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78卷

 卷七十七 樂府詩集
卷七十八 雜曲歌辭十八
卷七十九 

卷七十八•雜曲歌辭十八编辑

敦煌樂(後魏•溫子昇)编辑

《通典》曰:「敦煌古流沙地,黑水之所經焉。秦及漢初為月支、匈奴之境。武帝開其地,後分酒泉置敦煌郡。敦,大;煌,盛也。」

客從遠方來,相隨歌且笑。自有敦煌樂,不減安陵調。

同前二首(隋•王胄)编辑

長途望無已,高山斷還續。意欲此念時,氣絕不成曲。

極目眺修塗,平原忽超遠。心期在何處,望望崦嵫晚。

阿那瑰(古辭)编辑

《北史》曰:「阿那瑰,蠕蠕國主也。蠕蠕之為國,冬則徙渡漠南,夏則還居漠北。」《通典》曰:「蠕蠕自拓跋初徙雲中,即有種落。後魏太武神䴥中強盛,盡有匈奴故地。阿那瑰,孝明帝時蠕蠕國主。」辭云匈奴主也。

聞有匈奴主,雜騎起塵埃。列觀長平瑰,驅馬渭橋來。

高句麗(北周•王褒)编辑

《通典》曰:「高句麗,東夷之國也。其先曰朱蒙,本出於夫餘。朱蒙善射,國人欲殺之,遂棄夫餘,東南走,渡普述水,至紇升骨城居焉。號曰句麗,以高為氏。」按:唐亦有《高麗曲》,李勣破高麗所進,後改《夷賓引》者是也。

蕭蕭易水生波,燕趙佳人自多。傾杯覆碗漼漼,垂手奮袖娑娑。不惜黃金散盡,只畏白日蹉跎。

同前(唐•李白)编辑

金花折風帽,白馬小遲回。翩翩舞廣袖,似鳥海東來。

舍利弗(李白)编辑

金繩界寶地,珍木蔭瑤池。雲間妙音奏,天際法蠡吹。

摩多樓子(李白)编辑

從戎向邊北,遠行辭密親。借問陰山候,還知塞上人。

同前(李賀)编辑

玉塞去金人,二萬四千里。風吹沙作雲,一時渡遼水。天白水如絹,甲絲雙串斷。行行莫苦辛,城月猶殘半。曉氣朔煙上,趢趗胡馬蹄。行人聽水別,隔隴長東西。

法壽樂(齊•王融)编辑

天長命自短,世促道悠悠。禪衢開遠駕,愛海亂輕舟。累塵曾未極,積樹豈能籌。情埃何用洗,正水有清流。
──右歌本處

百神肅以虔,三靈震且越。常耀掩芳霄,薰風鏡蘭月。丹榮落玉墀,翠羽文珠闕。皓毳非虛來,交輪豈徒發。
──右歌靈瑞

韶年春已仲,明星夜未央。千祀鍾休曆,萬國會佳祥。金容函夕景,翠鬢佩晨光。表塵維淨覺,泛俗乃輪皇。
──右歌下生

襲氣變離宮,重柝警曾殿。曼響感心神,修容展歡宴。生老終已縈,死病行當薦。方為淨國遊,豈結危城戀。
──右歌在宮

春木多病夭,秋葉少欣榮。心骸終委滅,親愛暫平生。長風吹北壟,迅影急東瀛。知三既情竭,得一乃身貞。
──右歌田遊

飛策辭國門,端儀偃郊樹。慈愛徒相思,閨中空怨慕。風隸乖往塗,駿足獨歸路。舉袂謝時人,得道且還顧。
──右歌出國

明心弘十力,寂慮安四禪。青禽承逸軌,文鑣鏡重川。鷲岩標遠勝,鹿野究清玄。不有希世寶,何以導蒙泉。
──右歌得道

亭亭宵月流,朏朏晨霜結。川上不徘徊,條間問生滅。靈知湛常然,符應有盈缺。感運復來儀,且壓人間泄。
──右歌寶樹

舂山玉所府,檀林鸞所棲。引火歸炎燧,挹水自青堤。庵園無異轍,祗館有同躋。比肩非今古,接武豈燕齊。
──右歌賢眾

昔餘輕歲月,茲也重光陰。閨中屏鉛黛,闕下掛纓簪。禪悅兼芳旨,法言戀清琴。一異非能辨,寵辱誰為心。
──右歌學徒

峻岸臨層穹,迢迢疏遠風。騰芳清漢裏,響梵高雲中。金華紛冉弱,瓊樹鬱青蔥。貞心逸淨景,邃業嗣天宮。
──右歌供具

影響未嘗隔,晦明殊復親。弘慈邈已遠,睿後扇高塵。區中提景福,宇外沐深仁。萬祀留國祚,億兆慶唐民。
──右歌福應

步虛詞十首(北周•庾信)编辑

《樂府解題》曰:「《步虛詞》,道家曲也,備言眾仙縹緲輕舉之美。」

渾成空教立,元始正塗開。赤玉靈文下,朱陵真氣來。中天九龍館,倒景八風台。雲度弦歌響,星移空殿回。青衣上少室,童子向蓬萊。逍遙聞四會,倏忽度三災。

無名萬物始,有道百靈初。寂絕乘丹氣,玄冥上玉虛。三元隨建節,八景逐回輿。赤鳳來銜璽,青烏入獻書。壞機仍成機,枯魚還作魚。棲心浴日館,行樂止雲墟。

凝真天地表,絕想寂廖前。有象猶虛豁,忘形本自然。開經壬子歲,值道甲申年。回雲隨舞曲,流水逐歌弦。石髓香如飯,芝房脆似蓮。停鸞宴瑤水,歸路上鴻天。

道生乃太一,守靜即玄根。中和練九氣,甲子謝三元。居心受善水,教學重香園。鳧留報關吏,鶴去畫城門。更以欣無跡,還來寄絕言。

洞靈尊上德,虞石會明真。要妙思玄牝,虛無養谷神。丹丘乘翠鳳,玄圃馭斑麟。移梨付苑吏,種杏乞山人。自此逢何世,從今復幾春。海無三尺水,山成數寸塵。

東明九芝蓋,北屬五雲車。飄颻入倒景,出沒上煙霞。春泉下玉溜,青鳥向金華。漢帝看桃核,齊侯問棗花。上元應送酒,來向蔡經家。

歸心遊太極,回向入無名。五香芬紫府,千燈照赤城。鳳林采珠實,舂山種玉榮。夏笛三山響,春鍾九乳鳴。絳河應遠別,黃鵠來相迎。

北閣臨玄水,南宮坐絳雲。龍泥印玉策,天火練真文。上元風雨散,中天歌吹分。靈駕千尋上,空香萬里聞。

地鏡階基遠,天窗影跡深。碧玉成雙樹,空青為一林。鵠巢堪煉石,蜂房得煮金。漢武多驕慢,淮南不小心。蓬萊入海底,何處可追尋。

麟洲一海閣,玄圃半天高。浮丘迎子晉,若士避盧敖。經餐林慮李,舊食綏山桃。成丹須竹節,刻髓用蘆刀。無妨隱士去,即是賢人逃。

同前二首(隋煬帝)编辑

洞府凝玄液,靈山體自然。俯臨滄海島,回出大羅天。八行分寶樹,十丈散芳蓮。懸居燭日月,天步役風煙。躡記書金簡。乘空誦玉篇。冠法二儀立,佩帶五星連。瓊軒觶甘露,瑜井挹膏泉。南巢息雲馬,東海戲桑田。回旗遊八極,飛輪入九玄。高蹈虛無外,天地乃齊年。

總轡行無極,相推淩太虛。翠霞承鳳輦,碧霧翼龍輿。輕舉金台上,高會玉林墟。朝遊度圓海,夕宴下方諸。

同前(唐•陳羽)编辑

漢武清齋讀鼎書,內官扶上畫雲車。壇上月明宮殿閉,仰看星鬥禮空虛。

同前(顧況)编辑

迥步遊三洞,清心禮七真。飛符超羽翼,禁火醮星辰。殘藥沾雞犬,靈香出鳳麟。壺中無窄處,願得一容身。

同前十首(吳筠)编辑

眾仙仰靈範,肅駕朝神宗。金景相照曜,逶迤升太空。七玄已高飛,火煉生朱宮。餘慶逮天壤,平和王道融。八威清遊氣,十絕舞祥風。使我躋陽源,其來自陰功。逍遙太霞上,真鑒靡不通。

逸轡登紫清,元乘邁奔電。閬風隔三天,俯視猶可見。玉闈標敞朗,瓊林鬱蔥蒨。自非挺金骨,焉得諧夙原。真朋何森森,合景恣遊宴。良會忘淹留,千齡纔一眄。

三宮發明景,朗照同鬱儀。紛然馳飆,上采空清蕤。令我洞金色,後天耀瓊姿。心葉太虛靜,寥寥竟何思。玄中有至樂,淡泊終無為。但與正真友,飄颻散遨嬉。

稟化凝正氣,煉形為真仙。忘心符元宗,返本葉自然。帝一集絳宮,流光出丹玄。元英與桃君,朗詠長生篇。六符煥明霞,百闕羅紫煙。飆車涉廖廓,靡靡乘景遷。不覺雲路遠,斯須遊萬天。

扶桑誕初景,羽蓋淩晨霞。倏造西域,嬉遊金母家。碧津湛洪源,灼爍敷荷花。煌煌青琳宮,璀璨列玉華。真氣溢絳府,自然思無邪。俯矜區中士,夭濁良可嗟。

瓊台為萬仞,孤映大羅表。常有三素雲,凝光自飛繞。羽幢泛明霞,升降何縹緲。鸞鳳吹雅音,棲翔絳林標。玉虛無晝夜,靈景何皎皎。一睹太上京,方知眾天小。

灼灼青華林,靈風振瓊柯。三光無冬春,一氣清且和。回首邇結鄰,傾眸親曜羅。豁落制六天,流鈴威百魔。綿綿慶不極,誰謂椿齡多。

高情無侈靡,遇物生華光。至樂無簫歌,玉音自玲琅。或登明真台,宴此羽景堂。香靄結寶雲,靡微散靈香。天人誠假曠,歡泰不可量。

爰從太微上,肆覲虛皇尊。騰我八景輿,威遲入天門。既登玉宸庭,肅肅仰紫軒。敢問龍漢末,如何辟乾坤。怡然輟雲敖,告我希夷言。幸聞至精理,方見造化源。

二氣播萬有,化機無停輪。而我操其端,乃能出陶鈞。寥寥天漢上,所遇皆清真。澄瑩含元和,氣同自相親。絳樹結丹實,紫霞流碧津。以茲保童嬰,永用超形神。

同前二首(劉禹錫)编辑

阿母種桃雲海際,花落子成二千歲。海風吹折最繁枝,跪捧瓊盤獻天帝。

華表千年鶴一歸,凝丹為頂雪為衣。星星仙語人聽盡,卻向五雲翻翅飛。

同前十九首(韋渠牟)编辑

玉簡真人降,金書道籙通。煙霞方蔽日,雲雨已生風。四極威儀異,三天使命同。那將人世戀,不去上清宮。

羽駕正翩翩,雲鴻最自然。霞冠將月曉,珠珮與星連。鏤玉留新訣,雕金得舊編。不知飛鳥學,更有幾人仙。

上帝求仙仗,真符取玉郎。三才閑布象,二景鬱生光。騎吏排龍虎,笙歌走鳳凰。天高人不見,暗入白雲鄉。

鸞鶴共徘徊,仙官使者催。香花三洞啟,風雨百神來。鳳篆文初定,龍泥印已開。何須生羽翼,始得上瑤台。

羽節忽排煙,蘇君已得仙。命風驅日月,縮地走山川。幾處留丹灶,何時種玉田。一朝騎白虎,直上紫微天。

靜發降靈香,思神意智長。虎存時促步,龍想更成章。扣齒風雷響,挑燈日月光。仙雲在何處?彷彿滿空堂。

幾度遊三洞,何方召百神。風雲皆守一,龍虎亦全真。執節仙童小,燒香玉女春。應須絕岩內,委曲問皇人。

上法杳無營,玄修似有情。道宮瓊作想,真帝玉為名。召嶽驅旌節,馳雷發吏兵。雲車降何處,齋室有仙卿。

羽衛一何鮮,香雲起暮煙。方朝太素帝,更向玉清天。鳳曲凝猶吹,龍驂儼欲前。真文幾時降,知在永和年。

大道何年學?真符此日催。還持金作印,未要玉為台。羽節分明授,霞衣整頓裁。應緣五雲使,教上列仙來。

獨自授金書,蕭條詠紫虛。龍行還當馬,雲起自成車。九轉風煙合,千年井灶餘。參差從太一,壽等混元初。

道學已通神,香花會女真。霞床珠鬥帳,金薦玉輿輪。一室心偏靜,三天夜正春。靈官竟誰降,仙相有夫人。

上界有黃房,仙家道路長。神來知位次,樂變協宮商。競把琉璃碗,誰傾白玉漿。霞衣最芬馥,蘇合是靈香。

珠佩紫霞纓,夫人會八靈。太霄猶有觀,絕宅豈無形。暮雨徘徊降,仙歌宛轉聽。誰逢玉妃輦,應檢九真經。

西海辭金母,東方拜木公。雲行疑帶雨,星步欲淩風。羽袖揮丹鳳,霞巾曳彩虹。飄颻九霄外,下視望仙宮。

玉樹雜金花,天河織女家。月邀丹鳳舄,風送紫鸞車。霧縠籠綃帶,雲屏列錦霞。瑤台千萬里,不覺往來賒。

舞鳳淩天出,歌麟入夜聽。雲容衣眇眇,風韻曲泠泠。扣齒端金簡,焚香檢玉經。仙宮知不遠,只近太微星。

紫府與玄洲,誰來物外遊。無煩騎白鹿,不用駕青牛。金花顏應駐,雲飛鬢不秋。仍聞碧海上,更用玉為樓。

轡鶴復驂鸞,全家去不難。雞聲隨羽化,犬影入雲看。釀玉當成酒,燒金且轉丹。何妨五色綬,次第給仙官。

同前(僧皎然)编辑

予因覽真訣,遂感西域君。玉笙下青冥,人間未曾聞。日華煉魂魄,皎皎無垢氛。謂我有仙骨,且令餌氤氳。俯仰愧靈顏,原隨鸞鶴群。俄然動風馭,縹眇歸青雲。

同前(高駢)编辑

青溪道士人不識,上天下天鶴一隻。洞門深鎖碧窗寒,滴露研珠寫《周易》。

步虛引(陳陶)编辑

小隱山人十洲客,莓苔為衣雙耳白。青編為我忽降書,暮雨虹蜺一千尺。赤城門閉六丁直,曉日已燒東海色。朝天半夜聞玉雞,星斗離離礙龍翼。


 卷七十七 ↑返回頂部 卷七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