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71卷

 卷七十 樂府詩集
卷七十一 雜曲歌辭十一
卷七十二 

卷七十一•雜曲歌辭十一编辑

行路難三首(唐•李白)编辑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暗天。閑來垂釣坐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狗賭梨栗。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淮陰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君不見昔時燕家重郭隗,擁篲折腰無嫌猜。劇辛樂毅感恩分,輸肝剖膽效英才。昭王白骨縈蔓草,誰人更掃黃金台。行路難,歸去來。

有耳莫洗潁川水,有口莫食首陽蕨。含光混世貴無名,何用孤高比雲月。吾觀自古賢達人,功成不退皆殞身。子胥既棄吳江上,屈原終投湘水濱。陸機才多豈自保,李斯稅駕苦不早。華亭鶴唳詎可聞,上蔡蒼鷹何足道。君不見吳中張翰稱達生,秋風忽憶江東行。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後千載名。

同前三首(顧況)编辑

君不見古來燒水銀,變作北邙山上塵。藕絲掛身在虛空,欲落不落愁殺人。睢水英雄多血刃,建章宮闕成灰燼。淮王身死桂枝折,徐氏一去音書絕。行路難,行路難,生死皆由天。秦皇漢武遭下脫,汝獨何人學神仙。

君不見擔雪塞井徒用力,炊砂作飯豈堪吃。一生肝膽向人盡,相識不如不相識。冬青樹上掛淩霄,歲晏花凋樹不凋。凡物各自有根本,種禾終不生豆苗。行路難,行路難,何處是平道。中心無事當富貴,今日覺君顏色好。

君不見少年頭上如雲髮,少壯如雲老如雪。豈知灌頂有醍醐,能使清涼頭不熱。呂梁之水掛飛流,黿鼉蛟蜃不敢遊。少年恃險若平地,獨倚長劍淩清秋。行路難,行路難,昔少年,今已老。前朝竹帛事皆空,日暮牛羊古城草。

同前(李頎)编辑

漢家名臣楊德祖,四代五公享茅土。父兄子弟綰銀黃,躍馬鳴珂朝建章。火浣單衣繡方領,茱萸錦帶玉盤囊。賓客填街復滿座,片言出口生輝光。世人逐勢爭奔走,瀝膽隳肝唯恐後。當時一顧生青雲,自謂生死長隨君。一朝謝病還鄉里,窮巷蒼茫絕知己。秋風落葉閉重門,昨日論交竟誰是。薄俗嗟嗟難重陳,深山麋鹿下為鄰。魯連所以蹈滄海,古往今來稱達人。

同前二首(高適)编辑

君不見富家翁,昔時貧賤誰比數。一朝金多結豪貴,萬事勝人健如虎。子孫成長滿眼前,妻能管弦妾能舞。自矜一朝忽如此,卻笑傍人獨悲苦。東鄰少年安所如,席門窮巷出無車。有才不肯學幹謁,何用年年空讀書。

長安少年不少錢,能騎駿馬鳴金鞭。五侯相逢大道邊,美人弦管爭留連。黃金如鬥不敢惜,片言如山莫棄捐。安知憔悴讀書者,暮宿虛台私自憐。

同前(張籍)编辑

湘東行人長歎息,十年離家歸未得。弊裘羸馬苦難行,僮僕饑寒少筋力。君不見床頭黃金盡,壯士無顏色。龍蟠泥中未有雲,不能生彼升天翼。

同前(聶夷中)编辑

莫言行路難,夷狄如中國。謂言骨肉親,中門如異域。出處全在人,路亦無通塞。門前兩條轍,何處去不得。

同前(韋應物)编辑

荊山之白玉兮,良工雕琢雙環連,月蝕中央鏡心穿。故人贈妾初相結,恩在環中尋不絕。人情厚薄苦須臾,昔似連環今似玦。連環可碎不可離,如何物在人自移。上客勿遽歡,聽妾歌路難。旁人見環環可憐,不知中有長恨端。

同前三首(柳宗元)编辑

君不見夸父逐日窺虞淵,跳踉北海超昆侖。披霄決漢出沆漭,瞥裂左右遺星辰。須臾力盡道渴死,狐鼠蜂蟻爭噬吞。北方竫人長九寸,開口抵掌更笑喧。啾啾飲食滴與粒,生死亦足終天年。睢盱大志少成遂,坐使兒女相悲憐。

虞衡斤斧羅千山,工命采斫杙與椽。深林土翦十取一,百牛連鞅摧雙轅。萬圍千尋妨道路,東西蹶倒山火焚。遺餘毫末不見保,躝躒磵壑何當存。群材未成質已夭,突兀硣豁空嵒巒。柏梁天災武庫火,匠石狼顧相愁冤。君不見南山棟樑益稀少,愛材養育誰復論。

飛雪斷道冰成梁,侯家熾炭雕玉房。蟠龍吐耀虎喙張,熊蹲豹躑爭低昂。攢巒叢射朱光,丹霞翠霧飄奇香。美人四向回明璫,雪山冰谷晞太陽。星躔奔走不得止,奄忽雙燕棲虹梁。風台露榭生光飾,死灰棄置參與商。盛時一去貴反賤,時一去貴反賤,桃笙葵扇安可常。

同前(鮑溶)编辑

玉堂向夕如無人,絲竹儼然宮商死。細人何言入君耳,塵生金樽酒如水。君今不念歲蹉跎,雁天明明涼露多。華燈青凝久照夜,彩童窈窕虛垂羅。入宮見妒君不察,莫入此地出風波。此時不樂早休息,女顏易老君如何。

同前五首(僧貫休)编辑

不會當時作天地,剛有多般愚與智。到頭還用真宰心,何如上下皆清氣。大道冥冥不知處,那堪頓得羲和轡。義不義兮仁不仁,擬學長生更容易。負心為爐復為火,緣木求魚應且止。君不見燒金煉石古帝王,鬼火熒熒白楊裏。

君不見道傍廢井生古木,本是驕奢貴人屋。幾度美人照影來,素綆銀瓶濯纖玉。雲飛雨散今如此,繡闥雕甍作荒谷。沸渭笙歌君莫誇,不應長是西家哭。休說遺編行者幾,至竟終須合天理。敗他成此亦何功,蘇張終作多言鬼。行路難,行路難,不在羊腸裏。

九有茫茫共堯日,浪死虛生亦非一。清淨玄音竟不聞,花眼酒腸暗如漆。或偶因片言隻字登第光二親,又不能獻可替否航要津。口談羲、軒與周、孔,履行不及屠沽人。行路難,行路難,日暮途遠空悲歎。

君不見道傍樹有寄生枝,青青鬱鬱同榮衰。無情之物尚如此,為人不及還堪悲。父歸墳兮未朝夕,已分黃金爭田宅。高堂老母頭似霜,心作數支淚常滴。我聞忽如負芒刺,不獨為君空歎息。古人尺布猶可縫,潯陽義大令人憶。寄言世上為人子,孝義團圓莫如此。若如此,不遄死兮更何俟。

君不見山高海深人不測,古往今來轉青碧。淺近輕浮莫與交,地卑只解生荊棘。誰道黃金如糞土,張耳、陳餘斷消息。行路難,行路難,君自看。

同前二首(僧齊己)编辑

行路難,君好看。驚波不在黤黮間,小人心裏藏崩湍。七盤九折寒崷崒,翻車倒蓋猶堪出。未似是非唇舌危,暗中潛毀平人骨。君不見楚靈均,千古沈冤湘水濱。又不見李太白,一朝卻作江南客。

下浸與高盤,不為行路難。是非真險惡,翻覆作峰巒。漆愧同時黑,朱慚巧處丹。令人畏相識,欲畫白雲看。

同前(翁綬)编辑

行路艱難不復歌,故人榮達我蹉跎。雙輪晚上銅梁雪,一葉春浮瘴海波。自古要津皆若此,方今失路欲如何。君看西漢翟丞相,鳳沼朝辭暮雀羅。

同前(薛能)编辑

何處力堪殫,人心險萬端。藏山難測度,暗水自波瀾。對面如千里,回腸似七盤。已經吳坡困,欲向雁門難。南北誠須泣,高深不可幹。無因善行止,車轍得平安。

從軍中行路難二首(駱賓王)编辑

君不見封狐雄虺篡自成群,憑深負固結妖氛。玉璽分兵征惡少,金壇受律動將軍。將軍擁旄宣廟略,戰士橫行靜夷落。長驅一息背銅梁,直指三巴逾劍閣。閣道岧嶢上戍樓,劍門遙裔俯靈丘。邛關九折無平路,江水雙源有急流。征役無期返,他鄉歲華晚。杳杳丘陵出,蒼蒼林薄遠。途危紫蓋峰,路澀青泥坡。去去指哀牢,行行入不毛。絕壁千里險,連山四望高。中外分區宇,夷夏殊風土。交趾枕南荒,昆彌臨北戶。川源饒毒霧,溪谷多淫雨。行潦四時流,崩查千歲古。漂梗飛蓬不自安,捫藤引葛度危巒。昔時聞道從軍樂,今日方知行路難。蒼江綠水東流駛,炎洲丹徼南中地。南中南斗映星河,秦川秦塞阻煙波。三春邊地風光少,五月瀘中瘴癘多。朝驅疲斥候,夕息倦誰何。向月彎繁弱,連星轉太阿。重義輕生懷一顧,東伐西征凡幾度。夜夜朝朝斑鬢新,年年歲歲戎衣故。灞城隅,滇池水。天涯望轉積,地際行無已。徒覺炎涼節物非,不知關山千萬里。棄置勿重陳,重陳多苦辛。且悅清笳梅柳曲,詎憶芳園桃李人。絳節朱旗分白羽,丹心白刃酬明主。但令一技君王識,誰憚三邊征戰苦。行路難,行路難,歧路幾千端。無復歸雲憑短翰,空餘望日想長安。

君不見玉關塵色暗邊亭,銅鞮雜虜寇長城。天子按劍征餘勇,將軍受脤事橫行。七德龍韜開玉帳,千里鼉鼓疊金鉦。陰山苦霧埋高壘,交河孤月照連營。連營去去無窮極,擁旆遙遙過絕國。陣雲朝結晦天山,寒沙夕漲迷疏勒。龍鱗水上開魚貫,馬首山前振周翼。長驅萬里讋祁連,分麾三命武功宣。百發烏號遙碎柳,七尺龍交回照蓮。春來秋去移灰琯,蘭閨柳市芳塵斷。雁門迢遞尺書稀,鴛被相思雙帶緩。行路難,誓令氛祲靜皋蘭。但使封侯龍額貴,詎隨中婦鳳樓寒。

變行路難(王昌齡)编辑

向晚橫吹悲,風動馬嘶合。前驅引旗節,千里陣雲匝。單于下陰山,砂礫空颯颯。封侯取一戰,豈復念閨閤。

古別離(梁•江淹)编辑

《楚辭》曰:「悲莫悲兮生別離。」《古詩》曰:「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後蘇武使匈奴,李陵與之詩曰:「良時不可再,離別在須臾。」故後人擬之為《古別離》。梁簡文帝又為《生別離》,宋吳邁遠有《長別離》,唐李白有《遠別離》,亦皆類此。

遠與君別者,乃至雁門關。黃雲蔽千里,遊子何時還。送君如昨日,簷前露已團。不惜蕙草晚,所悲道里寒。君在天一涯,妾身長別離。願一見顏色,不異瓊樹枝。兔絲及水萍,所寄終不移。

同前(唐•沈佺期)编辑

白水東悠悠,中有西行舟。舟行有返棹,水去無還流。奈何生別者,戚戚懷遠遊。遠遊誰當惜,所悲會難收。自君間芳躧,青陽四五遒。皓月掩蘭室,光風虛蕙樓。相思無明晦,長歎累冬秋。離居分遲暮,高駕何淹留。

同前(孟雲卿)编辑

朝日上高台,離人怨秋草。但見萬里天,不見萬里道。君行本遙遠,苦樂良難保。宿昔夢同衾,憂心夢顛倒。含酸欲誰訴,轉轉傷懷抱。結髮年已遲,征行去何早。寒暄有時謝,憔悴難再好。人皆算年壽,死者何曾老。少壯無見期,水深風浩浩。

同前(李益)编辑

雙劍欲別風淒然,雌沉水底雄上天。江回漢轉兩不見,雲交雨合知何年。古來萬事皆由命,何用臨涕苦相連。

同前二首(于濆)编辑

入室少情意,出門多路歧。黃鶴有歸日,蕩子無還時。人誰無分命,妾身何太奇。君為東南風,妾作西北枝。青樓鄰裏婦,終年畫長眉。自倚對良匹,笑妾空羅幃。

郎本東家兒,妾本西家女。對門中道間,終謂無離阻。豈知中道間,遣作空閨主。自是愛封侯,非關備胡虜。知子去從軍,何處無良人。

同前二首(李端)编辑

水國葉黃時,洞庭霜落夜。行舟聞商估,宿在楓林下。此地送君還,茫茫似夢間。後期知幾日,前路轉多山。巫峽通湘浦,迢迢隔雲雨。天晴見海檣,月落聞津鼓。人老自多愁,水深難急流。清宵歌一曲,白首對汀洲。與君桂陽別,令君岳陽待。後事忽差池,前期日空在。木落雁嗷嗷,洞庭波浪高。遠山雲似蓋,極浦樹如毫。朝發能幾里,暮來風又起。如何兩處愁,皆在孤舟裏。昨夜天月明,長川寒且清。菊花開欲盡,薺菜泊來生。下江帆勢速,五兩遙相逐。欲問去時人,知投何處宿。空令猿嘯時,泣對湘潭竹。

同前(王縉)编辑

下階欲離別,相對映蘭叢。含辭未及吐,淚落蘭叢中。高堂靜秋日,羅衣飄暮風。誰能待明月,回首見床空。

同前(僧皎然)编辑

太湖三山口,吳王在時道。寂寞千載心,無人見春草。誰堪緘怨者,持此傷懷抱。孤舟畏狂風,一點宿煙島。望所思兮若何,月蕩漾兮空波。雲離離兮北斷,雁眇眇兮南多。身去兮天畔,心折兮湖岸。春山胡為兮塞路,使我歸夢兮撩亂。

同前(聶夷中)编辑

欲別牽郎衣,問郎遊何處。不恨歸日遲,莫向臨邛去。

同前二首(施肩吾)编辑

古人謾歌西飛燕,十年不見狂夫面。三更風作切夢刀,萬轉愁成係腸線。所嗟不及牛女星,一年一度得相見。

老母別愛子,少妻送征郎。血流既四面,乃亦斷二腸。不愁寒無衣,不怕饑無糧。惟恐征戰不還鄉,母化為鬼妻為孀。

同前(吳融)编辑

紫燕黃鵠雖別離,一舉千里何難追。猶聞啼風與叫月,流連斷續令人悲。賦情更有深繾綣,碧甃千尋尚為淺。蟾蜍正向清夜流,蛺蝶須教墮絲罥。莫道斷絲不可續,丹穴鳳凰膠不遠。草草通流水不回,海上兩潮長自返。


 卷七十 ↑返回頂部 卷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