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一

卷第二十 權載之文集 卷第二十一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二十二

權載之文集卷第二十一

             唐權德輿字載之

  墓誌銘

   唐故幽州盧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管内支

    度營田觀察處置押奚契丹兩番經畧盧龍

    軍等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司徒兼中書令

    幽州大都督府長史上柱國彭城郡王贈太

    師劉公墓誌銘并序

折木之下幽陵碣石融結烟緼誕靈熊渾乃生元臣以

翼大君惟彭城郡王宣力三代撫封四紀在德宗朝纂

服舊勞以亞丞相得顓征伐冬官夏卿再踐六職乃列

台宰乃居師長在順宗朝論道進律就加司空又拜司

徒今皇帝聰明齊聖褒厚功德擢侍中中書令綢繆樞

衡臨長諸侯元袞赤舄崇其物采九命二伯極其名器

勲猷備於贊書終始焯於代家五年秋七月寢疾薨于

莫州之𪠘舍享年五十四冬十一月歸全于𣵠州良鄕

縣之某原追錫太師不視朝三日命諫議大夫弔祠法

⿰貝專廷尉卿持節禮册又詔宰臣德輿銘於壽堂所以加

恩報勞始終滲漏之澤也公姓劉氏諱濟字濟之蜀昭

烈皇帝二十一代孫曾祖宏遠皇檢校司衛卿臨洮軍

使襲彭城郡公贈宋州刺史祖貢皇特進右金吾衛大

將軍贈揚州大都督父𤇊皇幽州盧龍節度觀察等使

御史大夫贈司空恭公公承是覆露生而岐嶷深而通

直而和宏毅忠肅端明温重固巳藴絕人之姿挺希代

之器始以門子横經游京師有司擢上第叅幽州軍事

轉兵曹掾歴范陽令考績皆爲府中最興元初以太子

家令爲莫州刺史以御史中丞爲行軍司馬凡吏理之

慰薦輿師之拊循如良庖之無肯綮良農之無滅裂司

徒卽代有詔奪情節哀順變講信修睦先公之封畛盡

在長帥之威惠畢舉比歲大旱蝝蝗爲災絜齊蔬韭黙

以心禱甘雨祁祁嘉生莓莓因其豐登示以班制古諸

侯之令典靡不具焉貞元初烏桓誘北方之戎幸吾阻

饑大聳邊鄙公先計後戰陳兵於郊乃遣單車使者誘

掖教告繇是諸戎反爲公用幹不庭方厥猷茂焉明年

鮮卑墨乙之犯古漁陽其後啜利宼右北平公分命左

右軍異道並出然後以中堅衡擊士不離傷師不留行

罙入其阻抵靑都山下捕斬首虜以二萬級𫉬槖駝馬

牛羊萬數十九年林胡率諸部雜衆侵滛于檀薊之北

公親統革車㑹九國室韋之師以討焉飮馬灤河之上

揚旌冷陘之北戎王棄其國遯去公署南部落刺史爲

王而還登山斵石著北伐銘以見志自大山以東懷和

四隣或歸其天倫或復其地理謁急則解其顚没居常

則納諸矩度兵興以來氣俗相因或以奓敗度或以美

没禮比屋之人被縵胡而揮孟勞不知書術公乃修先

師祠堂𨕖幼壯孝弟之倫春秋二仲行釋菜鄕飮酒之

禮生徒爼豆若在洙泗和門耽耽公署沉沉自從事掾

史迨紀綱之僕廩稍有倫采章不雜接士必下以詞氣

推賢而容其出處隴西李益樂安任公叔皆以賓介薦

延至郞吏二千石爲近臣良守此又烈丈夫大君子曠

度犖犖之爲也其於勤身裕物生聚教訓祁寒則頒以

絮帛大歉則振其倉廩一方之人𫎇被惠和嘉祥交於

動植孝順浹於州壤美化周行無不及焉去年冬王師

問罪於常山公率先蹈厲累上功捷引義慷慨賦詩以

獻詔宰司序引百執事屬和以美大之師次瀛州旣圍

樂壽又遣支兵急攻安平三旬未暇武怒益𡚒命其子

總以騎士八千先登公親鼓之士皆殊SKchar戰亭午而拔

誅屠無噍類葢所以宣威制勝于可必也天子錫以寶

劍金甲彤弓玈矢方董諸候之師將覆其巢俄感厲氣

隱机口占署總軍司馬曰無以吾故而稽天誅悉召戲

下以須王命俄而下霈然之詔宥罪班師加公寵渥巳

至大病遺章悃欵不及家事天下之人偉其忠勞總以

君命起於倚廬之中委董戎事由御史大夫爲工部尙

書凡軍師之節制封部之亷察盡如恭公太師之命焉

茹荼雪泣祗服丕矩以國僑之遺愛知公業之不亡生

極榮號没有愍策揚名以繼志善訓以克家君臣父子

之道斯爲至矣紀大臣所以尊王命懿武事所以壯天

聲敬攄馨香以識㝠漠銘曰

帝在法宮推心懋功洸洸彭城秉義納忠幽都朔易賜

履來宅便蕃渥命焜燿嘉績北戎病燕從古以然懷徠

蕩定勇畧昭宣燮和之重公作霖雨師律之嚴公作齊

斧廓開祲沴振𡚒虓武保大定功庇人尊主郤縠敦悅

乃主成師善經義府公實似之北伐刻銘西征賦詩播

於工歌列在鼎𢑱壯猷未極大暮如斯華首童牙辛酸

涕洟義方紹續君命吉祿孝在無改恩延必復參差輅

葆澶漫陵谷勒石下泉幽元照燭

   唐故河中晉絳慈隰等州節度使支度營田觀

    察處置等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尉兼中

    書令河中尹上柱國延德郡王食邑三千戸

    贈太師張公墓誌銘并序

元和五年冬十二月戊寅太尉兼中書令延德郡王自

河中來朝明年春二月景子發瘍薨于京師務本里第

春秋五十皇帝不視朝五日册贈太師冬十月乙酉歸

全于萬年縣少陵原嗣子檢校工部尙書兼右金吾衛

將軍克讓毁瘠號慕没于倚廬之中追命尙書右僕射

次子太僕少卿克恭檢校右散騎常侍駙馬都尉克禮

等泣遵理命用誠信襄事舉書公之大績大烈請刻石

以識云公諱茂昭字豐明其先燕人九代祖奇北齊右

北平太守因封其地代襲王爵違難出疆雄于北方曾

祖遜乙失活部落刺史祖謐皇開府儀同三司平州刺

史贈太子太傅父孝忠皇義武軍節度易定等州觀察

處置等使檢校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上谷郡王贈

太師謚曰貞武惟公承太傅貞武之遺烈受嚴凝温厚

之全性戴翼其代撫征其人戎容山立盛氣玉色英風

義聲燀耀光明調鼎七歲秉圭三覲爰立於明廷考終

於㑹朝卓爾拔乎倫類沛然滿乎觀聽凡異姓而王眞

食其封於三公備司空司徒太尉之任於三師歴太子

太保太傅之秩累階宰職乃於中書令名器始終與勲

伐俱初公生當上元寶應之間天下兵興感⿲氵身攵代故間

關力用始自掾曹宮衛以至卿寺臺閣金艾采飾祇庸

顯明寶臣物故成德不靖公以弱冠偏師破朝鮮於束

鹿禁旅急病薊人挻災公以中權衡擊脫西平於淸苑

此其裕蠱宣力之章章者貞元七年貞武公薨于位朝

廷以公狎貫戎重可輯寧一方繇定州刺史起領留府

禮服外除策勲懋官統節制之師修方伯之職累丁趙

國魏國二太夫人憂喪祭情理一其哀敬凡三奪齊斬

以從王事孝文當陽考禮述職瞻斧扆於法座順宗繼

明保乂齊信執壤奠於翌室今上報本侍祠肅事奉圭

幣於泰壇至於浹洽邴魏優游平勃錯綜事典習通儀

制樹善於廟堂陳謩於穆淸迥出功臣之表實行宰相

之事矣前年冬詔武庫禁兵㑹諸侯之師於常山分道

並出鹵帥絶太行越飛狐是日北道以公爲主於是創

廐置以磽𨹟悉芻米以給賦輿軍尉裨校待之滿志

供具宴餼無非加等亦旣壓境士皆賈餘公與羣帥屈

指環城有日矣恒人以步騎二萬踰木刀溝爲從衡七

里之陣來薄于城公擐甲出壁門徑當其鋒俾其子克

讓與猶子克儉甥陳楚等分觕之設左右翼以待之出

竒決命凡數十合取功於七縱蓄銳以三㨗席勝鼓行

横屍如陵方申盡敵之算俄奉班師之詔因喟然曰自

五十年間兩河多壘縣官以在宥含垢懷和萬方推恩

息人延代賜履或恃長轂且踰短垣至有相依若輔車

相求若市價雖有長智不能自還大丈夫亦當排雰雺

而翔慶霄出樊籠以羾閶闔行之自我仁遠乎哉姑請

軍司馬於朝使人狎其理然後以一方之地圖戸版三

軍之駟介伍符授焉子文告令尹之政士蔿傳太傅之

法拜章𢰅日盡室就途舉代得請然後有河内之命麾

幢纔至於理所劍履遽來於轂下沃心體國指掌論邊

慨行義涕洟交感方受面命以班詔條嶷然持重爲

守臣表率其或行不俟駕幹不庭方淸昆夷掃獯狁然

後銷五兵爲農器驅一代爲壽域此公之心也嘘夫以

析木之下將相代家按節股肱羣在諸侯王上而薦紳

文吏擁旄山東亷風俗於武旅之地修班制於戰爭之

後是一舉也而二美行焉君子以爲元和理平之嘉瑞

雖西漢之白麟黃龍不若也始公割符三年而分閫又

四年而進律以州爲都府而爲長吏又七年而爲公明

年作相最凡盛大幾三十年君臣極其感㑹天下仰其

風采詔葬法賻率用汾陽王咸寧王故事所不至者殁

於終身豈造於物者不與其全歟此吾所以當宁流慟

而嘆其用之未極也夫人衛國夫人李氏滄州刺史兼

御史中丞陵川郡王固烈之女閥閱慶祉淑明柔嘉由

内外音徽以大凡所顧復皆爲善良克讓以勞而貴以

毁而殁克恭以才能厯卿士克禮以淑令儷夫人克禮

之季曰沙門宏信宏信之季曰太子舍人克從少府丞

克勤光祿丞克正等禀訓尙義執喪知禮閨門積厚名

教多之德輿久辱深知謬叅大政疇庸之命親奉聖謩

譔德之詞式藏厚載銘曰

太尉兵柄中書理本桓桓令君宣令分閫行斾摇摇馬

鳴蕭蕭華袞九命介圭三朝乃率賦輿乃頒詔條先台

諒闇雰霾蔽晦詞極切劘義刑風槩皇明光宅績用章

大恒碣之間革車所㑹蹈厲策勲推授交代皇用疇庸

徧登三公毅然舉宗來自山東周有申伯漢稱竇融乃

陟其明于河之中行道有福爲仁由巳哀榮思福冠耀

終始少陵爲谷幽宅在此中南如礪令聞不巳刻銘泉

壚與天壤俱

   唐故山南西道節度營田觀察處置等使開府

    儀同三司檢校尙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兼興元尹上柱國馮翊郡王贈太保嚴

    公墓誌銘并序

序曰陰陽和而萬物得君臣合而九功敘内竭忠力外

修班制匡載藩輔勤勞王家安危注意終始尊任明德

大烈爲信臣龜龍者其惟太保馮翊王乎太保諱震字

遐聞本馮翊人後徙家於梓潼曾祖豐皇劍州司馬大

父和本雙流縣尉贈遂州刺史仍代貞晦以至皇考審

綱天爵内充聘問不屈葢君平湛㝠之遺烈也四追命

至尙書左僕射公少有風節忠厚閎大學渉古今之變

器包王佐之畧三命官至合州刺史嚴黃門武時領方

任寘諸牙門副軍攘㓂威望大著又三徙至太常卿

銀靑光祿大夫黃門旣没公亦居息常以智免不爲利

疚李僕射叔明之至也以前後功勞上聞起家拜渝州

刺史公曰李公中外之姻也今兹推遠無乃誘于私乎

義無所苟移疾罷去是歲遷鳳州刺史充本道節度副

使攝侍御司先是兵火未戢州壤蕭然庸亡斃踣數閭

無幾公乃剪其荆棘弔其傷痍毁家以佐軍約巳以𥙿

人精力不懈視之如子未周月而四郊襁負感甚以泣

曰嚴公之仁父母不若也尋丁内憂詔復厥職充興鳳

兩州都團練使血涕拜章三上不允就加殿中侍御史

至于御史中丞爵馮翊郡公進封鄖國偕極儀合賞亦

推恩居部十四年考課爲天下最教訓盡其物宜編人

有以質理之詞攄其肝膈刻巖石而頌公者雖古之善

頌不能加焉建中三年陟報政之尢修連帥之職拜梁

州刺史御史大夫山南西南節度觀察等使後二歲皇

帝以避狄之亂狩于是邦加戸部尙書馮翊郡王公以

漢中形束壤制邇於京師陳謩主斷咫尺三接淸蹕旣

駐皇心乃夷大僚法從儲峙肅給事不乏于上人不勞

於下於是師期四合士氣百倍神武陰隲諸侯鼓行丹

水卽戎乃申恢復之畧塗山執玉克備聲明之禮夏六

月詔梁州爲興元府公爲尹遷尙書左僕射眞食二百

室其於先事備戒贏糧積甲北達于駱谷成功翼從除

道執靮西至于散關屬車以安重險斯濟明智一德合

于宸衷仍歲來朝命賜備厚温室晏見圓邱侍祠事業

焯於功令形容繪於麟閣時所難能而公沛然常以同

谷陰平備邊要害乃建堡壘新廩庾禦寇有金湯之固

焉積粟有水火之饒焉出輿師以㑹漢南之討而人不

知役操量鼓以濟中都之歉而敏必有程盡慮以幹王

事多方以佐百姓而又精于鑒裁敏于推擇能樹善于

幕庭終翰飛于公朝率由慰薦而後光大至於爲宗工

近臣賢大夫良二千石者列於中外書曰愼柬乃僚又

曰畯人用章惟公有焉貞元十二年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崇德報功于是乎在純誠積戀亟請朝謁上以一方

戎重優詔止之十六年六月癸巳感疾薨于理所春秋

七十六追贈太保廢朝三日弔祠法賻率有加數乃有

兵符命書授公從祖弟代之才旣得于官下恩實彰于

身後及輤車之至也又詔有司備禮𠕋命以其年十月

丁西葬于長安縣居安鄕某之原前夫人武功郡夫人

蘇氏劍州長史束之之女繼夫人沂國夫人王氏試左

千牛衛長史舟之女咸其柔德以宜家道長子悈河中

府士曹叅軍次子協殿中侍御史劍南西川節度推官

嗣子公弼以文學克家仕至國子監主簿以似續疏土

封㑹稽縣男幼子公貺亦以修詞爲州黨所薦祗服義

方綽綽有裕哀敬誠信之禮備焉初公從父兄侁以含

章好義厯中執法剖符盧山同氣曰堅曰霽曰霔皆卿

才也堅爲盛山咸安二郡守霽以殿中侍御史介于岷

峨霔四爲尙書郞猶子子𦕓雅皆用文雅筮仕有名於

時信乎致義貽訓知人之全也弼以德輿職沗司言知

大臣之功行捧持官簿哀托名篆是用論次藏諸九原

銘曰憲憲馮翊平康正直柔嘉強毅允是三德端誠啟

廸有大勲力河池理平物遂其生漢中經武人悅是舉

智能扞患忠以衛主謀猷旣臧翼戴以功黃道捧日卿

雲從童梁山斯峻碩德斯鎭琱戈金鉉戎輅相印時惟

元老克叶昌運方壯其猷天胡不憗塗芻卽遠金石傳

信作銘元堂永識休問       卷第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