難。羅衣何飄飄,輕裾隨風還。顧眄遺光采,長嘯氣若蘭。行徒用息駕,休者以忘餐。借問女何居,乃在城南端。青樓臨大路,高門結重關。容華耀朝日,誰不希令顏。媒氏何所營,玉帛不時安。佳人慕高義,求賢良獨難。眾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觀。盛年處房室,中夜起長歎。

同前(晉•傅玄)编辑

美人一何麗,顏若芙蓉花。一顧亂人國,再顧亂人家。未亂猶可奈何。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佳麗盡關情,風流最有名。約黃能效月,裁金巧作星。粉光勝玉靚,衫薄擬蟬輕。密態隨流臉,嬌歌逐軟聲。朱顏半已醉,微笑隱香屏。

同前(蕭子顯)编辑

章丹暫輟舞,巴姬請罷弦。佳人淇洧出,豔趙復傾燕。繁穠既為李,照水亦成蓮。朝酤成都酒,暝數河間錢。餘光幸未借,蘭膏空自煎。

同前二首(北齊•魏收)编辑

楚襄遊夢去,陳思朝洛歸。參差結旌旆,掩靄頓驂騑。變化看台曲,駭散屬川沂。仍令賦神女,俄聞要虙妃。照梁何足豔,升霞反奮飛。可言不可見,言是復言非。

□□□□□,我帝更朝衣。擅寵無論賤,入憂不嫌微。智瓊非俗物,羅敷本自稀。居然陋西子,定可比南威。新吳何為誤,舊鄭果難依。甘言誠易汙,得失定因機。無憎藥英妒,心賞易侵違。

同前(隋•盧思道)编辑

京洛多妖豔,餘香愛物華。恒臨鄧渠水,共采鄴園花。時搖五明扇,聊駐七香車。情疏看笑淺,嬌深眄欲斜。微津梁長黛,新溜濕輕紗。莫言人未解,隨君獨問家。

白馬篇(魏•曹植)编辑

白馬者,見乘白馬而為此曲。言人當立功立事,盡力為國,不可念私也。《樂府解題》曰:「鮑照云:『白馬騂角弓。』沈約云:『白馬紫金鞍。』皆言邊塞征戰之事。」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借問誰家子,幽并遊俠兒。少小去鄉邑,揚聲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參差。控弦破左的,右發摧月支。仰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狡捷過猿猴,勇剽若豹螭。邊城多警急,胡虜數遷移。羽檄從北來,檄從北來,厲馬登高堤。右驅蹈匈奴,左顧陵鮮卑。寄身鋒刃端,性命安可懷。父母且不顧,何言子與妻。名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同前(宋•袁淑)编辑

劍騎何翩翩,長安五陵間。秦地天下樞,八方湊才賢。荊、魏多壯士,宛、洛富少年。意氣深自負,肯事郡邑權。籍籍關外來,車徒傾國鄽。五侯競書幣,群公亟為言。義分明於霜,信行直如弦。交歡池陽下,留宴汾陰西。一朝許人諾,何能坐相捐。彯節去函谷,投珮出甘泉。嗟此務遠圖,心為四海懸。但營身意遂,豈校耳目前。俠烈良有聞,古來共知然。

同前(鮑照)编辑

白馬騂角弓,鳴鞭乘北風。要途問邊急,雜虜入雲中。閉壁自往夏,清野逐還冬。僑裝多闕絕,旅服少裁縫。埋身守漢境,沉命對胡封。薄暮塞雲起,飛沙被遠松。含悲望兩都,楚歌登四墉。丈夫設計誤,懷恨逐邊戎。棄別中國愛,要冀胡馬功。去來今何道,單賤生所鍾。但令塞上兒,知我獨為雄。

同前二首(齊•孔稚珪)编辑

驥子跼且鳴,鐵陣與雲平。漢家嫖姚將,馳突匈奴庭。少年鬥猛氣,怒發為君征。雄戟摩白日,長劍斷流星。早出飛狐塞,晚泊樓煩城。虜騎四山合,胡塵千里驚。嘶笳振地響,吹角沸天聲。左碎呼韓陣,右破休屠兵。橫行絕漠表,飲馬瀚海清。隴樹枯無色,沙草不常青。勒石燕然道,凱歸長安亭。縣官知我健,四海誰不傾。但使強胡滅,何須甲第成。當令丈夫志,獨為上古英。

白馬金具裝,橫行遼水傍。問是誰家子,宿衛羽林郎。文犀六屬鎧,寶劍七星光。山虛弓響徹,地迥角聲長。宛河推勇氣,隴蜀擅威強。輪台受降虜,高闕翦名王。射熊入飛觀,校獵下長楊。英名欺衛、霍,智策蔑平、良。島夷時失禮,卉服犯邊疆。征兵集薊北,輕騎出漁陽。集軍隨日暈,挑戰逐星芒。陣移龍勢動,營開虎翼張。衝冠入死地,攘臂越金湯。塵飛戰鼓急,風交征旆揚。轉鬥平華地,追奔掃帶方。本持身許國,況復武力彰。會令千載後,流譽滿旂常。

同前(梁•沈約)编辑

白馬紫金鞍,停鑣過上蘭。寄言狹斜子,詎知隴道難。赤坡途三折,龍堆路九盤。冰生肌裏冷,風起骨中寒。功名志所急,日暮不遑餐。長驅入右地,輕舉出樓蘭。直去已垂涕,寧可望長安。匪期定遠封,無羨輕車官。唯見恩義重,豈覺衣裳單。本持軀命答,幸遇身名完。

同前(王僧孺)编辑

千里生冀北,玉鞘黃金勒。散蹄去無已,搖頭意相得。豪氣發西山,雄風擅東國。飛鞚出秦隴,長驅繞岷僰。承謨若有神,稟算良不惑。瀄汨河水黃,參差嶂雲黑。安能對兒女,垂帷弄毫墨。兼弱不稱雄,後得方為特。此心亦何已,君恩良未塞。不許跨天山,何由報皇德。

同前(徐悱)编辑

研蹄飾鏤鞍,飛鞚度河干。少年本上郡,遨遊入露寒。劍琢荊山玉,彈把隋珠丸。聞有邊烽急,飛候至長安。然諾竊自許,捐軀諒不難。占兵出細柳,轉戰向樓蘭。雄名盛李、霍,壯氣勇彭、韓。能令石飲羽,復使發衝冠。要功非汗馬,報效乃鋒端。日沒塞雲起,風悲胡地寒。西征馘小月,北去腦烏丸。歸報明天子,燕然石復刊。

同前(隋•王胄)编辑

白馬黃金鞍,蹀躞柳城前。問此何鄉客,長安惡少年。結髮從戎事,馳名振朔邊。良弓控繁弱,利劍揮龍泉。披林扼雕虎,仰手接飛鳶。前年破沙漠,昔歲取祈連。折衝摧右校,搴旗殪左賢。虒彌還謝力,慶忌本推儇。海外平遐險,來庭識負褰。三韓勞薄伐,六事指幽燕。良家選河右,猛將征西山。浮雲屯羽騎,蔽日引長旃。自矜有餘勇,應募忽爭先。王師已得俊,夷首失求全。鼓行徇玉檢,乘勝蕩朝鮮。志勇期功立,寧憚微軀捐。不羨山河賞,唯希竹素傳。

同前(辛德源)编辑

任俠重芳辰,相從競逐春。金羈絡赭汗,紫縷應紅塵。寶劍提三尺,雕弓韜六鈞。鳴珂蹀細柳,飛蓋出宜春。遙見浮光發,懸知上頭人。

同前(唐•李白)编辑

龍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秋霜切玉劍,落日明珠袍。鬥雞事萬乘,軒蓋一何高。弓摧宜山虎,手接太山猱。酒後競風彩,三杯弄寶刀。殺人如剪草,劇孟同遊遨。發憤去函谷,從軍向臨洮。叱吒萬戰場,匈奴盡波濤。歸來使酒氣,未肯拜蕭曹。羞入原憲室,荒徑隱蓬蒿。

苦思行(魏•曹植)编辑

綠蘿緣玉樹,光曜粲相暉。下有兩真人,舉趐翻高飛。我心何踴躍,思欲攀雲追。鬱鬱西嶽顛,石室青蔥與天連。中有耆年一隱士,鬚髮皆皓然。策杖從吾遊,教我要忘言。

升天行二首(曹植)编辑

《樂府解題》曰:「《升天行》,曹植云:『日月何時留。』鮑照云:『家世宅關輔。』曹植又有《上仙籙》與《神遊》、《五遊》、《龍欲升天》等篇,皆傷人世不永,俗情險艱,當求神仙,翱翔六合之外,與《飛龍》、《仙人》、《遠遊篇》《前緩聲歌》同意。」按《龍欲升天》,即《當牆欲高行》也。

乘蹻追術士,遠之蓬萊山。靈液飛素波,蘭桂上參天。玄豹遊其下,翔鶤戲其顛。乘風忽登舉,仿佛見眾仙。

扶桑之所出,乃在朝陽溪。中心陵蒼昊,布葉蓋天涯。日出登東幹,既夕沒西枝。願得紆陽轡,回日使東馳。

同前(宋•鮑照)编辑

家世宅關輔,勝帶宦王城。備聞十帝事,委曲兩都情。倦見物興衰,驟覩俗屯平。翩翻類迴掌,怳惚似朝榮。窮途悔短計,晚志愛長生。從師入遠岳,結友事仙靈。五芝發金記,九籥隱丹經。風餐委松宿,雲臥恣天行。冠霞金綵閣,解玉飲椒庭。蹔遊越萬里,近別數千齡。鳳臺無還駕,簫管有遺聲。何時與爾曹,啄腐共吞腥。

同前(梁•劉孝勝)编辑

堯攀已徒說,湯捫亦妄陳。欲訪青雲侶,正遇丹丘人。少翁俱仕漢,韓終苦入秦。汾陰觀化鼎,瀛洲宴羽人。廣成參日月,方朔問星辰。驚祠伐楚樹,射藥戰江神。閶闔皆曾倚,太一豈難親。趙簡猶聞樂,周儲固上賓。秦皇多忌害,元朔少寬仁。終無良有以,非關德不鄰。

同前(隋•盧思道)编辑

尋師得道訣,輕舉厭人群。玉山候王母,珠庭謁老君。煎為返魂藥,刻作長生文。飛策乘流電,雕軒曳白雲。玄洲望不極,赤野曉無垠。金樓旦蹇產,玉樹曉氛氳。擁琴遙可望,吹笙遠詎聞。不覺蜉蝣子,生死何紛紛。

同前(唐•僧齊己)编辑

身不沈,骨不重。驅青鸞,駕白鳳。幢蓋飄飄入冷空,天風瑟瑟星河動。瑤闕參差阿母家,樓台戲閉凝彤霞。五三仙子乘龍車,堂前碾爛蟠桃花。回頭卻顧蓬山頂,一點濃嵐在深井。

雲中白子高行(晉•傅玄)编辑

陵陽子,來明意,欲作天與仙人遊。超登元氣攀日月,遂造天門將上謁。閶闔辟,見紫微絳闕,紫宮崔嵬,高殿嵯峨,雙闕萬丈玉樹羅。童女掣電策,童男挽雷車。雲漢隨天流,浩浩如江河。因王長公謁上皇,鈞天樂作不可詳。龍仙神仙,教我靈祕,八風子儀,與遊我祥。我心何戚戚,思故鄉。俯看故鄉,二儀設張。樂哉二儀,日月運移,地東南傾,天西北馳。鶴五氣所補,鼇四足所支。齊駕飛龍驂赤螭,逍遙五嶽間,東西馳。長與天地並,復何為,復何為?


 卷六十二 ↑返回頂部 卷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