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74卷

 卷七十三 樂府詩集
卷七十四 雜曲歌辭十四
卷七十五 

卷七十四•雜曲歌辭十四编辑

枯魚過河泣(古辭)编辑

枯魚過河泣,何時悔復及。作書與魴鱮,相教慎出入。

同前(唐•李白)编辑

白龍改常服,偶被豫且制。誰使爾為魚,徒勞訴天帝。作書報鯨鯢,勿恃風濤勢。濤落歸泥沙,翻遭螻蟻噬。萬乘慎出入,柏人以為誡。

冉冉孤生竹(古辭)编辑

冉冉孤生竹,結根泰山阿。與君為新婚,菟絲附女蘿。菟絲生有時,夫婦會有宜。千里遠結婚,悠悠隔山陂。思君令人老,軒車來何遲。復彼蕙蘭花,含英揚光輝。過時而不采,將隨秋草萎。亮君執高節,賤妾亦何為。

同前(宋•何偃)编辑

流萍依清源,孤鳥親宿止。蔭幹相經榮,風波能終始。草生有日月,婚年行及紀。思欲侍衣裳,關山分萬里。徒作春夏期,空望良人軌。芳色宿昔事,誰見過時美。涼鳥臨秋竟,歡願亦云已。豈意倚君恩,坐守零落耳。

棗下何纂纂(梁•簡文帝)编辑

(《古咄唶歌》曰:「棗下何攢攢,榮華各有時。棗欲初赤時,人從四邊來。棗適今日賜,誰當仰視之。」潘安仁《笙賦》曰:「詠園桃之夭夭,歌棗下之纂纂。歌曰:棗下纂纂,朱實離離。宛其死矣,化為枯枝。」纂纂,棗花也。棗之纂纂盛貌,實之離離將衰,言榮謝之各有時也。)

垂花臨碧澗,結翠依丹巘。非直入遊宮,兼期植靈苑。落日芳春暮,遊人歌吹晚。弱刺引羅衣,朱實淩還幰。且歡洛浦詞,無羨安期遠。

同前二首(隋•王胄)编辑

柳黃知節變,草綠識春歸。復道含雲影,重簷照日輝。御柳長條翠,宮槐細葉開。還得聞春曲,便逐鳥聲來。

西園遊上才编辑

沈約《詠月》詩曰:「月華臨靜夜,夜靜滅氛埃。方暉竟戶入,圓影隙中來。高樓切思婦,西園遊上才。」因以為題也。

西園遊上才,清夜可徘徊。月桂臨樽上,山雲影蓋來。飛花隨燭度,疏葉向帷開。當軒顧應、阮,還覺賤鄒、枚。

薄暮動弦歌(梁•沈君攸)编辑

柳谷向夕沈餘日,蕙樓臨砌徙斜光。金戶半入叢林影,蘭徑時移落蕊香。絲繩玉壺傳綺席,秦箏趙瑟響高堂。舞裙拂履喧珠珮,歌響出扇繞塵梁。雲邊雪飛弦柱促,留賓但須羅袖長。日暮歌鍾恒不倦,處處行樂為時康。

羽觴飛上苑(沈君攸)编辑

《楚辭》曰:「瑤漿蜜勺實羽觴。」張衡《西京賦》曰:「促中堂之狹坐,羽觴行而無算。」羽觴,謂杯上綴羽以速飲。《漢書音義》曰「羽觴,作生爵形」是也。

上路薄晚風塵合,禁苑初春氣色華。石徑斷絲闌蔓草,山流細沫擁浮花。魚文熠爚含餘日,鶴蓋低昂照落霞。隔樹根鞍喧寶馬,分衢玉大動香車。車馬處處盡成陰,班荊促席對芳林。藤杯屢動情仍暢,翠樽引滿趣彌深。山陽倒載非難得,宜城醇醞促須斟。半醉驪歌應可奏,上客莫慮擲黃金。

桂楫泛河中(沈君攸)编辑

黃河曲渚通千里,濁水分流引八川。仙查逐源終未極,蘇亭遺跡尚難遷。眇眇雲根侵遠樹,蒼蒼水氣雜遙天。波影雜霞無定色,湍文觸岸不成圓。赤馬青龍交出浦,飛雲蓋海遠淩煙。蓮舟渡沙轉不礙,桂楫距浪弱難前。風急金烏翅自轉,汀長錦纜影微懸。榜人欲歌先扣枻,津吏猶醉強持船。河堤極望今如此,行杯落葉詎虛傳。

內殿賦新詩(陳•江總)编辑

兔影脈脈照金鋪,虯水滴滴寫玉壺。綺翼雕甍邇清漢,虹梁紫柱麗黃圖。風高暗綠凋殘柳,雨駛芳紅濕晚芙。三五二八佳年少,百萬千金買歌笑。偏羞故人識素詩,願奉秦聲采蓮調。織女今夕渡銀河,當見清秋停玉梭。

武溪深行(後漢•馬援)编辑

一曰《武陵深行》。崔豹《古今注》曰:「《武溪深》,馬援南征之所作也。援門生爰寄生善吹笛,援作歌,令寄生吹笛以和之。名曰《武溪深》。」

滔滔武溪一何深,鳥飛不度,獸不敢臨。嗟哉武溪兮多毒淫!

同前(梁•劉孝勝)编辑

武溪深不測,水安舟復輕。暫侶莊生釣,還滯鄂君行。棹歌爭後發,噪鼓逐前征。秦上山川險,黔中木石並。林壑秋籟急,猿哀夜月明。澄源本千仞,回峰忽萬縈。昭潭讓無底,太華推削成。日落野通氣,目極悵餘情。下流曾不濁,長邁寂無聲。羞學滄浪水,濯足復濯纓。

半渡溪(劉孝威)编辑

《樂府解題》曰:「《半渡溪》,言戰而半涉溪水見迫,所言皆嶺南地里,與《武溪深》相類。」梁元帝又有《半路溪》,則言相逢隔溪,已識行步,辭旨與此全殊。

本廁偏伍伴,一戰殄凶渠。制賜文犀節,驛報紫泥書。入營陳御蓋,還家乘紫車。皇恩空以重,丹心恨不紓。渡瀘且不畏,淩溪嗟有餘。

半路溪(梁•元帝)编辑

相逢半路溪,隔溪猶不渡。望望判知是,翩翩識行步。摘贈蘭澤芳,欲表同心句。先將動舊情,恐君疑妾妒。

昔思君(晉•傅玄)编辑

昔君與我兮形影潛結,今君與我兮雲飛雨絕。昔君與我兮音響相和,今君與我兮落葉去柯。昔君與我兮金石無虧,今君與我兮星滅光離。

妾安所居(梁•吳均)编辑

賤妾先有寵,蛾眉進不遲。一從西北麗,無復城南期。何因暫豔逸,豈為乏妍姿。徒有黃昏望,寧遇青樓時。惟惜應門掩,方餘永巷悲。匡床終不共,何由橫自思。

飲酒樂(晉•陸機)编辑

《樂苑》曰:「《飲酒樂》,商調曲也。」

蒲萄四時芳醇,琉璃千鍾舊賓。夜飲舞遲銷燭,朝醒弦促催人。

同前编辑

飲酒須飲多,人生能幾何。百年須受樂,莫厭管弦歌。

同前(唐•聶夷中)编辑

日月似有事,一夜行一周。草木猶須老,人生得無愁。一飲解百結,再飲破百憂。白髮欺貧賤,不入醉人頭。我願東海水,盡向杯中流。安得阮步兵,同入醉鄉遊。

淫思古意(宋•顏竣)编辑

春風飛遠方,紀轉流思堂。貞節寄君子,窮閨妾所藏。裁書露微疑,千里問新知。君行過三稔,故心久當移。

思公子(齊•王融)编辑

《楚辭•九歌》曰:「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鳴。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思公子》蓋出於此。

春盡風颯颯,蘭凋木修修。王孫久為客,思君徒自憂。

同前(梁•費昶)编辑

公子才氣饒,淩雲自飄飄。東出鬥雞道,西登飲馬橋。夕宴銀為燭,朝燔桂作焦。虞卿亦何命,窮極苦無聊。

同前(北齊•邢劭)编辑

綺羅日減帶,桃李無顏色。思君君未歸,歸來豈相識。

王孫遊(齊•謝朓)编辑

《楚辭•招隱士》曰:「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王孫遊》蓋出於此。

綠草蔓如絲,雜樹紅英發。無論君不歸,君歸芳已歇。

同前(王融)编辑

置酒登廣殿,開襟望所思。春草行已歇,何事久佳期。

同前(唐•崔國輔)编辑

自與王孫別,頻看黃鳥飛。應由春草誤,著處不成歸。

陽翟新聲(齊•王融)编辑

《隋書•樂志》曰:「西涼樂曲《陽翟新聲》、《神白馬》之類。皆生於胡戎歌,非漢、魏遺曲也。」

懷春發下蔡,含笑向陽城。恥為飛雉曲,好作鶤雞鳴。

金樂歌(梁•簡文帝)编辑

槐香欲覆井,楊柳正藏鴉。山爐當無比,玉構火窗賒。床頭辟繩結,鏡上領巾斜。鐵鑊種粱子,銅樞生棗花。開門拋水柱,城按特言家。

同前(梁•元帝)编辑

啼烏怨別偶,曙鳥憶誰家。石闕題書字,金燈飄落花。東方曉星沒,西山晚日斜。縠衫回廣袖,團扇掩輕紗。暫借青驄馬,來送黃牛車。

同前(房篆)编辑

前溪流碧水,後渚映青天。登台臨寶鏡,開窗對綺錢。玉顏光粉色,羅袖拂金鈿。春風散輕蝶,明月映新蓮。摘花競時侶,催柏及芳年。

樂未央(沈約)编辑

憶舜日,萬堯年。詠《湛露》,歌《採蓮》。原雜百和氣,宛轉金爐前。

南征曲(蕭子顯)编辑

棹歌來揚女,操舟驚越人。圖蛟怯水伯,照鷁竦江神。

發白馬(費昶)编辑

《通典》曰:「白馬,春秋時衛國曹邑有黎陽津,一曰白馬津。酈生云『守白馬之津』是也。」《發白馬》,言征戍而發兵於此也。

家本樓煩俗,召募羽林兒。怖羌角牴戲,習戰昆明池。弓弢不復挽,劍衣恒露鈹。一辭豹尾內,長別屬車垂。白馬今雖發,黃河未結澌。寄言閨中婦,逢春心勿移。

同前(唐•李白)编辑

將軍發白馬,旌節渡黃河。簫鼓聒川嶽,滄溟湧洪波。武安有振瓦,易水無寒歌。鐵騎若雪山,飲流涸滹沱。揚兵獵月窟,轉戰略朝那。倚劍登燕然,邊峰列嵯峨。蕭條萬里外,耕作五原多。一掃清大漠,包虎戢金戈。

濟黃河(梁•謝微)编辑

積陰晦平陸,淒風結暮序。朝辭金谷戍,夕逗黃河渚。赤兔徒聯翩,青鳧詎容與。淚甚聲難發,悲多袖未舉。虛薄謬君恩,方嗟別宛、許。

同前(陳•江總)编辑

蔥山淪外域,鹽澤隱遐方。兩京分際遠,九道派流長。未殫所聞見,無待驗詞章。留連嗟太史,惆悵踐黎陽。導波縈地節,疏氣耿天潢。憫周沈用寶,嘉晉肇為梁。

同前(隋•蕭愨)编辑

大蕃連帝室,驂駕奉皇猷。未明驅羽騎,淩晨方畫舟。津城度維錦,岸柳夾緹油。鍾聲颺別島,旗影照蒼流。早光生劍服,朝風起節樓。滔滔細波動,裔裔輕舷浮。回橈避近磧,放舳下前洲。全疑上天漢,不異謁蓬丘。望知雲氣合,聽識水聲秋。從軍何等樂,喜從神仙遊。

結襪子(後魏•溫子升)编辑

《帝王世紀》曰:「文王伐崇侯虎,至五鳳墟。襪係解,顧左右無可使者,乃俯而結之。武王至商郊牧野,誓眾,左仗黃鉞,右秉白旄。王襪解,莫肯與王結,王乃釋旄,俯而結之。」《漢書》曰:「王生者,善為黃老言,處士。嘗召居廷中,公卿盡會立。王生老人曰:『吾襪解。』顧謂張釋之:『為我結襪。』釋之跪而結之。既已,人或讓王生:『獨奈何廷辱張廷尉如此!』王生曰:『吾老且賤,自度終亡益於張廷尉。廷尉方天下名臣,吾故聊使結襪,欲以重之。』諸公聞之,賢王生而重釋之。」唐李白辭,大抵言感恩之重,而以命相許也。

誰能訪故劍,會自逐前魚。裁紈終委篋,織素空有餘。

同前(唐•李白)编辑

燕南壯士吳門豪,築中置鉛魚隱刀。感君恩重許君命,太山一擲輕鴻毛。

沐浴子编辑

澡身經蘭汜,濯髮傃芳洲。折榮聊躑躅,攀桂且淹留。

同前(李白)编辑

沐芳莫彈冠,浴蘭莫振衣。處世忌太潔,志人貴藏暉。滄浪有釣叟,吾與爾同歸。

安定侯曲(後魏•溫子升)编辑

封疆在上地,鍾鼓自相和。美人當窗舞,妖姬掩扇歌。

澤雉编辑

《莊子》曰:「澤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飲,不期畜乎樊中。」《澤雉曲》,蓋取此也。《古今樂錄》曰:「《鳳將雛》以《澤雉》送曲。」

擅場延繡頸,朝飛弄綺翼。飲啄常自在,驚雄恒不息。

短簫(梁•張嵊)编辑

促柱弦始繁,短簫吹初亮。舞袖拂長席,鍾音由虡颺。已落簷瓦間,復繞梁塵上。時屬清夏陰,恩暉亦非望。

伍子胥(鮑機)编辑

忠孝誠無報,感義本投身。日暮江波急,誰憐漁丈人。楚墓悲猶在,吳門恨未申。

清涼(張率)编辑

登台待初景,帳殿藹餘晨。羅帷夕風濟,清氣尚波人。長簟涼可迎,平莞溫未親。幸願同枕席,為君橫自陳。


 卷七十三 ↑返回頂部 卷七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