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65卷

 卷六十四 樂府詩集
卷六十五 雜曲歌辭五
卷六十六 

卷六十五•雜曲歌辭五编辑

北風行(宋•鮑照)编辑

《北風》,本衛詩也。《北風》詩曰:「北風其涼,雨雪其雱。」傳云:「北風寒涼,病害萬物,以喻君政暴虐,百親不親也。」若鮑照《北風涼》、李白「獨龍棲寒門」,皆傷北風雨雪,而行人不歸,與衛詩異矣。

北風涼,雨雪雱。京洛女兒多嚴妝。遙豔帷中自悲傷,沉吟不語若為忘。問君何行何當歸,苦使妾坐自傷悲。慮年至,慮顏衰。情易復,恨難追。

同前(唐•李白)编辑

燭龍棲寒門,光曜猶旦開。日月照之何不及此,唯有北風號怒天上來。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幽州思婦十二月,停歌罷笑雙蛾摧。倚門望行人,念君長城苦寒良可哀。別時提劍救邊去,遺此虎文金髀釵。中有一雙白羽箭,蜘蛛結網生塵埃。箭空在,人今戰死不復回。不忍見此物,焚之已成灰。黃河捧土尚可塞,北風雨雪恨難裁。

苦熱行(宋•鮑照)编辑

魏曹植《苦熱行》曰:「行遊到日南,經歷交阯鄉。苦熱但曝露,越夷水中藏。」《樂府解題》曰:「《苦熱行》備言流金爍石、火山炎海之艱難也。若鮑照云:『赤阪橫西阻,火山赫南威。』言南方瘴癘之地,盡節征伐,而賞之太薄也。」

赤阪橫西阻,火山赫南威。身熱頭且痛,鳥墮魂未歸。湯泉發雲潭,焦烟起石磯。日月有恒昏,雨露未嘗晞。丹蛇踰百尺,玄蜂盈十圍。含沙射流影,吹蠱病行暉。瘴氣晝熏體,菵露夜霑衣。饑猨莫下食,晨禽不敢飛。毒涇尚多死,渡瀘寧具腓。生軀蹈死地,昌志登禍機。戈船榮既薄,伏波賞亦微。爵輕君尚惜,士重安可希。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六龍騖不息,三伏啟炎陽。寢興煩几案,俯仰倦幃床。滂沱汗似鑠,微靡風如湯。洄池愧玉浪,蘭殿非含霜。細簾時半卷,輕幌乍橫張。雲斜花影沒,日落荷心香。原見洪崖井,詎憐河朔觴。

同前(任昉)编辑

旭旦煙雲卷,烈景入東軒。傾光望轉蕙,斜日照西垣。既卷蕉梧葉,復傾葵藿根。重簟無冷氣,挾石似懷溫。霡霂類珠綴,喘哧狀雷奔。

同前(何遜)编辑

昔聞草木焦,今睹沙石爛。曀曀風愈靜,曈曈日漸旰。習靜悶衣巾,讀書煩几案。臥思清露浥,坐待明星燦。蝙蝠戶間飛,蠛蠓窗中亂。會無河朔飲,室有臨淄汗。遺金自不拾,惡木寧無榦。原以三伏晨,催促九秋換。

同前(北周•庾信)编辑

火井沈熒散,炎洲高焰通。鞭石未成雨,鳴鳶不起風。思為鸞翼扇,願備明光宮,臨淄迎子禮,中散就安豐。美酒含蘭氣,甘瓜開蜜筒。寂寥人事屏,還得隱牆東。

同前(唐•王維)编辑

赤日滿天地,火雲成山嶽。草木盡焦卷,川澤皆竭涸。輕紈覺衣重,密樹苦陰薄。莞簟不可近,絺綌再三濯。思出宇宙外,曠然在寥廓。長風萬里來,江海蕩煩濁。卻顧身為患,始知心未覺。忽入甘露門,宛然清涼樂。

同前(王轂)编辑

祝融南來鞭火龍,火旗焰焰燒天紅。日輪當午凝不去,萬國如在洪爐中。五嶽翠乾雲彩滅,陽侯海底愁波竭。何當一夕金風發,為我掃卻天下熱。

同前(僧皎然)编辑

六月金數伏,茲辰日在庚。炎曦曝肌膚,毒霧昏簷楹。安得奮翅翮,超遙出雲征。不知天地心,如何匠生成。火德燒百卉,瑤草不及榮。省客當此時,忽貽懷中瓊。捧玩煩袂滌,嘯歌美風生。遲君佐元氣,調使四序平。中令霜不祅,火餘氣常貞。江南詩騷客,休吟苦熱行。

同前(僧齊己)编辑

離宮劃開赤帝怒,喝起六龍奔日馭。下土熬熬若煎煮,蒼生惶惶無處處。火雲崢嶸焚泬寥,東皋老農腸欲焦。何當一雨蘇我苗,為君擊壤歌帝堯。

太行苦熱行(劉長卿)编辑

迢迢太行路,自古稱險惡。千騎儼欲前,群峰望如削。火雲從中起,仰視飛鳥落。汗馬臥高原,危旌倚長薄。清風何不至,赤日方煎爍。石露山木焦,鱗窮水泉涸。九重今旰食,萬里傳明略。諸將候軒車,元凶愁鼎鑊。何勞短兵接,自有長纓縛。通越事豈難,渡瀘功未博。朝辭羊腸坡,夕望貝丘郭。漳水斜繞營,常山遙入幕。永懷姑蘇下,因寄建安作。白雪和誠難,滄波意空托。陳琳書記好,王粲從軍樂。早晚歸漢庭,隨君上麟閣。

同前(獨孤及)编辑

駟馬上太行,修途亙遼碣。王程無留駕,日昃未遑歇。請問此何時,恢台朱明月。長蛇稽天討,上將方北伐。明主命使臣,皇華得時傑。已忘羊腸險,豈憚溫風熱。搖策汗滂沱,登崖思紆結。炎雲如煙火,溪谷將恐竭。晝景可畏,涼飆何由發。山長飛鳥墮,目極行車絕。趙、魏方俶擾,安危俟明哲。歸路豈不懷,飲冰有苦節。會同傳檄至,疑議立談決,況有阮元瑜,翩翩秉書劄。起予歌赤坡,永好逾白雪。誰念剖竹人,無因執羈絏。

春日行(宋•鮑照)编辑

獻歲發,吾將行。春山茂,春日明。園中鳥,多嘉聲。梅始發,柳始青。泛舟艫,齊棹驚。奏《採菱》,歌《鹿鳴》。風微起,波微生。弦亦發,酒亦傾。入蓮池,折桂枝。芳袖動,芬葉披。兩相思,兩不知。

同前(唐•李白)编辑

深宮高樓入紫清,金作蛟龍盤繡楹。佳人當窗弄白日,弦將手語彈鳴箏。春風吹落君王耳,此曲及是升天行。因出天池泛蓬瀛,樓船蹙遝波浪驚。三千雙蛾獻歌笑,撾鍾考鼓宮殿傾,萬姓聚舞歌太平。我無為,人自寧,三十六帝欲相迎,仙人飄翩下雲軿。帝不去,留鎬京,安能為軒轅,獨往入窅冥。小臣拜獻南山壽,陛下萬古垂鴻名。

同前(張籍)编辑

春日融融池上暖,竹牙出土蘭心短。草堂晨起酒半醒,家僮報我園花滿。頭上皮冠未曾整,直入花間不尋徑。樹樹殷勤盡繞行,舉枝未遍春日暝。不用積金著青天,不用服藥求神仙,但願園裏花長好,一生飲酒花前老。

朗月行(宋•鮑照)编辑

朗月出東山,照我綺窗前。窗中多佳人,被服妖且妍。靚妝坐帷裏,當戶弄清弦。鬢奪衛女迅,體絕飛燕先。為君歌一曲,當作《朗月篇》。酒至顏自解,聲和心亦宣。千金何足重,所存意氣間。

同前(唐•李白)编辑

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又疑瑤台鏡,飛在青雲端。仙人垂兩足,桂樹作團團。白兔搗藥成,問言與誰餐。蟾蜍蝕圓影,大明夜已殘。羿昔落九烏,天人清且安。陰精此淪惑,去去不足觀。憂來其如何,惻愴摧心肝。

明月篇(晉•傅玄)编辑

皎皎明月光,灼灼朝日暉。昔為春蠶絲,今為秋女衣。丹唇列素齒,翠彩發蛾眉。嬌子多好言,歡合易為姿。玉顏盛有時,秀色隨年衰。常恐新間舊,變故興細微。浮萍本無根,非水將何依。憂喜更相接,樂極還自悲。

明月子(陳•謝燮)编辑

杪秋之遙夜,明月照高樓。登樓一回望,望見東陌頭。故人眇千里,言別歷九秋。相思不相見,望望空離憂。

堂上歌行(宋•鮑照)编辑

四坐且莫諠,聽我堂上歌。昔仕京洛時,高門臨長河。出入重宮裏,結友曹與何。車馬相馳逐,賓朋好容華。陽春孟春月,朝光散流霞。輕步逐芳風,言笑弄丹葩。暉暉朱顏酡,紛紛織女梭。滿堂皆美人,目成對湘娥。雖謝侍君閑,明妝帶綺羅。箏笛更彈吹,高唱好相和。萬曲不關情,一曲動情多。欲知情厚薄,更聽此聲過。

前有一樽酒行(晉•傅玄)编辑

置酒結此會,主人起行觴。玉樽兩楹間,絲理東西廂。舞袖一何妙,變化窮萬方。賓主齊德量,欣欣樂未央。同享千年壽,朋來會此堂。

同前(陳•後主)编辑

殿高絲吹滿,日落綺羅解。莫論朝漏促,傾卮待夕筵。

同前(張正見)编辑

前有一樽酒,主人行壽。今日合來,坐者當令,皆富且壽。欲令主人三萬歲,終歲不知老。為吏當高遷,賈市得萬倍。桑蠶當大得,主人宜子孫。

同前二首(唐•李白)编辑

春風東來忽相過,金樽綠酒生微波。落花紛紛稍覺多,美人欲醉朱顏酡。青軒桃李能幾何,流光欺人忽蹉跎。君起舞,日西夕。當年意氣不肯傾,白髮如絲歎何益。

琴奏龍門之綠桐,玉壺美酒清若空。催弦拂柱與君飲,看朱成碧顏始紅。胡姬貌如花,當壚笑春風。笑春風,舞羅衣,君今不醉欲安歸。

前緩聲歌(古辭)编辑

晉陸機《前緩聲歌》曰:「遊仙聚靈族,高會曾城阿。」言將前慕仙遊,冀命長緩,故流聲於歌曲也。宋謝惠連又有《後緩聲歌》,大略戒居高位而為讒諂所蔽,與前歌之意異矣。按緩聲本謂歌聲之緩,非言命也。又有《緩歌行》,亦出於此。

水中之馬必有陸地之船,但有意氣,不能自前。心非木石,荊根株數,得覆蓋天,當復思。東流之水必有西上之魚,不在大小,但有朝於復來。長笛續短笛,欲今皇帝陛下三千萬。

同前(晉•陸機)编辑

遊仙聚靈族,高會曾城阿。長風萬里舉,慶雲鬱嵯峨。宓妃興洛浦,王韓起太華。北征瑤台女,南要湘川娥。肅肅霄駕動,翩翩翠蓋羅。羽旗棲瓊鸞,玉衡吐鳴和。太容揮高弦,洪崖發清歌。獻酬既已周,輕舉乘紫霞。總轡扶桑枝,濯足暘谷波。清輝溢天門,垂慶惠皇家。

同前(宋•孔甯子)编辑

供帳設玄宮,眾仙胥□亞。炤炤二儀曠,雍容風雲暇。北伐太行鼓,南整九疑駕。笙歌興洛川,鳴簫起秦榭。鈞天異三代,廣樂非《韶》、《夏》。滿堂皆人靈,列筵必羽化。烏可循日留,兔自延月夜。弱水時一濯,扶桑聊暫舍。兆旬方履端,千齡□八蜡。

同前(謝惠連)编辑

羲和纖阿去嵯峨,睹物知命,使余轉欲悲歌,憂戚人心胸。處山勿居峰,在行勿為公。居峰大阻銳,為公遇讒蔽。雅琴自疏越,雅韻能揚揚。滑滑相混同,終始福祿豐。

緩歌行(謝靈運)编辑

飛客結靈友,淩空萃丹丘。習習和風起,采采彤雲浮。娥皇發湘浦,霄明出河洲。宛宛連螭轡,裔裔振龍旒。

同前(梁•沈約)编辑

羽人廣宵宴,帳集瑤池東。開霞泛彩靄,澄霧迎香風。龍駕出黃苑,帝服起河宮。九疑藺煙雨,三山馭螭鴻。玉鑾乃排月,瑤犮信淩空。神行燭玄漠,帝旆委曾虹。簫歌笑嬴女,笙吹悅姬童。瓊漿且未洽,羽轡已騰空。息鳳曾城曲,滅景清都中。降祐集皇代,委祚溢華嵩。

同前(唐•李頎)编辑

小來托身攀貴遊,傾財破產無所憂。暮擬經過石渠署,朝將出入銅龍樓。結交杜陵輕薄子,謂言可生復可死。一沉一浮會有時,棄我翻然如脫屣。男兒立身須自強,十五閉戶潁水陽。業就功成見明主,擊鍾鼎食坐華堂。二八蛾眉梳墮馬,美酒清歌曲房下。文昌宮中賜錦衣,長安陌上退朝歸。五侯賓從莫敢視,三省官僚揖者稀。早知今日讀書是,悔作從來任俠非。


 卷六十四 ↑返回頂部 卷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