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80卷

 卷七十九 樂府詩集
卷八十 迎代曲辭二
卷八十一 

卷八十•近代曲辭二编辑

蓋羅縫二首编辑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征人尚未還。但願龍庭神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

音書杜絕白狼西,桃李無顏黃鳥啼。寒雁春深歸去盡,出門腸斷草萋萋。

雙帶子编辑

私言切語誰人會,海燕雙飛繞畫梁。君學秋胡不相識,妾亦無心去採桑。

昆侖子编辑

揚子譚經去,淮王載酒過。醉來啼鳥喚,坐久落花多。

祓禊曲三首编辑

王子年《拾遺記》曰:「周昭王溺於江漢,二女延娟、延娛與王乘舟,來擁王身,同沒焉。故江漢之人到今思之。至春上巳之日,禊集祠間,或以時鮮甘味,采蘭杜包裹,以沈水中,或結五色紗囊盛食,或用金鐵之器並沈水中,言蛟龍畏五色金鐵,則不侵此食也。」《後漢書•禮儀志》曰:「三月上巳,官民皆潔於東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為大潔。潔者,言陽氣布暢,萬物訖出,始潔之矣。」注:「謂之禊也。」《風俗通》曰:「《周禮•女巫》掌歲時以祓除疾病。禊者,潔也。春者,蠢也。蠢蠢,搖動也。《尚書》『以殷仲春,厥民析』言人解析也。」蔡邕曰:《論語》「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今三月上巳祓禊於水濱,蓋出於此。一說云:後漢有郭虞者,三日上巳產二女,二日中並不育,俗以為大忌,至此月日諱止家,皆於東流水上為祈禳自潔濯,謂之禊祠,引流行觴,遂成曲水。《韓詩》曰:鄭國之俗,三月上巳,之溱洧兩水之上,招魂續魄,秉蘭草,祓除不祥。《漢書》:「八月祓灞水。」亦斯義也。杜篤《祓禊賦》曰:「王侯公主,暨於富商,用事伊、洛,帷幔玄黃。」本傳大將軍梁商亦歌泣於洛禊也。自魏不復用三日水宴者焉。《晉書》曰:「武帝嘗問摯虞三日曲水之義,虞對曰:『漢章帝時,平原徐肇以三月初生三女,至三日俱亡。人以為怪,乃招攜之水濱洗祓,遂因水以泛觴。其義起此。』束晳曰:『昔周公城洛邑,因流水以泛酒,故逸詩云「羽觴隨波。」又秦昭王以三日置酒河曲,見金人奉水心之劍,曰:「今君制有西夏。」乃霸諸侯,因此立為曲水。二漢相緣,皆為盛集。』」《西京雜記》曰「漢宮三月上巳張樂於流水」是也,晉宋已後皆因之,至唐傳以為曲。

昨見春條綠,那知秋葉黃。蟬聲猶未斷,寒雁已成行。金谷園中柳,春來已舞腰。那堪好風景,獨上洛陽橋。何處堪愁思,花間長樂宮。君王不重客,泣淚向春風。

上巳樂(唐•張祜)编辑

猩猩血彩係頭標,天上齊聲舉畫橈。卻是內人爭意切,六宮羅袖一時招。

穆護砂编辑

《歷代歌辭》曰:「《穆護砂》曲,犯角。」

玉管朝朝弄,清歌日日新。折花當驛路,寄與隴頭人。

思歸樂二首编辑

《樂苑》曰:「《思歸樂》,商謂曲也。後一曲犯角。」

晚日催弦管,春風入綺羅。杏花如有意,偏落舞衫多。萬里春應盡,三江雁亦稀。連天漢水廣,孤客未言歸。

金殿樂编辑

入夜秋砧動,千門起四鄰。不緣樓上月,應為隴頭人。

胡渭州二首编辑

《樂苑》曰:「《胡渭州》,商謂曲也。」

亭亭孤月照行舟,寂寂長江萬里流。鄉國不知何處是,雲山漫漫使人愁。

楊柳千尋色,桃花一苑芳。風吹入簾裏,唯有惹衣香。

戎渾编辑

風勁角弓鳴,將軍獵渭城。草枯鷹眼疾,雪盡馬蹄輕。

牆頭花二首编辑

蟋蟀鳴洞房,梧桐落金井。為君裁舞衣,天寒剪刀冷。

妾有羅衣裳,秦王在時作。為舞春風多,秋來不堪著。

採桑编辑

《樂苑》曰:「《採桑》,羽調曲。又有《楊下採桑》。」按《採桑》本清商西曲也。

自古多征戰,由來尚甲兵。長驅千里去,一舉兩蕃平。按劍從沙漠,歌謠滿帝京。寄言天下將,須立武功名。

楊下采桑编辑

飛絲惹綠塵,軟葉對孤輪。今朝入園去,物色強看人。

破陣樂编辑

《歷代歌辭》曰:「《破陣樂》,小歌曲。」《樂苑》曰:「商調曲也。」按《破陣樂》本舞曲,唐太宗所造。玄宗又作《小破陣樂》,亦舞曲也。

秋來四面足風沙,塞外征人暫別家。千里不辭行路遠,時光早晚到天涯。

同前二首(張說)编辑

漢兵出頓金微,照日明光鐵衣。百里火幡焰焰,千行雲騎騑騑。蹙踏遼河自竭,鼓噪燕山可飛。正屬四方朝賀,端知萬舞皇威。

少年膽氣淩雲,共許驍雄出群。匹馬城南挑戰,單刀薊北從軍。一鼓鮮卑送款,五餌單于解紛。誓欲成名報國,羞將開口論勳。

戰勝樂编辑

百戰得功名,天兵意氣生。三邊永不戰,此是我皇英。

劍南臣编辑

不分君恩斷,觀妝視鏡中。容華尚春日,嬌愛已秋風。枕席臨窗曉,屏帷對月空。年年後庭樹,芳悴在深宮。

征步郎编辑

塞外虜塵飛,頻年度磧西。死生隨玉劍,辛苦向金微。

歎疆場编辑

《樂苑》曰:「《歎疆場》,宮調曲也。」

聞道行人至,妝梳對鏡台。淚痕猶尚在,笑靨自然開。

塞姑编辑

昨日盧梅塞口,整見諸人鎮守。都護三年不歸,折盡江邊楊柳。

水鼓子编辑

雕弓白羽獵初回,薄夜失羊復下來。夢水河邊秋草合,黑山峰外陣雲開。

婆羅門编辑

《樂苑》曰:「《婆羅門》,商調曲。開元中,西涼府節度楊敬述進。」《唐會要》曰:「天寶十三載,改《婆羅門》為《霓裳羽衣》。」

回樂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

浣沙女二首编辑

南陌春風早,東鄰去日斜。千花開瑞錦,香撲美人車。

長樂青門外,宜春小苑東。樓開萬戶上,人向百花中。

鎮西二首编辑

天邊物色更無春,只有羊群與馬群。誰家營裏吹羌笛,哀怨教人不忍聞。

歲去年來拜聖朝,更無山闕對溪橋。九門楊柳渾無半,猶自千條與萬條。

回紇编辑

《樂苑》曰:「《回紇》,商調曲也。」

曾聞瀚海使難通,幽閨少婦罷裁縫。緬想邊庭征戰苦,誰能對鏡治愁容。久戍人將老,須臾變作白頭翁。

長命女编辑

《樂苑》曰:「《長命西河女》,羽調曲也。」《樂府雜錄》曰:「大曆中,嘗有樂工自造一曲,即古曲《長命西河女》也。增損節奏,頗有新聲。」

雲送關西雨,風傳渭北秋。孤燈然客夢,寒杵搗鄉愁。

醉公子编辑

昨日春園飲,今朝倒接●。誰人扶上馬,不省下樓時。

一片子编辑

柳色青山映,梨花雪鳥藏。綠窗桃李下,閑坐歎春芳。

甘州编辑

《樂苑》曰:「《甘州》,羽調曲也。」

欲使傳消息,空書意不任。寄君明月鏡,偏照故人心。

濮陽女编辑

《樂苑》曰:「《濮陽女》,羽調曲也。」

雁來書不至,月照獨眠房。賤妾多愁思,不堪秋夜長。

相府蓮编辑

《古解題》曰:「《相府蓮》者,王儉為南齊相,一時所辟皆才名之士。時人以入儉府為蓮花池,謂如紅蓮映綠水,今號蓮幕者自儉始。其後語訛為『想夫憐』,亦名之醜爾。又有《簇拍相府蓮》。」《樂苑》曰:「《想夫憐》,羽調曲也。」白居易詩曰:「玉管朱弦莫急催,客聽歌送十分杯。長愛夫憐第二句,倩君重唱夕陽開。」王維右丞詞云「秦川一半夕陽開」是也。

夜聞鄰婦泣,切切有餘哀。即問緣何事,征人戰未回。

簇拍相府蓮编辑

莫以今時寵,寧無舊日恩。看花滿眼淚,不共楚王言。閨燭無人影,羅屏有夢魂。近來音耗絕,終日望應門。

離別難编辑

《樂府雜錄》曰:「《離別難》,武后朝有一士人陷冤獄,籍其家。妻配入掖庭,善吹觱篥,乃撰此曲以寄情焉。初名《大郎神》,蓋取良人第行也,既畏人知,遂三易其名曰《悲切子》,終號《怨回鶻》云。」

此別難重陳,花深復變人。來時梅覆雪,去日柳含春。物候催行客,歸途淑氣新。剡川今已遠,魂夢暗相親。

同前(唐•白居易)编辑

綠楊陌上送行人,馬去車回一望塵。不覺別時紅淚盡,歸來無淚可沾巾。

山鷓鴣二首编辑

《歷代歌辭》曰:「《山鷓鴣》,羽調曲也。」

玉關征戍久,空閨人獨愁。寒露濕青苔,別來蓬鬢秋。

人坐青樓晚,鶯語百花時。愁多人自老,腸斷君不知。

鷓鴣詞(唐•李益)编辑

湘江斑竹枝,錦翼鷓鴣飛。處處湘陰合,郎從何處歸。

同前二首(李涉)编辑

湘江煙水深,沙岸隔楓林。何處鷓鴣飛,日斜斑竹陰。二女虛垂淚,三閭枉自沈。惟有鷓鴣啼,獨傷行客心。

越岡連越井,越鳥更南飛。何處鷓鴣啼,夕煙東嶺歸。嶺頭行人少,天涯北客稀。鷓鴣啼別處,相對淚沾衣。

樂世(唐•白居易)编辑

一曰《綠腰》。《琵琶錄》曰:「《綠腰》,即錄要也。貞元中,樂工進曲,德宗令錄出要者,因以為名,後語訛為綠腰。」《新唐書》曰:「《涼州》、《胡渭》、《錄要》,雜曲是也。」《樂府雜錄》曰:「《綠腰》,軟舞曲也。康昆侖嘗於琵琶彈一曲,即新翻羽調《綠腰》也。」《樂苑》曰:「《樂世》,羽調曲,又有急樂也。」

管急絲繁拍漸稠,綠腰宛轉曲終頭。誠知《樂世》聲聲樂,老病人聽未免愁。

急樂世(唐•白居易)编辑

正抽碧線繡紅羅,忽聽黃鶯斂翠蛾。秋思冬愁春悵望,大都不得意時多。

何滿子(唐•白居易)编辑

唐白居易曰:「何滿子,開元中滄州歌者,臨刑進此曲以贖死,竟不得免。」《杜陽雜編》曰:「文宗時,宮人沈阿翹為帝舞《何滿子》,調辭風態,率皆宛暢。」然則亦舞曲也。

世傳滿子是人名,臨就刑時曲始成。一曲四詞歌八疊,從頭便是斷腸聲。

同前(薛逢)编辑

係馬宮槐老,持杯店菊黃。故交今不見,流恨滿川光。

清平調三首(李白)编辑

《松窗錄》曰:「開元中,禁中重木芍藥。會花方繁開,帝乘照夜白,太真妃以步輦從,李龜年以歌擅一時之名。帝曰:『賞名花,對妃子,焉用舊樂辭為!』遂命李白作《清平調》辭三章,令梨園弟子略撫絲竹以促歌,帝自調玉笛以倚曲。」《唐書》曰「玄宗嘗自度曲,欲造樂府新辭,亟召白。白已醉,臥於酒肆,召入,以水灑面,即令秉筆。頃之,成十數章」是也。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一枝紅豔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欄幹。

回波樂(李景伯)编辑

《回波樂》,商調曲。唐中宗時造,蓋出於曲水引流泛觴也。《本事詩》曰:「中宗之世,嘗因內宴,群臣皆歌《回波樂》,撰辭起舞。時沈佺期以罪流嶺表,恩還舊官,而未復朱紱。佺期乃歌《回波樂》辭以見意,中宗即以緋魚賜之,自是多求遷擢。」《唐書》曰:「景龍中,中宗宴侍臣,酒酣,令各為《回波樂》,眾皆為諂佞之辭,及自要榮位。次至諫議大夫李景伯,乃歌此辭。後亦為舞曲。」

回波爾時酒卮,微臣職在箴規。侍宴既過三爵,喧嘩竊恐非儀。

聖明樂三首(張仲素)编辑

《樂苑》曰:「《聖明樂》,開元中太常樂工馬順兒造。又有《大聖明樂》,並商調曲也。」《隋書•樂志》曰:「文帝開皇六年,高昌獻《聖明樂》曲。帝令知音者於館所聽之,歸而肄習。及客方獻,先於前奏之,胡夷皆驚焉。」然則隋已有之矣。

玉帛殊方至,歌鍾比屋聞。華夷今一貫,同賀聖明君。

海浪恬丹徼,邊塵靖黑山。從今萬里外,不復鎮蕭關。

九陌祥煙合,千春瑞月明。宮華將苑柳,先發鳳凰城。

大酺樂编辑

《樂苑》曰:「《大酺樂》,商調曲,唐張文收造。」

淚滴珠難盡,容殘玉易銷。倘隨明月去,莫道夢魂遙。

同前二首(杜審言)编辑

聖后乘乾日,皇明御曆辰。紫宮初啟坐,蒼璧正臨春。雷雨垂膏澤,金錢賜下人。詔酺歡賞遍,交泰睹惟新。

毗陵震澤九州通,士女歡娛萬國同。伐鼓撞鍾驚海上,新妝袨服照江東。梅花落處疑殘雪,柳葉開時任好風。大德不官逢道泰,天長地久屬年豐。

同前(張祜)编辑

車駕東來值太平,大酺三日洛陽城。小兒一伎竿頭絕,天下傳呼萬歲聲。

紫陌酺歸日欲斜,紅塵開路薛王家。雙鬟前說樓前鼓,兩伎爭輪好結花。

千秋樂(張祜)编辑

《唐書》曰:「開元十七年八月癸亥,玄宗以降誕日,宴百僚於花萼樓下。百僚表請以每年八月五日為千秋節,王公已下獻鏡及承露囊,天下請咸令宴樂,仍著於令,從之。」《千秋樂》蓋起於此。

八月平時花萼樓,萬方同樂奏千秋。傾城人看長竿出,一伎初成趙解愁。

火鳳辭(李百藥)编辑

《樂苑》曰:《火鳳》,羽調曲也。又有《真火鳳》。《唐會要》曰:「貞觀中,有裴神符者,妙解琵琶。初唯作《勝蠻奴》、《火鳳》、《傾杯樂》三曲,聲度清美,太宗深愛之。」則《火鳳》蓋貞觀已前曲也。

歌聲扇裏出,妝影鏡中輕。未能令掩笑,何處欲鄣聲。知音自不惑,得念是分明。莫見雙嚬斂,疑人含笑情。

佳人靚晚妝,清唱動蘭房。影入含風扇,聲飛照日梁。嬌嚬眉際斂,逸韻口中香。自有橫陳分,應憐秋夜長。

熱戲樂(張祜)编辑

《教坊記》曰:「玄宗在藩邸,有散樂一部。及即位,且羈縻之。嘗於九曲閱太常樂,卿姜晦押樂以進。凡戲,輒分兩朋以判優劣,人心競勇,謂之熱戲。乃詔寧王主藩邸樂以敵之。一伎戴百尺幢,鼓舞而進,太常所戴則百餘尺。比彼伎一出,則往復矣,長欲半之,疾乃兼倍。太常群樂方鼓噪。上不說,命內養五六十人各執一物,皆鐵馬鞭骨楇之屬也,潛匿袖中,雜立於聲兒後。候復鼓噪,當亂搖之。左右初怪內養麇至,竊見袖中有物,皆奪氣喪魄,而戴竿者方振搖其幢,南北不已。上顧謂內人曰:『其竿即當自折。』斯須中斷,上撫掌大笑。內伎咸稱慶,於是罷遣。」

熱戲爭心劇火燒,銅槌暗執不相饒。上皇失喜寧王笑,百尺幢竿果動搖。

春鶯囀(張祜)编辑

《樂苑》曰:「《大春鶯囀》,唐虞世南及蔡亮作。又有《小春鶯囀》,並商調曲也。」《教坊記》曰:「高宗曉聲律,聞風葉鳥聲,皆蹈以應節。嘗晨坐,聞鶯聲,命樂工白明達寫之為《春鶯囀》,後亦為舞曲。」二說不同,未知孰是。

興慶池南柳未開,太真先把一枝梅。內人已唱《春鶯囀》,花下傞傞軟舞來。

達磨支(溫庭筠)编辑

《唐會要》曰:「天寶十三戴,改《達磨支》為《泛蘭叢》。」《樂苑》曰:「《泛蘭叢》,羽調曲。又有《急泛蘭叢》。」《樂府雜錄》曰:「《達磨支》,健舞曲也。」

搗麝成塵香不滅,拗蓮作寸絲難絕。紅淚文姬洛水春,白頭蘇武天山雪。君不見無愁高緯花漫漫,漳浦宴餘清露寒。一旦臣僚共囚虜,欲吹羌管先泛瀾。舊臣頭鬢霜華早,可惜雄心醉中老。萬古春歸夢不歸,鄴城風雨連天草。

如意娘编辑

《樂苑》曰:「《如意娘》,商調曲。唐則天皇后所作也。」

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雨霖鈴(張祜)编辑

《明皇別錄》曰:「帝幸蜀,南入斜谷。屬霖雨彌旬,於棧道雨中,聞鈴聲與山相應。帝既悼念貴妃,因採其聲為《雨霖鈴曲》,以寄恨焉。時獨梨園善觱篥樂工張徽從至蜀,帝以其曲授之。泊至德中,復幸華清宮,從官嬪御皆非舊人。帝於望京樓命張徽奏《雨霖玲曲》,不覺淒愴流涕。其曲後入法部。」《樂府雜錄》曰:「明皇自蜀反正,樂工製《還京樂》、《雨霖鈴》二曲。」

雨霖鈴夜卻歸秦,猶是張徽一曲新。長說上皇垂淚教,月明南內更無人。

桂華曲(白居易)编辑

《桂華曲》,白居易蘇州所作。蘇之東城,古吳都城也,今為樵牧場。有桂一株,生於城下,惜其不得地而作曲。音韻怨切,聽輒動人。故其詩云:「桂華詞苦意丁寧,唱到嫦娥醉便醒。此是世間腸斷曲,莫教不得意人聽。」又《聽都子歌》云:「都子新歌有性靈,一聲格轉已堪聽。更聽唱到嫦娥字,猶有樊家舊典刑。」

可憐天上桂華孤,試問姮娥更要無。月宮幸有閑田地,何不中央種兩株。

渭城曲(王維)编辑

《渭城》一曰《陽關》,王維之所作也。本《送人使安西詩》,後遂被於歌。劉禹錫《與歌者詩》云:「舊人唯有何戡在,更與殷勤唱渭城。」白居易《對酒詩》云:「相逢且莫推辭醉,聽唱陽關第四聲。」陽關第四聲,即「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也。《渭城》、《陽關》之名,蓋因辭云。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春。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卷七十九 ↑返回頂部 卷八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