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73卷

 卷七十二 樂府詩集
卷七十三 雜曲歌辭十三
卷七十四 

卷七十三•雜曲歌辭十三编辑

杞梁妻(宋•吳邁遠)编辑

崔豹《古今注》曰:「《杞梁妻》者,杞殖妻妹朝日之所作也。殖戰死,妻曰:『上則無父,中則無夫,下則無子,人生之苦至矣。』乃抗聲長哭,杞都城感之而頹,遂投水而死。其妹悲姊之貞,乃作歌,名曰《杞梁妻》焉。梁,殖之字也。」《列女傳》曰:「齊莊公襲莒,殖戰而死。其妻無所歸,乃就其夫之屍於城下而哭,十日而城為之崩。既葬,遂赴淄水而死。」《琴操》曰:「《杞梁妻歎》,齊杞梁殞,其妻之所作也。」

燈竭從初明,蘭凋猶早薰。扼腕非一代,千載炳遺文。貞夫淪莒役,杜吊結齊君。驚心眩白日,長洲崩秋雲。精微貫穹旻,高城為隤墳。行人既迷徑,飛鳥亦失群。壯哉金石軀,出門形影分。一隨塵壤消,聲譽誰共論。

同前(唐•僧貫休)编辑

秦之無道兮四海枯,築長城兮遮北胡。築人築土一萬里,杞梁貞婦啼嗚嗚。上無父兮中無夫,下無子兮孤復孤。一號城崩寒色苦,再號杞梁骨出土。疲魂饑魄相逐歸,陌上少年莫相非。

董嬌饒(後漢•宋子侯)编辑

洛陽城東路,桃李生路傍。花花自相對,葉葉自相當。春風東北起,花葉正低昂。不知誰家子,提籠行採桑。纖手折其枝,花落何飄颺。請謝彼姝子,何為見損傷。高秋八九月,白露變為霜。終年會飄墮,安得久馨香。秋時自零落,春月復芬芳。何時盛年去,歡愛永相忘。吾欲竟此曲,此曲愁人腸。歸來酌美酒,挾瑟上高堂。

焦仲卿妻(古辭)编辑

《焦仲卿妻》,不知誰氏之所作也。其序曰:「漢末建安中,廬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劉氏,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沒水而死。仲卿聞之,亦自縊於庭樹。時人傷之而為此辭也。」

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十七為君婦,心中常苦悲。君既為府吏,守節情不移。賤妾留空房,相見常日稀。雞鳴入機織,夜夜不得息。三日斷五疋,大人故嫌遲。非為織作遲,君家婦難為。妾不堪驅使,徒留無所施。便可白公姥,及時相遣歸。」府吏得聞之,堂上啟阿母:「兒已薄祿相,幸復得此婦。結髮同枕席,黃泉共為友。共事二三年,始爾未為久。女行無偏斜,何意致不厚?」阿母謂府吏:「何乃太區區。此婦無禮節,舉動自專由。吾意久懷忿,汝豈得自由。東家有賢女,自名秦羅敷。可憐體無比,阿母為汝求。便可速遣之,遣去慎莫留。」府吏長跪告:「伏惟啟阿母。今若遣此婦,終老不復取。」阿母得聞之,槌床便大怒:「小子無所畏,何敢助婦語。吾已失恩義,會不相從許。」府吏默無聲,再拜還入戶。舉言謂新婦,哽咽不能語。「我自不驅卿,逼迫有阿母。卿但暫還家,吾今且報府。不久當歸還,還必相迎取。以此下心意,慎勿違吾語。」新婦謂府吏:「勿復重紛紜。往昔初陽歲,謝家來貴門。奉事循公姥,進止敢自專。晝夜勤作息,伶俜縈苦辛。謂言無罪過,供養卒大恩。仍更被驅遣,何言復來還。妾有繡腰襦,葳蕤自生光。紅羅復鬥帳,四角垂香囊。箱簾六七十,綠碧青絲繩。物物各自異,種種在其中。人賤物亦鄙,不足迎後人。留待作遣施,於今無會因。時時為安慰,久久莫相忘。」雞鳴外欲曙,新婦起嚴妝。著我繡裌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躡絲履,頭上玳瑁光。腰若流紈素,耳著明月璫。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上堂謝阿母,母聽去不止。「昔作女兒時,生小出野裏。本自無教訓,兼愧貴家子。受母錢帛多,不堪母驅使。今日還家去,念母勞家裏。」卻與小姑別,淚落連珠子。「新婦初來時,小姑如我長。勤心養公姥,好自相扶將。初七及下九,嬉戲莫相忘。」出門登車去,涕落百餘行。府吏馬在前,新婦車在後。隱隱何甸甸,俱會大道口。下馬入車中,低頭共耳語:「誓不相隔卿。且暫還家去,吾今且赴府。不久當還歸,誓天不相負。」新婦謂府吏:「感君區區懷,君既若見錄,不久望君來。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我有親父兄,性行暴如雷。恐不任我意,逆以煎我懷。」舉手長勞勞,二情同依依。入門上家堂,進退無顏儀。阿母大拊掌:「不圖子自歸。十三教汝織,十四能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知禮儀。十七遣汝嫁,謂言無誓違。汝今無罪過,不迎而自歸。」蘭芝慚阿母:「兒實無罪過。」阿母大悲摧。還家十餘日,縣令遣媒來。云「有第三郎,窈窕世無雙。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阿母謂阿女:「汝可去應之。」阿女銜淚答:「蘭芝初還時,府吏見丁寧,結誓不別離。今日違情義,恐此事非奇。自可斷來信,徐徐更謂之。」阿母白媒人:「貧賤有此女,始適還家門。不堪吏人婦,豈合令郎君。幸可廣問訊,不得便相許。」媒人去數日,尋遣丞請還。誰「有蘭家女,承籍有宦官」。云「有第五郎,嬌逸未有婚。遣丞為媒人,主簿通語言。」直說「太守家,有此令郎君。既欲結大義,故遣來貴門」。阿母謝媒人:「女子先有誓,老姥豈敢言。」阿兄得聞之,悵然心中煩。舉言謂阿妹:「作計何不量。先嫁得府吏,後嫁得郎君。否泰如天地,足以榮汝身。不嫁義郎體,其住欲何云。」蘭芝仰頭答:「理實如兄言。謝家事夫婿,中道還兄門。處分適兄意,那得自任專。雖與府吏要,渠會永無緣。登即相許和,便可作婚姻。」媒人下床去,諾諾復爾爾。還部白府君:「下官奉使命,言談大有緣。」府君得聞之,心中大歡喜。視歷復開書,便利此月內。六合正相應,良吉三十日。「今已二十七,卿可去成婚。」交語速裝束,絡繹如浮雲。青雀白鵠舫,四角龍子幡。婀娜隨風轉,金車玉作輪。躑躅青驄馬,流蘇金鏤鞍。齎錢三百萬,皆用青絲穿。雜彩三百匹,交廣市鮭珍。從人四五百,鬱鬱登郡門。阿母謂阿女:「適得府君書,明日來迎汝。何不作衣裳,莫令事不舉。」阿女默無聲,手巾掩口啼,淚落便如瀉。移我琉璃榻,出置前窗下。左手持刀尺,右手執綾羅。朝成繡裌裙,晚成單羅衫。晻晻日欲暝,愁思出門啼。府吏聞此變,因求假暫歸。未至二三里,摧藏馬悲哀。新婦識馬聲,躡履相逢迎。悵然遙相望,知是故人來。舉手拍馬鞍,嗟歎使心傷。「自君別我後,人事不可量。果不如先願,又非君所詳。我有親父母,逼迫兼弟兄。以我應他人,君還何所望。」府吏謂新婦:「賀卿得高遷。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葦一時紉,便作旦夕間。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新婦謂府吏:「何意出此言。同是被逼迫,君爾妾亦然。黃泉下相見,勿違今日言。」執手分道去,各各還家門。生人作死別,恨恨那可論。念與世間辭,千萬不復全。府使還家去,上堂拜阿母:「今日大風寒,寒風摧樹木,嚴霜結庭蘭。兒今日冥冥,令母在後單。故作不良計,勿復怨鬼神。命如南山石,四體康且直。」阿母得聞之,零淚應聲落。「汝是大家子,仕宦於台閣。慎勿為婦死,貴賤情何薄。東家有賢女,窈窕豔城郭。阿母為汝求,便復在旦夕。」府吏再拜還,長歎空房中,作計乃爾立。轉頭向戶裏,漸見愁煎迫。其日牛馬嘶,新婦入青廬。庵庵黃昏後,寂寂人定初。我命絕今日,魂去屍長留。攬裙脫絲履,舉身赴清池。府吏聞此事,心知長別離。徘徊庭樹下,自掛東南枝。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傍。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中有雙飛鳥,自名為鴛鴦。仰頭相向鳴,夜夜達五更。行人駐足聽,寡婦起傍徨。多謝後世人,戒之慎勿忘。

盧女曲(唐•崔顥)编辑

《樂府解題》曰:「盧女者,魏武帝時宮人也,故將軍陰升之姊。七歲入漢宮,善鼓琴。至明帝崩後,出嫁為尹更生妻。梁簡文帝《妾薄命》曰:『盧姬嫁日晚,非復少年時。』蓋傷其嫁遲也。」

二月春來半,宮中日漸長。柳垂金屋暖,花覆玉樓香。拂匣先臨鏡,調笙更炙簧。還將《盧女曲》,夜夜奉君王。

盧姬篇(崔顥)编辑

盧姬小小魏王家,綠鬢紅唇桃李花。魏王綺樓十二重,水精簾箔繡芙蓉。白玉闌干金作柱,樓上朝朝學歌舞。前堂後堂羅袖人,南窗北窗花發春。翠幌珠簾鬥弦管,一奏一彈雲欲斷。君王日晚下朝歸,鳴環珮玉生光輝。人生今日得驕貴,誰道盧姬身細微。

邯鄲才人嫁為廝養卒婦(齊•謝朓)编辑

生平宮閤裏,出入侍丹墀。開笥方羅縠,窺鏡比蛾眉。初別意未解,去久日生悲。憔悴不自識,嬌羞餘故姿。夢中忽仿佛,猶言承宴私。

同前(唐•李白)编辑

妾本叢台女,揚蛾入丹闕。自倚顏如花,寧知有凋歇。一辭玉階下,去若朝雲沒。每憶邯鄲城,深宮夢秋月。君王不可見,惆悵至明發。

楊白花(無名氏)编辑

《梁書》曰:「楊華,武都仇池人也。少有勇力,容貌雄偉,魏胡太后逼通之。華懼及禍,乃率其部曲來降。胡太后追思之不能已,為作《楊白華》歌辭,使宮人晝夜連臂蹋足歌之,聲甚淒惋。」故《南史》曰:「楊華本名白花,奔梁後名華,魏名將楊大眼之子也。」

陽春二三月,楊柳齊作花。春風一夜入閨闥,楊花飄蕩落南家。含情出戶腳無力,拾得楊花淚沾臆。秋去春還雙燕子,願銜楊花入窠裏。

楊白花(柳宗元)编辑

楊白花,風吹度江水。坐令宮樹無顏色,搖蕩春光千萬里。茫茫曉日下長秋,哀歌未斷城鴉起。

茱萸女(梁•簡文帝)编辑

茱萸生狹斜,結子復銜花。遇逢纖手摘,濫得映鉛華。雜與鬟簪插,偶逐鬢鈿斜。東西爭贈玉,縱橫來問家。不無夫婿馬,空駐使君車。

同前(唐•萬楚)编辑

山陰柳家女,九日採茱萸。復得東鄰伴,雙為陌上姝。插花向高髻,結子置長裾。作性恒遲緩,非關姹丈夫。平明折林樹,日入反城隅。俠客邀羅袖,行人挑短書。蛾眉自有主,年少莫踟躕。

舞媚娘二首(陳•後主)编辑

《樂苑》曰:「《舞媚娘》、《大舞媚娘》,並羽調曲也。《唐書》曰:『高宗永徽末,天下歌《舞媚娘》。未幾,立武氏為皇后。』按陳後主已有此歌,則永徽所歌,蓋舊曲云。」

樓上多嬌豔,當窗並三五。爭弄遊春陌,相邀開繡戶。轉態結紅裙,含嬌拾翠羽。留賓乍拂弦,托意時移柱。

淇水變新台,春爐當夏開。玉面含羞出,金鞍排夜來。春日多風光,尋觀向市傍。轉身移佩響,牽袖起衣香。

同前(北周•庾信)编辑

朝來戶前照鏡,含笑盈盈自看。眉心濃黛直點,額角輕黃細安。只疑落花謾去,復道春風不還。少年唯有歡樂,飲酒那得留殘。

于闐採花(無名氏)编辑

山川雖異所,草木尚同春。亦如溱洧地,自有採花人。

同前(唐•李白)编辑

于闐採花人,自言花相似。明妃一朝西入胡,胡中美女多羞死。乃知漢地多名姝,胡中無花可方比。丹青能令醜者妍,無鹽翻在深宮裏。自古妒蛾眉,胡沙埋皓齒。

秦王卷衣(梁•吳均)编辑

《樂府解題》曰:「《秦王卷衣》,言咸陽春景及宮闕之美。秦王卷衣,以贈所歡也。」唐李白有《秦女卷衣》。

咸陽春草芳,秦帝卷衣裳。玉檢茱萸匣,金泥蘇合香。初芳薰復帳,餘輝耀玉床。當須晏朝罷,持此贈龍陽。

秦女卷衣(唐•李白)编辑

天子居未央,妾侍卷衣裳。顧無紫宮寵,敢拂黃金床。水至亦不去,熊來尚可當。微身奉日月,飄若螢火光。願君採葑菲,無以下體妨。

愛妾換馬(梁•簡文帝)编辑

《樂府解題》曰:「《愛妾換馬》,舊說淮南王所作,疑淮南王即劉安也。」古辭今不傳。

功名幸多種,何事苦生離。誰言似白玉,定是愧青驪。必取匣中釧,回作飾金羈。真成恨不已,願得路傍兒。

同前(劉孝威)编辑

驄馬出樓蘭,一步九盤桓。小史贖金絡,良工送玉鞍。龍驂來甚易,烏孫去實難。麟膠妾猶有,請為急弦彈。

同前(庾肩吾)编辑

渥水出騰駒,湘川實應圖。來從西北道,去逐東南隅。琴聲悲玉匣,山路泣蘼蕪。似鹿將含笑,千金會不俱。

同前(隋•僧法宣)编辑

朱鬛飾金鑣,紅妝束素腰。似雲來躞蹀,如雪去飄颻。桃花含淺汗,柳葉帶餘嬌。騁先將獨立,雙絕不俱標。

同前(唐•張祜)编辑

一面妖桃千里蹄,嬌姿駿骨價應齊。乍牽玉勒辭金棧,催整花鈿出繡閨。去日豈無沾袂泣,歸時還有頓銜嘶。嬋娟躞蹀春風裏,揮手搖鞭楊柳堤。

綺閤香銷華廄空,忍將行雨換追風。休憐柳葉雙眉翠,卻愛桃花兩耳紅。侍宴永辭春色裏,趁朝休立漏聲中。恩勞未盡情先盡,暗泣嘶風兩意同。


 卷七十二 ↑返回頂部 卷七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