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八十七 樂府詩集
卷八十八 雜歌謠辭六
卷八十九 

目录

卷八十八•雜歌謠辭六编辑

謠辭二编辑

堯時康衢童謠编辑

《列子》曰:「堯治天下五十年,不知天下之治與不治,憶兆之願戴己與不願戴己,顧問左右外朝及在野,皆不知也。堯乃微服遊於康衢,聞童兒謠。堯喜,問曰:『誰教爾為此言?』童兒曰:『聞之大夫。』大夫曰:『古詩也。』堯還宮,召舜,因禪以天下,舜不辭而受之。」

立我烝民,莫匪爾極。不識不知,順帝之則。

晉獻公時童謠编辑

《春秋左氏傳》曰:「晉獻公伐虢,圍下陽,問於卜偃曰:『吾其濟乎?』偃以童謠對,曰:『克之。十月丙子旦,日在尾,月在策,鶉火中,必是時也。冬十二月丙子朔,晉滅虢,虢公醜奔京師。』」《漢書•五行志》曰:「周十二月,夏十月也。言天者以夏正。」

丙之晨,龍尾伏辰。袀服振振,取虢之旂。鶉之奔奔,天策焞々。火中成軍,虢公其奔。

晉惠公時童謠编辑

《漢書•五行志》曰:「晉惠公賴秦力得立,立而背秦,內殺二大夫,國人不說。乃㪅葬其兄恭太子申生而不敬,故詩妖作也。後與秦戰,為秦所獲,立十四年而死,晉人絕之,更立其兄重耳,是為文公,遂伯諸侯。」

恭太子㪅葬兮,後十四年晉亦不昌,昌乃在其兄。

魯國童謠编辑

《漢書•五行志》曰:「《左氏傳》,魯文、成之世童謠也。至昭公時,有鸜鵒來巢,公攻季氏敗,出奔齊,居外野,次乾侯八年,死於外,歸葬魯。昭公名裯。公子宋立,是為定公。」

鸜之鵒之,公出辱之。鸜鵒之羽,公抂外野。往饋之馬,鸜鵒跦跦。公抂乾侯,徵褰與襦。鸜鵒之巢,遠哉遙遙。裯父喪勞,宋父以驕。鸜鵒鸜鵒,往歌來哭。

楚昭王時童謠编辑

《家語》曰:「楚昭王渡江,江中有物,大如鬥,圓而赤,直觸王舟。舟人取之,王大怪之,遍問群臣,莫之能識。王使使聘於魯,問於孔子。孔子曰:『此為萍實也,可剖而食之,吉祥也,唯霸者為能獲焉。』使者反,王遂食之,大美。久之,使來以告魯大夫。大夫因子遊問曰:『夫子何以知其然?』曰:『吾昔之鄭,過乎陳之野,聞童謠,此楚王之應也,是以知之。』」

楚王渡江得萍實,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

周末時童謠编辑

《家語》曰:「齊有一足之鳥,飛習於公朝,下止於殿前,舒翅而跳。齊侯大怪之,使使聘魯,問於孔子。孔子曰:『此鳥名曰商羊,水祥也。昔童兒有屈其一腳,振訊兩肩而跳且謠,今齊有之,其應至矣。急告民趨治溝渠,修堤防,將有大水為災。』頃之,大霖雨,水溢泛諸國,傷害民人,唯齊有備不敗。」

天將大雨,商羊鼓舞。

漢元帝時童謠编辑

《漢書•五行志》曰:「元帝時童謠,至成帝建始二年三月戊子,北宮中井泉稍上,溢出南流。井水,陰也,灶煙,陽也;玉堂、金門,至尊之居:象陰盛而滅陽,竊有宮室之應也。王莽生於元帝初元四年,至成帝封侯,為三公輔政,因以篡位也。」

井水溢,滅灶煙,灌玉堂,流金門。

漢成帝時燕燕童謠编辑

《漢書•五行志》曰:「成帝時童謠,後帝為微行出遊,常與富平侯張放俱稱富平侯家人,過陽阿主作樂,見舞者趙飛燕而幸之,故曰『燕燕尾涎涎』,美好貌也。『張公子』,謂富平侯也。『木門倉琅根』,謂宮門銅鍰,言將尊貴也。後遂立為皇后,與弟昭儀賊害後宮皇子,卒皆伏辜,所謂『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者也。」

燕燕尾涎涎,張公子,時相見。木門倉琅根。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

漢成帝時歌謠编辑

《漢書•五行志》曰:「成帝時歌謠也。桂,赤色,漢家象。華不實,無繼嗣也。王莽自謂黃象,黃爵巢其顛也。」

邪徑敗良田,讒口亂善人。桂樹華不實,黃爵巢其顛。故為人所羨,今為人所憐。

王莽時汝南童謠编辑

漢書》曰:「汝南舊有鴻隙大陂,郡以為饒。成帝時,關東數水,陂溢為害。翟方進為相,與御史大夫孔光共遣掾行視,以為決去陂水,其地肥美,省堤防費而無水憂,遂奏罷之。乃翟氏滅,鄉里歸惡,言方進請陂下良田不得而奏罷陂。王莽時常枯旱,郡中追怨方進,時有童謠。」子威,方進字也。

壞陂誰?翟子威。飯我豆食羹芋魁。反乎覆,陂當復。誰云者?兩黃鵠。

更始時南陽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更始時,南陽有童謠。是時更始在長安,世祖為大司馬,平定河北。更始大臣並僭專權,故謠妖作也。後更始遂為赤眉所殺,是更始之不諧在赤眉也。世祖自河北興。」

諧不諧,在赤眉。得不得,在河北。

後漢時蜀中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世祖建武六年,蜀中童謠。是時公孫述僭號於蜀,時人竊言王莽稱黃,述欲繼之,故稱白。五銖,漢家貨,明當復也。述遂誅滅。」

黃牛白腹,五銖當復。

後漢順帝末京都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順帝之末,京都童謠。按順帝即世,孝質短祚,大將軍梁冀貪樹疏幼,以為己功,專國號令,以贍其私。太尉李固以為清河王,雅性聰明,敦詩悅禮,加又屬親,立長則順,置善則固。而冀建白太后,策免固,徵蠡吾侯,遂即至尊。固是月幽斃於獄,暴屍道路,而太尉胡廣封安樂鄉侯、司徒趙戒廚亭侯、司空袁湯安國亭侯。」

直如弦,死道邊。曲如鉤,反封侯。

後漢桓帝初小麥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桓帝之初,天下童謠。按元嘉中,涼州諸羌一時俱反,南入蜀、漢,東抄三輔,延及並、冀,大為民害。命將出眾,每戰常負,中國益發甲卒,麥多委棄,但有婦女獲刈之也。『吏買馬,君具車』者,言調發重及有秩者也。『請為諸君鼓嚨胡』者,不敢公言,私咽語也。」

小麥青青大麥枯,誰當獲者婦與姑。丈人何在西擊胡。吏買馬,君具車,請為諸君鼓嚨胡。

大麥行(唐•杜甫)编辑

大麥乾枯小麥黃,婦女行泣夫走藏。東至集壁西梁洋,問誰腰鐮胡與羌。豈無蜀兵三千人,部領辛苦江山長。安得如鳥有羽翅,托身白雲還故鄉。

後漢桓帝初城上烏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桓帝之初,京都童謠。按此皆謂為政貪也。『城上烏,尾畢逋』者,處高利獨食,不與下共,謂人主多聚斂也。『公為吏,子為徒』者,言蠻夷將畔逆,父既為軍吏,其子又為卒徒往擊之也。『一徒死,百乘車』者,言前一人往討胡既死矣,後又遣百乘車往。『車班班,入河間』者,言桓帝將崩,乘輿班班入河間迎靈帝也。『河間姹女工數錢,以錢為室金為堂』者,靈帝既立,其母永樂太后好聚金以為堂也。『石上慊慊舂黃粱』者,言永樂雖積金錢,慊慊常苦不足,使人舂黃粱而食之也。『梁下有懸鼓,我欲擊之丞卿怒』者,言永樂教靈帝,使賣官受錢,所祿非其人,天下忠篤之士怨望,欲擊懸鼓以求見,丞卿主鼓者,亦復諂順,怒而止我也。」劉昭以為:「此謠後驗,竟為靈帝作。言『一徒』,似斥桓帝,帝貴任群閹,參委機政,左右前後莫非刑人,有同囚徒之長,故言寄一徒也。且又弟則廢黜,身無嗣,塊然單獨,非一而何?『百乘車』者,乃國之君。解犢後征,正膺斯數,繼以班班,尤得以類焉。」解犢,靈帝所封也。

城上烏,尾畢逋。公為吏,子為徒。一徒死,百乘車。車班班,入河間。河間姹女工數錢,以錢為室金為堂。石上慊慊舂黃粱。梁下有懸鼓,我欲擊之丞卿怒。

後漢桓帝初京都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桓帝之初,京都童謠。至延熹末,鄧皇后以譴自殺,乃以竇貴人代之。其父名武,字遊平,拜城門校尉。及太后攝政,為大將軍,與太傅陳蕃合心戮力,惟德是建,印綬所加,咸得其人,豪賢大姓,皆絕望矣。」

遊平賣印自有平,不避豪賢及大姓。

後漢桓帝末京都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桓帝之末,京都童謠。按解犢亭,屬饒陽河間縣也。居無幾何而桓帝崩,使者與解犢侯皆白蓋車從河間來。延延,眾貌。是時御史劉儵建議立靈帝,以儵為侍中。中常侍侯覽畏其親近,必當間己,白拜儵泰山太守,因令司隸迫促殺之。朝廷少長,思其功效,乃拔用其弟郃,致位司徒,此為合諧也。」劉昭按:「《郡國志》饒陽本屬涿,後屬安平。靈帝既是河間王曾孫,謠言自是有征,無俟河間之縣為驗也。」

白蓋小車何延延。河間來合諧,河間來合諧。

後漢靈帝末京都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靈帝之末,京都童謠。至中平六年,少帝登躡至尊,獻帝未有爵號,為中常侍段珪等所執,公卿百官皆隨其後,到河上,乃得來還。此為非侯非王上北芒者也。」

侯非侯,王非王,千乘萬騎上北芒。

後漢獻帝初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獻帝初童謠。公孫瓚以為易地當之,遂徙鎮焉。乃修城積穀,以待天下之變。建安三年,袁紹攻瓚,瓚大敗,縊其姊妹妻子,引火自焚。紹兵趣登台斬之。初,瓚破黃巾,殺劉虞,乘勝南下,侵據齊地,雄威大振,而不能開廓遠圖,欲以堅城觀時,坐聽圍戮,斯亦自易地而去世也。」

燕南垂,趙北際,中央不合大如礪,唯有此中可避世。

後漢獻帝初京都童謠编辑

《後漢書•五行志》曰:「獻帝元初,京都童謠。按『千里草』為董,『十日卜』為卓。凡別字之體,皆從上起,左右離合,無有從下發端者也。今二字如此者,天意若曰,卓自下摩上,以臣陵君也。『青青』者,暴盛之貌。『不得生』者,亦旋破亡也。」

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

魏明帝景初中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魏明帝景初中童謠。及宣王平遼東,歸至白屋,當還鎮長安。會帝疾篤,急召之。乃乘追鋒車東渡河,終翦魏室,如童謠之言也。」

阿公阿公駕馬車,不意阿公東渡河。阿公東還當奈何。

魏齊王嘉平中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魏齊王嘉平中謠。按朱虎者,楚王彪小字也。王淩令狐愚聞此謠,謀立彪。事發,淩等伏誅,彪賜死。」

白馬素羈西南馳,其誰乘者朱虎騎。

吳孫亮初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吳孫亮初童謠。按成子閣著,反語石子堈也。鉤絡,鉤帶也。及諸葛恪死,果以葦席裹身,篾束其腰,投之石子堈。後聽恪故吏收葬,求之此堈云。」

籲汝恪,何若若,蘆葦單衣篾鉤絡,於何相求成子閣。

吳孫亮初白鼉鳴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吳孫亮初,公安有白鼉鳴童謠。按南郡城可長生者,有急,易以逃也。明年,諸葛恪敗,弟融鎮公安,亦見襲。融刮金印龜,服之而死。鼉有鱗介,甲兵之象也。」

白鼉鳴,龜背平,南郡城中可長生,守死不去義無成。

白鼉鳴(唐•張籍)编辑

天欲雨,有東風,南溪白鼉鳴窟中。六月人家井無水,夜聞白鼉人盡起。

吳孫皓初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吳孫皓初童謠。按皓尋遷都武昌,民溯流供給,咸怨毒焉。」

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寧還建業死,不止武昌居。

吳孫皓天紀中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吳孫皓天紀中童謠。晉武帝聞之,加王濬龍驤將軍。及征吳,江西眾軍無過者,而王濬先定秣陵。」

阿童復阿童,銜刀遊渡江。不畏岸上虎,但畏水中龍。

晉武帝太康後童謠三首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武帝太康後江南童謠。於時吳人皆謂在孫氏子孫,故竊發為亂者相繼。按橫目者『四』字,自吳亡至晉元帝興,幾四十年,皆如童謠之言。元帝懦而少斷,『局縮肉』,直斥之也。干寶云『不知所斥』,諱之也。」

局縮肉,數橫目,中國當敗吳當復。

宮門柱,且莫朽,吳當復,在三十年後。

雞鳴不拊翼,吳復不用力。

晉惠帝永熙中童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惠帝永熙中童謠。時楊駿專權,楚王用事,故言『荊筆楊板』。二人不誅,則君臣禮悖,故云『幾作驢』也。」

二月末,三月初,荊筆楊板行詔書,宮中大馬幾作驢。

晉惠帝元康中京洛童謠二首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惠帝元康中京洛童謠。南風,賈后字也。白,晉行也。沙門,太子小名也。魯,賈謐國也。言賈后將與謐為亂,以危太子,而趙王因釁咀嚼豪賢,以成篡奪也。」按《賈后傳》有此謠云:「南風烈烈吹黃沙,遙望魯國鬱嵯峨,前至三月滅汝家。」與《五行志》所載不同。其後賈謐既誅,賈后尋亦廢死。《宋書•五行志》曰:「是時湣懷頗失眾望,卒以廢黜,不得其死焉。」

南風起,吹白沙,遙望魯國何嵯峨,千歲髑髏生齒牙。

城東馬子莫嚨哅,比至來年纏汝鬉。

晉元康中洛中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元康中,趙王倫既篡,洛中有童謠。數月而齊王、成都、河間義兵同會誅倫。按成都西蕃而在鄴,故曰『虎從北來』;齊東蕃而在許,故曰『龍從南來』;河間水彙而在關中,故曰『水從西來』。齊留輔政,居宮西,有無君之心,故曰『登城看』也。」

虎從北來鼻頭汗,龍從南來登城看,水從西來何灌灌。

晉惠帝時洛陽童謠编辑

《晉書》曰:「惠帝時洛陽童謠。明年而胡賊石勒、劉羽反。」

鄴中女子莫千妖,前至三月抱胡腰。

晉惠帝太安中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惠帝太安中童謠。其後中原大亂,宗蕃多絕,唯琅邪、汝南、西陽、南頓、彭城同至江表,而元帝嗣晉矣。」

五馬遊渡江,一馬化為龍。

晉懷帝永嘉初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苟晞將破汲桑時有此謠。司馬越由是惡晞,奪其兗州,隙難遂構焉。」按列傳:「東海孝獻王越,字元超,懷帝永嘉初出鎮許昌,自許昌率苟晞及冀州刺史丁劭討汲桑,破之。越還於許。長史潘滔說之曰:『兗州天下樞要,公宜自牧。』乃轉苟晞為青州刺史,由是與晞有隙。」

元超兄弟大洛度,上桑打椹為苟作。

晉懷帝永嘉中童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司馬越還洛時童謠也。」按《列傳》:「越既與苟晞構怨,尋詔越為丞相,領兗州牧,督兗、豫、司、冀、幽、并六州。越辭丞相不受,自許遷於鄄城,移屯濮陽,又遷於滎陽,後自滎陽還洛。」《帝紀》曰:「永嘉三年三月丁巳,東海王越歸京師」是也。

洛中大鼠長尺二,若不早去大狗至。

晉永嘉中童謠编辑

《三十國春秋》曰:「永嘉中童謠也」。

秦川中,血沒腕,唯有涼州倚柱觀。

晉明帝太寧初童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明帝太寧初童謠。及明帝崩,成帝幼,為蘇峻所逼,遷於石頭,御膳不足,此『大馬死,小馬餓』也。高山,峻也,言峻尋死。石,峻弟蘇石也。峻死後,石據石頭,尋亦破,此山崩石破之應也。」

惻惻力力,放馬山側。大馬死,小馬餓。高山崩,石自破。

晉哀帝隆和初童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哀帝隆和初童謠。朝廷聞而惡之,改年曰興寧。民復歌曰:『雖復改興寧,亦復無聊生。』哀帝尋崩。升平五年而穆帝崩,不滿斗,不至十年也。」

升平不滿斗,隆和那得久。桓公入石頭,陛下徒跣走。

晉太和末童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太和末童謠,及海西公被廢,百姓耕其門以種小麥,遂如謠言。」

犁牛耕御路,白門種小麥。

晉孝武太元末京口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孝武帝太元末京口謠,尋王恭起兵誅王國寶,旋為劉牢之所敗,故言『拉颯棲』也。」

黃雌雞,莫作雄父啼。一旦去毛衣,衣被拉颯棲。


 卷八十七 ↑返回頂部 卷八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