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83卷

 卷八十二 樂府詩集
卷八十三 雜歌謠辭一
卷八十四 

卷八十三•雜歌謠辭一编辑

言者,心之聲也;歌者,聲之文也。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永歌之。歌之為言也,長言之也。夫欲上如抗,下如墜,曲如折,止如槁木,倨中矩,句中鉤,累累乎端如貫珠,此歌之善也。《宋書•樂志》曰:「黃帝、帝堯之世,王化下洽,民樂無事,故因擊壤之歡,慶雲之瑞,民因以作歌。其後風衰雅缺,而妖淫靡曼之聲起。周衰,有秦青者,善謳,而薛談學謳於秦青,未窮青之伎而辭歸。青餞之於郊,乃撫節悲歌,聲震林木,響遏行雲。薛談遂留不去,以卒其業。又有韓娥者,東之齊,至雍門,匱糧,乃鬻歌假食。既去而餘響繞梁,三日不絕。左右謂其人不去也。過逆旅,逆旅人辱之,韓娥因曼聲哀哭。一里老幼悲愁垂涕相對,三日不食。遽追之,韓娥還,復為曼聲長歌;一里老幼喜躍抃舞,不能自禁,忘向之悲也。乃厚賂遣之。故雍門之人善歌哭,效韓娥之遺聲。衛人王豹處淇川,善謳,河西之民皆化之。齊人綿駒居高唐,善歌,齊之右地亦傳其業。前漢有魯人虞公者,善歌,能令梁上塵起。若斯之類,並徒歌也。《爾雅》曰:『徒歌謂之謠。』」《廣雅》曰:「聲比於琴瑟曰歌。」《韓詩章句》曰:「有章曲曰歌,無章曲曰謠。」梁元帝《纂要》曰:「齊歌曰謳,吳歌曰,楚歌曰豔,浮歌曰哇,振旅而歌曰凱歌,堂上奏樂而歌曰登歌,亦曰升歌。故歌曲有《陽陵》、《白露》、《朝日》、《魚麗》、《白水》、《白雪》、《江南》、《陽春》、《淮南》、《駕辯》、《淥水》、《陽阿》、《采菱》、《下里巴人》,又有長歌、短歌、雅歌、緩歌、浩歌、放歌、怨歌、勞歌等行。漢世有相和歌,本出於街陌謳謠。而吳歌雜曲,始亦徒歌,復有但歌四曲,亦出自漢世,無弦節作伎,最先一人唱,三人和,魏武帝尤好之。時有宋容華者,清徹好聲,善唱此曲,當時特妙。自晉已後不復傳,遂絕。凡歌有因地而作者,《京兆》、《邯鄲歌》之類是也;有因人而作者,《孺子》、《才人歌》之類是也;有傷時而作者,微子《麥秀歌》之類是也;有寓意而作者,張衡《同聲歌》之類是也。甯戚以困而歌,項籍以窮而歌,屈原以愁而歌,卞和以怨而歌,雖所遇不同,至於發乎其情則一也。歷世已來,歌謳雜出。令並采錄,且以謠讖繫其末云。」

歌辭一编辑

擊壤歌编辑

《帝王世紀》曰:「帝堯之世,天下大和,百姓無事。有八九十老人擊壤而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何力於我哉?

卿雲歌三首编辑

《尚書大傳》曰:「舜將禪禹,於時俊乂百工相和而歌《卿雲》。帝乃唱之曰『卿雲爛兮』;八伯咸進,稽首曰『明明上天』;帝乃再歌曰『日月有常』。」《史記•天官書》曰:「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鬱鬱紛紛,蕭索輪囷,是謂慶雲。」慶雲即卿雲,蓋和氣也。舜時有之,故美之而作歌。

卿雲爛兮,糺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

明明上天,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於一人。

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時順經,萬姓允誠。於予論樂,配天之靈。遷於賢善,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精華已竭,褰裳去之。

塗山歌编辑

《吳越春秋》曰:「禹年三十未娶,行塗山,恐時暮失嗣,辭云:『吾之娶也,必有應也。』乃有白狐九尾造於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九尾者,王之證也。』於是塗山之人歌之。禹因娶塗山,謂之女嬌。」

綏綏白狐,九尾龐龐。我家嘉夷,來賓為王。成於家室,我都攸昌。天人之際,於茲則行,明矣哉!

夏人歌二首编辑

《尚書大傳》曰:「夏人飲酒,醉者持不醉者,不醉者持醉者,而歌曰:『盍歸乎薄,薄亦大矣。』伊伊退而更曰:『覺兮較兮,吾大命格兮。去不善而就善,何不樂兮。』薄,湯之都,言當歸湯也。」《韓詩外傳》曰:「桀為酒池糟堤,縱靡靡之樂,一鼓而牛飲者三千。群臣皆相持而歌。」

江水沛兮,舟楫敗兮。我王廢兮,趣歸於亳,亳亦大兮。

樂兮樂兮,四牡驕兮。六轡沃兮,去不善而從善,何不樂兮?

商歌二首(齊•甯戚)编辑

《淮南子》曰:「甯越欲幹齊桓公,因窮無以自達,於是為商旅,將任車以商於齊,暮宿於郭門外。桓公郊迎客,夜開門,辟任車,爝火甚盛,從者甚眾。越飯牛車下,望見桓公而悲,擊牛角而疾商歌。桓公聞之曰:『異哉,非常人也!』命後車載之。」越,一作戚。

南山矸,白石爛。生不遭堯與舜禪,短布單衣適至骭。從昏飯牛薄夜半,長夜漫漫何時旦。

滄浪之水白石粲,中有鯉魚長尺半。弊布單衣裁至骭,清朝飯牛至夜半。黃犢上阪且休息,吾將舍汝相齊國。

師乙歌编辑

《家語》曰:「孔子相魯,齊人歸女樂,魯君淫荒。孔子遂行,師乙送。孔子曰:『吾欲歌可乎?』乃歌之。」

彼婦人之口,可以出走。彼婦人之謁,可以死敗。優哉遊哉,聊以卒歲。

獲麟歌(魯•孔子)编辑

《孔叢子》曰:「叔孫氏之車子鉏商,樵於野而獲麟焉。眾莫之識,以為不祥,棄之五父之衢。冉有告曰:『麋身而肉角,豈天之妖乎?』夫子曰:『吾將往觀焉。』遂泣曰:『予之於人,猶麟也。麟仁獸出而死,吾道窮矣!』乃歌云。」

唐虞世兮麟鳳遊,今非其時來何求,麟兮麟兮我心憂。

河激歌(趙簡子夫人)编辑

《列女傳》曰:「女娟者,趙河津吏之女也。簡子南擊楚,津吏醉臥,不能渡簡子。簡子怒,召欲殺之。娟懼,持楫走前曰:『願以微軀易父之死。』簡子遂釋不誅。將渡,用楫者少一人。娟攘拳操楫而請,簡子遂與渡,中流,為簡子發《河激之歌》。簡子歸,納為夫人。」

升彼阿兮而觀清,水揚波兮杳冥冥。禱求福兮醉不醒,誅將加兮妾心驚。罰既釋兮瀆乃清。妾持楫兮操其維,蛟龍助兮主將歸,浮來棹兮行勿疑。

越人歌编辑

劉向《說苑》曰:「鄂君子晳泛舟於新波之中,乘青翰之舟,張翠蓋,會鍾鼓之音畢。榜枻越人擁楫而歌,於是鄂君乃揄修袂,行而擁之,舉繡被而覆之。鄂君,楚王母弟也。」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君兮知不知。

徐人歌编辑

劉向《新序》曰:「延陵季子將聘晉,帶寶劍以過徐君。徐君觀劍,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獻也,然其心許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於是以劍帶徐君墓樹而去。徐人乃為之歌。」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

漁父歌(古辭)编辑

《楚辭》曰:「屈原既放,遊於江潭。漁父見之,鼓枻而歌。」滄浪,水名也。清諭明時,可以振纓而仕,濁諭亂世,可以抗足而去。故孔子曰:「清斯濯纓,濁斯濯足矣。」言自取之也。若張志和《漁父歌》,但歌漁者之事。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漁父歌五首(唐•張志和)编辑

西塞山邊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春江細雨不須歸。

釣台漁父褐為裘,兩兩三三舴艋舟。能縱棹,慣乘流,長江白浪不曾憂。

霅溪灣裏釣漁翁,舴艋為家西復東。江上雪,浦邊風,笑著荷衣不歎窮。

松江蟹舍主人歡,菰飯蓴羹亦共餐。楓葉落,荻花乾,醉宿漁舟不覺寒。

青草湖中月正圓,巴陵漁父棹歌連。釣車子,掘頭船,樂在風波不用仙。

同前(晉•和凝)编辑

白芷汀寒立鷺鷥,蘋風輕翦浪花時。煙冪冪,日遲遲,香引芙蓉惹釣絲。

同前(歐陽炯)编辑

風浩寒溪照膽明,小君山上玉蟾生。荷露墜,翠煙輕,撥剌游魚幾處驚。

同前三首(李珣)编辑

水接衡門十里餘,信船歸去臥看書。輕爵祿,慕玄虛,莫道漁人只為魚。

避世垂綸不記年,官高爭得似君閑。傾白酒,對青山,笑指柴門待月還。

棹警鷗飛水濺袍,影侵潭面柳垂條。終日醉,絕塵勞,曾見錢塘八月濤。

采葛婦歌编辑

《吳越春秋》曰:「采葛,越之婦人,傷越王用心,乃作若何之歌。」

嘗膽不苦味若飴,今我采葛以作絲。

紫玉歌编辑

《樂府詩集》曰:「紫玉,吳王夫差女也。作歌詩以與韓重。」

南山有鳥,北山張羅。意欲從君,讒言孔多。悲結成疹,沒命黃壚。命之不造,冤如之何!羽族之長,名為鳳凰。一日失雄,三年感傷。雖有眾鳥,不為匹雙。故見鄙姿,逢君輝光。身遠心近,何曾暫忘。

鄴民歌编辑

漢書》曰:「魏襄王時,史起為鄴令,引漳水溉鄴以富魏之河內,而民作歌云。」

鄴有賢令兮為史公,決漳水兮灌鄴旁,終古舄鹵兮生稻粱。

鄭白渠歌编辑

史記》曰:「韓聞秦之好興事,欲罷,無令東伐。乃使水工鄭國間說秦,令鑿涇水自中山西抵瓠口為渠,並北山,東注洛,溉舄鹵之地四萬餘頃,今曰鄭國渠。」《漢書》曰:「太始二年,趙中大夫白公復奏穿渠。引涇水,首起谷口,尾入櫟陽,注渭中,袤二百里,溉田四千五百餘頃,名曰白渠。人得其饒,於是歌之。」

田於何所?池楊、谷口。鄭國在前,白渠起後。舉臿如雲,決渠為雨。水流灶下,魚躍入釜。涇水一石,其泥數斗。且溉且糞,長我禾黍。衣食京師,憶萬之口。

百里奚歌(梁•高允生)编辑

羈旅入秦庭,始得收顯曜。釋褐出輜車,卓為千乘道。豔色進華容,繁弦發徵調。居貴易素心,翻然忘久要。裝金五羊皮,寫情陳所告。豈徒望自傷,念君無定操。

秦始皇歌编辑

《古今樂錄》曰:「秦始皇祠洛水,有黑頭公從河中出,呼始皇曰:『來受天寶。』乃與群臣作歌。」

洛陽之水,其色蒼蒼。祠祭大澤,倏忽南臨。洛濱叕禱,色連三光。

雞鳴歌编辑

《樂府廣題》曰:「漢有雞鳴衛士,主雞唱。宮外舊儀,宮中與台並不得畜雞。晝漏盡,夜漏起,中黃門持五夜,甲夜畢傳乙,乙夜畢傳丙,丙夜畢傳丁,丁夜畢傳戊,戊夜,是為五更。未明三刻雞鳴,衛士起唱。」《漢書》曰:「高祖圍項羽垓下,羽是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應劭曰:「楚歌者,雞鳴歌也。」《晉太康地記》曰:「後漢固始、同陽、公安、細陽四縣衛士習此曲,於闕下歌之,今雞鳴歌是也。然則此歌蓋漢歌也。」按《周禮•雞人》「掌大祭祀,夜呼旦以嘂百官」,則所起亦遠矣。

東方欲明星爛爛,汝南晨雞登壇喚。曲終漏盡嚴具陳,月沒星稀天下旦。千門萬戶遞魚鑰,宮中城上飛烏鵲。

雞鳴曲(唐•王建)编辑

雞初鳴,明星照東屋。雞再鳴,紅霞生海腹。百官待漏雙闕前,聖人亦掛山龍服。寶釵命婦燈下起,環珮玲瓏曉光裏。直內初燒玉案香,司更尚滴銅壺水。金吾衛裏直郎妻,到明不睡聽晨雞。天頭日月相送迎,夜棲旦鳴人不迷。

同前(李廓)编辑

星稀月沒上五更,膠膠角角雞初鳴。征人牽馬出門立。辭妾欲向安西行。再鳴引頸簷頭下,月中角聲催上馬。才分地色第三鳴,旌旗紅塵已出城。婦人上城亂招手,夫婿不聞遙哭聲。長恨雞鳴別時苦,不遣雞棲近窗戶。

平城歌编辑

《漢書•匈奴傳》曰:「高祖自將兵三十二萬擊韓王信。帝先至平城,步兵未盡到,冒頓縱精兵三十餘萬圍帝於白登,七日,漢兵中外不得救餉。」樊噲時為上將軍,不能解圍,天下皆歌之。後用陳平秘計得免。白登在平城東南,去平城十餘里。平城之下亦誠苦,七日不食,不能彀弩。

楚歌(漢•高帝)编辑

漢書》曰:「高祖欲立戚夫人子趙王如意而廢太子,後不果。戚夫人泣涕,帝曰:『為我楚舞,吾為若楚歌。』」其旨言太子得四皓為輔,羽翼成就,不可易也。顏師古曰:「楚歌者,楚人之歌,猶吳越吟也。」

鴻鵠高飛,一舉千里。羽翼以就,橫絕四海。橫絕四海,又可奈何,雖有繒繳,尚安所施。

吳楚歌(晉•傅玄)编辑

《樂府詩集》曰:「傅玄辭。一曰《燕美人歌》。」

燕人美兮趙女佳,其室則邇兮限曾崖。雲為車兮風為馬,玉在山兮蘭在野。雲無期兮風有止,思心多端誰能理。

同前(唐•張籍)编辑

庭前春鳥啄林聲,紅夾羅繻縫未成。今朝社日停針線,起向朱櫻樹下行。


 卷八十二 ↑返回頂部 卷八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