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81卷

 卷八十 樂府詩集
卷八十一 迎代曲辭三
卷八十二 

卷八十一•近代曲辭三编辑

竹枝(唐•顧況)编辑

《竹枝》本出於巴渝。唐貞元中,劉禹錫在沅湘,以俚歌鄙陋,乃依騷人《九歌》作《竹枝》新辭九章,教里中兒歌之,由是盛於貞元、元和之間。禹錫曰:「竹枝,巴也。巴兒聯歌,吹短笛、擊鼓以赴節。歌者揚袂睢舞,其音協黃鍾羽。末如吳聲,含思宛轉,有淇濮之豔焉。」

帝子蒼梧不復歸,洞庭葉下荊雲飛。巴人夜唱竹枝後,腸斷曉猿聲漸稀。

同前九首(劉禹錫)编辑

白帝城頭春草生,白鹽山下蜀江清。南人上來歌一曲,北人莫上動鄉情。

山桃紅花滿上頭,蜀江春水拍江流。花紅易衰似郎意,水流無限似儂愁。

江上朱樓新雨晴,瀼西春水縠文生。橋東橋西好楊柳,人來人去唱歌行。

日出三竿春霧消,江頭蜀客駐蘭橈。憑寄狂夫書一紙,住在成都萬里橋。

兩岸山花似雪開,家家春酒滿銀杯。昭君坊中多女伴,永安宮外踏青來。

瞿塘嘈嘈十二灘,此中道路古來難。長恨人心不如水,等閑平地起波瀾。

巫峽蒼蒼煙雨時,清猿啼在最高枝。個裏愁人腸自斷,由來不是此聲悲。

城西門前灩澦堆,年年波浪不能摧。懊惱人心不如石,少時東去復西來。

山上層層桃李花,雲間煙火是人家。銀釧金釵來負水,長刀短笠去燒畬。

同前二首(劉禹錫)编辑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還有情。

楚水巴山江雨多,巴人能唱本鄉歌。今朝北客思歸去,回入紇那披綠羅。

同前四首(白居易)编辑

瞿塘峽口冷煙低,白帝城頭月向西。唱到竹枝聲咽處,寒猿晴鳥一時啼。

竹枝苦怨怨何人,夜靜山空歇又聞。蠻兒巴女齊聲唱,愁殺江樓病使君。

巴東船舫上巴西,波面風生雨腳齊。水蓼冷花紅蔟蔟,江蘺濕葉碧萋萋。

江畔誰人唱竹枝,前聲斷咽後聲遲。怪來調苦緣詞苦,多是通州司馬詩。

同前四首(李涉)编辑

荊門灘急水潺潺,兩岸猿啼煙滿山。渡頭年少應官去,月落西陵望不還。

巫峽雲開神女祠,綠潭紅樹影參差。下牢戍口初相問,無義灘頭剩別離。

石壁千重樹萬重,白雲斜掩碧芙蓉。昭君溪上年年月,獨自嬋娟色最濃。

十二峰頭月欲低,空濛江上子規啼。孤舟一夜東歸客,泣向春風憶建溪。

同前二首(晉•孫光憲)编辑

門前春水白蘋花,岸上無人小艇斜。商女經過江欲暮,散拋殘食飼神鴉。

亂繩千結絆人深,越羅萬丈表長尋。楊柳在身垂意緒,藕花落盡見蓮心。

楊柳枝二首(唐•白居易)编辑

《楊柳枝》,白居易洛中所製也。《本事詩》曰:「白尚書有妓樊素善歌,小蠻善舞。嘗為詩曰:『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年既高邁,而小蠻方豐豔,乃作《楊柳枝》辭以托意曰:『永豐西角荒園裏,盡日無人屬阿誰!』及宣宗朝,國樂唱是辭。帝問誰辭,永豐在何處,左右具以對。時永豐坊西南角園中有垂柳一株,柔條極茂,因東使命取兩枝植於禁中。居易感上知名,且好尚風雅,又作辭一章云:『定知玄象今春後,柳宿光中添兩星。』河南盧尹時亦繼和。薛能曰:「《楊柳枝》者,古題所謂《折楊柳》也。乾符五年,能為許州刺史。飲酣,令部妓少女作楊柳枝健舞,復賦其辭為《楊柳枝》新聲云。」

一樹春風萬萬枝,嫩於金色軟於絲。永豐西角荒園裏,盡日無人屬阿誰!

一樹衰殘委泥土,雙枝榮耀植天庭。定知玄象今春後,柳宿光中添兩星。

同前八首(白居易)编辑

《六么》、《水調》家家唱,《白雪》、《梅花》處處吹。古歌舊曲君休聽,聽取新翻《楊柳枝》。

陶令門前四五樹,亞夫營裏百千條。何似東都正二月,黃金枝映洛陽橋。

依依嫋嫋復青青,勾引清風無限情。白雪花繁空撲地,綠絲條弱不勝鶯。

紅板江橋青酒旗,館娃宮暖日斜時。可憐雨歇東風定,萬樹千條各自垂。

蘇州楊柳任君誇,更有錢塘勝館娃。若解多情尋小小,綠楊深處是蘇家。

蘇家小女舊知名,楊柳風前別有情。剝條盤作銀環樣,卷葉吹為玉笛聲。

葉含濃露如啼眼,枝嫋輕風似舞腰。小樹不禁攀折苦,乞君留取兩三條。

人言柳葉似愁眉,更有愁腸似柳絲。柳絲挽斷腸牽斷,彼此應無續得期。

同前(盧貞)编辑

一樹依依在永豐,兩枝飛去杳無蹤。玉皇曾采人間曲,應逐歌聲入九重。

同前九首(劉禹錫)编辑

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樹小山詞。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

南陌東城春早時,相逢何處不依依。桃紅李白皆誇好,須得垂楊相發輝。

鳳闕輕遮翡翠帷,龍墀遙望麹塵絲。御溝春水柳暉映,狂殺長安年少兒。

金谷園中鶯亂飛,銅駝陌上好風吹。城東桃李須臾盡,爭似垂楊無限時!

花萼樓前初種時,美人樓上鬥腰支。如今拋擲上街里,露葉如啼欲恨誰。

煬帝行宮汴水濱,數株殘柳不勝春。昨來風起花如雪,飛入宮牆不見人。

御陌青門拂地垂,千條金縷萬條絲。如今綰作同心結,將贈行人知不知。

城外春風滿酒旗,行人揮袂日西時。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垂楊管別離。

輕盈嫋娜占春華,舞榭妝樓處處遮。春盡絮飛留不得,隨風好去落誰家。

同前三首(劉禹錫)编辑

揚子江頭煙景迷,隋家宮樹拂金堤。嵯峨猶有當時色,半蘸波中水鳥棲。

迎得春光先到來,淺黃輕綠映樓台。只緣嫋娜多情思,便被春風長請挼。

巫峽巫山楊柳多,朝雲暮雨遠相和。因想陽台無限事,為君回唱《竹枝歌》。

同前二首(李商隱)编辑

暫憑樽酒送無憀,莫損愁眉與細腰。人世死前唯有別,春風爭擬惜長條。

含煙惹霧每依依,萬緒千條拂落暉。為報行人休盡折,半留相送半迎歸。

同前(韓琮)编辑

梁苑隋堤事已空,萬條猶舞舊春風。那堪更想千年後,誰見楊花入漢宮。


同前(施肩吾)编辑

傷見路傍楊柳春,一枝折盡一重新。今年還折去年處,不送去年離別人。

同前八首(溫庭筠)编辑

宜春苑外最長條,閑嫋春風伴舞腰。正是玉人腸斷處,一渠春水赤欄橋。

南內牆東御路傍,預知春色柳絲黃。杏花未肯無情思,何事情人最斷腸。

蘇小門前柳萬條,毿毿金線拂平橋。黃鶯不語東風起,深閉朱門伴細腰。

金縷毿毿碧瓦溝,六宮眉黛惹春愁。晚來更帶龍池雨,半拂欄幹半入樓。

館娃宮外鄴城西,遠映征帆近拂堤。係得王孫歸意切,不關春草綠萋萋。

兩兩黃鸝色似金,嫋枝啼露動芳音。春來幸自長如線,可惜牽纏蕩子心。

御柳如絲映九重,鳳凰窗柱繡芙蓉。景陽樓伴千條露,一面新妝待曉鍾。

織錦機邊鶯語頻,停梭垂淚憶征人。塞門三月猶蕭索,縱有垂楊未覺春。

同前二首(皇甫松)编辑

春入行宮映翠微,玄宗侍女舞煙絲。如今柳向空城綠,玉笛何人更把吹。

爛漫春歸水國時,吳王宮殿柳垂絲。黃鶯長叫空閨畔,西子無因更得知。

同前四首(僧齊己)编辑

鳳樓高映綠陰陰,凝碧多含雨露深。莫謂一枝柔軟力,幾曾牽破別離心。

館娃宮畔響廊前,依托吳王養翠煙。劍去國亡台榭毀,卻隨紅樹噪秋蟬。

穠低似中陶潛酒,軟極如傷宋玉風。多謝將軍繞營種,翠中閑卓戰旗紅。

高僧愛惜遮江寺,遊子傷殘露野橋。爭似著行垂上苑,碧桃紅杏對搖搖。

同前二首(張祜)编辑

莫折宮前楊柳枝,玄宗曾向笛中吹。傷心日暮煙霞起,無限春愁生翠眉。

凝碧池邊斂翠眉,景陽樓下綰清絲。那勝妃子朝元閣,玉手和煙弄一枝。

同前五首(孫魴)编辑

靈和風暖太昌春,舞線搖絲向昔人。何似曉來江雨後,一行如畫隔遙津。

彭澤初栽五樹時,只應閑看一枝枝。不知天意風流處,要與佳人學畫眉。

暖傍離亭靜拂橋,入流穿檻綠搖搖。不知落日誰相送,魂斷千條與萬條。

春來綠樹遍天涯,未見垂楊未可誇。晴日萬株煙一陣,閑坊兼是莫愁家。

十首當年有舊詞,唱青歌翠幾無遺。未曾得向行人道,不為離情莫折伊。

同前十首(薛能)编辑

華清高樹出離宮,南陌柔條帶暖風。誰見輕陰是良夜,瀑泉聲畔月明中。

洛橋晴影覆江船,羌笛秋聲濕塞煙。閑想習池公宴罷,水蒲風絮夕陽天。

嫩綠輕懸似綴旒,路人遙見隔宮樓。誰能更近丹墀種,解播皇風入九州。

暖風晴日斷浮埃,廢路新條發釣台。處處輕陰可惆悵,後人攀處古人栽。

潭上江邊嫋嫋垂,日高風靜絮相隨。青樓一樹無人見,正是女郎眠覺時。

汴水高懸百萬條,風清兩岸一時搖。隋家力盡虛栽得,無限春風屬聖朝。

和花煙樹九重城,夾路春陰十萬營。唯向邊頭不堪望,一株憔悴少人行。

窗外齊垂旭日初,樓邊輕好暖風徐。遊人莫道栽無益,桃李清陰卻不如。

眾木猶寒獨早青,御溝橋畔曲江亭。陶家舊日應如此,一院春條綠繞廳。

帳偃纓垂細復繁,令人心想石家園。風條月影皆堪重,何事侯門愛樹萱。

同前九首(薛能)编辑

數首新詞帶恨成,柳絲牽我我傷情。柔娥幸有腰支穩,試踏吹聲作唱聲。

高出軍營遠映橋,賊兵曾斫火曾燒。風流性在終難改,依舊春來萬萬條。

縣依陶令想嫌迂,營伴將軍即大粗。此日與君除萬恨,數篇風調更應無。

狂似纖腰軟勝綿,自多情態更誰憐。遊人不折還堪恨,拋向橋邊與路邊。

朝陽晴照綠楊煙,一別通波十七年。應有舊枝無處覓,萬株風裏卓旌旃。

晴垂芳態吐牙新,雨擺輕條濕面春。別有出牆高數尺,不知搖動是何人。

暖梳簪朵事登樓,因掛垂楊立地愁。牽斷綠絲攀不得,半空懸著玉搔頭。

西園高樹後庭根,處處尋芳有折痕。終憶舊遊桃葉舍,一株斜映竹籬門。

劉白蘇台總近時,當初章句是誰推。纖腰舞盡春楊柳,未有儂家一首詩。

同前五首(後唐•牛嶠)编辑

解凍風來末上青,解垂羅袖拜卿卿。無端嫋娜臨官路,舞送行人過一生。

吳王宮裏色偏深,一簇纖條萬縷金。不憤錢塘蘇小小,引郎枝下結同心。

橋北橋南千萬條,恨伊張緒不相饒。金羈白馬臨風望,認得羊家靜婉腰。

狂雪隨風撲馬飛,惹煙無力被風欹。莫交移入靈和殿,宮女三千又妒伊。

嫋翠籠煙拂暖波,舞裙新染曲塵羅。章華台畔隋堤上,倚得春風爾許多。

同前三首(晉•和凝)编辑

軟碧搖煙似送人,映花時把翠眉嚬。青青自是風流主,漫颭金絲待洛神。

瑟瑟羅裙金縷腰,黛眉偎破未重描。醉來咬損新花子,拽住仙郎盡放嬌。


 卷八十 ↑返回頂部 卷八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