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21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二十一·詩文二 下一卷▶

裘行簡詩二十五首编辑

上元後一日退直七峯別墅次馮玉圃前輩韻编辑

春光滿蓬瀛,生意盡融洽。
羣花蒙澤先,含苞已防掐。
暖通躍沼魚,欣動藏池鴨。
町畦聚黃冠,吉語興畚鍤。
土膏舊潤滋,又荷新恩恰。
千頃鋪銀雯,輝映珠騰匣。
卽景擘蠻箋,火急迫逋紮(玉圃詩係直次促成者)
聱牙韻詰屈,如灘聲轉峽。
律陣誰搴旗,研焚余棄甲。
退直得餘閒,涉筆聊謔狎。
計日城南遊,花應盈擔壓。

同程愛廬日直编辑

儤直承明載筆俱,五更鐘每聽紆徐。
羨君百斛才扛鼎,愧我三年仕濫竽。
過眼隙駒驚老大,關心歸雁夢江湖。
尋芳擬共城南去,指點春光在畫圖(愛廬有《春深花覆讀書廬圖》)

隨從木蘭次馮玉圃前輩韻编辑

匆匆誰唱贈行歌,又度羊腸九曲河。
滿篋征衣餘野馬,一身生計倚封駝。
山連遠塞高低接,人到中年聚散多。
去住都為官事繫(玉圃以纂書留京),蒓鱸鄉味近如何。


豹尾曾同扈從儔,仙莊橐筆日追遊(昨歲同玉圃隨從熱河)
關心夜燭兼晨漏,賭唱長歌更短謳。
歲月只隨鴻爪幻,雲山又見雉媒秋。
黃花重九年年負,選鵬輪君醉墨留。

灤陽中秋集戴蓮士太史寓齋次汪首禾前輩韻编辑

丹嶂千重水一崖,山川猶是歲時加。
舊遊似燕春尋壘,小集如鷗晚聚沙。
袖裏詩篇堪作伴,眼前風不月須賒。
明朝騎馬興州道,又聽邊秋起暮笳(十六日進哨)

題畫次程也園考功韻编辑

蠻箋十樣競抽毫,律陣詞壇繼水曹。
舊雨重陪敲玉佩,幾人得路賜緋袍(再直樞庭,當日同事諸君多躋清要矣)
誰憐老圃秋同淡,漫出商音語變騷。
珍重花期莫辜負,城南沽酒費錢刀。

五月十八日夜直编辑

夜直分班各一遭,年年橐筆占郎曹。
風傳更鼓天街迥,星傍觚棱月殿高。
蔭隔疏簾成薄醉,涼生團扇效微勞。
流螢點點緣堦砌,伴我吟情映紫毫。

九月趨直香山编辑

瑤池蓬島景全收,覽勝還登最上頭。
鏡裏樓臺分縹緲,仙家雲樹自清幽。
誰言官事無佳興,畢竟勞人得壯遊。
多少城南探菊客,笑他只為蟹螯留。

次韻答沈舫西直廬编辑

騷壇淮繼隱侯風,家世原推《八詠》雄。
雨歇螭頭金錯落,涼生殿角玉丁東。
人緣當制搞詞典,詩有真情和韻工。
想聳鳶肩閑灑翰,爐煙細裊墨池中。

贈戴蓮士宮庶编辑

誰道文章可富身,劇憐囊橐愈清貧。
諸生遍入東風座,遙海爭雄大雅輪。
知制誥階唐翰苑,副樞密秩宋詞臣:
科名不愧通才選,落落前頭代幾人。

次管韞山侍御中秋夜直韻编辑

搖鞭才別古興桓,鏘佩旋瞻豸角冠。
賦就秋聲入蘊藉,燈移蓮影地高寒。
九門夜肅黃金鎖,三殿光生白玉盤。
想見鳥絲揮彩筆,幾囘寫罷自尋看。

元日直廬编辑

祥開淑景紫雲鋪,鷺序鴛行次第趨。
日麗元辰春已透,人傳吉語笑相呼。
嗚珂直散爐煙靜,謄詔恩濃墨沼酥(直隸、河南、山東三省俱奉恩㫖展賑,於次日頒發,是日先期恭錄)
自詡小臣依禁近,太平無事筆先濡(樞庭事件皆標於冊,曰隨手登記,元旦則裝釘新冊,敬書「太平無事」四字於冊端)

疊前韻答沈舫西工部编辑

花磚退直日斜晡,步屧年年祕殿趨。
春入蠻箋增跌宕,酒濃銅葉擬招呼。
放懷似我狂猶昔,搦管因君潤欲酥。
為語東陽人太瘦,淋漓大筆莫頻濡。

五月二十八日直廬夜雨偶作编辑

頓喜涼飈埽熱塵,扶疏繞屋掛天紳。
攤書岑寂燈花暗,問夜殷勤漏滴真。
但見蠅頭鉆故紙,幾曾車腳悔勞薪。
由來郎署容瀟灑,何事馮公感嘆頻。

雨夜懷程也園吏部錢裴山農部鮑樹堂中翰编辑

青瑣蕓香紫塞煙,關情兩地一緘傳。
懷人動感三秋賦,示疾難參五味禪(近以腹疾節飲食)
以外窮通原自在,此中勞逸各隨緣(留京者每日寅入內閣,聞灤河諸君頗暇)
無端棖觸蕭蕭雨,密樹蒼涼入暮天。

次錢裴山見寄韻编辑

麗正門趨劍佩身,仙才合奉屬車塵。
隸傳程邈三千字,瑟鼓湘靈第一人(君工篆隸,以「鼓瑟希」三句題試禮闈第一)
今古抗懷高論劇,雲山到手臥遊真(兼工繪事)
高城漸聽秋砧起,我亦行裝檢點頻。


磨盾抽毫紫塞行,由來能事屬書生。
人如社燕年年至,居似秋枰局局更(灤陽寓居,向來前後班皆預為指定,互相更換)
畫譜詩牌閑裏趣,闌風伏雨客中情。
我懷君日君思我,兩地開緘四韻成。

七月二十四日灤河起程作编辑

一年一度代更番,旅壁常看舊句存。
路繞重山迷向背,秋爭餘暑叠寒喧。
隴秦恍惚嚴軍令,將帥頻仍沐主恩。
慚愧小臣無報稱,濡毫揮汗寫綸言。

題舊存便面编辑

乾隆癸丑年西苑直廬同人書畫也。後以篷敝裱為軟幅,藏之笥中,亦幾忘之矣。今檢點書篋,忽得此幅,因思馮實菴給諫已歸老,錫山杜畟山侍御已作古人,程也園考功以憂歸里,盛孟巖侍御出守同州,錢裴山祠部督學粵西,昨任滿囘京,復入樞庭。而此內未經與題者,畟山所謂與之對弈之汪首禾,今任蘇州方伯;與之同觀之素蘭畦,今觀察關中。孟巖所謂先歸偃臥不及同觀之沈舫西,今為泰安太守。癸丑距今甫十年,俯仰間已不勝聚散之感,率題二詩以誌慨嘆云爾。

誰道煙雲易變遷,煙雲滿幅尚依然。
只今筆墨聯同調,故紙重看已十年。


承明儤直聚郎官,偶爾閑情感筆端。
離合浮蹤風雅事,一時惆悵墨千丸。

曾燠詩二首编辑

木蘭從獵酬曹儷笙同年寄懷韻编辑

河如隴阪羊腸曲(木蘭有河名羊腸),天似穹廬雁塞寬。
曉拂霜華千帳濕,夜明獵火四山寒。
才非獻賦空操管,恩許分鮮每壓鞍。
不負此行緣底事,丹崖碧樹飽經看。

除夜禁中宿直编辑

斗柄初囘鳳闕間,松盆徹夜照清班。
九重真覺春先到,萬戶誰如我最閑。
南畝占年翻雪壤,西師送喜過天山。
書生何補昇平業,歲月催人鬢自斑。

關槐詩二首编辑

入直軍機處呈同直諸公编辑

縹緲爐煙禁蘌春,更番密勿掌絲綸。
起家詞賦皆先澤,報國文章在此身。
遊侶祥麟威鳳集,圖書朱戶綠窗陳。
一從奉召歸樞掖,尺五天低雨露新。

同邵海度、吳槐江夜行蓮花套编辑

山行百折躡層梯,磴道盤旋入望迷。
驛嶺沖雲同走馬,荒村落月又鳴雞。
五更清景三人共,一望寒煙萬木齊。
差喜行營封事少,懸崖翠壁待分題。

錢楷詩三首编辑

七峯別墅晚望编辑

獨立蒼茫興不孤,暫時塵眼對菇蘆。
滿天秋氣雨霏夜,隔岸人家燈照湖。
楊柳六橋碧活脫,芙蓉兩角青模糊。
個中許著烏篷舫,便溯煙波作釣徒。

九日靜宜園曉直编辑

玉泉西去路逶迤,馬上乘船趁早暉。
人海不知秋已老,重陽如此古來稀。
風驅落葉滿山響,石迸流泉行徑微。
腰腳非關萸菊健,鞭絲還逐暮鴉歸。

和馮玉圃小除夕同夜直韻编辑

榻列東西戶不扃,一冬幾共此燈青。
學疏《蒼》《雅》繩書榷,言盡韋弦破睡聽。
無事福同清蘌月,舊遊塵憶玉堂鈴。
長安爆竹千門響,憑送春聲到禁庭。

吳俊詩十三首编辑

七峯別墅雜詠编辑

编辑

摵摵似私語,瑟瑟嘲孤吟。
赤日不到地,暗蟲相追尋。
我夢爾來擾,我愁爾來侵。
勢欲鬧一畝,羣蘗為之喑。
啁啾初生鳥,十百巢其陰。
一雨淹半月,濕竈不得燖。
而爾工簸弄,蔽虧斗與參。
欲鋤且未可,留以障炎祲。

编辑

兩見初花時,今來復掇實。
倚梯升其顛,百勞饜一逸。
舍人腰腹瘦,奉職載栗栗。
退直無一事,食棗愈食蜜。
能令肝脾調,亦使頭發漆。
欄邊捕螳螂,石罅尋蟋蟀。
飽食自栩栩,都忘沐與櫛。
叮嚀告園丁,壅溉罔缺失。
須防根穴蟻,還恐皮處虱。
明年四五月,花復照我室。

编辑

窗前松兩株,鱗脫爪則存。
亦欲自吟嘯,失勢噤難言。
毒蘗紛怒出,檾菅亦已蕃。
如何夭矮姿,困此籠與樊。
怒雨走霹靂,黑雲驚奔翻。
眾木盡喑啞,而能舞軒軒。
酹爾一杯酒,寫我心郁煩。

编辑

絲疏不受櫛,條空不禁舞。
風月湊眾芳,獨爾忝儕侶。
平生煙霧姿,能事在媚嫵。
一旦髡其顛,焉能偽疏古。
人皆施斧斤,吾意頗未許。
引泉培其根,伐莽壅以土。
夫豈真汝憐,聊用相存汝。
棄取了無與,榮悴自其所。
稍稍腰肢成,裊然弄春雨。
便有無窮人,辛苦學張緒。

新年初至西苑次玉圃韻编辑

西山入新年,漸與人意洽。
草木雖未華,生氣已可掐。
東風吹冰池,得意是花鴨。
走車鬥轔轔,坐鳥競恰恰。
霞林鞂鞨裝,月館琉璃匣。
橐筆侍法從,能事在草紮。
兩肩堆春嵐,千言寫急峽。
嘗醴溫挾纊,擘柚香透甲。
致身到蓬萊,笑語仙靈狎。
作詩歌太平,五字疇我壓。

七峯別野月夜次玉圃韻编辑

春月轉冥冥,春燈獨自青。
假山半潭霧,空水一房星。
樹迥難為影,鐘疏不受扃。
同心鷗與鷺,相伴語枯萍。


形影神相贈,松風瀹我魂。
倦眠衾似衲,公退屋如村。
燥吻傾醪潤,寒吟篝火溫,
偶然參吐納,兩手握關元。

贈盛孟巖駕部编辑

駕部作字不脫彄,波磔細碎毫毛收。
指節力可挽萬牛,清絲入手亮以遒。
橫笛吹破天悠悠,仰面飲露調其喉。
絲竹不到喉所周,文士簡默處女羞。
難進易退懷好修,忽然撝羽風颼飈。
三矢疊出應鼓袍,瞥若怒隼追清秋。
洞然有聲蓋在侯,天子動色三諮諏。
虎賁觀者駭且愁,引弓欲發還躇躊。
而君退出神夷猶,握管依舊書不休,
大抵其人非世侔。

七峯寓樓卽事编辑

紅荷萬柄瀉珠圓,翠柳千絲作舞便。
東沼夕陽西沼暝,前山決溜後山泉。
連翩踏雨巾頻墊,頃刻裁麻袖屢揎。
天與吾曹小休沐,蘆簾隔暑硯生煙。


秋來賽食渼陂魚,萬頃昆明浸碧虛。
水荇風蒲飛鳥外,翠筒清醑嫩涼初。
好風便旋常依馬,斜漢翻瀾欲洗車。
身是玉皇司案吏,晚歸人羨屋渠渠(七峯別墅系賜漢章京散直憩息之所,異數,諸曹所無也)

雨後赴西苑编辑

惺忪曉夢背秋城,乍有涼颸便旋迎,
天放好晴娛薄宦,蟬吟殘暑誚勞生。
馴如白鷺因機息,淡到青山是骨清。
一沼圓荷兩堤柳,者番稍覺苧衣輕。

七峯別墅海棠一株,余及見其繁,今不花且萎矣编辑

春風淒斷月縱橫,猶見當時照眼明。
大抵不花還有魄,由來無命為多情。
曾迷坐樹鶯兒夢,依舊穿簾燕子聲。
弱柳頑桃都得意,相將枯影傍南榮。

園中晚直编辑

殿門側左繚坦紆,曉日松陰冉冉敷。
乍可遊仙難覓枕,偶因憶事輒亡珠。
人將白鶴精神健,辭與青山體骨殊。
身坐清嚴無暑地,一更鐘漏動蓬壺。

程同文詩十三首编辑

射圃落成紀事(在七峯別墅之西)编辑

劣容百丈規為圃,掛甲屯西此一隅。
草引頹垣曾過馬,樹遮眢井舊窺烏。
百年興廢誰能料,兩月經營頓覺殊。
散直蕭然有佳處,手成他日儻思吾。


襆被西園舊寓廬,近通一巷得幽居。
井華足灑平莎遍,庭蔭還因老樹餘。
墻外雲山隨隱露,室中几榻自清虛。
時平竊幸樞垣暇,萬里飛馳少奏書。

西苑觀同直諸友習射编辑

困縶鹽車不自由,竭來盤礴共吾儔。
狂呼角勝馬從馬,生力挽強牛戴牛。
酒實漏卮那易醉,詩扛健筆未能休。
老夫忽覺豪情減,猿臂囘思束髮秋。

聞校射御閱有期用前韻勖習謝諸友编辑

五射周人貢舉由,有如對策勝其儔。
當今校此及鵷鷺,於古事非相馬牛。
官列扈從常得與,習當儤直趁方休。
上方孔翠誰承賜,策騎榆關耀素秋。

疊前韻賀趙菊言吏部盛奎得翎编辑

聖處能窺楚養由,翩然儒雅渺無儔。
會心桑女俄穿蟻,妙手庖丁砉解牛。
內定因應操百勝,卓登久已歷三休。
得驍真博天公笑,看取宮門拜賜秋。

同日強綺園水部逢泰得翎索詩疊前韻奉賀编辑

褒忠奕葉主恩由,二十為郎世寡儔。
禁院卻來依五鳳,勛階本合佩千牛。
簪毫日直書先學,匣劍宵鳴志未休。
校射宮門好身手,時平絕塞罷防秋。

七峯退直同梁茞林儀部作编辑

罷直日移午,解衣煩暑清。
窗閑少蠅集,院靜未蟬鳴。
獨樹剩天闊,微雲當晝明。
忘言似君少,共此一編橫。

夜出古北口道中避雨失路编辑

月黑路西東,林端虎嘯風。
鬼燈深夜碧,野燒亂山紅。
雨腳紛隨馬,雷聲殷在空。
短衣懷李廣,意氣為誰雄。

常山峪行帳夜半雷雨索茞林和编辑

疾雷破山出,驟雨橫空來。
殘暑勢猶盛,得此大敵摧。
吾衰尤苦熱,披襟一快哉。
似聞僕夫嘆,登陟我馬頹。
睡美不復問,醒時雲已開。
卬須且並轡,馬前月徘徊。

送茞林出守荊州编辑

梧桐生高岡,託根貴得地。
駿足騁長阪,遠到始吐氣。
因材須彼蒼,官人仰大智。
自非才命齊,焉得時會值。
茞林我至交,相期久此意。
浮沈郎署間,此豈造物意。
晨興拍手笑,果見除目至。
鳳池雖讓人,黃堂官不細。
惟君特立操,能抹末俗敝。
惟君易簡德,能溥斯民利。
旗常已有憑,節鉞待所致。
政成定傲我,冷官一無濟。
飛騰期故人,樹立作大器。
不妨我老衰,側聞喜不寐。


桓桓古南郡,形勝天下雄。
往者戛戈刃,戰氣妨春農。
承平頗無事,鎮守煩上公。
禁旅扼右臂,度支甲南中。
重關控鄢郢,榷稅三巴通。
筅領非其人,難免物議叢。
此邦況澤國,適當江漢沖。
堤防歲勞費,沙洲日穹崇。
秋濤壓城來,往事堪騰訌。
保障非其人,其魚嘆焉窮。
變幻競鼠雀,哀嗷多雁鴻。
非威曷允濟,非惠難為功。
書生能了事,上徹耳目聰。
肯讓韓荊州,虛聲獨隆隆。


憶君始入直,本無赫赫名。
貌簡言復訥,資淺望尚輕。
要津多俊異,而君泊無營。
時賢喜通率,而君靜自矜。
同儕動相訝,笑非用世英。
我獨心為儀,謂此非無能。
仕途日骪骸,賢者方錚錚。
正當資表率,詎可加譏評。
況我喜談藝,得君肝膽傾。
鴻文各無範,懷抱時崢嶸。
天山聞見奇,史局丹黃精(君在方略館纂修《西域圖志》及校勘《遼》、《金》、《元》三史,論多與鄙見相合)
公餘更矻矻,楮墨尤縱橫(君退直後仍手不釋卷)
定知敷政優,仕學能兼並。
嗟予離索居,何由慰怦怦。
報政君必速,壯遊我或成。
青眼重高歌,良會歡平生。


溯我識君初,在嘉慶四年
射策忝前塵,蘭譜因牽連(余與君從兄曼雲編修為已未會試同年)
是時君甫冠,玉樹臨風前。
摶沙一再聚,君亦瀛洲仙。
比趨東華路,尤欣形影聯。
君懷愈謙抑,我乃甘執鞭。
東搴遼海雲,西踏關塞煙。
每行必並轡,每食不敢先。
惟君有恆德,儕輩無間言(君入樞庭最稱勤慎,進止不失尺寸,歷五年如一日。余以有恆稱之,樞長及諸同人咸以為允也)
周旋半廉讓,盤錯彌靜專。
謖謖風在松,郎郎月印川。
但以才藝稱,猶嫌所見偏。
一麾萬事來,素蘊當畢宣。
我言非阿好,行矣須勉旃。

◀上一卷 下一卷▶
樞垣記略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