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91卷

 卷九十 樂府詩集
卷九十一 新樂府辭二
卷九十二 

卷九十一•新樂府辭二编辑

樂府雜題二编辑

祖龍行(常楚老)编辑

《漢書•五行志》曰:「秦始皇三十六年,鄭客從關東來,至華陰,望見素車白馬從華山上下,知其非人,道住,止而待之。遂至,持璧與客曰:『為我遺鎬池君。』因言『今年祖龍死』,忽不見。鄭客奉璧,即始皇二十八年過江所湛璧也。是歲始皇死,後三年而秦滅。」顏師古曰:「此直江神告鎬池之神,以始皇將死爾。」蘇林曰:「祖,始也。龍,人君象,謂始皇也。」應劭曰:「祖,人之先。龍,君之象。」《祖龍行》蓋出於此。

黑雲兵氣射天裂,壯士朝眠夢冤結。祖龍一夜死沙丘,胡亥空隨鮑魚轍。腐肉偷生二千里,偽書先賜扶蘇死。墓接驪山土未乾,瑞光已向芒碭起。陳勝城中鼓三下,秦家天地如崩瓦。龍蛇撩亂入咸陽,少帝空隨漢家馬。

鄴都引(張說)编辑

君不見魏武草創爭天祿,群雄睚眥相馳逐。晝攜壯士破堅陣,夜接詞人賦華屋。都邑繚繞西山陽,桑榆漫漫漳河曲。城郭為墟人改代,但有西園明月在。鄴傍高塚多貴臣,蛾眉曼錄共灰塵。試上銅台歌舞處,唯有秋風愁殺人。

孟門行(崔顥)编辑

黃雀銜黃花,翩翩傍簷隙。本擬報君恩,如何反彈射。金罍美酒滿座春,平原愛才多眾賓。滿堂盡是忠義士,何意得有讒諛人。諛人翻覆那可道,能令君心不自保。北園新栽桃李枝,根株未固何轉移。成陰結子君自取,若問傍人那得知。

邯鄲宮人怨(崔顥)编辑

邯鄲陌上三月春,暮行逢見一婦人。自言鄉里本燕、趙,少小隨家西入秦。母兄憐愛無儔侶,五歲名為阿嬌女。七歲豐茸好顏色,八歲黠惠能言語。十三兄弟教詩書,十五青樓學歌舞。我家青樓臨道傍,紗窗綺幔暗聞香。日暮笙歌君駐馬,春日妝梳妾斷腸。不同城南使君婿,本求三十侍中郎。何知漢帝好容色,玉輦攜歸登建章。建章宮殿不知數,萬戶千門深且長。百堵椒塗接青瑣,九華閣道連洞房。水精簾箔雲母扇,琉璃窗牖玳瑁床。歲歲年年奉歡宴,嬌貴榮華誰不羨。恩情莫比陳皇后,寵愛全勝趙飛燕。瑤房侍寢世莫知,金屋更衣人不見。誰言一朝復一日,君王棄世市朝變。宮車出葬茂陵田,賤妾獨留長信殿。一朝太子升至尊,兩宮人事如掌翻。同時侍女見讒毀,後來新人莫敢言。兄弟印綬皆被奪,昔年賞賜不復存。一旦放歸舊鄉里,乘車垂淚還入門。父母湣我曾富貴,嫁與西舍金王孫。念此翻覆復何道,百年盛衰誰能保。憶昨尚如春日花,悲今已作秋時草。少年去去莫停鞭,人生萬事由上天。非我今日獨如此,古今歇薄皆共然。

吳宮怨(衛萬)编辑

君不見吳王宮閣臨江起,不卷珠簾見江水。曉氣晴來雙闕間,潮聲夜落千門裏。勾踐城中非舊春,姑蘇台下起黃塵。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里人。

同前(張籍)编辑

吳宮四面秋江水,江清露白芙蓉死。吳王醉後欲更衣,座上美人嬌不起。宮中千門復萬戶,君恩反覆誰能數。君心與妾既不同,徒向君前作歌舞。茱萸滿宮紅實垂,秋風嫋嫋生繁枝。姑蘇台上夕燕罷,他人侍寢還獨歸。白日在天光在地,君今詎得長相棄。

青樓曲二首(王昌齡)编辑

白馬金鞍從武皇,旌旗十萬宿長楊。樓頭小婦鳴箏坐,遙見飛塵入建章。

馳道楊花滿御溝,紅妝縵綰上青樓。金章紫綬千餘騎,夫婿朝回初拜侯。

同前(于濆)编辑

青樓臨大道,一上一回老。所思終不來,極目傷春草。

中流曲(崔國輔)编辑

歸時日尚早,更欲向芳洲。渡口水流急,回船不自由。

聖壽無疆詞十首(楊巨源)编辑

文物京華盛,謳歌國步康。瑤池供壽酒,銀漢麗宸章。雨露涵雙闕,雷霆肅萬方。代推仙祚遠,春共聖恩長。鳳扆臨花暖,龍爐傍日香。遙知千萬歲,天意奉君王。

鵷鷺彤庭際,軒車綺陌前。九城多好色,萬井半祥煙。人醉逢堯酒,鶯歌答舜弦。花明御溝水,香暖禁城天。錫宴文逾盛,徵歌物更妍。無窮豔陽月,長照太平年。

雲陛臨黃道,天門在碧虛。大明含睿藻,元氣抱宸居。戈偃征苗後,詩傳宴鎬初。年華富仙苑,時哲滿公車。化入絪縕大,恩垂渙汗餘。悠然萬方靜,風俗揖華胥。

玉漏飄青瑣,金鋪麗紫宸。雲山九門曙,天地一家春。瑞靄方呈賞,暄風本配仁。岩廊開鳳翼,水殿壓鼇身。文雅逢明代,歡娛及賤臣。年年未央闕,恩共物華新。

垂拱乾坤正,歡心品類同。紫煙含北極,玄澤付東風。珠綴留晴景,金莖直曉空。發生資盛德,交泰讓全功。間氣登三事,祥光啟四聰。遐荒似川水,天外亦朝宗。

代是文明晝,春當宴喜時。爐煙添柳重,宮漏出花遲。漢典方寬律,周官正采詩。碧霄傳鳳吹,紅旭在龍旂。造化膺神契,陽和沃聖思。無因隨百獸,率舞奉丹墀。

睿德符玄化,芳情翊太和。日輪皇鑒遠,天仗聖朝多。曙色含金榜,晴光轉玉珂。中宮陳廣樂,元老進賡歌。蓮葉看龜上,桐花識鳳過。小臣空擊壤,滄海是恩波。

物象朝高殿,簪裾溢上京。春當九衢好,天向萬方明。樂報簫韶發,杯看沆瀣生。芙蓉丹闕暖,楊柳玉樓晴。閶闔開中禁,衣裳儼太清。南山同聖壽,長對鳳凰城。

日上蒼龍闕,香含紫禁林。晴光五雲疊,春色九天深。賞協元和德,文垂雅頌音。景雲隨御輦,顥氣在宸襟。永保無疆壽,長懷不戰心。聖朝多慶賜,瓊樹粉牆陰。

化洽生成遂,功宣動植知。瑞凝三秀草,春入萬年枝。鳳掖喜言進,鵷行喜氣隨。仗臨丹地近,衣對碧山垂。渥澤方柔遠,聰明本聽卑。願同東觀事,長睹漢威儀。

朝元引四首(陳陶)编辑

帝燭熒煌下九天,蓬萊宮曉玉爐煙。無央鸞鳳隨金母,來賀薰風一萬年。

玉殿雲開露冕旒,下方珠翠壓鼇頭。天雞唱罷南山曙,春色光輝十二樓。

萬宇靈祥擁帝居,東華元老薦屠蘇。龍池遙望非煙拜,五色曈曨在玉壺。

寶祚河宮一向清,龜魚天篆益分明。近臣誰獻登封草,五嶽齊呼萬歲聲。

平蕃曲三首(劉長卿)编辑

吹角報蕃營,回軍欲洗兵。已教青海外,自築漢家城。

渺渺戍煙孤,茫茫塞草枯。隴關何用閉,萬里不防胡。

絕漠大軍還,平沙獨戍閑。空留一片石,萬古在燕山。

悲陳陶(杜甫)编辑

孟冬十郡良家子,血作陳陶澤中水。野曠天清無戰聲,四萬義軍同日死。群胡歸來血洗箭,仍唱胡歌飲都市。都人回面向北啼,日夜更望官軍至。

悲青阪(杜甫)编辑

我軍青阪在東門,天寒飲馬太白窟。黃頭奚兒日向西,數騎彎弓敢馳突。山雪河冰野蕭飋,青是烽煙白人骨。焉得附書與我軍,忍待明年莫倉卒。

哀江頭(杜甫)编辑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江頭宮殿鏁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昭陽殿裏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齧黃金勒。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箭正墜雙飛翼。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汙遊魂歸不得。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人生有情淚霑臆,江水江花豈終極。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哀王孫(杜甫)编辑

長安城頭頭白烏,夜飛延秋門上呼。又向人家啄大屋,屋底達官走避胡。金鞭斷折九馬死,骨肉不待同馳驅。腰下寶玦青珊瑚,可憐王孫泣路隅。問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為奴。已經百日竄荊棘,身上無有完肌膚。高帝子孫盡高準,龍種自與常人殊。豺狼在邑龍在野,王孫善保千金軀。不敢長語臨交衢,且為王孫立斯須。昨夜東風吹血腥,東來橐駝滿舊都。朔方健兒好身手,昔何勇銳今何愚。竊聞天子已傳位,聖德北服南單于。花門剺面請雪恥,慎勿出口他人狙。哀哉王孫慎勿疏,五陵佳氣無時無。

兵車行(杜甫)编辑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爹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道傍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邊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落生荊杞。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縣官急索租,租稅從何出。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生女猶是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來從竇車騎(李益)编辑

束髮逢世屯,懷恩抱明義。讀書良不武,學劍慚非智。遂別魯諸生,來從竇車騎。追兵赴邊急,絡馬黃金轡。出入燕南陲,由來重意氣。自經皋蘭戰,又破樓煩地。西北護三邊,東南留一尉。時過如雲雨,參差不自意。將軍失恩澤,萬事從此異。置酒高樓上,薄暮秋風起。長戟與我歸,歸來同棄置。自酌還自飲,非名又非利。歌出易水寒,琴下雍門淚。出逢平樂舊,言在天階侍。問我從軍苦,自陳少年貴。丈夫交四海,徒論身自致。漢將不封侯,蘇卿來遠使。令我終此曲,此曲成不易。貴人難識心,何由知忌諱。

憶長安曲二首(岑參)编辑

東望望長安,正值日初出。長安不可見,但見長安日。

長安何處在,只在馬蹄下。明日歸長安,為君急走馬。

九曲詞三首(高適)编辑

《河圖》曰:「黃河出昆侖山,東北流千里,折西而行,至於蒲山。南流千里,至於華山之陰。東流千里,至於桓雍。北流千里,至於下津。河水九曲,長九千里,入於渤海。」酈道元《水經注》曰:「黃河百里一小曲,千里一曲一直矣。」《新唐書》曰:「天寶中,哥舒翰攻破吐蕃洪濟、大莫等城,數黃河九曲,以其地置洮陽邵。」適由是作《九曲詞》。

鐵騎橫行鐵嶺頭,西看邏逤取封侯。青海只今將飲馬,黃河不用更防秋。

許國從來徹廟堂,連年不為在疆場。將軍天上封侯印,御史臺中異姓王。

萬騎爭歌楊柳春,千場對舞繡騏驎。到處盡逢歡洽事,相看總是太平人。

情人玉清歌(畢耀)编辑

洛陽城中有一人名玉清,可憐玉清如其名。善踏斜柯能獨立,嬋娟花豔無人及。珠為裙,玉為纓。臨春風,吹玉笙,悠悠滿天星。黃金閣上晚妝成,《雲和曲》中為曼聲。玉梯不得踏,搖袂兩盈盈,城頭之日復何情。

湘中弦二首(崔塗)编辑

烟愁雨細雲冥冥,杜蘭香老三湘清。故山望斷不知處,鷤鵊隔花啼一聲。

蒼山遙遙江潾潾,路傍老盡無閑人。王孫不見草空綠,惆悵渡頭春復春。

湘弦怨(孟郊)编辑

昧者理芳草,蒿蘭同一鋤;狂飆怒秋林,曲直同一枯。嘉木忌深蠹,哲人悲巧誣。靈均入回流,靳尚為良謨。我願分眾泉,清濁各異渠;我原分眾巢,梟鸞相遠居。此志諒難保,此情竟何如。湘弦少知意,孤響空踟躕。

湘弦曲(莊南傑)编辑

楚琴錚錚戛秋露,巫雲兩腳飛朝暮。古磬高敲百尺樓,孤猿夜哭千丈樹。雲平碾火聲瓏瓏,連山卷盡長江空。鶯啼寂寞花枝雨,鬼嘯荒郊松柏風。滿堂怨咽悲相續,苦調中含古離曲。繁弦響絕楚魂遙,湘江水碧湘山綠。

促促曲(李益)编辑

促促何促促,黃河九回曲。嫁與棹船郎,空床將影宿。不道君心不如石,那教妾貌長如玉。

促促詞(王建)编辑

促促復刺刺,水中無魚山無石。少年雖嫁不將歸,白頭猶著父母衣。四邊田宅非所有,我身不及逐雞飛。出門若有歸死處,猛虎當衢向前去。百年不遣踏君門,在家誰喚為新婦。豈不見他鄰舍娘,嫁來長在舅姑傍。

同前(張籍)编辑

促促復促促,家貧夫婦歡不足。今年為人送租船,去年捕魚在江邊。家中姑老子復小,自執吳綃輸稅錢。家家桑麻滿地黑,念君一身空努力。乍教牛蹄團團羊角直,君身長在應不得。

樓上女兒曲(盧仝)编辑

誰家女兒樓上頭,指麾婢子掛簾鉤。林花撩亂心之愁,卷卻羅袖彈箜篌。箜篌歷亂五六弦,羅袖掩面啼向天。相思弦斷情不斷,落花紛紛心欲穿。心欲穿,憑欄幹。相憶柳條綠,相思錦帳寒。直緣感君恩愛一回顧,使我雙淚長珊珊。我有嬌靨待君笑,我有嬌娥待君掃。鶯花爛熳君不來,及至君來花已老。心腸寸斷誰得知,玉階冪䍥生青草。

青青水中蒲三首(韓愈)编辑

青青中水蒲,下有一雙魚。君今上隴去,我在與誰居?

青青水中蒲,長在水中居。寄語浮萍草,相隨我不如。

青青中水蒲,葉短不出水。婦人不下堂,行子在萬里。


 卷九十 ↑返回頂部 卷九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