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72卷

 卷七十一 樂府詩集
卷七十二 雜曲歌辭十二
卷七十三 

卷七十二•雜曲歌辭十二编辑

古離別(唐•王適)编辑

昔歲驚楊柳,高樓悲獨守。今年芳樹枝,孤棲怨別離。珠簾晝不卷,羅幔曉長垂。苦調琴先覺,愁容鏡獨知。頻來雁度無消息,罷去鴛文何用織。夜還羅帳空有情,春著裙腰自無力。青軒桃李落紛紛,紫庭蘭蕙日氛氳。已能憔悴今如此,更復含情一待君。

古離別(常理)编辑

君御狐白裘,妾居緗綺幬。粟鈿金夾膝,花錯玉搔頭。離別生庭草,征行斷戍樓。蠨蛸網清曙,菡萏落紅秋。小膽空房怯,長眉滿鏡愁。為傳兒女意,不用遠封侯。

同前(姚係)编辑

涼風已嫋嫋,露重木蘭枝。獨上高樓望,行人遠不知。輕寒入洞戶,明月滿秋池。燕去鴻方至,年年是別離。

同前二首(趙微明)编辑

離別無遠近,事歡情亦悲。不聞車輪聲,後會將何時。去日忘寄書,來日乖前期。縱知明當還,一夕千萬思。

違別未幾日,一日如三秋。猶疑望可見,日日上高樓。唯見分手處,白蘋滿芳洲。寸心寧死別,不忍生離愁。

同前二首(孟郊)编辑

松山雲繚繞,萍路水分離。雲去有歸日,水分無合時。春芳役雙眼,春色柔四支。楊柳織別愁,千條萬條絲。山川古今路,縱橫無斷絕。來往天地間,人皆有離別。行衣未束帶,中腸已先結。不用看鏡中,自知生白髮。欲陳去留意,聲向言前咽。愁結填心胸,茫茫若為說。荒郊煙莽蒼,曠野風淒切。處處得相隨,人那不如月。

同前(顧況)编辑

西江上風動,麻姑嫁時浪。西山為水水為塵,不是人間離別人。

同前(僧貫休)编辑

離恨如旨酒,古今飲皆醉。只恐長江水,盡是兒女淚。伊餘非此輩,送人空把臂。他日再相逢,清風動天地。

同前(韋莊)编辑

晴煙漠漠柳毿毿,不那離情酒半酣。更把馬鞭雲外指,斷腸春色在江南。

生別離(梁•簡文帝)编辑

離別四弦聲,相思雙笛引。一去十三年,復無好音信。

同前(唐•孟雲卿)编辑

結髮生別離,相思復相保。何知日已久,五變庭中草。眇眇天海途,悠悠吳江島。但恐不出門,出門無遠道。遠道行既難,家貧衣服單。嚴風吹積雪,晨起鼻何酸。人生各有戀,豈不懷所安。分明天上日,生死誓同歡。

同前(白居易)编辑

食檗不易食梅難,檗能苦兮梅能酸。未如生別之為難,苦在心兮酸在肝。晨雞載鳴殘月沒,征馬重嘶行人出。回看骨肉哭一聲,梅酸檗苦甘如蜜。黃河水白黃雲秋,行人河邊相對愁。天寒野曠何處宿,棠梨葉戰風颼颼。生離別,生離別,憂從中來無斷絕。憂積心勞血氣衰,未年三十生白髮。

長別離(宋•吳邁遠)编辑

生離不可聞,況復長相思。如何與君別,當我少年時。蕙華海搖蕩,妾心長自持。榮乏草木歡,悴極霜露悲。富貴貌難變,貧賤顏易衰。持此斷君腸,君亦宜自疑。淮陰有逸將,析羽不曾飛。楚有扛鼎士,出門不得歸。正為隆準公,仗劍入紫微。君才定何如,白日下爭暉。

遠別離(唐•李白)编辑

遠別離,古有黃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瀟湘之浦。海水直下萬里深,誰人不言此離苦。日慘慘兮雲冥冥,猩猩啼煙兮鬼嘯雨,我縱言之將何補。皇穹竊恐不照餘之忠誠,雷憑憑兮欲吼怒,堯舜當之亦禪禹。君失臣兮龍為魚,權歸臣兮鼠變虎。或云堯幽囚,舜野死,九疑聯綿皆相似,重瞳孤墳竟何是。帝子泣兮綠雲間,隨風波兮去無還。慟哭兮遠望,見蒼梧之深山。蒼梧山崩湘水絕,竹上之淚乃可滅。

同前(張籍)编辑

蓮葉團團杏花拆,長江鯉魚鰭鱲赤。念君少年棄親戚,千里萬里獨為客。誰言遠別心不易,天星墜地能為石。幾時斷得城南陌,勿使居人有行役。

同前二首(令狐楚)编辑

楊柳黃金穗,梧桐碧玉枝。春來消息斷,早晚是歸時。玳織鴛鴦履,金裝翡翠篸。畏人相問著,不擬到城南。

久別離(李白)编辑

別來幾春未還家,玉窗五見櫻桃花。況有錦字書,開緘使人嗟。至此腸斷彼心絕,雲鬟綠鬢罷攬結。愁如回飆亂白雪。去年寄書報陽台,今年寄書重相催。胡為東風為我吹行雲使西來。待來竟不來,落花寂寂委青苔。

新別離(戴叔倫)编辑

手把杏花枝,未曾經別離。黃昏掩閨後,寂寞自心知。

今別離(崔國輔)编辑

送別未能旋,相望連水口。船行欲映舟,幾度急搖手。

暗別離(劉氏瑤)编辑

槐花結子桐葉焦,單飛越鳥啼青霄。翠軒輾雲輕遙遙,燕脂淚迸紅線條。瑤草歇芳心耿耿,玉珮無聲畫屏冷。朱弦暗斷不見人,風動花枝月中影。青鸞脈脈西飛去,海闊天高不知處。

潛別離(白居易)编辑

不得哭,潛別離。不得語,暗相思。兩心之外無人知。深籠夜鎖獨棲鳥,利劍舂斷連理枝。河水雖濁有清日,烏頭雖黑有白時。唯有潛離與暗別,彼此甘心無後期。

別離曲(張籍)编辑

行人結束出門去,馬蹄幾時踏門路。憶昔君初納彩時,不言身屬遼陽戍。早知今日當別離,成君家計良為誰。男兒生身自有役,那得誤我少年時。不如逐君征戰死,誰能獨老空閨裏。

同前(陸龜蒙)编辑

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仗劍對樽酒,恥為遊子顏。蝮蛇一螫手,壯士疾解腕。所思在功名,離別何足歎。

西洲曲(古辭)编辑

憶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單衫杏子紅,雙鬢鴉雛色。西洲在何處,兩槳橋頭渡。日暮伯勞飛,風吹烏臼樹。樹下即門前,門中露翠鈿。開門郎不至,出門采紅蓮。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青如水。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憶郎郎不至,仰首望飛鴻。鴻飛滿西洲,望郎上青樓。樓高望不見,盡日欄幹頭。欄幹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簾天自高,海水搖空綠。海水夢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風知我意,吹夢到西洲。

同前(唐•溫庭筠)编辑

悠悠復悠悠,昨日下西洲。西洲風色好,遙見武昌樓。武昌何鬱鬱,儂家定無匹。小婦被流黃,登樓撫瑤瑟。朱弦繁復輕,素手直淒清。一彈三四解,掩抑似含情。南樓登且望,西江廣復平。艇子搖兩槳,催過石頭城。門前烏臼樹,慘淡天將曙。鶤鵊飛復還,郎隨早帆去。回頭語同伴,定復負情儂。去帆不安幅,作抵使西風。他日相尋索,莫作西洲客。西洲人不歸,春草年年碧。

荊州樂(梁•宗)编辑

《荊州樂》蓋出於清商曲江陵樂,荊州即江陵也。有紀南城,在江陵縣東。梁簡文帝《荊州歌》云「紀城南里望朝雲,雉飛麥熟妾思君」是也。又有《紀南歌》,亦出於此。

迢遞樓雉懸,參差台觀雜。城闕自相望,雲霞紛颯遝。

荊州歌(唐•李白)编辑

白帝城邊足風波,瞿塘五月誰敢過。荊州麥熟繭成蛾,繅絲憶君頭緒多,撥穀飛鳴奈妾何。

同前二首(劉禹錫)编辑

渚宮楊柳暗,麥城朝雉飛。可憐踏青伴,乘暖著輕衣。

今日好南風,商旅相催發。沙頭檣竿上,始見春江闊。

荊州泊(李端)编辑

南樓西下時,月裏聞來棹。桂水舳艫回,荊州津濟鬧。移帷望星漢,引帶思容貌。今夜一江人,唯應妾身覺。

紀南歌(劉禹錫)编辑

酈道元《水經注》曰:「楚之先僻處荊山,後遷紀郢,即紀南城也。」《十道志》曰:「昭王十年,吳通漳水灌紀南城,入赤湖,郢城遂破。」杜預《左傳注》曰:「今南郡江陵縣北紀南城,故楚國也。」

風煙紀南城,塵土荊門路。天寒多獵騎,走上樊姬墓。

宜城歌(劉禹錫)编辑

《通典》曰:「宜城,楚之鄢都,謂之郢。有蠻水,又有漢宜城縣,在今縣南。舊名率道,天寶中改焉。」《十道志》曰:「宜城,漢縣。宋孝武大明元年,以胡人流寓者,立華山郡於大堤村。古名上供,梁為率道,俗呼大堤。其地出美酒,故曰宜城竹葉酒也。」

野水繞空城,行塵起孤驛。花台側生樹,石碣陽鐫額。靡靡度行人,溫風吹宿麥。

南郡歌(齊•陸厥)编辑

江南可採蓮,蓮生荷已大。旅雁向南飛,浮雲復如蓋。望美積風露,疏麻成襟帶。雙珠惑漢皋,蛾眉迷下蔡。玉齒徒粲然,誰與啟含貝。

長干曲(古辭)编辑

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搖。妾家揚子住,便弄廣陵潮。

同前四首(唐•崔顥)编辑

君家定何處,妾住在橫塘。停舟暫借問,或恐是同鄉。家臨九江水,去來九江側。同是長幹人,生小不相識。

下渚多風浪,蓮舟漸覺稀。那能不相待,獨自逆潮歸。三江潮水急,五湖風浪湧。由來花性輕,莫畏蓮舟重。

長干行二首(李白)编辑

妾髮初覆碩,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裏,兩小無嫌猜。十四為君婦,羞顏尚不開。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台。十六君遠行,瞿塘灩預堆。五月不可觸,猿鳴天上哀。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八月胡蝶來,雙飛西園草。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憶妾深閨裏,煙塵不曾識。嫁與長幹人,沙頭候風色。五月南風興,思君在巴陵。八月西風起,想君發揚子。去來悲如何,見少別離多。湘潭幾日到,妾夢越風波。昨夜狂風度,吹折江頭樹。淼淼暗無邊,行人在何處。北客真王公,朱衣滿江中。日暮來投宿,數朝不肯東。好乘浮雲驄,佳期蘭渚東。鴛鴦綠浦上,翡翠錦屏中。自憐十五餘,顏色桃花紅。那作商人婦,愁水復愁風。

同前(張潮)编辑

婿貧如珠玉,婿富如埃塵。貧時不忘舊,富貴多寵新。妾本富家女,與君為偶匹。惠好一何深,中門不曾出。妾有繡衣裳,葳蕤金鏤光。念君貧且賤,易此從遠方。遠方三千里,發去悔不已。日暮情更來,空望去時水。孟夏麥始秀,江上多南風。商賈歸欲盡,君今尚巴東。巴東有巫山,窈窕神女顏。常恐遊此山,果然不知還。

小長幹曲(崔國輔)编辑

月暗送湖風,相尋路不通。菱歌唱不輟,知在此塘中。


 卷七十一 ↑返回頂部 卷七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