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20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二十·詩文一 下一卷▶

汪由敦詩三首编辑

春曉入直编辑

魚鑰初傳曙色橫,風催殘漏有餘聲。
遊仙難醒人間夢,換骨須從天上行。
擁帚玉除春露重,卷簾溫室曉燈清。
應知無上光明界,顧陸丹青畫不成。

靜宜園侍直编辑

聽鐘趨直趁晨鴉,簾卷前山片片霞。
鈴索無聲封事少,一鞭歸路日初斜。

直廬卽事编辑

晝長人散敞簾櫳,宮漏三聲過未中。
晚奏封章還侍報,坐看飛絮撲晴空。

于敏中詩一首编辑

申拂珊光祿行帳中,獲生麅一,獻之大庖。異日卽以頒賜。木蘭扈蹕佳話也,不可無詩紀其事。輒賦六韻贈之编辑

特拜全麅賜,頒從數獲餘。
喧傳僥礬得,列獻射生如(是麅與從獵諸人所射生,同列簿以獻)
食力償其願,旌勞溯厥初。
幻殊迷鹿夢,笑擬弄獐書(同人有舉此為戲者)
行炙誇賓客,分鮮逮僕輿。
東方工割肉(拂珊昨在宴次每以善割自負),歸遺一軒渠。

趙文哲詩一首编辑

長歌行贈陸耳山编辑

陸敬輿有荒莊,趙元叔有空囊,
一貧至此非所恨,但恨一出一入相避成參商。
與君結交久,樂事掛人口。
銷夏雲林壁上泉,餞春繡谷花前酒。
聞君昨從吳越賦《皇華》,舊句已籠碧紗否?
萬人海中藏我六載餘,君亦冗寄宣南坊畔廬。
深深青瑣闥,滑滑白玉除。
十行之詔萬卷書,與君朝朝暮暮蛩驅如。
今春歌上陵,去秋歌出塞。
屬車豹尾間,簪筆兩人在。
偶然拍馬佽飛前,草檄飛書立而待。
壬午同年生,與君同命鳥。
長安泥爪何足誇,別有千秋共懷抱。
我昨一跌君不知,國門一出十步三威遲。
計程謂當此傾蓋,嗟哉楊朱淚灑歧路歧。
行者萬里塗,居者萬里心,楚山嶄嶄水淫淫。
知君朝囘一燈對風雪,夢中千巖萬壑與我同登臨。
陸敬輿,趙元叔,曷不雲龍共追逐。
詩題日南至,書到日東陸。
詠梅儻寄《草堂篇》,吹笛還酬《武溪曲》。

陸燿詩三首编辑

扈從木蘭賦贈同人屬和编辑

地迥天高露氣清,行圍歲事有期程。
關門不設防秋戍,壯士能歌出塞聲。
霹靂手翻弓引滿,風飈蹄蹴馬騎生。
短衣橐筆長楊裏,早愧相如作賦情。

寓園雜詠和阮𢈪山同年编辑

中庭促膝共蘧廬,諧笑云云習未除。
茍節刪於相熟後,淡懷長似訂交初。
才華須讓連城璧,蹇劣誰持下阪車。
夜久不知河轉角,柳梢缺月掛方疏。


敢笑趨公職事微,每因戒旦切朝饑。
自牽騾馬呼奚僕,已見羣鵷集省闈。
宮漏傳聲催制草,掖梧寒露濕朝衣。
在家早起平生意,莫怪勞薪偃息希。

嚴長明詩一首编辑

寄王蘭泉前輩编辑

詔策籌邊第一功,恩光稠疊動昭融。
翔鸞音湛三槐露,孔雀翎翻九棘風。
邦典坐愁心鄭重,王綸手捧地尊崇(公入都後,晉秩大理寺卿,仍直樞庭)
臨風莫道臺光迥,仰首卿雲卽見公。

趙翼詩六首编辑

璞函落第後入直軍機詩以調之编辑

吾家元叔今詩翁,才名廿載雄江東。
弱不勝衣一把骨,筆力乃挽千鈞弓。
一朝獻賦入薇省,長安詩社幾為空。
我昨讀君詩滿冊,雅材百五妙驅策。
機杼織成七襄錦,雲霞補自五色石。
老樹著化霏遠香,疏桐滴雨湛寒碧。
有時哀絲彈寡女,忽焉快劍擊俠客。
卽今此道論作家,得不推袁虛一席。
胡為才高遇偏左,兩試春官再被斥。
途窮阮籍思囘車,去直樞曹應推擇。
自言日暮甘倒行,冷官聊逐熱客跡。
噫嘻此地吾舊遊,直廬珥筆參國謀。
夜草軍機磨盾鼻,曉宣相麻促詞頭。
從獵每隨虎賁隊,待漏慣聽雞人籌。
文章報國儒者事,固藉黼黻宣五猷。
獨惜君才不易得,自今未免分日力。
眼看名山業垂就,忍把精神耗吏職。
丈夫窮達會有命,不如讀書飽胸臆。
竿進百尺步益艱,丹將九還火莫息。
期君速到蓬山巔,寬間歲月恣討研。
卻將鎖院揮毫手,來作花磚應制篇。

軍機夜直编辑

鱗鱗鴛瓦露華生,夜直深嚴聽漏聲。
地接星河雙闕迥,職供文字一官清。
蠻箋書剪三更燭,神索風傳萬里兵(時方用兵西陲)
所愧才非船下水,班聯虛忝侍承明。


清切方知聖主勞,手批軍報夜濡毫。
錦囊有策兵機密,金匱無書廟算高。
樂府佇聽朱鷺鼓,尚方早賜紫貂袍。
書生耽筆慚何補,不抵沙場斫賊刀。

下直同漱田秋帆諸人郊行卽事编辑

雨過青圻凈曲塵,出郊人也共欣欣。
班輪只日餘雙日,春已三分過二分。
蝶趁衣香芳草路,鴉銜祭肉夕陽墳。
郊行景色真堪畫,只少擔瓶一老軍。

七十自述编辑

東華初步軟塵紅,移直樞曹地位崇。
五夜趨朝雞唱月,九秋出塞馬趨風。
沈沈鎖院聽鈴索,漠漠周阹挽角弓。
六載微勞差自慰,西師及見告成功(補中書,入直軍機,前後凡六年,時方用兵西陲)


歷歷巢痕記憶真,一時風景一時人。
曾因儤直深嚴地,及事當朝老大臣。
門館無私心似水,衣冠有慶物皆春。
只今囘首平津閣,慚愧曾充上座賓(謂傅文忠、汪丈端二公)

王昶詩十四首编辑

直廬曉坐编辑

東華扃已開,北闕鐘初響。
鳴鑣人建章,瑤所躡宏敞。
殘月遠無痕,明河高有象。
直廬散微香,封事猶未上。
偶與鵷鷺行,披襟勵誠讜。
松火轉茗爐,蘭膏映書幌。
靜欣翰墨間,晴覺雲霞朗。
禁地肅清嚴,簿書謝鞅掌。
慚非經世才,謬作鈞天想。

歲暮蒙賜魚雉鹿兔果品恭紀编辑

臘祭行將舉,天廚已早頒。
江魚冰鬣壯,山雉錦翎斑。
珍合殊方產,恩深內殿班(惟乾清門侍衛、軍機房章京有之,部院郎官皆不及也)
徹來供晚膳,歡喜溢慈顏。

常山峪晚直编辑

馳道緣崖築,行宮傍嶺升,
前驅先射虎,別騎晚調鷹。
夕照千峯雨,疏煙萬帳燈。
秋風殘暑退,涼氣滿衣棱。

自熱河至張家營作编辑

令典秋三月,康莊第一程。
滄溟連雁塞,古戍亙龍城。
禾黍徵豐稔,烽煙息太平。
何期韋帶士,得與佽飛行。


紫塞盧龍北,檀河又白河。
日暄乾稻廩,風勁轉蓬科。
鳥雀因寒聚,雞豚就食多。
羲皇風俗古,竹馬更婆娑。


六十七圍場,方輿及大荒。
秋高峯更翠,霜重草全黃。
地界卡倫接,泉源淖爾長(每一圍場必有哈達山,下有泉,眾流積水謂之淖爾)
彎環紅柵在,來往便戎行(圍場八旗分四正四隅,相距二三十里不等,近者或距六七里,蓋中有山者始為圍場。以山大則禽獸多,山小則禽獸少,故遠近不能一概也)

木蘭圍中和申光祿笏山韻编辑

霓旌風急動龍蛇,跋馬秋原野徑斜。
指點溪山真似畫,可無茅屋兩三家。


歷盡孱顏鳥道平,萬峯頂上曉霜清。
不妨預作登高會,只少藍輿載酒行。


沙河才過碧山開,古木秋深翠作堆。
空谷何人能見賞,年年風雪老琴材。


短衣茸帽曉迎風,塞雁行行度碧空。
知是山程行過半,初陽一抹樹梢紅(圍中路程遠者不過三四十里,近者乃十餘里。每黎明啟行,至曉日三竿則已抵下營矣)

再次前韻编辑

溪流曲曲綰秋蛇,列帳層層傍嶺斜。
人語雞聲成小住,居然來往似鄰家。


絕磴初開木棧平,蒼巖雨過十分清。
書生忽欲誇身手,笑與期門縱轡行。


旃門兩翼畫旗開,颯沓風生萬馬堆。
今歲獻禽知倍富,龍沙天驥正呈材(侍衛傅君靈安新從大宛市馬歸,高伉壯健,異於常品)


千林黃葉颭秋風,殘日初沈暮靄空。
散直歸來頻覓路,停鞭遙指帳燈紅。

合圍後有鹿逸至金壇相國帳中縶以呈獻特賜雙眼花翎以誌嘉瑞编辑

四山萬騎殷雷霆,黃閣開帷對翠屏。
豈有射聲來虎帳,竟同折角出龍庭。
八珍絡繹增仙膳,雙眼勻圓耀彩翎。
總與明良添盛事,好傳佳話玉堂聽(相國時掌翰林院事)

戴衢亨詩一首编辑

送范攝生方葆巖隨尚書福侯赴臺灣平賊编辑

男兒事業請長纓,磨盾濡毫意氣橫。
閫外談諧資將略,幕中書記擅詩名。
旌旗下瀨魚龍伏,鼓角從天猿鶴驚。
觀海從戎心膽闊,此行差不負平生。

馮培詩二十首编辑

和吳蠡濤新年初至西苑韻编辑

首春慣遵塗,我馬意亦洽。
湖冰老漸消,嵐翠秀堪掐。
緒風蘇草樹,初日亂鳧鴨。
橋喧簇魚竿,泥活起花鍤。
入直欣事簡,遭逢此時恰。
曳佩鑾鳴空,抽毫劍出匣。
趨走五色雲,揮灑十行劄。
境邃引蓬壺,談雄倒江峽。
鈞樂飄管弦,火戲幻鱗甲。
詩翁詩格健,牛耳齊盟狎。
自哂莛叩鐘,元白故難壓。

為戴蓮士修撰紀事编辑

阿濟格鳩開廣原,秋場蹴踏萬馬屯。
雄雷急雪日數番,鞭梢湧出扶桑暾。
幔城山川朝至尊,佽飛負羽環為門。
一麅進逸如星奔,註矢競發追驚魂,
有人突前氣欲吞,赤手生搤林莽翻,
不用網阹及火燔。中黃愕視相顧言:
是何勇者育與賁?膽麤勢可移崑崙。
就看雅度儒臣敦,但有筆橐無刀鞬,
獻禽天子旋拜恩,大庖波及逾春溫。
帝曰前後兩狀元,丙申舊事堪同論,
戴以繼于衣缽存(賜詩有云:「狀元端是讓前輩,大麅小麅獲則同。」蓋以于敏中丙申歲圍帳獲鹿事為此)
五十六字榮光騫,捧來寶敵千璵璠。
旁觀敢妬不敢喧,我慚刺促駒局轅。
側聞盛事須眉掀,持螯執鹿誰輊軒。
一笑沃我松醪渾,興酣作詩棱可捫。

和沈舫西用東坡清虛堂韻寄懷之作编辑

瘦馬日踏河堤沙,廂東聚散如蜂衙(軍機直房在山莊門東)
自夏徂秋氣候變,卜歸尚杳燈無花。
吾生到處作萍梗,何者為客何者家。
不能挽弓誇中鵠(時同人有隨班校射者),但令削劄供塗鴉。
吳興山水劇清遠,有才京國流芬葩。
詩筒緘遞付驛使,驪珠錯落窮搜爬。
遙知右掖雨餘靜,坡翁一卷澆新茶。
燃殘官燭記寸刻,數來禁鼓傳三撾。
懷人未得尊酒共,赫蹄展讀空長嗟。
相逢瓜代粲一笑,掀髯對月杯斟霞。

晚直编辑

寂寥人散盡,獨作後棲鴉。
只有青山對,偏遲落日斜。
虬鐘林外靜,魚鑰禁中賒。
暝色看徒御,迎來白鼻騧(守晚者候宮門上鎖始歸,僕夫控馬以待也)

七峯別墅月夜编辑

春色在空冥,煙高入夜清。
鳥巢落山牖,魚背負潭星。
老樹凈堪倚,幽齋涼不扃。
塵勞頓披豁,身世此浮萍。


持醪酹殘雪,中有梅花魂。
遠夢過江水,新愁掛月村。
雲嵐和幔卷,石井抵床溫,
已覺圓輝溢,然燈近上元。

早直编辑

帶霧披閶闔,晨光到恰開。
遞函封事少,布埒射侯催。
樹色濃於染,峯陰濕似苔。
宵衣天語出,早問雨暘來。

西苑退直编辑

駘蕩韶光晝漏遲,從容散直早春時。
日臨燕九仙雲近,風過秋千溫樹知。
聽遍啼鶯濃似酒,飄來法曲裊如絲。
太平多暇供吟賞,依舊陳編信手披。

和阮𢈪山前輩假宿七峯別墅之作编辑

廢墅臨湖老屋椽,白波浮動夕陽前。
歸林倦翼爭投暝,臥地殘峯不記年。
重剔秋燈追往事,乍囘春夢破塵緣。
何如木葉淮南夜,商略西窗聽雨眠。

直次無事戲作编辑

直廬闃靜似茅菴,坐臥何殊彌勒龕。
簾影欲搖雲滿屋,鳥聲疑對客清談。
添㸐官燭更初永,強飯公廚味久諳。
日夕拈毫無一字,年來懶過再眠蠶。

陸蘧菴、方荷巖還京,喜贈時同赴關隴者劉退谷、汪首禾、裘可亭。復值睢州河口漫溢,往豫襄事,並以寄懷编辑

翩翩才調賦從軍,隴右論功得五君。
人醉蒲桃初罷宴,秋深瓠子又離羣。
朝家事重《河渠志》,官秩榮登戰伐勛(諸君皆以軍功晉級)
媿我不才空握槧,編書想見柵摩雲(時承纂《石峯堡紀略》)

七峯園舊有海棠一株,甚繁茂,今已枯萎,和蠡濤韻编辑

襆被沖寒直禁扃,紙窗寂歷短檠青。
一年駒隙匆匆過,五夜雞聲細細聽。
官事稍稀翻汗簡,春光欲到動花鈴。
玉棠未必真天上,隨處因緣是福庭(予與裴山俱由翰林改官)

陳蔭山舍人寄示《灤河道中諸詠》,有「山如太古誰能學,石不多言便可交」之句,蓋自況並以見贈也,因賦此酬其意编辑

策馬無端又寒垣,郵亭旅舍墨留痕。
詩堪記裏前塵在,人貴知心古意敦。
一簣成時山可學,八音諧處石能言。
與君共結盟鷗侶,海色江聲恣討論。

聞劉樸夫給事奄邊,其妻湯恭人殉節。詩以哀之编辑

廿年起草禁垣久,萬里兼程驛使催。
盛壯早驚雙鬢雪,耗磨甘忍寸心灰。
生前有像真能肖(去年灤河直廬,繆舍人為畫像,極似),身後無兒亦可哀。
猶憶追趨如昨日,訃音偏向病中來。


聖主臨軒惜此臣,賜金加秩重恩綸。
榮叨泉壤魂應感,死謝戎行氣尚振(福相國赴臺勦匪,欲與給事偕行,以疾甚弗果)
結髮痛深連理樹,捐軀羞作未亡人。
晉陵山色輝坊表,天語旌嘉勒字新(有㫖進贈鴻臚寺卿,賜銀一百兩,湯氏建坊旌節)

夏日留京儤直漫興编辑

綸扉晨啟集冠裳,元老威儀政事堂。
偶話先朝聽歷歷,神遊直是到羲皇(謂雲巖相國)


日斜雲凈一簾垂,綠樹沈沈引夢遲。
公膳餐餘無個事,斷蟬聲在乍晴時。


長安門外簇停車,三日周環守直廬(時同直人少,隔三日夜班一周)
畢竟從容還偃蹇,塞垣跋馬復何如。


斗室何由解郁蒸,葛衫蕉扇小窗憑。
臣心已自涼如水,不藉頒來內府冰(每年有移牒領冰之例,實則直次未設一冰也)

秦瀛詩一首编辑

七峯別墅月夜和馮玉圃吏部韻编辑

暮色落空冥,眾峯相與青。
鐘聲度明月,林影散寒星。
高閣向山迥,鄰扉隔澗扃。
閑來感身世,天地一浮萍。

管世銘詩五十五首编辑

送秦小峴同年觀察浙東编辑

樞庭才彥集,落落幾詩人。
之子清吟擅,能無同調親。
雞棲時並轡,豹直每均茵。
忽建高牙去,相思越水濱。

浮沈编辑

誤玷承明直,浮沈十載強。
拙竽空濫隊,禿穎枉居囊。
目自分臧否,心還任激揚。
小臣於數子,或尚有微長。

暮春傣直西苑编辑

旭日動宮鴉,連朝撲面沙。
氣清初潤麥,風定欲蘇花。
襆被書攜友,周廬墅作家。
田田荷葉小,又從五雲車。

機庭紀事编辑

金倉碌碌治符書,忽遣簪毫近玉除。
分帶六曹專視草,未登五品特垂魚。
月常半直青綾被,歲或三隨黃屋車。
清切此時稱右職,只慚郎鬢已蕭疏。

直廬有寄编辑

直廬特許北門開,視草新班擢上才。
初地傳衣將百歲,昔賢倚筆已三囘。
興元赦制加顏讀,澤潞軍書運掌裁。
潤色王言良不易,豈惟前路近中臺。

扈蹕秋獮紀事编辑

愧乏淩雲賦《子虛》,又無強記誦亡書。
精銷自擬勞薪似,也扈金根備屬車。


驛書灤水接都京,四日循環有定程。
連夕雨多遲數刻,嶺頭已遣近臣迎(每日報到遲,卽派侍衛章京過廣仁嶺迎遞)


面承密敕語從容,分寫新綸撰進恭。
御筆親增三五字,別傳天語帶朱封(詔草經朱筆更改,例應另紙恭錄,惟廷寄諭㫖卽以朱發)


魚龍散樂列瓊筵,視政如常倍覺虔。
一曲仙韶聽未闋,重臣三對御床前(萬壽節演劇後視政如常,軍機大臣有一日召對數次者)


不擇秋蛇與墨豬,但期疾速勿遲逾。
繕完呈本催分寄,(有一㫖而傳諭數人者,照書數紙各寄,謂之分奇。)珍重臨時與過朱(凡恭遇御筆增改遵錄他本者,謂之過朱)


方寸瓊函疊紙成,綠牌交出記分明(凡引見記名各員,吏、兵兩部以綠牌交機庭照錄,入存記匣,隨時進御)
新來方面開何缺,封事先題進空名(書缺而空其名,以待御筆)


天書脫稿進堯階,加緊郵程計日排(自每日行四百里以至六百里加緊不等)
欲印紫泥先請鑰,亟繩夾袋出金牌(機庭印鑰例由大臣中行走最前者佩帶,取用以金牌為合符)


舊事分明記阿誰,獨難顛末誦無遺。
試繙隨手當年簿(機庭總簿謂之隨手),充棟封題若列眉(檢查舊事,必按各年隨手簿索之)


破例恩先契聖情,且教集議付廷評。
何時部疏才呈閣,預寫詞頭擬準行(凡直省奏請遷除當上意者,雖交部議,仍命存記;本上時議駮,亦擬㫖準行)


賜果分鮮事疊稠,綺紈三品列卿儔(凡頒賜表裏,軍機章京例視三品京堂)
辛勤視草遲公退,克食羹餈輟夕羞(國語恩賞謂之克食)


緘滕黃匣付昆侖,中有軍書要件存(當直者例滿、漢各一人,帶要件先候於尖營,以備承㫖)
今日莫音誰扈直,最先跋馬候烏墩。(國語以隨豹尾為跟莫音,尖營為烏墩)


內庭章服例優崇,貂錦平時借紫同。
馬上羊羔齊著罽,只披風帽是猩紅。


下圍傳駕左門還,在直郎官總立班。
不向長楊陪羽獵,何由親切觀大顏(軍機帳房例在幔城之左,凡駕由左門入,在直章京皆立班)


封章絡繹費天題,夕對方終塞日西(行在召見軍機大臣,恆在晚膳以後)
詔草先成先進御,不須留待十行齊(凡撰擬詔在六七道以上者,輒命隨成隨進)


請駕懸知日未暾,昨宵披答取重論。
幔城一片傳呼急,恰有人先直早門(上直有一人最早者,謂之早門)


交抄(內閣)發遞紙如飛,針晷時時視帶圍。
坐待行廬傳合鑰(散直有一人最晚者,以宮門下鑰為度),珠車燈火照光歸(周廬夜直兵弁統謂之珠車)


行帳安床篷艇齊,欠伸常慮打頭低。
夢囘誤聽瀟湘雁,卻是寒駝帶雨啼。


晚看白道夕看星,十二圍場句曲形。
忽見塞門山色好,插天依舊馬頭青(圍場以西去,以東還)


旋蹕欣承休沐恩,例容七日浣塵昏(扈蹕初歸,例得休浣七日)
朝衫重系牟尼串,雅步趨翔內右門(內直各官皆進乾清門,惟軍機直郎許兼由內右門出入)


惟憑謹畏直承明,緘口仍防出舌輕。
有問輒將他語亂,肯言溫室樹何名?

追紀舊事编辑

語關新故禁銷宜,平地吹毛賴護持。
辨雪仍登天祿閣,三家詩草一家詞(丁未春,大宗伯某掎摭王漁洋、朱竹坨、查他山三家詩及吳園次長短句內語疵,奏請毀禁,事下機庭。時余甫內直,惟請將《曝書亭集·壽李清》七言古詩一首,事在禁前,照例抽毀,其漁洋《秋柳》七律及他山《宮中草》絕句、園次詞語意均無違礙。當路頗韙其議,奏上,報可)

夏日直留守班卽事雜詩编辑

九夏鑾輿捺缽停(見《曝書亭集》),暫教綸閣合機庭。
濡毫兼問廊餐地,憑借西頭學士廳(每年借蒙古學士堂為早直之地)


相逢爭說息肩期,留務清閑亦恐遲。
聽徹六更興辨指,登車略後早朝時。(馮玉圃同年嘗見語曰:「每日晨興,總以幃中辨指為度。」)


依然三日上更番,過午何人共掖垣。
睡起斜陽滿宮樹,晴蟬乾鵲一時喧。


膏澤應知帝念殷,朝朝籍記等書云。
今年暢雨多時若,少有飛書附驛聞。


直房朵殿最西偏,岸幘深衣聽自便。
今日相公親宿衛,近哺冠帶候文淵。


隨單公件束縱橫,事跡難詳部寺門。
各聽所由將領去,只令官簿自書名。


機宜文字稿連蜷,紙斷行斜半不全。
隨報卷還窺約略,仍同省樹不輕傳。


每及清涼趁早衙,日高意已厭輕紗。
西園不到剛三月,虛負薰風紅白花。

七峯別墅口占编辑

西園襆被久如家,無復城南載酒車。
猶喜詩情有供養,上樓山色下樓花。


◀上一卷 下一卷▶
樞垣記略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