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75卷

 卷七十四 樂府詩集
卷七十五 雜曲歌辭十五
卷七十六 

卷七十五•雜曲歌辭十五编辑

三臺二首(唐•韋應物)编辑

《後漢書》曰:「蔡邕為侍御史,又轉持書侍御史,遷尚書。三日之間,周歷三臺。」馮鑒《續事始》曰:「樂府以邕曉音律,製《三台曲》以悅邕,希其厚遺。」劉禹錫《嘉話錄》曰:「三臺送酒,蓋因北齊高洋毀銅雀臺,築三個臺。宮人拍手呼上臺送酒,因名其曲為《三臺》。」李氏《資暇》曰:「《三臺》,三十拍促曲名。昔鄴中有三臺,石季龍常為宴遊之所。樂工造此曲以促飲。」未知孰是。《鄴都故事》曰:「漢獻帝建安五年,曹操破袁紹於鄴。十五年築銅雀臺,十八年作金虎臺,十九年造冰井臺,所謂鄴中三臺也。」《北史》曰:「齊文宣天保中營三臺於鄴,因其舊基而高博之。九年臺成,改銅爵曰金鳳,金虎曰聖應,冰井曰崇光」云。按《樂苑》,唐天寶中羽調曲有《三臺》,又有《急三臺》。

一年一年老去,明日後日花開。未報長安平定,萬國豈得銜杯。冰泮寒塘始綠,雨餘百草皆生。朝來門閤無事,晚下高齋有情。

上皇三臺编辑

不寐倦長更,披衣出戶行。月寒秋竹冷,風切夜窗聲。

突厥三臺编辑

雁門山上雁初飛,馬邑欄中馬正肥。日旰山西逢驛使,殷勤南北送征衣。

宮中三臺二首(王建)编辑

魚藻池邊射鴨,芙蓉園裏看花。日色柘袍相似,不著紅鸞扇遮。

池北池南草綠,殿前殿後花紅。天子千年萬歲,未央明月清風。

江南三臺四首(王建)编辑

楊州橋邊小婦,長幹市裏商人。三年不得消息,各自拜鬼求神。

青草湖邊草色,飛猿嶺上猿聲。萬里三湘客到,有風有雨人行。

樹頭花落花開,道上人去人來。朝愁暮愁即老,百年幾度三台。

聞身強健且為,頭白齒落難追。準擬百年千歲,能得幾許多時。

陵雲臺(梁•謝舉)编辑

《魏志》曰:「文帝黃初元年十二月,初營洛陽宮。戊午,幸洛陽。二年,築陵雲臺。」劉義慶《世說》曰:「陵雲臺,樓觀精巧,先秤眾木輕重,然後構造,無錙銖相負揭。臺高峻,恒隨風動搖。」楊龍驤《洛陽記》曰:「陵雲臺高二十三丈,登之見孟津也。」

綺甍懸桂棟,隱曖傍喬柯。勢高淩玉井,臨迥度金波。易覺涼風至,早飛秋雁過。高臺相思曲,望遠騷人歌。幸屬此迢遞,知承雲霧多。

同前(北周•王褒)编辑

高臺懸百尺,中夕殊未窮。北臨酸棗寺,西眺明光宮。城旁抵雙府,林裏對相風。書題鹿盧榜,觀寫飛廉銅。窗開神女電,梁映美人虹。虞捐濫天寵,鄭瞀特懷忠。莊生垂翠釣,昭儀抵鬥熊。馳輪有盈缺,人道亦汙隆。還念西陵舞,非復鄴城中。

建興苑(梁•紀少瑜)编辑

丹陵抱天邑,紫淵更上林。銀臺懸百仞,玉樹起千尋。水流冠蓋影,風揚歌吹音。踟躕憐拾翠,顧步惜遺簪。日落庭光轉,方幰屢移陰。願言樂未極,不道愛黃金。

曲池水(齊•謝朓)编辑

緩步遵莓渚,披衿待蕙風。芙蕖舞輕蒂,苞筍出芳叢。浮雲自西北,江海思無窮。鳥去能傳響,見我綠琴中。

築城曲(唐•張籍)编辑

馬暠《中華古今注》曰:「秦始皇三十二年,得讖書云:『亡秦者胡。』乃使蒙恬擊胡,築長城以備之。」《淮南子》曰:「秦發卒五十萬築修城,西屬流沙,北係遼水,東結朝鮮,中國內郡免車而餉之。後因有《築城曲》,言築長城以限胡虜也。又有《築城睢陽曲》,與此不同。」《古今樂錄》曰:「築城相杵者,出自漢梁孝王。孝王築睢陽城,方十二里。造唱聲,以小鼓為節,築者下杵以和之。後世謂此聲為《睢陽曲》。」《晉太康地記》曰:「今樂家《睢陽曲》,是其遺音。」《唐書•樂志》曰「《睢陽操》用舂牘」是也。按《漢書》曰「梁孝王廣睢陽城七十二里」,而云十二里,未知孰實。

築城去,千人萬人齊抱杵。重重土堅試行錐,軍吏執鞭催作遲。來時一年深磧裏,著盡短衣渴無水。力盡不得拋杵聲,杵聲未定人皆死。家家養男當門戶,今日作君城下土。

同前五解(元稹)编辑

年年塞下丁,長作出塞兵。自從冒頓強,官築遮虜城。一解築城須努力,城高遮得賊。但恐賊路多,有城遮不得。二解丁口傳父口,莫問城堅不。平城被虜圍,漢劚城牆走。三解因茲虜請和,虜往騎來多。半疑兼半信,築城猶嵯峨。四解築城安敢煩,願聽丁一言。請築鴻臚寺,兼愁虜出關。五解

同前二首(陸龜蒙)编辑

城上一掊土,手中千萬杵。築城畏不堅,堅城在何處。

莫歎築城勞,將軍要卻敵。城高功亦高,爾命何勞惜。

大道曲(晉•謝尚)编辑

《樂府廣題》曰:「謝尚為鎮西將軍,嘗著紫羅襦,據胡床,在市中佛國門樓上彈琵琶,作《大道曲》。市人不知是三公也。」

青陽二三月,柳青桃復紅。車馬不相識,音落黃埃中。

採荷調(梁•江從簡)编辑

《樂府廣題》曰:「梁太尉從事中郎江從簡,年十七,有才思。為《採荷調》以刺何敬容。敬容覽之,不覺嗟賞,愛其巧麗。敬容時為宰相。」

欲持荷作柱,荷弱不勝梁。欲持荷作鏡,荷暗本無光。

湖陰曲(唐•溫庭筠)编辑

曲序曰:「晉王敦舉兵至湖陰。明帝微行,視其營伍。由是樂府有《湖陰曲》。後其辭亡,因作而附之。」

祖龍黃須珊瑚鞭,鐵驄金面青連錢。虎髯拔劍欲成夢,日壓賊營如血鮮。海旗風急驚眠起,甲重光搖照湖水。蒼黃追騎塵外歸,森索妖星陣前死。五陵愁碧春萋萋,灞川玉馬空中嘶。羽書如電入青瑣,雪腕如搥催畫鞞。白虯天子金煌铓,高臨帝座回龍章。吳波不動楚山晚,花壓闌干春晝長。

永明樂十首(齊•謝朓)编辑

《南齊書•樂志》曰:「《永明樂歌》者,竟陵王子良與諸文士造奏之。人為十曲。道人釋寶月辭頗美,武帝常被之筦弦,而不列於樂官。」按此曲永明中造,故曰永明樂。

帝圖閏九有,皇風浮四溟。永明一為樂,《咸池》無復靈。

民和禮樂富,世清歌頌徽。鴻名軼卷領,稱首邁垂衣。

朱台鬱相望,青槐紛馳道。秋雲湛甘露,春風散芝草。

龍樓日月照,淄館風雲清。儲光溫似玉,藩度式如瓊。

化洽鯷海君,恩變龍庭長。西北騖環裘,東南盡龜象。

出車長洲苑,選旅朝夕川。絡絡結雲騎,奕奕泛戈船。

燕駟遊京洛,趙服麗有輝。清歌留上客,妙舞送將歸。

實相薄五禮,妙花開六塵。明祥已玉燭,寶瑞亦金輪。

生蔑苧蘿性,身與嘉惠隆。飛纓入華殿,屣步出重宮。

彩鳳鳴朝陽,玄鶴舞清商。瑞此永明曲,十載為金皇。

同前十首(王融)编辑

玄符昭景曆,茂實偶英聲。長為南山固,永與朝日明。

靈丘比翼棲,芳林合條起。兩代分憲章,一朝會書軌。

二離金玉相,三袞蘭蕙芳。重儀文世子,再奉東平王。

空谷返逸驂,陰山響鳴鶴。振玉躧丹墀,懷芳步青閣。

崇文晦已明,膠庠雜復整。弱台留折巾,沂川詠芳穎。

定林去喧俗,鹿野出埃霞。香風流梵琯,澤雨散雲花。

楚望傾澠滌,日館仰鑾鈴。已晞五雲發,方照兩河清。

幸哉明盛世,壯矣帝王居。高門夜不柝,飲帳曉長舒。

總棹金陵渚,方駕玉山阿。輕露炫珠翠,初風搖綺羅。

西園抽蕙草,北沼掇芳蓮。生逢永明樂,死日生之年。

同前(梁•沈約)编辑

聯翩貴遊子,侈靡千金客。華轂起飛塵,珠履竟長陌。

永世樂(北齊•魏收)编辑

《隋書•樂志》曰:「後魏太武平河西,得西涼樂,其歌曲有《永世樂》。」

綺窗斜影入,上客酒須添。翠羽方開美,鉛華汗不沾。關門今可下,落珥不相嫌。

無愁果有愁曲(唐•李商隱)编辑

《隋書•樂志》曰:「北齊後主自能度曲,嘗倚弦而歌,別采新聲,為《無愁曲》。自彈胡琵琶而唱之,音韻窈窕,極於哀思。使胡兒閹官輩齊和之,曲終樂闋,莫不隕涕。雖行幸道路,或時馬上奏之,樂往哀來,竟以亡國。」李商隱曰:「《無愁果有愁曲》,北齊歌也。」《唐會要》:「天寶十三載,改《無愁》為《長歡》。」

東有青龍西白虎,中令福皇包世度。玉壺渭水笑清潭,鑿天不到牽牛處。麒麟踏雲天馬獰,牛山撼碎珊瑚聲。秋娥點滴不成淚,十二玉樓無故釘。推煙唾月拋千里,十番紅桐一行死。白楊別屋鬼迷人,空留暗記如蠶紙。日暮向風牽短絲,血凝血散今誰是。

起夜來(梁•柳惲)编辑

《樂府解題》曰:「《起夜來》,其辭意猶念疇昔思君之來也。」唐聶夷中又有《起夜半》。

城南斷兵騎,閣道覆青埃。露華光翠網,月影入蘭台。洞房且莫掩,應門或復開。颯颯秋桂響,非君起夜來。

同前(唐•施肩吾)编辑

香銷連理帶,塵覆合歡杯。懶臥相思枕,愁吟《起夜來》。

起夜半(唐•聶夷中)编辑

念遠心如燒,不覺中夜起。桃花帶露泛,立在月明裏。

獨不見(梁•柳惲)编辑

《樂府解題》曰:「《獨不見》,傷思而不得見也。」

別島望雲台,天淵臨水殿。芳草生未積,春花落如霰。出從張公子,還過趙飛燕。奉帚長信宮,誰知獨不見。

同前(唐•沈佺期)编辑

盧家小婦鬱金堂,海燕雙棲玳瑁梁。九月寒砧催下葉,十年征戍憶遼陽。白狼河北音書斷,丹鳳城南秋夜長。誰謂含愁獨不見,使妾明月照流黃。

同前(王訓)编辑

日晚宜春暮,風軟上林朝。對酒近初節,開樓蕩夜嬌。石橋通小澗,竹路上青霄。持底誰見許,長愁成細腰。

同前(楊巨源)编辑

東風豔陽色,柳綠花如霰。競理同心鬟,爭持合歡扇。香傳賈娘手,粉離何郎面。最恨卷簾時,含情獨不見。

同前(李白)编辑

白馬誰家子,黃龍邊塞兒。天山三丈雪,豈是遠行時。春蕙忽秋草,莎雞鳴曲池。風催寒棕響,月入霜閨悲。憶與君別年,種桃齊蛾眉。桃今百餘尺,花落成枯枝。終然獨不見,流淚空自知。

同前(戴叔倫)编辑

前宮路非遠,舊苑春將遍。玉戶看早梅,雕梁數歸燕。身輕逐舞袖,香暖傳歌扇。自知秋風詞,長侍昭陽殿。誰信後庭人,年年獨不見。

同前(胡曾)编辑

玉關一自有氛埃,年少從軍竟未回。門外塵凝張樂榭,水邊香滅按歌台。窗殘夜月人何處,簾卷春風燕復來。萬里寂寥音信絕,寸心爭忍不成灰。


 卷七十四 ↑返回頂部 卷七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