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卷第二十一 權載之文集 卷第二十二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二十三

權載之文集卷第二十二

             唐權德輿字載之

  墓誌銘

   唐故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司空兼尙書左僕射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上柱國魏國公贈太傅賈

   公墓誌銘并序

德宗皇帝享國二十有七年注意於將相之臣惟魏國

賈公諱耽字敦詩始則四握兵符保𨤲節制終乃再踐

師長爕和樞極文武致用億寧斯人景鐘書代金鼎和

味咸有一德用平泰階奉綴衣之詔公巳感疾先復土

之期公乃捐舘屬者太上皇帝重公耆碩進加司空今

皇帝憫公徽懿追命太傅春秋七十六佩相印十三年

前史稱賈生通達國體其孫嘉好學世其家其曾孫捐


之建義深切漢元帝爲之罷朱崖郡皆先古之有議論


風節者也曾王父遠則皇長河尉生王父和義沁源主


簿贈揚州大都督生烈考之燕居不仕贈尙書左僕

射皆代德之安貞延耀者也公中正仁恕極深研幾究

古今于百氏窮地域于九譯乾元初寰海未靜褐衣危


言始尉太平連辟大鹵二入御史府再爲尙書郞亞尹


北都剖符西河嘉猷循行所莅居最大厯十四年冬十

一月繇大鴻臚貞師於梁叶力羣帥平夷江漢靑綬大

封咺赫光明進叅六職節制襄峴載㑹兵車撫征淮右

徵謁行宫眞拜冬官明年以三后之任分正有洛加地

進律察亷唐鄧復摠賦輿鎭于靈昌政成八稔愷悌淸

淨於是膺審象之寄贊格天之業中外受授服勞王家

易坤之說曰地道也臣道也惟公有博載之量露生庶

物書洪範之說曰疆弗友剛克爕友柔克惟公推寛信

之誠弼亮時化故其撫封也不尙禁厲不施皦察扶導

善氣折銷未萌使貪者讓躁者靜四鄰敬之如神明闔

境愛之如父母其作相也當先皇帝洪覆陰隲財成造

化宗工雋老但以忠厚承淸光故公之陽休德煇𣹢泳

無際靄然和平之運怡然𥳑易之道至若匪躬詭詞勞

謙不伐者亦何可勝言坦易而周宻廣大而潔淨聳然

虚巳求天下之才博聞強識通天下之志斯不可及巳

所著梁懷王傅碑先君子碑陳祖德以自况載家聲于

可久體要閎達邁乎羣倫𢰅海内華夷圖及論次地理

之書凡五十有五編貢在中禁傅於域内言方志者以

公名家被病經時屏絕毉術且曰吾以忠信爲口禱死

生爲天理一氣聚散斯焉順之美檟壽堂自爲終制隤

然委化以啟手足雖從古知命之士所難能焉夫人武

功蘇氏駕部郞中守忠之曾孫處士珣之女有柔儀淑

行殁于中身二十五年矣嗣子疇太常丞協律郞早夭

次子疄太子司議郞少子㽥京兆府叅軍事馴行孝謹

號咷毁瘠奉二尊裳帷合於九原刻兹樂石以永終古

銘曰麟之儀儀鳳之師師有倬魏公發舒淸時外總方

國掃除螟螣入居公台左右皇極於學無不通於士無

不容穆如龢風叩如華鍾偉材閎議信以發志中行循

性其道易易始初淸明紀號永貞惟陽月之朔日兮返

智氣於㝠㝠下旬逮半兮祖載于庭神休古原兮閟此

音聲前直國門兮㫄邇梁傅不㤀本兮公之素笳簫啟

路歸此壤樹嗚呼有唐元老兮魏公之墓

   唐故金紫光祿大夫守太保致仕贈太傅岐國

   公杜公墓誌銘并序

有唐元老太保岐公諱佑字君卿年七十八以得謝之

歲歲十一月辛未啓手足于京師安仁里皇帝恤然不

視朝三日册贈太傅弔祠加恩明年夏四月乙酉返眞

宅于少陵原大墓公之先自漢建平侯晉當陽侯而下

忠賢輩出積厚昌大以至曾王父行敏皇銀靑光祿大

夫荆益二州大都督府長史南陽郡公王父慤皇中散

大夫尙書右司員外郞詳定學士父希望皇銀靑光祿

大夫鴻臚卿𢘆州刺史西河郡太守飾終三加至尙書

左僕射公總中龢之精靈蹈明哲之大方體仁以長人

厚德以載物器周代資材爲國華程功績事博達宏裕

在元宗朝以門子筮仕解巾有聲在肅宗朝以郡掾廷

吏賢侯交辟俄以臺郞御史二千石事代宗以六職之

二十聯之重兵符相印事德宗初自度支郞歲中拜小

司徒時當囏急政有均節持權者排䧟改蘇饒二州刺

史以亞丞相顓征南方入居左轄出典陜服旋委節旄

貞師淮海凡居鎭十五年厯禮刑二尙書乃進左揆爕

和大政拜章來朝兼理公台綢繆樞極在帝左右順宗

諒闇公攝冡宰因山復土專䕶其任進掌五教乃平九

賦永貞内禪公奉典策今上繼明眞授司徒備物采飾

褒優章灼推致四時之和茂明萬物之宜初公來朝之

明年年及懸車抗章告老三上不允厥後詔公毎旬一

朝訪決重務以公年與德耆尊老不名後八歲天子憫

煩公以官職之事恩遂堅請禮優師臣大雅稱方叔元

老且非宰政東漢之胡公中庸不理藩服曷若公都將

相之重兼文武之全三代論道兩朝總巳披搢紳者凡

六十年致仕就第極其榮號嚮用五福闇然得之在臨

川有愷悌之化涖南海有威懷之畧自淮而南興事任

力三邦之人𩔖其聲詩炳如嵩華刻在金石公旣當安

危注意之重一人倚愛急宣宻啓多所交感嘉保太平

承寧諸侯或洒其煩言或導其善氣損怨服義日用不

知至有執介圭朝象魏冠功臣之表近天子之光爲時

龜龍公所樞極喜士容物羣而不黨理遣情恕犯而不

挍一言定交生SKchar以之趍人之急惟恐不及不徼福不

乞靈物恠氣𦦨不接于心術誠明坦蕩自得于天理中

正之外無自入焉國門南出杜陵故地畎淸流疏灌叢

觴斚引滿金石合奏時賢儁人結轍在門極謝安之林

墅異陸賈之裝槖鄕耆時㑹鷗鳥不驚又以見公放懷

推仁無不逮也至若閱天下之義理究先王之法志著

通典二百篇誕章閎議錯綜今古經代立言之㫖備焉

凡推轂多士繇幕廷而𡚒迅者近於百輩將相六職左

右曹臺以至列藩二千石不可勝書夫人安定郡梁氏

蘇州常熟縣令幼睦之女也專柔淑愼動有儀矩先於

公殁幾三十年矣嗣子司農少卿師損與其弟昭應縣

令式方駕部員外郞從郁等皆以材能孝謹爲卿大夫

元士推擇之際以吏資蔭庥之下有淑聲儼然摧剝相

視無怙誠信愛敬實加于人以德輿嘗沗府辟晚聯台

座每荷同升之義盍陳無愧之辭直書德輝以鏤幽礎

銘曰

君子之用可以大受斤斤岐公祗事三后謩明盛時其

道甚夷乃將乃相乃公乃師六符龢平五福叢滋齊之

温良商之慈愛推本性術發舒光大宣力中外勤勞翼

戴懸車乞身知進如退歲在大梁月生一陽以佚以息

忽乎茫⿱⺾⿰氵亾廞襚納書禮優職喪智氣在上昭明發揚少

陵𣡡鬱蓍蔡叶吉宰木號風虞泉落日吁嗟岐公居此

   唐故中大夫守尙書工部侍郞兼御史大夫史

   館修𢰅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充弔贈吐番使贈

   禮部尙書張公墓誌銘并序

有唐博物通理之君子常山張君諱薦字孝舉以小司

空亞丞相將大君之命結絕域之成貞元甲申歲夏六

月出車國門在途被病秋七月戊寅復左轂于靑海之

西其孤敦𥳑與軍吏章騎䕶轜車而東明年春三月至

于京師天子憫然加恩追崇大宗伯俾尙書郞弔祠職

喪法賻秋七月癸酉安宅于某原君之先漢常山景王

耳之後也曾王父義皇澤州治中王父文成司門員外

郞贈國子司業烈考不忒揚州天長縣令贈睦州刺史

代名儒學至君章大七歲善屬詩十歲通太史公書未

弱冠有令聲于江湖間優遊恬智博貫古今約巳求志

視苟進如探湯東諸侯表其材以聞廷命左右禦率府

兵曹叅軍㝷以傳車徵加史館修𢰅以勞授陽翟縣尉

朝廷難諷議禮文之任拜左拾遺換太常博士柬求㒞

茂遷工部員外郞轉郞中修保氏之職擢左諫議大夫

爲權倖者所侵改秘書少監用久次升爲秘書監前年

戎王發導譯請棄細故以休寧西方先皇帝思所以臨

存卽敘故有冬官南臺之拜自筮仕至没身與載筆終

始書盛聖一王之法考周禮魯史修明褒貶好古者謂

君辨裁而直其爲禮官講貫洽聞統同辨異之大乖疑

隱微之㫖皆折中於君而優爲之貞元郊祀告𩔖報本

再以臺郞攝贊大儀知禮者謂之閎達而敏使節法冠

從古所難始則内廷參侍出疆命介次則專席委重登

車有光减邊貢之蹄轍紓齊人之杼軸四牡所履陰方

洽驩及是以撫和憬俗非君莫可竟以靡盬終于絕漠

慨者謂君盡瘁而忠凡厯十官而八在厯其他三帖

職二承攝一追命春秋六十一君子之道有初有終悲

夫惟君端直亷正醇醲博厚儼若彛器中𣹢靈龜以庸

制祿故不至隱約以道藩身故不至燻灼中立大朝爲

卿碩儒和而不同直而不詐東陽之長者富平之默

識繄君有焉初興元貞元之間轂下饑旱乘輿避正殿

君引古抗章條其日數詳定昭德皇后廟樂及太儀位

號儀大臣祔廟鼓吹之法皆稱典義而爲故事有文集

三十卷犖犖然君子之詞也上疏陳史職利弊指明切

寔有裨王度著史遁先生傳臣節之貞厲見焉纂十祖

贊家風之德善章焉至若宰輔傳畧靈恠集同僚籍寓

居錄等又數十編自成一家之言初娶太原鄔氏某官

之女也繼室安平郡陳氏某官某之女柔嘉有儀而賦

命不稱嗣子敦靖爲宮衛紀綱掾次曰敦簡㕘鄭州軍

事次曰敦業敦謙敦紹等克家孝謹執禮哀敬以德輿

再同玉堂金華之署承先子之歡里仁服義爲日固久

泣狀遺懿以表識爲請是用舉其大而畧其細銘諸墓

門其詞曰

天下圭表繫乎史職卬卬冬官二紀良直王者惠澤先

於遠人皇皇使軒三抵殊鄰禮以節事每馳極摯文以

導誠克諧雅聲思若雲鬱心猶砥平懷黃刻采兮寔稱

其服志力方壯兮奄然不淑有生必化兮邃古同塗憫

君輤裧兮來自外區難也收子兮故人刻石湛恩襚印

兮賁此幽穸

   唐故銀靑光祿大夫守吏部尙書兼御史大夫

   充諸道鹽鐵轉運等使上柱國趙郡開國公贈

   尙書右僕射李公墓誌銘并序

元和四年夏五月丁卯冡宰趙郡公㢲寢疾薨于永

崇里享年六十三天子憫然不視朝追命右僕射冬十

月乙酉返葬于洛師緱氏縣芝田鄕之大墓公字令淑

趙郡贊皇人曾祖知讓皇河南府長水縣主簿祖承允

江州别駕贈太府少卿父嶷右武衛錄事參軍飾終四

加至尙書右僕射代載德善至公昌大始以經明筮仕

爲華州參軍試言超絕補鄠縣尉登朝爲監察御史殿

中侍御史由美原縣令課最爲刑部員外郞由萬年縣

爲給事中以御史中丞領潭州刺史湖南觀察使就加

右散騎常侍領洪州刺史江南觀察使就加御史大夫

由二府報政入爲兵部侍郞在途加度支鹽鐵轉運副

使至止踰月代今司徒岐公爲使明年遷兵部尙書間

一歲轉吏部尙書總八柄平九賦左右理道以紓元元

天子方推心竦意倚以爲相奄然大病斯可痛巳公温

重方嚴愷悌忠淸得洪範之正直大雅之明哲強志特

立爲儒門吏師中臺草議左曹還詔法程之下無尢違

分畫之下無奇衺其爲二方修班制建長利布以休龢

樹之風聲大凡都府歲秒使刻深吏周行支郡鉤摭泉

貨二千石不相聊如桎拲然公則分命部從事覽觀禮

俗問人疾苦廉吏善否而巳至有經用之羨使郡自爲

理得以蠲乏困補庸亡府無私焉四履之内遇㐫旱水

溢損有餘以均不足農里無大乏官司無宿憂引邦

碩生勤學講藝導彼輕惰率循教化皆有聲詩揭于康

莊其制國用也調盈虚御輕重阜齊人之業而地不加

賦偉公家之急而利無所渫先是池澤之稅因緣爲好

牢盆以私幣貨𥧲濫公則去一朝之便質終歲之成變

其苦窳以寛物力盈入之數不可勝條上嗣位之歲發

武庫禁兵以誅劉闢三蜀之饋不乏於軍千金之費不

征于人揚天聲於井絡斷戎首於齊斧是皆謀猷大績

經理大本豈止于漢廷桑大夫耿中丞區區然商功利

析秋毫而巳哉其爲天官巳嬰寢患猶與郞吏切劘奏

書去繳繞之科禁絕私回於胥吏士之多調者多受賜

焉内外掃之際精爽不亂與上介言職業雖康寧晏間

之不若君子以爲難自解巾褐至捐館舍凡厯十六官

利刃所觸大車所載文理聰明卓冠出倫規爲宻靜矩

度章灼大吏之所表的諸公之嚴重其文采英精實循

道體要不爲曼辭其術學博浹折中定疑而不理章句

嘉士尊賢開懷盍簪絲桐博奕談笑嗢噱每有餘裕而

無留事志在端正百度儀型四方以謩明宏濟爲巳任

而績用未久斯吾君所以當宁流嘆而衆君子失聲怛

化豈虚也哉凡三合姓初曰范陽盧夫人太子賓客幼

平之女次京兆韋氏二夫人潁州刺史允洎膳部員外

郞襄之女以從祖妹而繼室焉皆以華腴淑哲不幸凋

落長子紹左衛兵曹參軍鳳翔節度廵官專謹有馴行

嗣子繼京兆府參軍飾躬強學幼子紵編皆以門蔭在

仕次紹繼等泣次先公官簿事業請書墓石且以理命

見托故不得讓焉銘曰

大行之東全趙古風鍾懿美兮左車武毅元禮文事叢

慶祉兮天官冡卿莊重亷淸大君子兮精金斷割良玉

特達視所履兮表率二邦孤惠康斯樂只兮切齊八

政㡳愼徽令有經紀兮宜登上台以賦羣才命遄巳兮

緱原厚地追𤥨疑識神在此兮