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87卷

 卷八十六 樂府詩集
卷八十七 雜歌謠辭五
卷八十八 

卷八十七•雜歌謠辭五编辑

歌辭五编辑

潁川歌编辑

漢書》曰:「灌夫不好文學,喜任俠,已然諾,諸所與交通,無非豪傑大猾。家累數千萬,食客日數十百人。陂池田園,宗族賓客為權利,橫潁川。潁川兒歌之。」

潁水清,灌氏寧。潁水濁,灌氏族。

庾公歌二首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庾亮初鎮武昌,出至石頭,百姓於岸上歌之。後連征不入,及薨,還都葬焉。」

庾公上武昌,翩翩如飛鳥。庾公還揚州,白馬牽旒旐。

庾公初上時,翩翩如飛鳥。庾公還揚州,白馬牽流蘇。

御路楊歌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海西公太和中民為此歌,白者金行,馬者國族,紫為奪正之色,明以紫間朱也。海西公尋廢,三子非海西子,並縊以馬韁,死之。明日,南方獻甘露。」

青青御路楊,白馬紫遊韁。汝非皇太子,那得甘露漿。

鳳凰歌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海西公生皇子,百姓歌之,其歌甚美,其旨甚微。海西公不男,使左右向龍與內侍接生子以為己子。」

鳳凰生一雛,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馬駒,今定成龍子。

黃曇子歌(唐•溫庭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桓石民為荊州,百姓忽歌《黃曇子曲》。後石民死,王忱為荊州之應,黃曇子,王忱字也。」按橫吹曲李延年二十八解有《黃覃子》,不知與此同否?凡歌辭考之與事不合者,但因其聲而作歌爾。

參差綠蒲短,搖豔雲塘滿。紅瀲蕩融融,鶯翁鸂鶒暖。萋芊小城路,馬上修蛾懶。羅衫嫋向風,點粉金鸝卵。

歷陽歌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庾楷鎮歷陽,百姓歌之。後楷南奔桓玄,為玄所殺。」

重羅黎,重羅黎,使君南上無還時。

苻堅時長安歌编辑

《晉書•載記》曰:「苻堅既滅燕,慕容衝姊偽清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堅納之,寵冠後庭。衝年十二,亦有龍陽之資,堅又幸之。姊弟專寵,宮人莫進。長安歌之,咸懼為亂。王猛切諫,堅乃出衝,後竟為衝所敗。」

一雌復一雄,雙飛入紫宮。

王子年歌二首编辑

《南史》曰:「齊太祖高皇帝諱道成,姓蕭氏。未受命時,王子年作此歌。按穀中精細者,稻也,即道也;熟猶成也。金刀,劉字;刈猶翦也。」

欲知其姓草肅肅,穀中最細低頭熟,鱗身甲體永興福。金刀利刃齊刈之。

邯鄲郭公歌编辑

《樂府廣題》曰:「北齊後主高緯,雅好傀儡,謂之郭公。時人戲為《郭公歌》。及將敗,果營邯鄲。高郭聲相近。九十九,末數也。滕口,鄧林也。大兒,謂周帝,太祖子也。高岡,後主姓也。雉雞類,武成小字也。後敗於鄧林,盡如歌言,蓋語妖也。」

邯鄲郭公九十九,技兩漸盡入滕口。大兒緣高岡,雉子東南走。不信吾言時,當看歲在酉。

邯鄲郭公辭(溫庭筠)编辑

金笳悲故曲,玉座積深塵。言是邯鄲伎,不見鄴城人。青苔竟埋骨,紅粉自傷神。唯有漳河柳,還向舊營春。

齊雲觀歌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陳後主造齊雲觀,國人歌之,功未畢而為隋師所虜。」

齊雲觀,寇來無際畔。

周宣帝歌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周宣帝與宮人夜中連臂蹋踶而歌。」

自知身命促,把燭夜行遊。

謠辭一编辑

黃澤謠编辑

《穆天子傳》曰:「天子東遊於黃澤,使宮樂謠云。」

黃之陀,其馬歕沙,皇人威儀。皇之澤,其馬歕玉,皇人壽穀。

白雲謠编辑

《穆天子傳》曰:「天子觴西王母於瑤池之上,西王母為天子謠,天子答之。」

白雲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遠,山川間之。將子無死,向復能來。

穆天子謠编辑

予歸東土,和治諸夏。萬民平均,吾顧見汝。比及三年,將復而野。

越謠(古辭)编辑

君乘車,我帶笠,它日相逢下車揖。君簷簦,我跨馬,它日相逢為君下。

長安謠编辑

《漢書•佞幸傳》曰:「成帝初,石顯與妻子徙歸故郡,其黨牢梁、陳順皆免官,諸所交結,以顯為官,皆廢罷。少府五鹿充宗左遷玄菟太守,御史中丞伊嘉為雁門都尉。長安謠云。」

伊徙雁,鹿徙菟,去牢與陳實無價。

誠中謠编辑

《後漢書》曰:「前世長安《城中謠》,言改政移風,必有其本,上之所好,下必甚焉。」

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廣眉,四方且半額。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

會稽童謠编辑

《後漢書》曰:「張霸,永元中為會稽太守。時賊未解,郡界不寧,乃移書開購,明用信賞,賊遂束手歸附,不煩士卒之力,於是有童謠。」

棄我戟,捐我矛。盜賊盡,吏皆休。

二郡謠编辑

《後漢書》曰:「汝南太守宗資,任功曹范滂,南陽太守成晉,亦委功曹岑至。范滂,字孟博。岑至,字公孝。二郡為謠。」

汝南太守范孟博,南陽宗資主畫諾。南陽太守岑公孝,弘農成晉但坐嘯。

京兆謠编辑

《續漢書》曰:「李燮拜京兆,詔發西園錢。燮上封事,遂止不發。吏民愛敬,乃為此謠。」

我府君,道教舉。恩如春,威如虎。剛不吐,弱不茹。愛如母,訓如父。

後漢桓靈時謠编辑

《後漢書》曰:「桓靈之世,更相濫舉,人為之遙。」

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別居。

吳謠编辑

《吳志》曰:「周瑜少精意於音樂,雖三爵之後,其有闕誤,瑜必知之,知之必顧,故時人謠云。」

曲有誤,周郎顧。

晉泰始中謠编辑

《晉書》曰:「泰始中人為賈充等謠,言亡魏而成晉也。」

賈、裴、王,亂紀綱。王、裴、賈,濟天下。

閣道謠编辑

《晉書》曰:「潘岳才名冠世,為眾所疾。後為河陽令,而鬱鬱不得志。時尚書僕射山濤領吏部,王濟、裴楷等並為帝所親遇,岳內非之,乃題閣道為謠。」

閣道東,有大牛。王濟鞅,裴楷鞧,和嶠刺促不得休。

南土謠编辑

王隱《晉書》曰:「杜預為鎮南大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南土美而謠之。」

後世無叛由杜翁,孰識智名與勇功。

宋時謠编辑

《南史》曰:「宋時用人乖實,有謠云。」

上車不落為著作,體中何如作秘書。

宋大明中謠编辑

《南史》曰:「大明中,有奚顯度者,為員外散騎侍郎。孝武嘗使主領人功,而苛虐無道,動加捶撻,暑雨寒雪,不聽暫休,人不堪命,或自經死。時建康縣考囚,或用方材壓額及踝脛,故民間有此謠。又相戲曰:『勿反顧,付奚度。』其暴酷如此。」

寧得建康壓額,不能受奚度柏。

山陰謠编辑

《南史》曰:「丘仲孚為山陰令,居職甚有聲稱,而百姓為此謠。前世傅琰父子、沈憲、劉玄明相繼宰山陰,並有政績,言仲孚皆過之也。」

二傅、沈、劉,不如一丘。

梁時童謠编辑

《南史》曰:「臨賀郡王正德,性凶慝。其後梁室傾覆,既由正德。百姓至聞臨賀郡名,亦不欲道,其惡之如是,故有童謠。」

寧逢五虎入市,不欲見臨賀父子。

曲堤謠编辑

《北史》曰:「宋世良為清河太守,才識閑明,尤善政術。郡東南有曲堤,群盜所萃。世良施八條之制,盜奔它境,而民為此謠。」

曲堤雖險賊何益,但有宋公自屏跡。

趙郡謠编辑

《北史》曰:「後魏李孝伯,父曾,道武時為趙郡太守,令行禁止。并州丁零數為山東害,知曾能得百姓死力,不敢入境。賊於常山界得一死鹿,賊長為趙郡地也,責之,還令送鹿故處,其見憚如此。郡人為之謠。」

詐作趙郡鹿,猶勝常山粟。

北齊太上時童謠编辑

千金買藥園,中有芙蓉樹。破家不分明,蓮子隨它去。

獨酌謠四首(陳•後主)编辑

陳後主序曰:「齊人淳於善為十酒,偶效之作《獨酌謠》。」

獨酌謠,獨酌且獨謠。一酌豈陶暑,二酌斷風飆,三酌意不暢,四酌情無聊,五酌盂易覆,六酌歡欲調,七酌累心去,八酌高志超,九酌忘物我,十酌忽淩霄。淩霄異羽翼,任致得飄飄。寧學世人醉,揚波去我遙。爾非浮丘伯,安見王子喬。

獨酌謠,獨酌起中宵。中宵照春月,初花發春朝。春花春月正徘徊,一樽一弦當夜開。聊奏孫登曲,仍斟畢卓杯。羅綺徒紛亂,金翠轉遲回。中心本如水,凝志更同灰。逍遙自可樂,世語世情哉。

獨酌謠,獨酌酒難消。獨酌三兩碗,弄曲兩三調。調弦忽未畢,忽值出房朝。更似遊春苑,還如逢麗譙。衣香逐嬌去,眼語送杯嬌。餘樽盡復益,自得是逍遙。

獨酌謠,獨酌一樽酒。樽酒傾未酌,明月正當牖。是牖非圜甕,吾樂非擊缶。自任物外歡,更齊椿菌久。卷舒乃一卷,忘情且十斗。寧復語綺羅,因情即山藪。

同前(陸瑜)编辑

獨酌謠,芳氣饒。一傾蕩神慮,再酌動神飆。忽逢鳳樓下,非待鸞弦招。窗明影乘入,人來香逆飄。杯隨轉態盡,釧逐畫杯搖。桂宮非蜀郡,當壚也至宵。

同前(沈炯)编辑

獨酌謠,獨酌謠,獨酌獨長謠。智者不我顧,愚夫餘不要。不愚復不智,誰當餘見招。所以成獨酌,一酌一傾瓢。生涯本漫漫,神理暫超超。再酌矜許、史,三酌傲松、喬。頻煩四五酌,不覺淩丹霄。倏爾厭五鼎,俄然賤《九韶》。彭、殤無異葬,夷、蹠可同朝。龍蠖非不屈,鵬鷃本逍遙。寄語號呶侶,無乃太塵囂。

羈謠(孔仲智)编辑

芳杜觴春酒,彷彿傷山時。徒歌不成樂,空以羈自悲。羈傷懷土心,遽復還山路。迨及春復時,無使春光暮。

箜篌謠编辑

結交在相得,骨肉何必親。甘言無忠實,世薄多蘇秦。從風暫靡草,富貴上升天。不見山巔樹,摧扤下為薪。豈甘井中泥,上出作埃塵。

同前(唐•李白)编辑

攀天莫登龍,走山莫騎虎。貴賤結交心不移,唯有嚴陵及光武。周公稱大聖,管、蔡寧相容。漢謠一斗粟,不與淮南舂。兄弟尚路人,吾心安所從。它人方寸間,山海幾千重。輕言托朋友,對面九疑峰。多花必早落,桃李不如松。管、鮑久已死,何人繼其蹤。

玉漿泉謠编辑

《隋書》曰:「豆盧勣,為渭州刺史,甚有惠政,華夷悅服,大致祥瑞。鳥鼠山俗呼為高武隴,其下渭水所出,其山絕壁千尋,由來乏水,諸羌苦之。勣馬足所踐,忽飛泉湧出。有白烏翔止廳前,乳子而後去。民為之謠,後因號其泉曰玉漿泉。」

我有丹陽,山出玉漿。濟我人夷,神烏來翔。

鄴城童子謠(李賀)编辑

鄴城中,暮塵起。將黑丸,斫文吏。棘為鞭,虎為馬。團團走,鄴城下。切玉劍,射日弓,獻何人,奉相公。扶轂來,閣右兒,香掃塗,相公歸。

唐天寶中京師謠编辑

《唐書》曰:「李峴為京兆尹,甚著聲績。天寶中,連雨六十餘日。宰臣楊國忠惡其不附己,以雨災歸京兆尹,乃出為長沙太守。時京師米麥踴貴,百姓為之謠。其為政得人心如此。」

欲得米麥賤,無過追李峴。


 卷八十六 ↑返回頂部 卷八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