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82卷

 卷八十一 樂府詩集
卷八十二 迎代曲辭四
卷八十三 

卷八十二•近代曲辭四编辑

浪淘沙九首(唐•劉禹錫)编辑

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如今直上銀河去,同到牽牛織女家。

洛水橋邊春日斜,碧流清淺見瓊沙。無端陌上狂風急,驚起鴛鴦出浪花。

汴水東流虎眼文,清淮曉色鴨頭春。君看渡口淘沙處,渡卻人間多少人。

鸚鵡洲頭浪颭沙,青樓春望日將斜。銜泥燕子爭歸舍,獨自狂夫不憶家。

濯錦江邊兩岸花,春風吹浪正淘沙。女郎剪下鴛鴦錦,將向中流疋晚霞。

日照澄洲江霧開,淘金女伴滿江隈。美人首飾侯王印,盡是沙中浪底來。

八月濤聲吼地來,頭高數丈觸山回。須臾卻入海門去,卷起沙堆似雪堆。

莫道讒言如浪深,莫言遷客似沙沈。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

流水淘沙不暫停,前波未滅後波生。令人忽憶瀟湘渚,回唱迎神三兩聲。

同前六首(白居易)编辑

一泊沙來一泊去,一重浪滅一重生。相攪相淘無歇日,會交山海一時平。

白浪茫茫與海連,平沙浩浩四無邊。暮去朝來淘不住,遂令東海變桑田。

青草湖中萬里程,黃梅雨裏一人行。愁見灘頭夜泊處,風翻暗浪打船聲。

借問江潮與海水,何似君情與妾心。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覺海非深。

海底飛塵終有日,山頭化石豈無時。誰道小郎拋小婦,船頭一去沒回期。

隨波逐浪到天涯,遷客生還有幾家。卻到帝鄉重富貴,請君莫忘浪淘沙。

同前二首(皇甫松)编辑

灘頭細草接疏林,浪惡罾船半欲沉。宿鷺眠洲非舊浦,去年沙嘴是江心。

蠻歌豆蔻北人愁,松雨蒲風野艇秋。浪起眠不得,寒沙細細入江流。

紇那曲二首(劉禹錫)编辑

楊柳鬱青青,竹枝無限情。同郎一回顧,聽唱紇那聲。

踏曲興無窮,調同詞不同。願郎千萬壽,長作主人翁。

瀟湘神二曲(劉禹錫)编辑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雲物至今愁。君問二妃何處所,零陵香草露中秋。

斑竹枝,斑竹枝,淚痕點點寄相思。楚客欲聽瑤瑟怨,瀟湘深夜月明時。

拋球樂二首(劉禹錫)编辑

五彩繡團團,登君玳瑁筵。最宜紅燭下,偏稱落花前。上客如先起,應須贈一船。

春早見花枝,朝朝恨發遲。乃看花落後,卻憶未開時。幸有拋球樂,一杯君莫辭。

太平樂二首(白居易)编辑

《樂苑》曰:「《太平樂》,商調曲也。」

歲豐仍節儉,時泰更銷兵。聖念長如此,何憂不太平。

湛露浮堯酒,薰風起舜歌。願同堯舜意,所樂在人和。

同前二首(王涯張仲素)编辑

風俗今和厚,君王在穆清。行看采花曲,盡是太階平。

聖德超千古,皇威靜四方。蒼生今息戰,無事覺時長。

升平樂十首(薛能)编辑

《唐會要》曰:「《升平樂》,商調曲也。」

正氣繞宮樓,皇居信上遊。遠岡延聖祚,平地載神州。會合皆重譯,潺湲近八流。中興豈假問,據此自千秋。

寥泬敞延英,朝班立位橫。宣傳無草動,拜舞有衣聲。鴛瓦雲消濕,蟲絲日照明。辛勤自不到,遙見似前生。

處處足歡聲,時康歲已深。不同三尺劍,應似五弦琴。壽笑山猶盡,明嫌日有陰。何當憐一物,亦遣斷愁吟。

曙質絕埃氛,彤庭列禁軍。聖顏初對日,龍尾競緣雲。珮響交成韻,簾陰暖帶紋。逍遙豈有事,於此詠南薰。

一物周天至,洪纖盡晏然。車書無異俗,甲子並豐年。奇技皆歸樸,征夫亦服田。君王故不有,台鼎合韋弦。

日日聽歌謠,區中盡祝堯。蟲蝗初不害,夷狄近全銷。史筆惟書瑞,天台絕見祅。因令匹夫志,轉欲事清朝。

品物盡昭蘇,神功復帝謨。他時應有壽,當代且無虞。賜曆通遐俗,移關入半胡。鷦鷯一何幸,於此寄微軀。

無戰復無私,堯時即此時。焚香臨極早,待明卷簾遲。端拱乾坤內,何言黈纊垂。君看聖明驗,只此是神龜。

旭日上清穹,明堂坐聖聰。衣裳承瑞氣,冠冕蓋重曈。花木經宵露,旌旗立仗風。何期於此地,見說似仙宮。

五帝、三皇主,蕭曹、魏邴臣。文章惟反樸,戈甲盡生塵。諫紙應無用,朝綱自有倫。升平不可紀,所見是閑人。

金縷衣(李錡)编辑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鳳歸雲二首(滕潛)编辑

金井欄邊見羽儀,梧桐樹上宿寒枝。五陵公子憐文彩,畫與佳人刺繡衣。

飲啄蓬山最上頭,和煙飛下禁城秋。曾將弄玉歸雲去,金翿斜開十二樓。

拜新月(李端)编辑

開簾見新月,便即下階拜。細語人不聞,北風吹裙帶。

同前(吉中孚妻張氏)编辑

拜新月,拜月出堂前。暗魄深籠桂,虛弓未引弦。拜新月,拜月妝樓上。鸞鏡未安台,蛾眉已相向。拜新月,拜月不勝情。庭前風露清,月臨人自老,望月更長生。東家阿母亦拜月,一拜一悲聲斷絕。昔年拜月逞容儀,如今拜月雙淚垂。回看眾女拜新月,卻憶紅閨年少時。

憶江南三首(白居易)编辑

一曰《望江南》。《樂府雜錄》曰:「《望江南》本名《謝秋娘》,李德裕鎮浙西,為妾謝秋娘所製。後改為《望江南》。」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

江南憶,最憶是杭州。山寺月中尋桂子,郡亭枕上看潮頭,何日更重遊。

江南憶,其次憶吳宮。吳酒一杯春竹葉,吳娃雙舞醉芙蓉,早晚復相逢。

同前二首(劉禹錫)编辑

春過也,共惜豔陽年。猶有桃花流水上,無辭竹葉醉樽前,惟待見青天。

春去也,多謝洛城人。弱柳從風疑舉袂,叢蘭裛露似沾巾,獨笑亦含嚬。

宮中調笑四首(王建)编辑

《樂苑》曰:「《調笑》,商調曲也。戴叔倫謂之《轉應詞》。」

團扇,團扇,美人病來遮面。玉顏憔悴三年,誰復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陽路斷。

胡蝶,胡蝶,飛上金花枝葉。君前對舞春風,百葉桃花樹紅。紅樹,紅樹,燕語鶯啼日暮。

羅袖,羅袖,暗舞春風依舊。遙看歌舞玉樓,好日新妝坐愁。愁坐,愁坐,一世虛生虛過。

楊柳,楊柳,日暮白沙渡口。船頭江水茫茫,商人少婦斷腸。腸斷,腸斷,鷓鴣夜飛失伴。

同前二首(韋應物)编辑

胡馬,胡馬,遠放燕支山下。咆沙咆雪獨嘶,東望西望路迷。迷路,迷路,邊草無窮日暮。

河漢,河漢,曉掛秋城漫漫。愁人起望相思,江南塞北別離。離別,離別,河漢雖同路絕。

轉應詞(戴叔倫)编辑

邊草,邊草,邊草盡來兵老。出南山北雪晴,千里萬里月明。明月,明月,胡笳一聲愁絕。

宮中行樂辭八首(李白)编辑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山花插寶髻,石竹繡羅衣。每出深宮裏,常隨步輦歸。只愁歌舞散,化作彩雲飛。

柳色黃金嫩,梨花白雪香。玉樓巢翡翠,金殿鎖鴛鴦。選妓隨雕輦,徵歌出洞房。宮中誰第一,飛燕在昭陽。

盧橘為秦樹,蒲萄出漢宮。煙花宜落日,絲管醉春風。笛奏龍鳴水,簫吟鳳下空。君王多樂事,何必向回中。

玉樹春歸日,金宮樂事多。後庭朝未入,輕輦夜相過。笑出花間語,嬌來燭下歌。莫教明月去,留著醉姮娥。

繡戶香風暖,紗窗曙色新。宮花爭笑日,池草暗生春。綠樹聞歌鳥,青樓見舞人。昭陽桃李月,羅綺自相親。

今日明光裏,還須結伴遊。春風開紫殿,天樂下珠樓。豔舞全知巧,嬌歌半欲羞。更憐花月夜,宮女笑藏鉤。

寒雪梅中盡,春風柳上歸。宮鶯嬌欲醉,簷燕語還飛。遲日明歌席,新花豔舞衣。晚來移彩仗,行樂泥光輝。

水綠南薰殿,花紅北闕樓。鶯歌聞太液,鳳吹繞瀛洲。素女鳴珠佩,天人弄彩球。今朝風日好,宜入未央遊。

宮中樂五首(令狐楚)编辑

楚塞金陵靜,巴山玉壘空。萬方無一事,端拱大明宮。

霜霽長楊苑,冰開太液池。宮中行樂日,天下盛明時。

柳色煙相似,梨花雪不如。春風真有意,一一麗皇居。

月上宮花靜,煙含苑樹深。銀台門已閉,仙漏夜沉沉。

九重青鎖闥,百尺碧雲樓。明月秋風起,珠簾上玉鉤。

同前五首(張仲素)编辑

網戶交如綺,紗窗薄似煙。樂吹天上曲,人是月中仙。

翠匣開寒鏡,珠釵掛步搖。妝成只畏曉,更漏促春宵。

江果瑤池實,金盤露井冰。甘泉將避暑,台殿曉光凝。

月彩浮鸞殿,砧聲隔鳳樓。笙歌臨水檻,紅燭乍迎秋。

奇樹留寒翠,神池結夕波。黃山一夜雪,渭水雁聲多。

踏歌詞二首(崔液)编辑

彩女迎金屋,仙姬出畫堂。鴛鴦裁錦袖,翡翠帖花黃。歌響舞分行,豔色動流光。

庭際花微落,樓前漢已橫,金壺催夜盡,羅袖拂寒輕。樂笑暢歡情,未半著天明。

同前三首(謝偃)编辑

春景嬌春台,新露泣新梅。春葉參差吐,新花重疊開。花影飛鶯去,歌聲度鳥來。倩看飄颻雪,何如舞袖回。

逶迤度香閣,顧步出蘭閨。欲繞鴛鴦殿,先過桃李蹊。風帶舒還卷,簪花舉復低。欲問今宵樂,但聽歌聲齊。

夜久星沉沒,更深月影斜。裙輕才動佩,鬟薄不勝花。細風吹寶襪,輕露濕紅紗。相看樂未已,蘭燈照九華。

同前二首(張說)编辑

花萼樓前雨露新,長安城裏太平人。龍銜火樹千燈豔,雞踏蓮花萬歲春。

帝宮三五戲春台,行雨流風莫妒來。西域燈輪千影合,東華金闕萬重開。

踏歌行(劉禹錫)编辑

春江月出大堤平,堤上女郎連袂行。唱盡新詞看不見,紅霞影樹鷓鴣鳴。

桃蹊柳陌好經過,燈下妝成月下歌。為是襄王故宮地,至今猶自細腰多。

新詞宛轉遞相傳,振袖傾鬟風露前。月落烏啼雲雨散,遊童陌上拾花鈿。

日暮江頭聞竹枝,南人行樂北人悲。自從雪裏唱新曲,直至三春花盡時。

天長地久詞五首(盧綸)编辑

《天長地久詞》,盧綸所作也。其和云:「天長久,萬年昌。」

玉砌紅花樹,香風不敢吹。春光解天意,偏發殿南枝。

虹橋千步廊,半在水中央。天子方清暑,宮人重暮妝。

辭輦復當熊,傾心奉上宮。君王若看貌,甘在眾妃中。

雲日呈祥禮物殊,北庭生獻五單于。塞天萬里無飛鳥,可在邊城用郅都。

臺殿雲涼風日微,君王初賜六宮衣。樓船罷泛歸猶早,行道才人鬬射飛。

欸乃曲五首(元結)编辑

《欸乃曲》,元結之所作也。其序曲曰:「大曆初,結為道州刺史,以軍事詣都。使還州,逢春水,舟行不進。作《欸乃曲》,令舟子唱之,以取適於道路云。」欸音襖,乃音靄,棹船聲也。

偏存名跡在人間,順俗與時未安閑。來謁大官兼問政,扁舟卻入九疑山。

湘江二月春水平,滿月和風宜夜行。唱橈欲過平陽戍,守吏相呼問姓名。

千里楓林煙雨深,無朝無暮有猿吟。停橈靜聽曲中意,好是雲山韶濩音。

零陵郡北湘水東,浯溪形勝滿湘中。溪口石顛堪自逸,誰能相伴作漁翁。

下瀧船似入深淵,上瀧船似欲升天。瀧南始到九疑郡,應絕高人乘興船。

十二月樂辭十三首(李賀)编辑

正月编辑

上樓迎春新春歸,暗黃著柳宮漏遲。薄薄淡靄弄野姿,寒綠幽風生短絲。錦床曉臥玉肌冷,露臉未開對朝暝。官街柳帶不堪折,早晚菖蒲勝綰結。

二月编辑

二月飲酒采桑津,宜男草生蘭笑人。蒲如交劍風如薰,勞勞胡燕怨酣春。薇帳逗煙生綠塵,金翅峨髻愁暮雲,遝颯起舞真珠裙。津頭送別唱流水,酒客背寒南山死。

三月编辑

東方風來滿眼春,花城柳暗愁幾人。復宮深殿竹風起,新翠舞襟靜如水。光風轉蕙百餘里,暖霧驅雲撲天地。軍裝宮妓掃蛾淺,搖搖錦旗夾城暖。曲水飄香去不歸,梨花落盡成秋苑。

四月编辑

曉涼暮涼樹如蓋,千山濃綠生雲外。依微香雨青氛氳,膩葉蟠花照曲門。金塘閑水搖碧漪,老景沉重無驚飛,墮紅殘萼暗參差。

五月编辑

雕玉押簾上,輕縠籠虛門。井汲鉛華水,扇織鴛鴦文。回雪舞涼殿,甘露洗空綠。羅袖從徊翔,香汗沾寶粟。

六月编辑

裁生羅,伐湘竹,帔拂疏霜簟秋玉。炎炎紅鏡東方開,暈如車輪上徘徊,啾啾赤帝騎龍來。

七月编辑

星依雲渚泠,露滴盤中圓。好花生木末,衰蕙愁空園。夜天如玉砌,池葉極青錢。僅厭舞衫薄,稍知花簟寒。曉風何拂拂,北斗光闌干。

八月编辑

孀妾怨長夜,獨客夢歸家。傍簷蟲緝絲,向壁燈垂花。簷外月光吐,簾中樹影斜。悠悠飛露姿,點綴池中荷。

九月编辑

離宮散螢天似水,竹黃池冷芙蓉死。月綴金鋪光脈脈,涼苑虛庭空淡白。霜花飛飛風草草,翠錦斕斑滿層道。雞人罷唱曉聰,鴉啼金井下疏桐。

十月编辑

玉壺銀箭稍難傾,釭花夜笑凝幽明。碎霜斜舞上羅幕,燭籠兩行照飛閣。珠帷怨臥不成眠,金鳳刺衣著體寒,長眉對月鬥彎環。

十一月编辑

宮城團回凛嚴光,白天碎碎墮瓊芳。撾鍾高飲千日酒,卻天凝寒作君壽。御溝泉合如環素,火井溫水在何處。

十二月编辑

日腳淡光紅灑灑,薄霜不銷桂枝下。依稀和氣解冬嚴,已就長日辭長夜。

閏月编辑

帝重光,年重時,七十二候回環推。天官玉琯灰剩飛,今歲何長來歲遲。王母移桃獻天子,羲氏和氏迂龍轡。


 卷八十一 ↑返回頂部 卷八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