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86卷

 卷八十五 樂府詩集
卷八十六 雜歌謠辭四
卷八十七 

卷八十六•雜歌謠辭四编辑

歌辭四编辑

中興歌十首(宋•鮑照)编辑

千冬逢一春,萬夜視朝日。生年值中興,歡起百憂畢。

中興太平運,化清四海樂。祥景照玉臺,紫烟遊鳳閣。

碧樓含夜月,紫殿爭朝光。綵墀散蘭麝,風起自生芳。

白日照前窗,玲瓏綺羅中。美人掩輕扇,含思歌春風。

三五容色滿,四五妙華歇。已輸春日歡,分隨秋光沒。

北出湖邊戲,前還苑中遊。飛縠繞長松,馳管逐波流。

九月秋水清,三月春花滋。千金逐良日,皆競中興時。

窮泰已有分,壽夭復屬天。既見中興樂,莫持憂自煎。

襄陽是小地,壽陽非帝城。今日中興樂,遙治在上京。

梅花一時豔,竹葉千年色。願君松柏心,採照無窮極。

勞歌二首(伍緝之)编辑

《莊子》曰:「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韓詩》曰:「饑者歌食,勞者歌事。」若伍緝之云「邅已窮極」,又云「居身苦且危」,則勞生可知矣。

幼童輕歲月,謂言可久長,一朝見零悴,歎息向秋霜。邅已窮極,疢痾復不康,每恐先朝露,不見白日光。庶及盛年時,暫遂情所望。吉辰既乖越,來期眇未央。促促歲月盡,窮年空怨傷。

女蘿依附松,終已冠高枝;浮萍生托水,至死不枯萎。傷哉抱關士,獨無松與期。月色似冬草,居身苦且危。幽生重泉下,窮年冰與澌。多謝負郭生,無所事六奇。勞為社下宰,時無魏無知。

同前(北周•蕭撝)编辑

百年能幾許,公事罷平生。寄言任立政,誰憐李少卿。

白日歌(齊•張融)编辑

張融歌序曰:「懸象著明,莫大於日月,而彼日月不能不謝。固知無準,衰為盛之終,盛乃衰之始,故為《白日歌》。」

白日白日,舒天照暉。數窮則盡,盛滿而衰。

雲歌(梁•王台卿)编辑

玉雲初度色,金風送影來。金生疑魄暗,半去月時開。欲知無處所,一為上陽台。

一旦歌编辑

一旦被頭痛,避頭還著床。自無親伴侶,誰當給水漿。匍匐入山院,正逢虎與狼。對虎低頭啼,垂淚淚千行。

淫豫歌二首编辑

酈道元《水經注》曰:「白帝山城水門之西,江中有孤石,名淫豫石。冬出水二十餘丈,夏則沒,亦有裁出焉。江水東徑廣溪峽,乃三峽之首也。峽中有瞿塘、黃龕二灘,夏水回復,沿溯所忌。」《十道志》曰:「淫豫石與城郭門外石潛通,蜀人往燒火伏石則淫預邊沸。」《國史補》曰:「蜀之三峽,最號峻急,四月五月尤險,故行者歌之。」淫或作灩,預或作豫。

灩預大如馬,瞿塘不可下。

灩預大如牛,瞿塘不可流。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淫預大如襆,瞿塘不可觸。金沙浮轉多,桂浦忌經過。

巴東三峽歌二首编辑

酈道元《水經注》曰:「巴東三峽,謂廣溪峽、巫峽、西陵峽也。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岩疊嶂,隱蔽天日。非亭午夜分,不見日月。其中有灘,名曰黃牛。江湍紆回,信宿猶見,故行者謠曰:『朝發黃牛,暮宿黃牛。三日三暮,黃牛如故。』《宜都山川記》曰:自黃牛灘東入西陵界,至峽口一百許里,山水紆曲,林木高茂。猿鳴至清,山谷傳響,泠泠不絕,行者聞之,莫不懷土,故漁者歌云。」

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

巴東三峽猿鳴悲,猿鳴三聲淚沾衣。

挾琴歌(范靜妻沈氏)编辑

逶迤起塵唱,宛轉繞梁聲。調弦可以進,蛾眉畫未成。

挾瑟歌(北齊•魏收)编辑

春風宛轉入曲房,兼送小苑百花香。白馬金鞍去未返,紅妝玉箸下成行。

同前(唐•陸龜蒙)编辑

挾瑟爲君撫,君嫌聲太古。寥寥倚浪絲,㗫㗫沈湘語。賴有秋風知,清泠吹玉柱。

鄱陽歌二首编辑

《南史》曰:「梁陸襄為鄱陽內史。大同初,郡人鮮于琮結門徒,殺廣晉令王筠,有眾萬餘人,將出攻郡。襄先已率人吏修城隍為備,及賊至,破之,生獲琮。時鄰郡守宰案其黨與,皆不得實,或有善人盡室罹禍,唯襄郡枉直無濫,民乃作歌。又有彭、李二家,因忿爭相誣告。襄引入內室,不加責誚,但和言解喻之。二人感恩,深自悔咎。乃為設酒食,令其盡歡,酒罷同載而還,因相親厚。民因歌之。」

鮮于抄後善惡分,人無橫死賴陸君。

陸君政,無怨家。鬥既罷,讎共車。

北軍歌编辑

《南史》曰:「梁臨川靖惠王宏為揚州刺史。天監中,武帝詔都督諸軍侵魏。宏以帝之介弟,所領皆器甲精新,軍容甚盛,北人以為百數十年所未之有。軍次洛口,前軍克梁城。諸將欲乘勝深入,宏聞魏援近,畏懦不敢進,召諸將欲議旋師。呂僧珍曰:『知難而退,不亦善乎!』停軍不進。魏人知其不武,遺以巾幗。北軍乃歌之,歌云韋武,謂韋叡也。」

不畏蕭娘與呂姥,但畏合肥有韋武。

雍州歌编辑

《南史》曰:「梁南平王偉子恪,為雍州刺史,年少未閑庶務,委之群下。百姓每通一辭,數處輸錢,方得聞徹。賓客有江仲舉、蔡薳、王台卿、庾仲容四人,俱被接遇,並有蓄積。民間歌之。後達武帝,帝因接末句云。」

江千萬,蔡五百,王新車,庾大宅。主人憒憒不如客。

始興王歌编辑

《南史》曰:「梁始興忠武王憺為都督、荊州刺史。時天監初,軍旅之後,公私匱乏。憺厲精為政,廣辟屯田,減省力役,供其窮困,辭訟者皆立待符教,決於俄頃,曹無留事,下無滯獄。後徵還朝,而民歌之。荊土方言謂父謂爹,故歌云『人之爹』也。」

始興王,人之爹。赴人急,如水火,何時復來哺乳我。

夏侯歌编辑

《梁書》曰:「夏侯夔為豫州刺史,於蒼陵立堰,溉田千餘頃,境內賴之。夔兄亶先居此任,兄弟並有恩惠,百姓歌之。夔在州七年,遠近多親附。」

我之有州,賴彼夏侯。前兄後弟,布政優優。

咸陽王歌编辑

《北史》曰:「後魏咸陽王禧謀逆伏誅,後宮人為之歌,其歌遂流於江表。」

可憐咸陽王,奈何作事誤?金床玉幾不能眠,夜起踏霜露。洛水湛湛彌岸長,行人那得度。

鄭公歌编辑

《北史》曰:「後魏鄭述祖為光州刺史。有人入市盜布,其父執之以歸述祖,述祖特原之,自是境內無盜。先是述祖之父道昭亦嘗為光州刺史,故百姓歌之。」

大鄭公,小鄭公,相去五十載,風教尚猶同。

裴公歌编辑

《北史》曰:「裴俠為河北郡守,躬履儉素,愛民如子。郡舊有漁獵夫三十人,以供郡守,俠曰:『以口腹役人,吾所不為也。』悉罷之。又有丁三十人,供郡守役,俠亦罷之,不以入私,並收庸為市官馬。歲時既積,馬遂成群。去職之日,一無所取。民歌之云。」

肥鮮不食,丁庸不取。裴公貞惠,為世規矩。

長白山歌编辑

《北史》曰:「來整,榮國公護之子也。尤驍勇,善撫御,討擊群賊,所向皆捷。諸賊歌之。」

長白山頭百戰場,十十五五把長槍。不畏官軍千萬眾,只怕榮公第六郎。

敕勒歌编辑

《樂府廣題》曰:「北齊神武攻周玉壁,士卒死者十四五。神武恚憤,疾發。周王下令曰:『高歡鼠子,親犯玉壁,劍弩一發,元凶自斃。』神武聞之,勉坐以安士眾。悉引諸貴,使斛律金唱《敕勒》,神武自和之。」其歌本鮮卑語,易為齊言,故其句長短不齊。

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同前(唐•溫庭筠)编辑

敕勒金幘壁,陰山無歲華。帳外風飄雪,營前月照沙。羌兒吹玉管,胡姬踏錦花。卻笑江南客,梅落不歸家。

東征歌(隋•王通)编辑

杜淹《文中子世家》曰:「隋仁壽中,文中子西遊長安,見文帝,奏太平十有二策。帝下其議於公卿,公卿不悅。文中子知謀之不用,作《東征之歌》而歸。帝聞而再征之,不至。」

我思國家兮遠遊京畿,忽逢帝王兮降禮布衣。遂懷古人之心兮,將興太平之基,時異事變兮志乖願違。吁嗟道之不行兮垂翅東歸,皇之不斷兮將身西飛。

薛將軍歌编辑

《唐書》曰:「高宗時,薛仁貴領兵擊九姓突厥於天山。時九姓有眾十餘萬,令驍健數十人逆來挑戰。仁貴發三矢,射殺三人,自餘一時下馬請降。仁貴恐為後患,並坑殺之。九姓自此衰弱,不復更為邊患,於是軍中歌之。」

將軍三箭定天山,戰士長歌入漢關。

顏有道歌编辑

《唐書》曰:「顏遊秦,師古叔父。武德初為廉州刺史,時劉黑闥初平,人多以強暴寡禮,風俗未安。遊秦撫恤境內,敬讓大行,邑里歌之,高祖璽書勉勞焉。」

廉州顏有道,性行同莊、老。愛人如赤子,不殺非時草。

新河歌编辑

《唐書》曰:「薛大鼎,貞觀中為滄州刺史。州界有無棣河,隋末填廢,大鼎奏開之,引魚鹽於海。百姓歌之。」

新河得通舟楫利,直達滄海魚鹽至。昔日徒行今結駟,美哉薛公德滂被。

田使君歌编辑

《唐書》曰:「田仁會,永徽中為郢州刺史。屬時旱,仁會自曝祈禱,竟獲甘澤。其年大稔,百姓歌之。」

父母育我田使君,精誠為人上天聞。田中致雨山出雲,倉廩既實禮義申,但願常在不憂貧。

黃獐歌编辑

《唐書•五行志》曰:「如意初,里中歌黃獐。後契丹李盡忠、孫萬榮叛,陷營州。則天令總管曹仁師、王孝傑等將兵百萬討之,大敗於硤石黃獐谷而死。」朝廷嘉其忠,為造此曲,後亦為舞曲。

黃獐黃獐草裏藏,彎弓射爾傷。

得體歌编辑

《唐書》曰:「天寶初,韋堅為陝郡太守、水陵轉運使,於長安城東滻水傍,穿廣運潭以通吳會數十郡舟楫,若廣陵郡船,即堆積廣陵所出錦鏡銅器,餘郡皆然。舟人大笠寬衫芒屨,如吳楚之制。先是,民間戲唱《得體歌》。至開元末,田同秀上言,見玄元皇帝,云有寶符在陝州桃林縣古關令尹喜宅。遣中使求得之,以為殊祥,改縣為靈寶。及堅鑿新潭成,又致揚州銅器。陝縣尉崔成甫乃翻此詞為《得寶歌》,集兩縣官伎女子唱之。成甫又作歌詞十章,自衣缺胯綠衫錦半臂偏袒膊紅抹額,於第一船作號頭唱之,和者女子百人,皆鮮服靚妝,齊聲接影,鼓笛胡部以應之。」《樂府雜錄》曰:「《得寶歌》一曰《得寶子》,又曰《得鞛子》。明皇初得太真妃,喜而謂後宮曰:『予得楊氏,如得至寶。』樂府遂作此曲。」二說不同。

得體紇那也,紇囊得體耶,潭裏船車鬧,揚州銅器多。三郎當殿坐,看唱《得體歌》。

得寶歌编辑

得寶弘農野,弘農得寶耶。潭裏船車鬧,揚州銅器多。三郎當殿坐,看唱《得寶歌》。

黃臺瓜辭(唐•章懷太子)编辑

《唐書》曰:「高宗武后生四子,長曰孝敬皇帝弘,為太子監國,而仁明孝悌。武后方圖臨朝,乃殺孝敬,立雍王賢為太子。賢日懷憂惕,知必不保全,無由敢言,乃作《黃臺瓜辭》,命樂工歌之,冀武后聞之感悟。後終為武后所逐,死於黔中。」

種瓜黃臺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

古歌(沈佺期)编辑

落葉流風向玉台,夜寒秋思洞房開。水精簾外金波下,雲母窗前銀漢回。玉階陰陰苔蘚色,君王履綦難再得。璿閨窈窕秋夜長,繡戶徘徊秋月光。燕姬彩帳芙蓉色,秦子金爐蘭麝香。北斗七星橫夜半,清歌一曲斷君腸。

同前二首(薛維翰)编辑

美人怨何深,含情倚金閣。不嚬復不語,紅淚雙雙落。

美人閉紅燭,獨坐裁心錦。頻放剪刀聲,夜寒知未寢。


 卷八十五 ↑返回頂部 卷八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