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90卷

 卷八十九 樂府詩集
卷九十 新樂府辭一
卷九十一 

卷九十•新樂府辭一编辑

樂府之名,起於漢、魏。自孝惠帝時,夏侯寬為樂府令,始以名官。至武帝,乃立樂府,采詩夜誦,有趙、代、秦、楚之謳。則采歌謠,被聲樂,其來蓋亦遠矣。凡樂府歌辭,有因聲而作歌者,若魏之三調歌詩,因弦管金石,造歌以被之是也。有因歌而造聲者,若清商、吳聲諸曲,始皆徒歌,既而被之弦管是也。有有聲有辭者,若郊廟、相和、鐃歌、橫吹等曲是也。有有辭無聲者,若後人之所述作,未必盡被於金石是也。新樂府者,皆唐世之新歌也。以其辭實樂府,而未常被於聲,故曰新樂府也。元微之病後人沿襲古題,唱和重復,謂不如寓意古題,刺美見事,猶有詩人引古以諷之義。近代唯杜甫《悲陳陶》、《哀江頭》、《兵車》《麗人》等歌行,率皆即事名篇,無復倚旁。乃與白樂天、李公垂輩,謂是為當,遂不復更擬古題。因劉猛、李餘賦樂府詩,咸有新意,乃作《出門》等行十餘篇。其有雖用古題,全無古義,則《出門行》不言離別,《將進酒》特書列女。其或頗同古義,全創新詞,則《田家》止述軍輸,《捉捕》請先螻蟻。如此之類,皆名樂府。由是觀之,自風雅之作,以至於今,莫非諷興當時之事,以貽後世之審音者。儻采歌謠以被聲樂,則新樂府其庶幾焉。

樂府雜題编辑

新曲(謝偃)编辑

青樓綺閣已含春,凝妝豔粉復如神。細細輕裾全漏影,離離薄扇詎障塵。樽中酒色恒宜滿,曲裏歌聲不厭新。紫燕欲飛先繞棟,黃鶯始哢即嬌人。撩亂絲垂昏柳陌,參差濃葉暗桑津。上客莫畏斜光晚,自有西園明月輪。

同前二首(長孫無忌)编辑

家住朝歌下,早傳名。結伴來遊淇水上,舊長情。玉佩金鈿隨步動,雲羅霧縠逐風輕。轉目機心懸自許,何須更待聽琴聲。

回雪淩波遊洛浦,遇陳王。婉約娉婷工語笑,侍蘭房。芙蓉綺帳還開掩,翡翠珠被爛齊光。長願今宵奉顏色,不愛聞簫逐鳳凰。

湘川新曲二首(杜易簡)编辑

昭潭深無底,橘州淺而浮。本欲淩波去,翻為目成留。願君稍弭楫,無令賤妾羞。

二八相招攜,采菱渡前溪。弱腕隨橈起,纖腰向舸低。自解看花笑,憎聞染竹啼。

小曲新辭二首(白居易)编辑

霽色鮮宮殿,秋聲脆管弦。聖明千載樂,歲歲似今年。

紅裾明月夜,碧簟早秋時。好向昭陽宿,天涼玉漏遲。

公子行(劉希夷)编辑

天津橋下陽春水,天津橋上繁華子。馬聲回合青雲外,人影搖揚綠波裏。綠波清迥玉為砂,青雲離披錦作霞。可憐楊柳傷心樹,可憐桃李斷腸花。此日遨遊邀美女,此時歌舞入倡家。倡家美女鬱金香,飛去飛來公子傍。的的珠簾白日映,娥娥玉顏紅粉妝。花際徘徊雙蛺蝶,池邊顧步兩鴛鴦。傾國傾城漢武帝,為雲為雨楚襄王。古來容光人所羨,況復今日遙相見。願作輕羅著細腰,願為明鏡分嬌面。與君相向轉相親,與君雙棲共一身。願作貞松千歲古,誰論芳槿一朝新。百年同謝西山日,千秋萬古北邙塵。

同前(陳羽)编辑

金羈白面郎,何處踏青來。馬嬌郎半醉,躞蝶望樓台。似見樓上人,玲瓏窗戶開。隔花聞一笑,落日不知回。

同前(韓琮)编辑

紫袖長衫色,銀蟾半臂花。帶裝盤水玉,鞍繡坐雲霞。別殿承恩澤,飛龍賜渥窪。控羅青嫋轡,鏤象碧重葩。意氣催歌舞,闌珊走鈿車。袖障雲縹緲,釵轉鳳欹斜。珠卷迎歸箔,紅籠晃醉紗。唯無難夜日,不得似仙家。

同前(顧況)编辑

輕薄兒,白如玉,紫陌春風纏馬足。雙鐙懸金縷鶻飛,長衫刺雪生犀束。綠槐夾道陰初成,珊瑚幾節敵流星。紅肌拂拂酒光獰,當街背拉金吾行。朝遊冬冬鼓聲發,暮遊冬冬鼓聲絕。入門不肯自升堂,美人扶踏金階月。

同前(聶夷中)编辑

漢代多豪族,恩深益嬌逸。走馬踏殺人,街吏不敢詰。紅樓宴青春,數里望雲蔚。金釭焰勝晝,不畏落暉疾。美人盡如月,南威不敢匹。芙蓉自天來,不向水中出。綺席戛雲和,碧簫吹鳳質。唯恨魯陽死,無人駐白日。

花樹出牆頭,花裏誰家樓。一行書不讀,身封萬戶侯。美人樓上歌,不是古涼州。

同前(于鵠)编辑

少年初拜大長秋,半醉垂鞭見列侯。馬上抱雞三市鬥,袖中攜劍五陵遊。玉簫金管迎歸院,錦袖紅妝擁上樓。更向苑東新買宅,碧波清水入門流。

同前(雍陶)编辑

公子風流輕錦繡,新裁白紵作春衣。金鞭留當誰家酒,拂柳穿花信馬歸。

同前二首(張祜)编辑

玉堂前後畫簾垂,立卻花驄待出時。紅粉美人擎酒勸,錦衣年少臂鷹隨。輕將玉杖敲花片,旋把金鞭約柳絲。晴日獨遊三五騎,等閑行傍曲江池。

春色滿城池,杯盤看處移。鐙金斜雁子,鞍帕嫩鵝兒。買笑欹桃李,尋歌折柳枝。可憐明月夜,長是管弦隨。

同前(孟賓于)编辑

錦衣紅奪彩霞明,侵曉春遊向野庭。不識農夫辛苦力,驕驄踏爛麥青青。

將軍行(劉希夷)编辑

將軍辟轅門,耿介當風立。諸將欲言事,逡巡不敢入。劍氣射雲天,鼓聲振原隰。黃塵塞路起,走馬追兵急。彎弓從此去,飛箭如雨集。截圍一百重,斬首五千級。代馬流血死,胡人抱鞍泣。古來養甲兵,有事常討襲。乘我廟堂運,坐使干戈戢。獻凱歸京都,軍容何翕習。

同前(張籍)编辑

彈箏峽東有胡塵,天子擇日拜將軍。蓬萊殿前賜六纛,還領禁兵為部曲。當朝受詔不辭家,夜向咸陽原上宿。戰車彭彭旌旗動,三十六軍齊上隴。隴頭戰勝夜亦行,分兵處處收舊城。胡兒殺盡陰磧暮,擾擾唯有牛羊聲。邊人親戚曾戰歿,今逐官軍收舊骨。磧西行見萬里空,樂府獨奏將軍功。

老將行(王維)编辑

少年十五二十時,步行奪得胡馬騎。射殺山中白額虎,肯數鄴下黃鬚兒。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曾當百萬師。漢兵奮迅如霹靂,虜騎崩騰畏蒺藜。衛青不敗由天幸,李廣無功緣數奇。自從棄置便衰朽,世事蹉跎成白首。昔時飛箭無全目,今日垂楊生左肘。路傍時賣故侯瓜,門前學種先生柳。茫茫古木連窮巷,寥落寒山對虛牖。誓令疏勒出飛泉,不似潁川空使酒。賀蘭山下陣如雲,羽檄交馳日夕聞。節使三河募年少,詔書五道出將軍。試拂鐵衣如雪色,聊持寶劍動星文。願得燕弓射大將,恥令越甲鳴吳軍。莫嫌舊日雲中守,猶堪一戰取功勳。

燕支行(王維)编辑

漢家天將才且雄,來時謁帝明光宮。萬乘親推雙闕下,千官出餞五陵東。誓辭甲第金門裏,身作長城玉塞中。衛霍才堪一騎將,朝廷莫數貳師功。趙、魏、燕、韓多勁卒,關西俠少何咆勃。報讎祇是聞嘗膽,飲酒不曾妨刮骨。畫戟雕戈白日寒,連旗大旆黃塵沒。疊鼓遙翻瀚海波,鳴笳亂動關山月。麒麟錦帶佩吳鉤,颯遝青驪躍紫騮。拔劍已斷天驕臂,歸鞍共飲月支頭。漢軍大呼一當百,虜騎相看哭且愁。教戰雖令赴湯火,終知上將伐謀猷。

桃源行(王維)编辑

宋陶潛《桃花源記》曰:「晉太元中,武陵人沿溪捕魚,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華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林盡水源,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有光。乃舍船而入,初才通人,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怡然自樂。見漁人,大驚,問所從來。邀還家,為設酒殺雞。自云先世避秦亂,率妻子邑人來此不復出,遂與外人隔絕。問今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漁人為具言,皆歎惋。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既出得船,復由向路,處處志之。其後欲往,迷不復得路云。」

漁舟逐水愛山春,兩岸桃花夾古津。坐看紅樹不知遠,行盡青溪不見人。山口潛行始隈隩,山開曠望旋平陸。遙看一處攢雲樹,近入千家散花竹。樵客初傳漢姓名,居人未改秦衣服。居人共住武陵源,還從物外起田園。月明松下房櫳靜,日出雲中雞犬喧。驚聞俗客爭來集,競引還家問都邑。平明閭巷掃花開,薄暮漁樵乘水入。初因避地去人間,更問神仙遂不還。峽裏誰知有人事,世中遙望空雲山。不疑靈境難聞見,塵心未盡思鄉縣。出洞無論隔山水,辭家終擬長遊衍。自謂經過舊不迷,安知峰壑今來變。常時只記入山深,清溪幾度到雲林。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

同前(劉禹錫)编辑

漁舟何招招,浮在武陵水。拖綸擲餌信流去,誤入桃源行數里。清源尋盡花綿綿,踏花覓徑至洞前。洞門蒼黑煙霧生,暗行數步逢虛明。俗人毛骨驚仙子,爭來致詞何至此。須臾皆破冰雪顏,笑語委曲問世間,因嗟隱身來種玉,不知人世如風燭。筵羞石髓勸客餐,鐙爇松脂留客宿。雞聲犬聲遙相聞,曉光蔥籠開五雲。漁人振衣起出戶,滿庭無路花紛紛。翻然恐迷鄉縣處,一息不肯桃源住。桃花滿溪水似鏡,塵心如垢洗不去。仙家一出尋無蹤,至今水流山重重。

春女行(劉希夷)编辑

春女顏如玉,怨歌陽春曲。巫山春樹紅,沅江春草綠。自憐妖豔姿,妝成獨見時。愁心伴楊柳,春盡亂如絲。目極千里餘,悠悠春江水。遙想玉關人,愁臥金閨裏。尚言春花落,不知秋風起。嬌愛猶未終,悲涼從此始。憶昔楚王宮,玉樓妝粉紅。纖腰弄明月,長袖拂春風。容華委西山,光陰不可還。桑林變東海,富貴今何在!寄言桃李容,胡為閨閤重。但看楚王墓,唯有數株松。

同前(王翰)编辑

紫台穹跨連綠波,紅軒鉿匝垂纖羅。中有一人金作面,隔幌玲瓏遙可見。忽聞黃鳥鳴且悲,鏡邊含笑著春衣。羅袖嬋娟似無力,行拾落花比容色。落花一度無再春,人生作樂須及辰。君不見楚王台上紅顏子,今日皆成狐兔塵。

洛陽女兒行(王維)编辑

洛陽女兒對門居,才可顏容十五餘。良人玉勒乘驄馬,侍女金盤膾鯉魚。畫閣朱樓盡相望,紅桃綠柳垂簷向。羅幃送上七香車,寶扇迎歸九華帳。狂夫富貴在青春,意氣驕奢劇季倫。自憐碧玉親教舞,不惜珊瑚持與人。春窗曙滅九微火,九微片片飛花瑣。戲罷曾無理曲時,妝成祇是薰香坐。城中相識盡繁華,日夜經過趙、李家。誰憐越女顏如玉,貧賤江頭自浣沙。

扶南曲五首(王維)编辑

翠羽流蘇帳,春眠曙不開。羞從面色起,嬌逐語聲來。早向昭陽殿,君王中使催。

堂上清弦動,堂前綺席陳。齊歌盧女曲,雙舞洛陽人。傾國徒相看,寧知心所親。

香氣傳空滿,妝華影箔通。歌聞天仗外,舞出御筵中。日暮歸何處,花間長樂宮。

宮女還金屋,將眠復畏明。入春輕衣好,半夜薄妝成。拂曙朝前殿,玉除多珮聲。

朝日照綺窗,佳人坐臨鏡。散黛恨猶輕,插釵嫌未正。同心勿遽遊,幸得春妝竟。

笑歌行(李白)编辑

笑矣乎,笑矣乎。君不見曲如鉤,古人知爾封公侯;君不見直如弦,古人知爾死道邊。張儀所以只掉三寸舌,蘇秦所以不墾二頃田。笑矣乎,笑矣乎。君不見滄浪老人歌一曲,還道滄浪濯吾足。平生不解謀此身,虛作《離騷》遣人讀。笑矣乎,笑矣乎。趙有豫讓楚屈平,賣身買得千年名。巢由洗耳有何益,夷齊餓死終無成。君愛身後名,我愛眼前酒。飲酒眼前樂,虛名何處有!男兒窮通當有時,曲腰向君君不知。猛虎不看機上肉,洪爐不鑄囊中錐。笑矣乎,笑矣乎。甯武子,朱買臣,叩角行歌皆負薪。今日逢君君不識,豈得不如佯狂人。

江夏行(李白)编辑

憶昔嬌小姿,春心亦自持。為言嫁夫婿,得免長相思。誰知嫁商賈,令人卻愁苦。自從為夫妻,何曾在鄉土。去年下揚州,相送黃鶴樓。眼看帆去遠,心逐江水流。只言期一載,誰為歷三秋。使妾腸欲斷,恨君情悠悠。東家西舍同時發,北去南來不逾月。未知行李遊何方,作個音書能斷絕。適來往南浦,欲問西江船。正見當壚女,紅妝二八年。一種為人妻,獨自多悲淒。對鏡便垂淚,逢人只欲啼。不如輕薄兒,旦暮長追隨。悔作商人婦,青春長別離。如今正好同歡樂,君去容華誰得知。

橫江詞六首(李白)编辑

人言橫江好,儂道橫江惡。一風二日吹倒山。白浪高於瓦官閣。

海潮南去過潯陽,牛渚由來險馬當。橫江欲渡風波惡,一水牽愁萬里長。

橫江西望阻西秦,漢水東流楊子津。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風愁殺峭帆人。

海神東過惡風回,浪打天門石壁開。浙江八月何如此,濤似連山噴雪來。

橫江館前津吏迎,向餘東指海雲生。郎今欲渡緣何事?如此風波不可行。

月暈天風霧不開,海鯨東蹙百川回。驚波一起三山動,公無渡河歸去來!

靜夜思(李白)编辑

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

黃葛篇(李白)编辑

黃葛生洛溪,黃花自綿冪。青煙蔓長條,繚繞幾百尺。閨人費素手,采緝作絺綌。縫為絕國衣,遠寄日南客。蒼梧大火落,暑服莫輕擲。此物雖過時,是妾手中跡。

采葛行(鮑溶)编辑

春溪幾回葛花黃,黃麝引子山山香。蠻女不惜手足損,鉤刀一一牽柔長。葛絲茸茸春雪體,深澗擇泉清處洗。殷勤十指蠶吐絲,當窗嫋娜聲高機。織成一尺無一兩,供進天子五月衣。水精夏殿開涼戶,冰山繞座猶難御。衣親玉體又何如,杳然獨對秋風曙。鏡湖女兒嫁鮫人,鮫綃逼肖色不分。吳中角簟泛清水,搖曳勝被三素雲。自茲貢薦無人惜,那敢更爭龍手跡。蠻女將來海市頭,賣與嶺南貧估客。


 卷八十九 ↑返回頂部 卷九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