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66卷

 卷六十五 樂府詩集
卷六十六 雜曲歌辭六
卷六十七 

卷六十六•雜曲歌辭六编辑

結客少年場行(宋•鮑照)编辑

《後漢書》曰:「祭遵嘗為部吏所侵,結客殺人。」曹植《結客篇》曰:「結客少年場,報怨洛北邙。」《樂府解題》曰:「《結客少年場行》,言輕生重義,慷慨以立功名也。」《廣題》曰:「漢長安少年殺吏,受財報仇,相與探丸為彈,探得赤丸斫武吏,探得黑丸殺文吏。尹賞為長安令,盡捕之。長安中為之歌曰:『何處求子死,桓東少年場。生時諒不謹,枯骨復何葬。』按結客少年場,言少年時結任俠之客,為遊樂之場,終而無成,故作此曲也。」

驄馬金絡頭,錦帶佩吳鉤。失意杯酒間,白刃起相讎。追兵一旦至,負劍遠行遊。去鄉三十載,復得還舊丘。升高臨四關,表裏望皇州。九衢平若水,雙闕似雲浮。扶宮羅將相,夾道列王侯。日中市朝滿,車馬若川流。擊鐘陳鼎食,方駕自相求。今我獨何為,轗𨎹懷百憂。

同前(梁•劉孝威)编辑

少年本六郡,遨遊遍五都。插腰銅匕首,障日錦塗蘇。鷙羽裝銀鏑,犀膠飾象弧。近發連雙兔,高彎落九烏。邊城多警急,節使滿郊衢。居延箭箙盡,疏勒井泉枯。正蒙都護接,何由憚險途。千金募惡少,一麾擒骨都。勇餘聊蹙鞠,戰罷戲投壺。昔為北方將,今為南面孤。邦君行負弩,縣令且前驅。

同前(北周•庾信)编辑

結客少年場,春風滿路香。歌撩李都尉,果擲潘河陽。折花遙勸酒,就水更移床。今年喜夫婿,新拜羽林郎。定知劉碧玉,偷嫁汝南王。

同前(隋•孔紹安)编辑

結客佩吳鉤,橫行度隴頭。雁在弓前落,雲從陣後浮。吳師驚燧象,燕將警奔牛。轉蓬飛不息,冰河結未流。若使三邊定,當封萬里侯。

同前(唐•虞世南)编辑

韓魏多奇節,倜儻遺名利。共矜然諾心,各負縱橫志。結友一言重,相思千里至。綠沈明月弦,金絡浮雲轡。吹簫入吳市,擊築遊燕肆。尋源博望侯,結客遠相求。少年重一顧,長驅背隴頭。焰焰霜戈動,耿耿劍虹浮。天山冬夏雪,交河南北流。雲起龍沙暗,木落雁門秋。輕生殉知己,非是為身謀。

同前(虞羽客)编辑

幽并俠少年,金絡控連錢。竊符方救趙,擊築正懷燕。輕生辭鳳闕,揮袂上祁連。陸離橫寶劍,出沒驚徂旃。蒙輪恒顧敵,超乘忽爭先。摧枯逾百戰,拓地遠三千。骨都魂已散,樓蘭首復傳。龍城含曉霧,瀚海隔遙天。歌吹金微返,振旅玉門旋。烽火今已息,非復照甘泉。

同前(盧照鄰)编辑

長安重遊俠,洛陽富才雄。玉劍浮雲騎,金鞍明月弓。鬥雞過渭北,走馬向關東。孫賓遙見待,郭解暗相通。不受千金爵,誰論萬里功。將軍下天上,虜騎入雲中。烽火夜似月,兵氣曉成虹。橫行徇知己,負羽遠征戎。龍旌昏朔霧,鳥陣卷寒風。追奔瀚海咽,戰罷陰山空。歸來謝天子,何如馬上翁。

同前(李白)编辑

紫燕黃金瞳,啾啾搖綠鬃。平明相馳逐,結客洛門東。少年學劍術,淩轢白猿公。珠袍曳錦帶,匕首插吳鴻。由來萬夫勇,挾此生雄風。托交從劇孟,買醉入新豐。笑盡一杯酒,殺人都市中。羞道易水寒,從令日貫虹。燕丹事不立,虛沒秦帝宮。武陽死灰人,安可與成功。

同前(沈彬)编辑

重義輕生一劍知,白虹貫日報仇歸。片心惆悵清平世,酒市無人問布衣。

少年子(齊•王融)编辑

聞有東方騎,遙見上頭人。待君送客返,桂杈當自陳。

同前(梁•吳均)编辑

董生能巧笑,子都信美目。百萬市一言,千金買相逐。不道參差菜,誰論窈窕淑。願言奉繡被,來就越人宿。

同前(唐•李百藥)编辑

少年飛翠蓋,上路動金鑣。始酌文君酒,新吹弄玉簫。少年不歡樂,何以盡芳朝。千金笑裏面,一搦抱中腰。掛冠豈憚宿,迎拜不勝嬌。寄語少年子,無辭歸路遙。

同前(李白)编辑

青雲年少子,挾彈章台左。鞍馬四邊開,突如流星過。金丸落飛鳥,夜入瓊樓臥。夷、齊是何人,獨守西山餓。

少年樂(李賀)编辑

芳草落花如錦地,二十長遊醉鄉里。紅纓不重白馬驕,垂柳金絲香拂水。吳娥未笑花不開,綠鬢聳墮蘭雲起。陸郎倚醉牽羅袂,奪得寶釵金翡翠。

同前(張祜)编辑

二十便封侯,名居第一流。綠鬟深小院,清管下高樓。醉把金船擲,閑敲玉鐙遊。帶盤紅鼴鼠,袍砑紫犀牛。錦袋歸調箭,羅鞋起撥球。眼前長貴盛,那信世間愁。

少年行三首(李白)编辑

擊築飲美酒,劍歌易水湄。經過燕太子,結托并州兒。少年負壯氣,奮烈自有時。因聲魯句踐,爭情勿相欺。

五陵年少金市東,銀鞍白馬度春風。落花踏盡遊何處,笑入胡姬酒肆中。

君不見淮南少年遊俠客,白日球獵夜擁擲。呼盧百萬終不惜,報仇千里如咫尺。少年遊俠好經過,渾身裝束皆綺羅。蘭蕙相隨喧妓女,風光去處滿笙歌。驕矜自言不可有,俠士堂中養來久。好鞍好馬乞與人,十千五千旋沽酒。赤心用盡為知己,黃金不惜栽桃李。桃李栽來幾度春,一回花落一回新。府縣盡為門下客,王侯皆是平交人。男兒百年且樂命,何須徇書受貧病。男兒百年且榮身,何須徇節甘風塵。衣冠半是征戰士,窮儒浪作林泉民。遮莫枝根長百丈,不如當代多還往。遮莫親姻連帝城,不如當身自簪纓。看取富貴眼前者,何用悠悠身後名。

同前四首(王維)编辑

新豐美酒斗十千,咸陽遊俠多少年。相逢意氣為君飲,係馬高樓垂柳邊。

漢家君臣歡宴終,高義雲台論戰功。天子臨軒賜侯印,將軍佩出明光宮。

出身仕漢羽林郎,初隨驃騎戰漁陽。孰知不向邊庭苦,縱死猶聞俠骨香。

一身能臂兩雕弧,虜騎千群只似無。偏坐金鞍調白羽,紛紛射殺五單于。

同前二首(王昌齡)编辑

西陵俠年少,送客過長亭。青槐夾兩路,白馬如流星。聞道羽書急,單于寇井陘。氣高輕赴難,誰顧燕山銘。

走馬還相尋,西樓下夕陰。結交期一劍,留意贈千金。高閣歌聲遠,重關柳色深。夜間須盡醉,莫負百年心。

同前(張籍)编辑

少年從出獵長楊,禁中新拜羽林郎。獨到輦前射雙虎,君王手賜黃金鐺。日日鬥雞都市裏,贏得寶刀重刻字。百里報仇夜出城,平明還在倡樓醉。遙聞虜到平陵下,不待詔書行上馬。斬得名王獻桂宮,封侯起第一日中。不為六郡良家子,百戰始取邊城功。

同前三首(李嶷)编辑

十八羽林郎,戎衣事漢王。臂鷹金殿側,挾彈玉輿旁。馳道春風起,陪遊出建章。

侍獵長楊下,承恩更射飛。塵生馬影滅,箭落雁行稀。薄暮歸隨仗,聯翩入瑣闈。

玉劍膝邊橫,金杯馬上傾。朝遊茂陵道,暮宿鳳凰城。豪吏多猜忌,無勞問姓名。

同前(劉長卿)编辑

射飛誇侍獵,行樂愛聯鑣。薦枕青娥豔,鳴鞭白馬驕。曲房珠翠合,深巷管弦調。日晚春風裏,衣香滿路飄。

同前四首(令狐楚)编辑

少小邊州慣放狂,驏騎蕃馬射黃羊。如今年事無筋力,猶倚營門數雁行。

家本清河住五城,須憑弓箭得功名。等閑飛鞚秋原上,獨向寒雲試射聲。

弓背霞明劍照霜,秋風走馬出咸陽。未收天子河湟地,不擬回頭望故鄉。

霜滿中庭月過樓,金樽玉柱對清秋。當年稱意須為樂,不到天明未肯休。

同前二首(杜牧)编辑

官為駿馬監,職帥羽林兒。兩綬藏不見,落花何處期。獵敲白玉鐙,怒袖紫金錘。田、竇長留醉,蘇、辛曲護歧。豪持出塞節,笑別遠山眉。捷報雲台賀,公卿拜壽卮。

連環羈玉聲光碎,綠錦蔽泥虯卷高。春風細雨走馬去,珠落璀璀白罽袍。

同前三首(杜甫)编辑

莫笑田家老瓦盆,自從盛酒長兒孫。傾銀注瓦驚人眼,共醉終同臥竹根。

巢燕養雛渾去盡,紅花結子已無多。黃衫年少來宜數,不見堂前東逝波。

馬上誰家白面郎,臨階下馬坐人床。不通姓字粗豪甚,指點銀瓶索酒嘗。

同前(張祜)编辑

少年足風情,垂鞭賣眼行。帶金師子小,裘錦騏驎獰。選匠裝金鐙,推錢買鈿箏。李陵雖效死,時論得虛名。

同前(韓翃)编辑

千點斕斒噴玉驄,青絲結尾繡纏鬃。鳴鞭晚出章台路,葉葉春依楊柳風。

同前(施肩吾)编辑

醉騎白馬走空衢,惡少皆稱電不如。五鳳街頭閑勒轡,半垂衫袖揖金吾。

同前三首(僧貫休)编辑

錦衣鮮華手擎鶻,閑行氣貌多輕忽。稼穡艱難總不知,五帝三皇是何物。

自拳五色球,迸入他人宅。卻捉蒼頭奴,玉鞭打一百。

面白如削玉,猖狂曲江曲。馬上黃金鞍,適來新賭得。

同前(韋莊)编辑

五陵豪客多,買酒黃金賤。醉下酒家樓,美人雙翠幰。揮劍邯鄲市,走馬梁王苑。樂事殊未央,年華已云晚。

漢宮少年行(李益)编辑

君不見上宮警夜營八屯,冬冬街鼓朝朱軒。玉階霜仗擁未合,少年排入銅龍門。暗聞弦管九天上,宮漏沉沉清吹繁。才明走馬絕馳道,呼鷹挾彈通繚垣。玉籠金鎖養黃口,探雛取卵伴王孫。分曹六博快一擲,迎歡先意笑語喧。巧為柔媚學優孟,儒衣嬉戲冠沐猿。晚來香街經柳市,行過倡市宿桃根。相逢杯酒一言失,回朱點白聞至尊。金、張、許、史伺顏色,王侯將相莫敢論。豈知人事無定勢,朝歡暮戚如掌翻。椒房寵移子愛奪,一夕秋風生戾園。徒用黃金將買賦,寧知白玉暗成痕。持杯收水水已覆,徙薪避火火更燔。欲求四老張丞相,南山如天不可上。

長樂少年行(崔國輔)编辑

遺卻珊瑚鞭,白馬驕不行。章台折楊柳,春草路旁情。

長安少年行(梁•何遜)编辑

長安美少年,羽騎暮連翩。玉羈瑪瑙勒,金絡珊瑚鞭。陣雲橫塞起,赤日下城圓。追兵待都護,烽火望祁連。虎落夜方寢,魚麗曉復前。平生不可定,空信蒼浪天。

同前(陳•沈烱)编辑

長安好少年,驄馬鐵連錢,陳王裝腦勒,晉後鑄金鞭。步搖如飛燕,寶劍似舒蓮。去來新市側,遨遊大道邊。道邊一老翁,顏鬢如衰蓬。自言居漢世,少小見豪雄。五侯俱拜爵,七貴各論功。建章通北闕,復道度南宮。太后居長樂,天子出回中。玉輦迎飛燕,金山賞鄧通。一朝復一日,忽見朝市空。扶桑無復海,昆山倒向東。少年何假問,頹齡值福終。子孫冥滅盡,鄉閭復不同。淚盡眼方暗,髀傷耳自聾。杖策尋遺老,歌嘯詠悲翁。遭隨各有遇,非敢訪童蒙。

同前十首(唐•李廓)编辑

金紫少年郎,繞街鞍馬光。身從左中尉,官屬右春坊。鏟戴揚州帽,重薰異國香。垂鞭踏青草,來去杏園芳。

追逐輕薄伴,閑遊不著緋。長攏出獵馬,數換打球衣。曉日尋花去,春風帶酒歸。青樓無晝夜,歌舞歇時稀。

日高春睡足,帖馬賞年華。倒插銀魚袋,行隨金犢車。還攜新市酒,遠醉曲江花。幾度歸侵黑,金吾送到家。

好勝耽長行,天明燭滿樓。留人看獨腳,賭馬換偏頭。樂奏曾無歇,杯巡不暫休。時時遙冷笑,怪客有春愁。

遨遊攜豔妓,裝束似男兒。杯酒逢花住,笙歌簇馬吹。鶯聲催曲急,春色訝歸遲。不以聞街鼓,華筵待月移。

賞春唯逐勝,大宅可曾歸。不樂還逃席,多狂慣{衤又}衣。歌人踏月起,語燕卷簾飛。好婦唯相妒,倡樓不醉稀。

戟門連日閉,苦飲惜殘春。開鎖通新客,教姬屈醉人。請歌牽白馬,自舞踏紅茵。時輩皆相許,平生不負身。

新年高殿上,始見有光輝。玉雁排方帶,金鵝立仗衣。酒深和碗賜,馬疾打珂飛。朝下人爭看,香街意氣歸。

遊市慵騎馬,隨姬入坐車。樓邊聽歌吹,簾外市釵花。樂眼從人鬧,歸心畏日斜。蒼頭來去報,飲伴到倡家。

小婦教鸚鵡,頭邊喚醉醒。犬嬌眠玉簟,鷹掣撼金鈴。碧地攢花障,紅泥待客亭。雖然長按曲,不飲不曾聽。

同前(僧皎然)编辑

翠樓春酒蝦蟆陵,長安少年皆共矜。紛紛半醉綠槐道,躞蹀花驄驕不勝。

渭城少年行(崔顥)编辑

洛陽二月梨花飛,秦地行人春憶歸。揚鞭走馬城南陌,朝逢驛使秦川客。驛使前日發章台,傳道長安春早來。棠梨宮中燕初至,葡萄館裏花正開。念此使人歸更早,三月便達長安道。長安道上春可憐,搖風蕩日曲河邊。萬戶樓台臨渭水,五陵花柳滿秦川。秦川寒食盛繁華,遊子春來喜見花。鬥雞下杜塵初合,走馬章台日半斜。章台帝城稱貴裏,青樓日晚歌鍾起。貴里豪家白馬驕,五陵年少不相饒。雙雙挾彈來金市,兩兩鳴鞭上渭橋。渭城橋頭酒新熟,金鞍白馬誰家宿。可憐錦瑟箏琵琶,玉台清酒就君家。小婦春來不解羞,嬌歌一曲楊柳花。

邯鄲少年行(高適)编辑

邯鄲城南遊俠子,自矜生長邯鄲裏。千場縱博家仍富,幾度報仇身不死。宅中歌笑日紛紛,門外車馬如雲屯,未知肝膽向誰是,今人卻憶平原君。君不見今人交態薄,黃金用盡還疏索。以茲感激辭舊遊,更於時事無所求。且與少年飲美酒,往來射獵西山頭。

同前(鄭錫)编辑

霞鞍金口騮,豹袖紫貂裘。家住叢台下,門前漳水流。喚人呈楚舞,借客試吳鉤。見說秦兵至,甘心赴國仇。


 卷六十五 ↑返回頂部 卷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