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76卷

 卷七十五 樂府詩集
卷七十六 雜曲歌辭十六
卷七十七 

卷七十六•雜曲歌辭十六编辑

攜手曲(梁•沈約)编辑

《攜手曲》,梁沈約所製也。《樂府解題》曰:「《攜手曲》,言攜手行樂,恐芳時不留,君恩將歇也。」

舍轡下雕輅,更衣奉玉床。斜簪映秋水,開鏡比春妝。所畏紅顏促,君恩不可長。鵕冠且容裔,豈吝桂枝亡。

同前(吳均)编辑

豔裔陽之春,攜手清洛濱。雞鳴上林苑,薄暮小平津。長裾藻白日,廣袖帶芳塵。故交一如此,新知詎憶人。

同前(唐•田娥)编辑

攜手共惜芳菲節,鶯啼錦花滿城闕。行樂逶迤念容色,色衰只恐君恩歇。鳳笙龍管白日陰,盈虧自感青天月。

邯鄲行(齊•陸厥)编辑

《通典》曰:「邯鄲,戰國時趙國所都,自敬侯始都之。有叢台、洪波台在焉。邯,山名;鄲,盡也。」《樂府廣題》曰:「《邯鄲》,舞曲也。」

趙女擫鳴琴,邯鄲紛躧步。長袖曳三街,兼金輕一顧。有美獨臨風,佳人在遐路。相思欲褰衽,叢台日已暮。

邯鄲歌(梁•武帝)编辑

回顧灞陵上,北指邯鄲道。短衣妾不傷,南山為君老。

大垂手(吳均)编辑

《樂府解題》曰:「《大垂手》、《小垂手》,皆言舞而垂其手也。」隋•江總《婦病行》曰「夫婿府中趨,誰能大垂手」是也。又《獨搖手》亦與此同。

垂手忽迢迢,飛燕掌中嬌。羅衫恣風引,輕帶任情搖。詎似長沙地,促舞不回腰。

同前(唐•聶夷中)编辑

金刀翦輕雲,盤用黃金縷。裝束趙飛燕,教來掌上舞。舞罷飛燕死,片片隨風去。

小垂手(梁•吳均)编辑

舞女出西秦,躡影舞陽春。且復小垂手,廣袖拂紅塵。折腰應兩笛,頓足轉雙巾。蛾眉與曼臉,見此空愁人。

夜夜曲二首(梁•沈約)编辑

《夜夜曲》,梁沈約所作也。梁《樂府解題》曰:「《夜夜曲》,傷獨處也。」北斗闌干去,夜夜心獨傷。月輝橫射枕,燈光半隱床。

河漢縱復橫,北斗橫復直。星漢空如此,寧知心有憶。孤燈曖不明,寒機曉猶織。零淚向誰道,雞鳴徒歎息。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靄靄夜中霜,何關向曉光。枕啼常帶粉,身眠不著床。蘭膏盡更益,薰爐滅復香。但問愁多少,便知夜短長。

同前编辑

愁人夜獨傷,滅燭臥蘭房。只恐多情月,旋來照妾床。

同前(唐•王偃)编辑

北斗星移銀漢低,班姬愁思鳳城西。青槐陌上人行絕,明月樓前烏夜啼。

同前(僧貫休)编辑

蟪蛄切切風騷騷,芙蓉噴香蟾蜍高。孤燈耿耿征婦勞,更深撲落金錯刀。

秋夜長(齊•王融)编辑

魏文帝詩曰:「漫漫秋夜長,烈烈北風涼。展轉不能寐,披衣起彷徨。彷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俯視清水波,仰看明月光。」又曰:「草蟲鳴何悲,孤雁獨南翔。鬱鬱多悲思,綿綿思故鄉。」《秋夜長》其取諸此。

秋夜長,夜長樂未央。舞袖拂花燭,歌聲繞鳳梁。

同前(唐•王勃)编辑

秋夜長,殊未央。月明白露澄清光,層城綺閣遙相望。遙相望,川無梁。北風受節南雁翔,崇蘭委質時菊芳。鳴環曳履出長廊,為君秋夜搗衣裳,纖羅對鳳凰,丹綺雙鴛鴦,調砧亂杵思自傷。思自傷,征夫萬里戍他鄉。鶴關音信斷,龍門道路長。所在天一方,寒衣徒自香。

同前(張籍)编辑

秋天如水夜未央,天漢東西月色光。愁人不寐畏枕席,暗蟲唧唧繞我傍。荒城為村無更聲,起看北斗天未明。白露滿田風嫋嫋,千聲萬聲鶡鳥鳴。

秋夜曲二首(王建)编辑

天清漏長霜泊泊,蘭綠收榮桂膏涸。高樓雲鬟弄嬋娟,古瑟暗斷秋風弦。玉關遙隔萬里道,金刀不剪雙淚泉。香囊火死香氣少,向帷合眼何時曉。城烏作營啼野月,秦州少婦生離別。

秋燈向壁掩洞房,良人此夜直明光。天河悠悠漏水長,南樓北斗兩相當。

同前二首(王涯張仲素)编辑

丁丁漏水夜何長,漫漫輕雲露月光。秋壁暗蟲通夕響,寒衣未寄莫飛霜。桂魄初生秋露微,輕羅已薄未更衣。銀箏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歸。

夜坐吟(宋•鮑照)编辑

《夜坐吟》,鮑照所作也。其辭曰「冬夜沈沈夜坐吟」,言聽歌逐音,因音托意也。宗又有《遙夜吟》,則言永夜獨吟,憂思未歇,與此不同。

冬夜沉沉夜坐吟,含情未發已知心。霜入幕,風度林。朱燈滅,朱顏尋。體君歌,逐君音。不貴聲,貴意深。

同前(唐•李白)编辑

冬夜夜寒覺夜長,沉吟久坐坐北堂。冰合井泉月入閨,青釭凝明照悲啼。青釭滅,啼轉多。掩妾淚,聽君歌。歌有聲,妾有情。情聲合,兩無違。一語不入意,從君萬曲梁塵飛。

同前(李賀)编辑

踏踏馬頭誰見過,眼看北斗直天河。西風羅幕生翠波,鉛華笑妾顰青娥。為君起唱長相思,簾外嚴霜皆倒飛,明星爛爛東方陲。紅霞稍出東南涯,陸郎去矣乘斑騅。

遙夜吟(梁•宗夬)编辑

遙夜復遙夜,遙夜憂未歇。坐對風動帷,臥見雲間月。

寒夜怨(梁•陶弘景)编辑

《樂府解題》曰:「晉陸機《獨寒吟》云『雪夜遠思君,寒窗獨不寐』,但敘相思之意爾。」陶弘景有《寒夜怨》,梁簡文帝有《獨處愁》,亦皆類此。

夜雲生,夜鴻驚,淒切嘹唳傷夜情。空山霜滿高煙平,鉛華沈照帳孤明。寒日微,寒風緊。愁心絕,愁淚盡。情人不勝怨,思來誰能忍。

寒夜吟(唐•鮑溶)编辑

九衢金吾夜行行,上宮玉漏遙分明。霜飆乘陰掃地起,旅鴻迷雪繞枕聲,遠人歸夢既不成。留家惜夜歡心發,羅幕畫堂深皎潔。蘭煙對酒客幾人,獸火揚光二三月。細腰楚姬絲竹間,白紵長袖歌閑閑,豈識苦寒損朱顏。

獨處愁(梁•簡文帝)编辑

司馬相如《美人賦》曰:「芳香鬱烈,黼帳高張。有女獨處,婉然在床。乃歌曰:『獨處室兮廓無依,思佳人兮情傷悲。』」《獨處愁》蓋取諸此。

獨處恒多怨,開幕試臨風。彈棋鏡奩上,傅粉高樓中。自君征馬去,音信不曾通。只恐金屏掩,明年已復空。

憂旦吟(齊•張融)编辑

鳴琴當春夜,春夜當鳴琴。羈人不及樂,何似千里心。

霜婦吟(北周•蕭撝)编辑

寒夜靜房櫳,孤妾思偏叢。悲生聚紺黛,淚下浸妝紅。蓄恨縈心裏,含啼歸帳中。會須明月落,那忍見床空。

同聲歌(後漢•張衡)编辑

《樂府解題》曰:「《同聲歌》,漢張衡所作也。言婦人自謂幸得充閨房,願勉供婦職,不離君子。思為莞簟,在下以蔽匡床;衾裯,在上以護霜露。繾綣枕席,沒齒不忘焉。以喻臣子之事君也。」晉傅玄《何當行》曰:「同聲自相應,同心自相知。」言結交相合,其義亦同也。

邂逅承際會,得充君後房。情好新交接,恐栗若探湯。不才勉自竭,賤妾職所當。綢繆主中饋,奉禮助蒸嘗。思為莞蒻席,在下蔽匡床;原為羅衾幬,在上衛風霜。灑掃清枕席,鞮芬以狄香。重戶結金扃,高下華燈光。衣解巾粉御,列圖陳枕張。素女為我師,儀態盈萬方。眾夫所希見,天老教軒皇。樂莫斯夜樂,沒齒焉可忘。

何當行(晉•傅玄)编辑

同聲自相應,同心自相知。外合不由中,雖固終必離。管鮑不世出,結交安可為。

定情詩(後漢•繁欽)编辑

《樂府解題》曰:「《定情詩》,漢繁欽所作也。言婦人不能以禮從人,而自相悅媚。乃解衣服玩好致之,以結綢繆之志,若臂環致拳拳,指環致殷勤,耳珠致區區,香囊致扣扣,跳脫致契闊,佩玉結恩情,自以為志而期於山隅、山陽、山西、山北。終而不答,乃自傷悔焉。」

我出東門遊,邂逅承清塵。思君即幽房,侍寢執衣巾。時無桑中契,迫此路側人。我既媚君姿,君亦悅我顏。何以致拳拳,綰臂雙金環;何以致殷勤,約指一雙銀;何以致區區,耳中雙明珠;何以致叩叩,香囊係肘後;何以致契闊,繞腕雙跳脫;何以結恩情,珮玉綴羅纓;何以結中心,素縷連雙針;何以結相於,金薄畫搔頭;何以慰別離,耳後玳瑁釵;何以答歡悅,紈素三條裾;何以結愁悲,白絹雙中衣。與我期何所,乃期東山隅,日旰兮不至,谷風吹我襦。遠望無所見,涕泣起踟躕。與我期何所,乃期山南陽,日中兮不來,飄風吹我裳。逍遙莫誰睹,望君愁我腸。與我朝何所,乃期西山側,日夕兮不來,躑躅長歎息。遠望涼風至,俯仰正衣服。與我期何所,乃期山北岑,日暮兮不來,淒風吹我衿。望君不能坐,悲苦愁我心。愛身以何為,惜我華色時,中情既款款,然後克密期。寒衣躡花草,謂君不我欺。廁此醜陋質,徙倚無所之。自傷失所欲,淚下如連絲。

定情篇(唐•喬知之)编辑

共君結新婚,歲寒心未卜。相與遊春園,各隨情所逐。君念菖蒲花,妾感苦寒竹。菖花多豔姿,寒竹有貞葉。此時妾比君,君心不如妾。簪玉步河堤,夭韶援綠荑。鳧雁將子遊,鶯燕從雙棲。君念春光好,妾向春光啼,君時不得意,妾棄還金閨。結言本同心,悲歡何未齊。怨咽前致辭,原得申所悲。人間丈夫易,世路婦難為。始經天月照,終若流星馳。天月恒終始,流星無定期。長信佳麗人,失意非蛾眉。廬江小史婦,非關織作遲。本願長相對,今已長相思。復有遊宦子,結援從梁、陳。燕居崇三朝,去來歷九春。誓心妾終始,蠶桑奉所親。歸願未克從,黃金贈路人。潔婦懷明義,從沈河之津。於今千萬年,誰當問水濱。更憶倡家樓,夫婿事封侯。去時思灼灼,去罷心悠悠。不憐妾歲晏,十載隴西頭。以茲常惕惕,百慮恒盈積。由來共結褵,幾人同匪石。故歲彫梁燕,雙去今來隻。今日玉庭梅,朝紅暮成碧。碧榮始芬敷,黃葉已淅瀝。何用念芳春,芳春有流易;何用重歡娛,歡娛俄戚戚。家本巫山陽,歸去路何長。敘言情未盡,采菉已盈筐。桑榆日反映,物色盈高岡。下有碧流水,上有丹桂香。桂枝不須折,碧流清且潔。贈君比芳菲,受惠常不滅;贈君淚潺湲,相思無斷絕。妾有秦家鏡,寶匣裝珠璣。鑒來年二八,不記易陰暉。妾無光寂寂,委照影依依。今日特為贈,相識莫相違。

定情樂(施肩吾)编辑

敢嗟君不憐,自是命不諧。著破三條裾,卻還雙股釵。

合歡詩五首(晉•楊方)编辑

《樂府解題》曰:「《合歡詩》,晉楊方所作也。言婦人謂虎嘯風起,龍躍雲浮,磁石引針,陽燧取火,皆以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我與君情,亦猶形影宮商之不離也。常願食共並根穗,飲共連理杯,衣共雙絲娟,寢共無縫裯;坐必接膝,行必攜手。如鳥同翼,如魚比目,利斷金石,密逾膠漆也。」

虎嘯谷風起,龍躍景雲浮。同聲好相應,同氣自相求。我情與子親,譬如影追軀。食共同根穗,飲共連理杯,衣共雙絲絹,寢共無縫裯。居原接膝坐,行願攜手趨。子靜我不動,子遊我不留。齊彼同心鳥,譬彼比目魚。情至斷金石,膠漆未為牢。但原長無別,合形作一軀。生為並身物,死為同棺灰。秦氏自言至,我情不可儔。

磁石引長針,陽燧下炎煙。宮商聲相和,心同自相親。我情與子合,亦如影追身。寢共織成被,絮共同功綿。暑搖比翼扇,寒坐並肩氈。子笑我必哂,子蹙我無歡。來與子共跡,去與子同塵。齊彼蛩蛩獸,舉動不相捐。唯願長無別,合形作一身。生有同室好,死成並棺民。徐氏自言至,我情不可陳。

獨坐空室中,愁有數千端。悲響答愁歎,哀涕應苦言。彷徨四顧望,白日入西山。不睹佳人來,但見飛鳥還。飛鳥亦何樂,夕宿自作群。

飛黃銜長轡,翼翼回輕輪。俯涉淥水澗,仰過九層山。修途曲且險,秋草生兩邊。黃華如遝金,白花如散銀。青敷羅翠采,絳葩象赤雲。爰有承露枝,紫榮合素芬。扶疏垂清藻,布翹芳且鮮。且為豔采回,心為奇色旋。撫心悼孤客,俯仰還自憐。踟躕向壁歎,攬筆作此文。

南鄰有奇樹,承春挻素華。豐翹被長條,綠葉蔽朱柯。因風吹微音,芳氣入紫霞。我心羨此木,原徙著予家。夕得遊其下,朝得弄其葩。爾根深且堅,予宅淺且洿。移植良無期,歎息將如何。


 卷七十五 ↑返回頂部 卷七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