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79卷

 卷七十八 樂府詩集
卷七十九 迎代曲辭一
卷八十 

卷七十九•近代曲辭一编辑

《荀子》曰「久則論略,近則論詳」,言世近而易知也。兩漢聲詩著於史者,唯《郊祀》、《安世》之歌而已。班固以巡狩福應之事,不序郊廟,故餘皆弗論。由是漢之雜曲,所見者少,而相和、鐃歌,或至不可曉解。非無傳也,久故也。魏、晉已後,訖於梁、陳,雖略可考,猶不若隋、唐之為詳。非獨傳者加多也,近故也。近代曲者,亦雜曲也,以其出於隋、唐之世,故曰近代曲也。隋自開皇初,文帝置七部樂:一曰西涼伎,二曰清商伎,三曰高麗伎,四曰天竺伎,五曰安國伎,六曰龜茲伎,七曰文康伎。至大業中,煬帝乃立清樂、西涼、龜茲、天竺、康國、疏勒、安國、高麗、禮畢,以為九部,樂器工衣於是大備。唐武德初,因隋舊制,用九部樂。太宗增高昌樂,又造宴樂,而去禮畢曲。其著令者十部:一曰宴樂,二曰清商,三曰西涼,四曰天竺,五曰高麗,六曰龜茲,七曰安國,八曰疏勒,九曰高昌,十曰康國,而總謂之燕樂。聲辭繁雜,不可勝紀。凡燕樂諸曲,始於武德、貞觀,盛於開元、天寶。其著錄者十四調二百二十二曲。又有梨園,別教院法歌樂十一曲,雲韶樂二十曲。肅、代以降,亦有因造。僖、昭之亂,典章亡缺,其所存者,概可見矣。

紀遼東(隋煬帝)编辑

《紀遼東》,隋煬帝所作也。《通典》曰:「高句麗自東晉以後,居平壤城,亦曰長安城。隨山屈曲,南臨浿水,在遼東南。復有遼東、玄菟等數十城。」《隋書》曰「大業八年,煬帝伐高麗,度遼水,大戰於於東岸,擊賊破之,進圍遼東」是也。王建又有《渡遼水》,亦出於此。

遼東海北翦長鯨,風雲萬里清。方當銷鋒散馬牛,旋師宴鎬京。前歌後舞振軍威,飲至解戎衣。判不徒行萬里去,空道五原歸。

秉旄仗節定遼東,俘馘變夷風。清歌凱捷九都水,歸宴洛陽宮。策功行賞不淹留,全軍藉智謀。詎似南宮復道上,先封雍齒侯。

同前(隋•王胄)编辑

遼東浿水事龔行,俯拾信神兵。欲知振旅旋歸樂,為聽凱歌聲。十乘元戎才渡遼,扶濊已冰消。詎似百萬臨江水,桉轡空回鑣。天威電邁舉朝鮮,信次即言旋。還笑魏家司馬懿,迢迢用一年。鳴鑾詔蹕發淆潼,合爵及疇庸。何必豐沛多相識,比屋降堯封。

遼東行(唐•王建)编辑

遼東萬里遼水曲,古戍無城復無屋。黃雲蓋地雪作山,不惜黃金買衣服。戰回各自收弓箭,正西回面家鄉遠。年年郡縣送征人,將與遼東作丘阪。寧為草木鄉中生,有身不向遼東行。

渡遼水(王建)编辑

渡遼水,此去咸陽五千里。來時父母知隔生,重著衣裳如送死。亦有白骨歸咸陽,營家各與題本鄉。身在應無回渡日,駐馬相看遼水傍。

昔昔鹽(隋•薛道衡)编辑

隋薛吏部有《昔昔鹽》,唐趙嘏廣之為二十章。《樂苑》曰:「《昔昔鹽》,羽調曲,唐亦為舞曲」。「昔」一作「析」。

垂柳覆金堤,蘼蕪葉復齊。水溢芙蓉沼,花飛桃李蹊。採桑秦氏女,織錦竇家妻,關山別蕩子,風月守空閨。恒斂千金笑,長垂雙玉啼。盤龍隨鏡隱,彩鳳逐帷低。飛魂同夜鵲,倦寢憶晨雞。暗牖懸蛛網,空梁落燕泥。前年過代北,今歲往遼西。一去無消息,那能惜馬蹄。

同前编辑

碧落風煙外,瑤台道路賒。何如連御苑,別自有仙家。此地回鸞駕,緣溪滿翠華。洞中明月夜,窗下發煙霞。

昔昔鹽二十首(唐•趙嘏)编辑

垂柳覆金堤编辑

新年垂柳色,嫋嫋對空閨。不畏芳菲好,自緣離別啼。因風飄玉戶,向日映金堤。驛使何時度,還將贈隴西。

蘼蕪葉復齊编辑

提筐紅葉下,度日採蘼蕪。掬翠香盈袖,看花憶故夫。葉齊誰復見,風暖恨偏孤。一被春光累,容顏與昔殊。

水溢芙蓉沼编辑

淥沼春光後,青青草色濃。綺羅驚翡翠,暗粉妒芙蓉。雲遍窗前見,荷翻鏡裏逢。將心托流水,終日渺無從。

花飛桃李蹊编辑

遠期難可托,桃李自依依。花徑無容跡,戎裘未下機。隨風開又落,度日掃還飛。欲折枝枝贈,那知歸不歸。

採桑秦氏女编辑

南陌採桑出,誰知妾姓秦。獨憐傾國貌,不負早鶯春。珠履蕩花濕,龍鉤折桂新。使君那駐馬,自有侍中人。

織錦竇家妻编辑

當年誰不羨,分作竇家妻。錦字行行苦,羅帷日日啼。豈知登隴遠,只恨下機迷。直候陽關使,殷勤寄海西。

關山別蕩子编辑

那堪聞蕩子,迢遞涉關山。腸為馬嘶斷,衣從淚滴斑。愁看塞上路,詎惜鏡中顏。倘見征西雁,應傳一字還。

風月守空閨编辑

良人猶遠戍,耿耿夜閨空。繡戶流宵月,羅帷坐曉風。魂飛沙帳北,腸斷玉關中。尚自無消息,錦衾那得同。

恒斂千金笑编辑

玉顏恒自斂,羞出鏡台前。早惑陽城客,今悲華錦筵。從軍人更遠,投喜鵲空傳。夫婿交河北,迢迢路幾千。

長垂雙玉啼编辑

雙雙紅淚墮,度日暗中啼。雁出居延北,人猶遼海西。向燈垂玉枕,對月灑金閨。不惜羅衣濕,惟愁歸意迷。

蟠龍隨鏡隱编辑

鸞鏡無由照,蛾眉豈忍看。不知愁發換,空見隱龍蟠。那愜紅顏改,偏傷白日殘。今朝窺玉匣,雙淚落闌干。

彩鳳逐帷低编辑

巧繡雙飛鳳,朝朝伴下帷。春花那見照,暮色已頻欺。欲卷思君處,將啼裛淚時。何年征戍客,傳語報佳期。

驚魂同夜鵲编辑

萬里無人見,眾情難與論。思君常入夢,同鵲屢驚魂。孤寢紅羅帳,雙啼玉箸痕。妾心甘自保,豈復暫忘恩。

倦寢聽晨雞编辑

去去邊城騎,愁眠掩夜閨。披衣窺落月,拭淚待鳴難。不憤連年別,那堪長夜啼。功成應自恨,早晚發遼西。

暗牖懸蛛網编辑

暗中蛛網織,歷亂綺窗前。萬里終無信,一條徒自懸。分從珠露滴,愁見隙風牽。妾意何聊賴,看看劇斷弦。

空梁落燕泥编辑

春至今朝燕,花時伴獨啼。飛斜珠箔隔,語近畫梁低。帷卷閑窺戶,床空暗落泥。誰能長對此,雙去復雙棲。

前年過代北编辑

代北幾千里,前年又復經。燕山雲自合,胡塞草應青。鐵馬喧鼙鼓,蛾眉怨錦屏。不知羌笛曲,掩淚若為聽。

今歲往遼西编辑

萬里飛書至,聞君已渡遼。只諳新別苦,忘卻舊時嬌。烽戍年將老,紅顏日向凋。胡沙兼漢苑,相望幾迢迢。

一去無還意编辑

良人征絕域,一去不言還。百戰攻胡虜,三冬阻玉關。蕭蕭邊馬思,獵獵戍旗閑。獨把千重恨,連年未解顏。

那能惜馬蹄编辑

雲中路杳杳,江畔草萋萋。妾人垂珠淚,君何惜馬蹄?邊風悲曉角,營月怨春鼙。未道休征戰,愁眉又復低。

江都宮樂歌(隋•煬帝)编辑

揚州舊處可淹留,台榭高明復好遊。風亭芳樹迎早夏,長皋麥隴送餘秋。淥潭桂楫浮青雀,果下金鞍駕紫騮。綠觴素蟻流霞飲,長袖清歌樂戲州。

十索四首(丁六娘)编辑

《樂苑》曰:「《十索》,羽調曲也。」

裙裁孔雀羅,紅綠相參對。映以蛟龍錦,分明奇可愛。粗細君自知,從郎索衣帶。

為性愛風光,偏憎良夜促。曼眼腕中嬌,相看無厭足。歡情不耐眠,從郎索花燭。

君言花勝人,人今去花近。寄語落花風,莫吹花落盡。欲作勝花妝,從郎索紅粉。

二八好容顏,非意得相關。逢桑欲采折,尋枝倒懶攀。欲呈纖纖手,從郎索指鐶。

同前二首编辑

含嬌不自轉,送眼勞相望。無那關情伴,共入同心帳。欲防人眼多,從郎索錦障。

蘭房下翠帷,蓮帳舒鴛錦。歡情宜早暢,密態須同寢。欲共作纏綿,從郎索花枕。

水調歌第一编辑

《樂苑》曰:「《水調》,商調曲也。」舊說,《水調河傳》,隋煬帝幸江都時所製。曲成奏之,聲韻怨切。王令言聞而謂其弟子曰:「但有去聲而無回韻,帝不返矣。」後竟如其言。按唐曲凡十一疊,前五疊為歌,後六疊為入破。其歌,第五疊五言調,聲最為怨切。故白居易詩云:「五言一遍最殷勤,調少情多似有因。不會當時翻曲意,此聲腸斷為何人!」唐又有新水調,亦商調曲也。

平沙落日大荒西,隴上明星高復低。孤山幾處看烽火,壯士連營候鼓鞞。

第二编辑

猛將關西意氣多,能騎駿馬弄雕戈。金鞍寶鉸精神出,笛倚新翻水調歌。

第三编辑

王孫別上綠珠輪,不羨名公樂此身。戶外碧潭春洗馬,樓前紅燭夜迎人。

第四编辑

隴頭一段氣長秋,舉目蕭條總是愁。只為征人多下淚,年年添作斷腸流。

第五编辑

雙帶仍分影,同心巧結香。不應須換彩,意欲媚濃妝。

入破第一编辑

細草河邊一雁飛,黃龍關裏掛戎衣。為受明王恩寵甚,從事經年不復歸。

第二编辑

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此曲只應天上去,人間能得幾回聞。

第三编辑

昨夜遙歡出建章,今朝綴賞度昭陽。傳聲莫閉黃金屋,為報先開白玉堂。

第四编辑

日晚笳聲咽戍樓,隴雲漫漫水東流。行人萬里向西去,滿目關山空恨愁。

第五编辑

千年一遇聖明朝,原對君王舞細腰。乍可當熊任生死,誰能伴鳳上雲霄。

第六徹编辑

閨燭無人影,羅屏有夢魂。近來音耗絕,終日望君門。

同前(唐•吳融)编辑

鑿河千里走黃沙,浮殿西來動日華。可道新聲是亡國,且貪惆悵後庭花。

堂堂二首(李義府)编辑

《樂苑》曰:「《堂堂》,角調曲,唐高宗朝曲也。」《會要》曰:「調露中,太子既廢,李嗣真私謂人曰:『禍猶未已。主上不親庶務,事無巨細決於中宮。宗室雖眾,俱在散位,居中制外,其勢不敵,恐諸王藩翰,為中宮所蹂踐矣。隋已來樂府有《堂堂曲》,再言堂者,是唐再受命也。中宮僭擅,復歸子孫,則為再受命矣。近日閭里又有側堂堂、撓堂堂之謠,側者不正之辭,撓者不安之稱,將見患難之作不久矣。』後皆如其言。」按《堂堂》本陳後主所作,唐為法曲,故白居易詩云「法曲法曲歌堂堂」是也。

鏤月成歌扇,裁雲作舞衣。白憐回雪影,好取洛川歸。

懶正鴛鴦被,羞褰玳瑁床。春風別有意,密處也尋香。

同前(李賀)编辑

堂堂復堂堂,紅脫梅灰香。十年粉蠹生畫梁,饑蟲不食推碎黃。蕙花已老桃葉長,禁院懸簾隔御光。華清源中礜石湯,徘徊百鳳隨君王。

涼州歌第一编辑

《樂苑》曰:「《涼州》,宮調曲。開元中,西涼府都督郭知運進。」《樂府雜錄》曰:「《梁州曲》,本在正宮調中,有大遍小遍。至貞元初,康昆侖翻入琵琶玉宸宮調,初進曲在玉宸殿,故有此名。合諸樂即黃鍾宮調也。」張同《幽閑鼓吹》曰:「段和尚善琵琶,自製《西涼州》。後傳康昆侖,即《道調涼州》也,亦謂之《新涼州》云。」

漢家宮裏柳如絲,上苑桃花連碧池。聖壽已傳千歲酒,天文更賞百僚詩。

第二编辑

朔風吹葉雁門秋,萬里煙塵昏戍樓。征馬長思青海北,胡笳夜聽隴山頭。

第三编辑

開篋淚霑襦,見君前日書。夜台空寂寞,猶是紫雲車。

排遍第一编辑

三秋陌上早霜飛,羽獵平田淺草齊。錦背蒼鷹初出按,五花驄馬喂來肥。

第二编辑

鴛鴦殿裏笙歌起,翡翠樓前出舞人。喚上紫微三五夕,聖明方壽一千春。

涼州詞(耿湋)编辑

國使翩翩隨旆旌,隴西歧路足荒城。氈裘牧馬胡雛小,日暮蕃歌三兩聲。

同前(張籍)编辑

邊城暮雨雁飛低,蘆筍初生漸欲齊。無數鈴聲遙過磧,應馱白練到安西。

古鎮城門白磧開,胡兵往往傍沙堆。巡邊使客行應早,海待平安火到來。

鳳林關裏水東流,白草黃榆六十秋。邊將皆承主恩澤,無人解道取涼州。

同前(薛逢)编辑

昨夜蕃兵報國讎,沙州都護破涼州。黃河九曲今歸漢,塞外縱橫戰血流。

大和第一编辑

《樂苑》曰:「大和,羽調曲也。」

國門卿相舊山莊,聖主移來宴綠芳。簾外輾為車馬路,花間踏出舞人場。

第二编辑

國鳥尚含天樂囀,寒風猶帶御衣香。為報碧潭明月夜,會須留賞待君王。

第三编辑

庭前鵲繞相思樹,井上鶯歌爭刺桐。含情少婦悲春草,多是良人學轉蓬。

第四编辑

塞北江南共一家,何須淚落怨黃沙。春酒半酣千日醉,庭前還有落梅花。

第五徹编辑

我皇膺運太平年,四海朝宗會百川。自古幾多明聖主,不如今帝勝堯天。

伊州歌第一编辑

《樂苑》曰:「《伊州》,商調曲,西京節度蓋嘉運所進也。」

秋風明月獨離居,蕩子從戎十載餘。征人去日殷勤囑,歸雁來時數寄書。

第二编辑

彤闈曉辟萬鞍回,玉輅春遊薄晚開。渭北清光搖草樹,州南嘉景入樓台。

第三编辑

聞道黃花戍,頻年不解兵。可憐閨裏月,偏照漢家營。

第四编辑

千里東歸客,無心憶舊遊。掛帆遊白水,高枕到青州。

第五编辑

桂殿江烏對,雕屏海燕重。只應多釀酒,醉罷樂高鍾。

入破第一编辑

千門今夜曉初晴,萬里天河徹帝京。璨璨繁星駕秋色,棱棱霜氣韻鍾聲。

第二编辑

長安二月柳依依,西山流沙路漸微。閼氏山上春光少,相府庭邊驛使稀。

第三编辑

三秋大漠冷溪山,八月嚴霜變草顏。卷旆風行宵渡磧,銜枚電掃曉應還。

第四编辑

行樂三陽早,芳菲二月春。閨中紅粉態,陌上看花人。

第五编辑

君往孤山下,煙深夜徑長。轅門渡綠水,遊苑繞垂楊。

陸州歌第一编辑

分野中峰變,陰晴眾壑殊。欲投人處宿,隔浦問樵夫。

第二编辑

共得煙霞徑,東歸山水遊。蕭蕭望林夜,寂寂坐中秋。

第三编辑

香氣傳空滿,妝花映薄紅。歌聲天仗外,舞態御樓中。

排遍第一编辑

樹發花如錦,鶯啼柳若絲。更逢歡宴地,愁見別離時。

第二编辑

明月照秋葉,西風響夜砧。強言徒自亂,往事不堪尋。

第三编辑

坐對銀釭曉,停留玉箸痕。君門常不見,無處謝前恩。

第四编辑

曙月當窗滿,征人出塞遊。畫樓終日閉,清管為誰調。

簇拍陸州编辑

西去輪台萬里餘,故鄉音耗日應疏。隴山鸚鵡能言語,為報閨人數寄書。

石州编辑

《樂苑》曰:「《石州》,商調曲也。又有舞石州。」

自從君去遠巡邊,終日羅幃獨自眠。看花情轉切,攬鏡淚如泉。一自離君後,啼多雙臉穿。何時狂虜滅,免得更留連。


 卷七十八 ↑返回頂部 卷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